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四十二章 治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治病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天,天氣極好,天藍的沒有一絲的雲,像一塊玲瓏剔透的藍玉倒扣天際,偶爾有幾隻飛鳥掠翅飛過。)

從春暉院請安回來,清韻腳剛邁上進院門的台階,身後有丫鬟喚道,「三姑娘1

清韻頓住腳步,回頭便瞧見一個穿著米分色裙裳的丫鬟,輕提裙擺跑過來,她眉目清秀,呼吸有些粗喘,臉上也因為劇烈跑動,帶了些紅暈,像是剛塗過胭脂一般。

跑的這麼急,肯定是有什麼急事。

丫鬟跑上前來,連口氣都沒喘,就道,「孫公公來侯府了,傳皇上的口諭,讓三姑娘你去給瑾淑郡主治眼疾,老夫人讓你先去她那裡一趟。」

丫鬟說完,青鶯就捂嘴笑了,「皇上真敢讓姑娘給瑾淑郡主治病啊?」

雖然姑娘能治好定國公府大少爺的病,可侯爺幫姑娘澄清過,說那是瞎貓碰死耗子,完全是碰巧的,醫術遠比不上太醫院的太醫們。

尚書府三老太爺舉薦姑娘也有兩天了,瑾淑郡主府和皇上都沒有找過姑娘,她還以為她們信了侯爺說的呢。

傳話丫鬟也笑了,「孫公公自個也說了,瑾淑郡主回京雖然還不到七天,可是京都大大小小的大夫,都去過瑾淑郡主府了,據說連門檻都差點要被踏破了,可是瑾淑郡主的眼疾卻絲毫沒有起色,看到皇上心急,皇后說不妨讓姑娘你試試,皇上這才讓孫公公來傳召你的。」

言外之意,雖然是讓她去給瑾淑郡主治病,其實皇上並未抱什麼希望。

聽到這話,清韻就安心了。

既然沒抱希望。那她對瑾淑郡主的眼疾束手無策,皇上也不會太失望。

不失望,就不會怪罪她。

清韻轉了身,邁步朝前走。

青鶯見了,提醒道,「姑娘,不帶藥箱嗎?」

清韻頭也不回的笑道。「有藥箱嗎?」

青鶯啞然。

還真沒有藥箱。姑娘給人治病,從來只帶銀針的,不過姑娘也沒給幾個人治過玻

可上門給人治玻不像以前那樣偷偷摸摸,是正大光明的去,不帶藥箱,總覺得沒點大夫的樣子。

見清韻走遠了幾步。青鶯忙快步跟上。

清韻去了春暉院,老夫人見她過來。而不是直接去正院,大鬆了一口氣。

她望著清韻,面色慈愛,但語氣卻很肅然。很慎重道,「祖母很希望你能醫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但是瑾淑郡主的眼疾。那麼多太醫都治不好,定是重的厲害。皇上沒輒,才死馬當成活馬醫找你去的,你可不能因為能醫治好明川,就飄飄然,聽祖母一句勸,沒有十足的把握,萬不可碰瑾淑郡主的眼睛,尤其不能動銀針。」

即便現在知道清韻能醫治好顧明川的病,可老夫人只要想到清韻大著膽子往顧明川腦袋上扎針,老夫人還忍不住背脊冒虛汗。

到底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就是浸淫醫術數十載的大夫,都不敢貿貿然往人腦袋施針,萬一一個弄不好,那就不是治病,而是害命了。

之前是不知道,不然老夫人鐵定會阻止。

現在知道清韻要給瑾淑郡主治眼疾,老夫人真怕她會往瑾淑郡主眼睛里扎針,要不是孫公公來請,老夫人都恨不得替清韻回絕給瑾淑郡主看眼疾的事。

清韻知道老夫人是擔心她,她治不好瑾淑郡主不要緊,可要是把人治出好歹來,那就是惹禍上身了。

其實,清韻很想說,她今兒只是去瑾淑郡主府轉一圈,什麼都不會做。

「祖母,你放心吧,瑾淑郡主和大姐夫還是不同的,我哪敢隨意冒犯,您要是不放心,可以讓孫媽媽跟我一起去,」清韻雙眸清亮,笑容明媚。

老夫人看了孫媽媽一眼,失笑道,「人家大夫上門治病,帶的都是小廝,你帶孫媽媽去像什麼,還是讓梓婷陪你去吧。」

周梓婷站在一旁,聽到老夫人這麼說,當即嘴角綻放一抹笑來。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來,她差不多快一個月沒出府了,正想出府逛逛呢,只是清韻是去給瑾淑郡主治病,她實在不好意思說跟去,正要厚著臉皮試試,沒想到她還沒開口,外祖母就主動提了。

