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四十一章 納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納妾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大皇子什麼時候離京的,去了哪裡,根本沒人知道。

找了大皇子兩天,才發現大皇子在驛站留了書信,說他敬仰皇上,皇上在成親之前,就為朝廷立下過赫赫戰功,他長這麼大,也就跟著皇上離京過一回,他想在成親之前,為朝廷做些事,加上前州發生水災,他去幫忙賑災了。

到這時,他們才知道大皇子去了前州。

那時,安郡王就派了人往前州方向追查大皇子,可是這麼多天過去了,愣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前州和京都,還有途徑的幾個驛站,以及必經之路上,都有安郡王的人把守,凡是從前州送進京的人和信件,都過一一盤查,無一遺漏。

前州是有奏摺送進京,可那都是請功的奏摺,說賑災進行的很順利,那些災民對皇上,對朝廷感恩戴德。

說白了,就是些寬慰皇上,順帶邀功請賞的奏摺。

在他們防備又防備下,大皇子還把前州的災情,寫了奏摺送到了皇上跟前,是他們辦事太不利了嗎?

暗衛不信,這不想了法子拿到了大皇子上奏的奏摺,經過查實,奏摺的確是大皇子寫的無疑,不過那奏摺用的紙,卻出了些問題,那紙只有京都古墨軒才賣,雖不是宣旨,卻比宣旨要昂貴的多,安郡王就喜歡用那種紙。

而且那紙的味道有些獨特,他去古墨軒查問了,那紙五天前才售賣。

五天,除非大皇子長了翅膀,他才能飛到前州,又飛回來。

所以。暗衛斷定大皇子還在京都。

安郡王聽暗衛稟告,眼神晦暗,蒙著一層寒芒,寒芒中透著不解和困惑。

既然大皇子沒有出京,為何要撒謊說去前州了?

難道他大皇子當膩味了,喜歡偷偷摸摸的做個普通人,腦袋被門夾了?

還送了封奏摺回來。這顯然是要告訴大家。大皇子人就在前州。

安郡王站在那裡想著,逸郡王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的是不可開交。

兩人沒硬碰硬,只用手裡的掃把打架。還離的有一丈遠。

沒辦法,這樣打架,不會傷及對方性命。

要是真動手,氣頭上。打的對方缺胳膊斷腿都大有可能,要真鬧出人命來。可不是好玩的,打架,也是要拿捏分寸的,誰也不想一直掃馬廄。

安郡王站在那裡想事情。暗衛在一旁,幫安郡王抵擋飛過來的牛糞和稻草。

也不到過了多久,逸郡王和興國公府大少爺都打累了。又有人出來勸架,逸郡王重重一哼。然後躍上馬廄,倒在馬廄頂上粗喘氣。

勸架的是個將軍,他過來道,「安郡王也歇會兒吧,要不去換身衣裳?」

安郡王將手裡的掃把一丟,轉身便走。

暗衛亦步亦趨的跟著,問道,「郡王爺,要不要屬下派人在京都尋找?」

安郡王抬手,道,「京都,天子腳下,不可輕舉妄動。」

「容我想想,再行後事。」

「是。」

再說清韻,從春暉院出來,在花園小逛了一刻鐘,然後才回泠雪苑。

她邁步上台階時,喜鵲正從迴廊走過來,手裡拿了個藥瓶子,道,「姑娘,葯調製好了。」

清韻接了藥瓶,打開輕嗅了嗅,道,「很不錯。」

聽著清韻的誇讚,喜鵲臉有些紅。

清韻把藥瓶子塞好,邁步進屋內。

進了屋,遠遠的,清韻便瞧見楚北坐在桌子前,端著輕啜。

青鶯見了,瞟了喜鵲一眼,脖子一昂,寫了三個大字:我贏了。

喜鵲朝她翻白眼,贏了就贏了,有什麼好得瑟的,她又不是輸不起。

兩丫鬟眉來眼去,清韻看的清楚,臉不期然紅了三分。

一大清早,兩個丫鬟就打賭,說楚北今天會不會來找她。

喜鵲說昨天來過了,應該不會再來了。

青鶯說會。

兩丫鬟賭注不是一般的大,賭了……一個肉包子。

清韻臉紅了一瞬間,很快又恢復如初了,楚北來習慣了,她臉也紅習慣了,都這麼熟了,見一回,臉紅一回,她也不是什麼薄臉皮的人埃

清韻款步上前,將手中藥瓶子放在楚北跟前道,「這是你要的葯。」

「這麼快就調製好了?」楚北接了藥瓶,笑道。

清韻輕輕聳肩,坐下來道,「瑾淑郡主要不了幾天就回京了,總不能她一回京,就眼睛不適吧?」

瑾淑郡主的眼睛病的不重,楚北可是大著膽子拾掇明郡王說她快要瞎了。

到時候讓太醫一查,不就露餡了?