她看了清韻一眼,朝她一笑,然後望著老夫人道,「外祖母,你放心吧,三表妹不是那樣魯莽的人,她做什麼都有條不紊,當初若沒有十足的把握,她怎麼會醫治定國公府大少爺呢,我相信這一次她也一樣,梓婷陪她去,多少能給她提個醒。」

老夫人點點頭,道,「去吧,別讓孫公公等著急了。」

清韻就帶著青鶯,和周梓婷一起去了外院。

外院正堂,不止孫公公在那裡,侯爺也在。

兩人正聊著天,而且聊的還很歡暢。

清韻上前,給孫公公見禮,不好意思道,「讓孫公公久等了。」

孫公公笑道,「三姑娘太見外了,老奴等您,是老奴的榮幸。」

聽孫公公自稱老奴,侯爺眼神凝了下,有些不敢置信,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孫公公可是皇上砂。他怎麼在清韻面前自稱老奴,倒有些像是認清韻為主的意思。

肯定是他想多了。

清韻來了,孫公公便起了身,同侯爺告辭。

侯爺要送孫公公出府,被孫公公攔下了,他道,「侯爺留步,我還有幾句話要同三姑娘說。」

孫公公都這樣說了,侯爺哪還相送。

孫公公和清韻先出門,公公和周梓婷站在七八米開完。

清韻望著孫公公道,「孫公公有什麼吩咐?」

孫公公笑道,「不是老奴有什麼吩咐,有吩咐的是皇上。」

清韻眼睛睜大了兩眼,孫公公壓低聲音道。「皇上知道三姑娘醫術超群,派老奴來傳密旨,讓你務必盡全力醫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如有怠慢,嚴懲不貸,另外,醫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后。要對外宣稱病情容易反覆。需要留在京都觀察,直到痊癒為止,至於哪一天痊癒……。」

孫公公說到這裡。便停了。

其實不用說白了,哪一天痊癒,還不是全看皇上的意思了?

清韻,「……。」

她滴個親娘埃她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

她沒想到皇上居然給她下密旨,一定要她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這讓她怎麼治啊?

這不是讓她夾在楚北和皇上之間左右為難嗎?

不過,皇上和楚北的目的,倒是不期然相同了,都是把瑾淑郡主留在京都。

清韻望著孫公公。道,「皇上就那麼篤定我能醫治好瑾淑郡主?萬一我治不好,皇上怎麼罰我?」

孫公公笑了。「老奴伺候皇上快三十年了,可以說是看著皇上長大的。皇上精明過,也昏庸過,但還沒有什麼事能瞞的過皇上的眼睛。」

清韻聽得心咯一跳,就聽孫公公繼續道,「皇上倒沒說怎麼罰三姑娘,因為他知道三姑娘不會讓他失望的。」

清韻苦癟了一張臉,心道,皇上可真看得起她埃

孫公公說完,就道,「三姑娘請。」

清韻輕呼一口氣,邁步朝前走。

不遠處,周梓婷和幾個小公公見兩人走了,趕緊追上來。

周梓婷幾次看向清韻,她很想知道孫公公跟她說了什麼,可是不敢打聽埃

出了侯府,上了馬車,朝瑾淑郡主府駛去。

清韻坐在馬車裡,閉目走神。

不知過來多久,周梓婷推醒她,清韻還沒反應過來,周梓婷就伸手一指。

清韻望去,便瞧見有人敲車簾。

清韻怔了下,忙打開車簾往外看。

她以為是衛馳找她,結果車簾打來,見到的卻是一張俊逸邪魅的臉。

周梓婷臉騰的一紅,看到逸郡王,她就忍不住想起那天逸郡王來給清韻送養顏膏,她不小心坐死了只臭蟲,把逸郡王熏走的事。

清韻看了周梓婷一眼,望著逸郡王道,「逸郡王找我有事?」

逸郡王坐在馬背上,道,「本郡王還真沒想到你居然醫術高超,正好本郡王掃了一個多月的馬廄,身上總覺得有股馬糞的味道,能有法子幫我除去那股味道嗎?」

清韻輕笑,「我沒聞到牛糞的味道,郡王爺是心裡有疙瘩,想開了就沒有那種錯覺了。」

「可是我想不開怎麼辦?」逸郡王苦大仇深。

清韻表示無能為力。

逸郡王望著她,問道,「當真一點辦法都沒有?」

清韻搖頭。

逸郡王無奈聳肩,隨即問道,「他有沒有找你提過易容換貌的事?」

他?

他是誰?

周梓婷修長的睫毛顫動著,瑩潤的眸底寫滿了不解。

周梓婷不明白,可是清韻聽得懂啊,逸郡王指的是楚北。

清韻輕搖了下頭,逸郡王就笑了。

笑容從嘴角化開,就跟墨汁滴落水滴,渲染開來一般。

楚北希望能易容改貌,看來這事逸郡王知道,她幫不了忙,楚北很失望。

可是為毛逸郡王卻很高興的樣子?

他不是幫楚北的嗎,怎麼感覺像是拖他後腿似地?

清韻想問兩句,可是逸郡王一聲招呼不打,一夾馬肚子,走遠了。

等他走了,周梓婷就忍不住問道,「誰要易容改貌?」

容貌是天生父母給的,稍有損毀都不行,還要改了,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周梓婷問完,不等清韻想到怎麼搪塞她,她就猜到了,「是楚大少爺?」

她都猜到了,清韻還真不好糊弄她,只好湊到她耳邊嘀咕了兩句。

說完,見周梓婷一臉驚愕錯愣的表情,清韻在心底默默道歉。

不是她故意說楚北丑的,實在是戴面具的人大多醜的沒法見人,這樣解釋才合情理。

丑的沒法見人了,這得有多醜啊?

「只是,醜人不都自卑么,我覺得楚大少爺很自信,他應該是那樣風華絕代的人物才是,」周梓婷提出質疑。

雖然她是沒見過楚北的臉,可是她見過楚北的人啊,那種氣質,不是醜人能有的。

清韻嗓子也有發癢,道,「不然他為什麼終日戴著面具?」

周梓婷搖頭,她怎麼知道。

就這樣一路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就到了瑾淑郡主府了。

明郡王在大門口迎接,當然了,他迎接的不是清韻,她還沒那麼大的臉面,他迎接的是孫公公。

見到孫公公,明郡王恭謹的見禮,「有勞孫公公為我娘親的病,奔前跑后。」

孫公公避開,不受明郡王的禮,有些惶恐道,「皇上對郡主的病甚為掛心,這些日子,都靜不下心批閱奏摺,郡主好,皇上才好,大錦朝的江山社稷才能穩固。」

清韻聽得直翻白眼,要不要這麼會說話啊,聽得她都起雞皮疙瘩了。

要是瑾淑郡主的病治不好,大錦江山還得玩玩了?

明郡王又看著清韻,清韻福身道,「見過明郡王。」

明郡王朝她一笑,然後請兩人進府。

一路走得有些快,清韻都來不及欣賞郡主府的美景,只覺得九曲迴廊很寬很長,假山怪石特別多。

還有就是……迴廊上一溜煙全是鳥籠,各種各樣的鳥兒,嘰嘰喳喳的叫著。

見清韻看著鳥,明郡王笑道,「這些鳥都是我父親養的。」

清韻看著那些羽毛閃耀,都叫不出來名字的鳥,問道,「這些鳥都是郡馬爺親自餵養的?」

孫公公聞言一笑,「要是郡馬爺養的那些鳥都他餵養,估計要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才行。」

清韻驚嘆。

她一路往前,迴廊左右都掛了鳥籠,籠子里或一隻,或兩隻,或三隻一模一樣的鳥,無一不精美,這要自己餵養,估計這會兒也不喜歡養鳥了。

又往前走了半盞茶的功夫,才到瑾淑郡主住的院子。

瑾淑郡主沒有床休息,而是坐在正堂。

只是戴著斗笠,看不清她的容貌。

孫公公上前,給瑾淑郡主見禮,清韻跟在一旁。

瑾淑郡主笑道,「快請起。」

孫公公起身後,道,「皇上聽聞三姑娘醫術不凡,特請來給郡主治眼疾。」

瑾淑郡主笑道,「皇上有心了。」

清韻上前,幫瑾淑郡主診脈。

離的近了,便見到薄紗下瑾淑郡主的模樣。

撇開瑾淑郡主那雙紅的駭人的眼睛,瑾淑郡主的容貌極美,雖然三十八歲了,但保養的極好,沒有病痛的蒼白,而是天然紅潤。

把了脈,清韻讓瑾淑郡主掀開斗笠,查看她的眼睛。

等查完了,她望著明郡王道,「郡主的眼疾,我沒有十足的把握能醫治,但能緩解一二,至少讓郡主的眼睛看起來不那麼嚇人……。」

孫公公一聽,就笑了。

三姑娘夠上道。

明郡王也很滿意,他要的就是這句話啊,他也不想娘親一直戴著斗笠,而且那雙眼睛看起來真的很嚇人。

明郡王忙請清韻去寫藥方。

清韻寫了藥方,明郡王趕緊派人去抓藥煎藥。

治病的事,就這樣的簡單。

簡單的周梓婷都忍不住拽清韻的雲袖了,「這樣就完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