太后還盯著呢,到時候一個欺君的罪名壓下來,明郡王可承受不起。

到時候太后一路,沒準兒瑾淑郡主再被貶一級,封地更加的偏遠也說不一定。

為了謹慎起見,楚北問清韻可有什麼毒,能讓瑾淑郡主的眼睛看起來很駭人,但是對身子損害不大,但又很難治,最好是能難住那些太醫們,醫治個三五個月都束手無策。

當時,聽到楚北提這要求時,清韻都睜大眼睛了。

楚北有些失笑道,「我這要求是不是太難了?」

清韻搖頭,「難倒是不難,只是你不怕明郡王恨你?」

據她所知,明郡王的確很希望他們一家能回京,但他是為了給瑾淑郡主治病,而不是因為京都的榮華富貴。

若是為了留瑾淑郡主在京都,而讓她一直病著,還病的駭人,甚至可以用見不得人來形容,可就有失本意了。

楚北眼神微黯了幾分,「我也不願意,但我必須這麼做。」

「為什麼?」清韻不解了。

問完,她想到什麼,又道。「你是六年前中的毒,瑾淑郡主又是六年前被貶的,莫非你升有關?」

楚北失笑,捏著清韻的鼻尖道,「不要亂猜,瑾淑郡主溫柔嫻靜,敦厚善良。我從未懷疑過她。」

清韻翻白眼。「人家善良,你還用那麼殘忍的辦法留她在京都,這明顯有問題好不好。就不能如實告訴我?」

清韻望著楚北,眼神堅定,寫滿了我想知道,或許我還能幫你分擔。

楚北望著清韻。看著她清澈明凈的褂車淖約海他心都軟成了一灘水。漆黑的眸底迸發出光來。

眼前的人兒,即將嫁他為妻,有些事,應該讓她知道了。

「瑾淑郡主不會害我。反倒她離京這事,十有八九是受我牽連,這麼多年我一直查中毒的事。都沒有絲毫的頭緒,她或許是個突破口。我只能留她在京都,等事情查清楚了,我再跟她賠禮道歉。」

清韻怔訝,她實在琢磨不透楚北了,他怎麼竟認識一些高不可攀的權貴啊?

他一個外室所出庶子還能牽連到瑾淑郡主,連累她被貶?

要不是楚北戴著面具,清韻真想去摸摸她的額頭,看看他是不是發燒在說胡話。

不過楚北眼神清明,還有逸郡王為他鞍前馬後,為了幫他,這會兒還在城北軍營掃馬廄呢。

清韻輕點了下頭,問道,「你是懷疑瑾淑郡主知道是誰下毒害你?」

楚北點頭。

清韻倒吸了一口氣。

能讓瑾淑郡主閉口不吐露實情,整個大錦朝也找不到兩個了吧。

要真是那樣,下毒害他的人豈不是呼之欲出了。

只是,太後有必要害他嗎,八竿子打不著吧?

清韻腦袋轉了飛快了,楚北和大皇子關係好,太后不會跑鎮南侯府去害他,也就是楚北遇害,應該是在皇宮……

再往深一點猜,楚北可能給大皇子做了墊背的。

當年,皇上要下旨冊立大皇子為太子,太后又丟了皇上寫的傳位聖旨,逼不得已,只能下毒害大皇子。

然後楚北和大皇子走的近,狗血而倒霉的幫大皇子擋了一煞?

可這關瑾淑郡主什麼事啊?

清韻覺得腦袋有些不夠用了,根本想不明白。

她巴巴的望著楚北,希望楚北能多告訴她一點。

楚北很無奈的搖頭,「我知道的也不多。」

當年他年紀小,才十二歲,又一身的毒,都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又哪來的心思管其他。

「只能等瑾淑郡主回京,再旁敲側擊了。」

楚北拿了葯離開。

他把毒藥和解藥一併交給了明郡王。

明郡王還不放心,拿到葯之後,親身試毒,第二天服過解藥,才快馬加鞭出京,去迎接瑾淑郡主回京。

當年,瑾淑郡主離京,是皇上送的。

她回京,皇上身穿便服,親自到城門口迎接。

看著瑾淑郡主戴了斗笠,皇上道,「皇姐的眼睛病的如何,讓朕瞧瞧。」

瑾淑郡主聲音哽咽,道,「不敢驚嚇皇上。」

皇上執意要看,瑾淑郡主不敢抗旨。

她摘下斗笠,露出一雙眼睛來。

瑾淑郡主一雙眼睛不滿血絲,紅的駭人,像是眼皮子一眨,就能流出血淚來一般。

皇上當時就倒抽了一口氣,「怎麼,怎麼會病的這麼嚴重?」

瑾淑郡主搖頭,「以前沒有這麼嚴重,只是偶爾會如此,路上風沙大,進了沙子,我多揉了兩下,才會這樣嚇人,皇上別擔心,過幾天就會好了。」

瑾淑郡主不願欺騙皇上,不想皇上為她憂心忡忡。

她甚至都不願意服藥,只是兒子欺君,她不能不幫著圓謊。

可這話聽在皇上耳朵里,就是瑾淑郡主故意磕,要是眼睛傷的不重,明郡王會偷溜進京嗎?

他說瑾淑郡主眼睛可能會失明,今兒一看,就是說她已經失明了,皇上都信。

「皇姐隨我進宮,朕讓太醫給你醫治。」

瑾淑郡主搖頭,「太后不願意見到我,我就不進宮了,郡主府什麼都不缺,我就住郡主府,等眼睛治好了,我就返回封地。」

瑾淑郡主不願意進宮,皇上也不好勉強她。

這不,送瑾淑郡主回府之後,整個太醫院的太醫都到了郡主府,聯合會診。

可是診來診去,沒一個敢給瑾淑郡主開藥方的,甚至連病因都查不到。

錢太醫望著皇上道,「瑾淑郡主像是中毒,又不像是,臣等還不敢斷定,需要回去查閱醫書。」

皇上聽著,臉當即就拉的老長的了,「翻閱醫書,這麼多太醫,就沒一個能治的?1

十幾位太醫都跪在地上,連連說學藝不精。

郡馬爺看著皇上道,「郡主的眼睛病了不是一天兩天了,也看過不少大夫,都沒辦法治,太醫們也是謹慎行事,多給他們些時間想,也能為了郡主好。」

郡馬求情,皇上這才熄了三分怒氣,煩躁的擺手,讓太醫們滾出去。

瑾淑郡主望著皇上道,「皇上朝務煩忙,不宜出宮太久,還是先回宮吧。」

皇上回宮之後,當即頒布告示,凡是能醫治好瑾淑郡主眼疾的,賞黃金五千兩。

一時間,京都大大小小几百名大夫把瑾淑郡主府都擠滿了。

可是太醫們都沒輒,那些大夫能有什麼辦法?

皇上心急瑾淑郡主的病,太醫們壓力很大,滿朝文武都知道這是個立功的好機會,知道名醫的,紛紛舉薦。

然後,尚書府把清韻舉薦了。

再然後,清韻醫治好定國公府大少爺的事,就傳遍京都了。

在然後,她為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前提條件是定國公府大少爺此生不能納妾的事,也為大家熟知。

再然後,流言四起,說清韻出嫁之後,也不許楚北納妾。

再然後,清韻沒出嫁,就先擔了個妒婦的名聲……

再然後,什麼樣的流言都有了,有說楚北後悔了,想退親的,可憐聖旨賜婚,想退都退不掉,招來一堆同情的。

……

流言滿天飛。

對此,老夫人還找了清韻求證。

得知她不許定國公府大少爺納妾屬實,大夫人以清韻這樣做,會讓大家誤以為沐清柔她們也是這樣的姑娘,嚇的大家不敢上門求親,要清韻澄清她沒有說過不許楚大少爺納妾,甚至還會幫楚大少爺納妾來告訴大家:其實侯府姑娘很賢良淑德。

清韻沒搭理她,這話,她不可能說。

最後還是楚北站出來,說清韻從未提過這樣的要求,並就此事回了一句,「得妻如此,夫復何求?此生,絕不納妾。」

這話,把清韻感動的一塌糊塗。

然而,她不知道,就是這句話,再不久的將來,讓她和楚北吃盡了苦頭。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