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四十三章 近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近親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看著周梓婷抓著她雲袖的手,白皙無骨,纖弱卻有力。

她知道,周梓婷雖然好奇,但更多的還是因為責任,她是奉命來看著她的,她這樣給瑾淑郡主治眼疾,是她預料之外的事。

不管她怎麼醫治瑾淑郡主,她都會打岔過問,提醒她小心,萬一將來瑾淑郡主治出好歹來,她曾經提醒過她,老夫人就不會怪她。

只是,明郡王都把藥方拿走了,現在再問,是不是太晚了些?

清韻不著痕的抽出衣袖,隨手撫平被拽出的褶皺,一邊笑道,「瑾淑郡主身份尊貴,眼睛又那樣駭人,我瞧著都怕,哪敢動銀針?」

瑾淑郡主的眼睛確實挺嚇人的,她只看了一眼,背脊就一直發涼到現在,再不敢多看一眼。

可嚇人歸嚇人,不能因為這樣,不敢動銀針,就開藥方敷衍了事,畢竟是葯三分毒埃

周梓婷正要勸清韻,卻聽清韻笑道,「再者說了,瑾淑郡主也不需要動銀針。」

周梓婷話都到喉嚨口了,聽清韻這麼說,硬是給生生的憋了回去,憋的她臉都漲紅了,只得吶吶聲回道,「你有把握就好。」

她話音剛落,便聽到丫鬟清脆的喚郡馬爺。

她抬頭望去,就見珠簾處,走進來一個年約三十八九的中年男子,他模樣儒雅,神情溫朗,只是眉宇間有些疲乏,應該是這些日子為了瑾淑郡主病情憂心奔波的緣故。

他身後跟著進來一男子,長的和他有六成相似,只是要年輕許多,他應該是郡主府世子。明郡王的長兄趙修宜了。

世子長的酷似郡馬爺,明郡王則更像瑾淑郡主一些。

見到父親和大哥回來,明郡王迎上去,道,「父親,大哥,你們回來了。」

趙修宜輕點了下頭。他望了清韻和周梓婷一眼。然後才道,「方才聽總管說,皇上找了沐三姑娘給娘治玻不知道哪位是沐三姑娘?」

聽趙修宜這麼問,明郡王多看了清韻和周梓婷一眼。

他知道兩人的身份,一個是安定侯府嫡出三姑娘,一個是安定侯府表姑娘。

要說身份。差別很大。

可論起穿戴,周梓婷可絲毫不比清韻差。

周梓婷很注重梳妝打扮。就連容妝都力求精緻完美,清韻就隨意的多,她不喜歡頭上沒事插一堆的金簪玉簪,嫌累贅。塗脂抹米分,那更是能省就剩

今兒來郡主府給瑾淑郡主治病,是意料之外的事。來之前,也沒有刻意的重新梳洗打扮。只穿了件七成新的蜀錦裙裳,梳的也是尋常髮髻,頭上只戴了兩支蘭花玉簪,當真是簡單極了。

再看周梓婷,她穿著一身淺豆綠織金裙裳,鵝黃色束腰,腰間佩戴了魚形玉佩,手腕上帶著青玉鐲,容妝精細,無可挑剔。

明郡王心情好,挑眉一笑,走過去拍趙修宜的肩膀,道,「大哥,你猜她們誰是沐三姑娘,誰是安定侯府表姑娘?」

趙修宜笑了,他又看了清韻和周梓婷一眼。

清韻落落大方,周梓婷就臉頰緋紅,不敢和趙修宜對視。

趙修宜哪還猜不出誰是清韻?

清韻大膽之名,早傳遍京都了,不說如雷貫耳,趙修宜卻也聽過不少次。

連跟陌生男子對視的膽量都沒有,還敢在宣王府桃花宴上跪請皇上恢復安定侯府爵位嗎?

他向清韻作揖道謝,謝清韻醫治瑾淑郡主的眼疾。

那邊,郡馬爺坐下,關切的看著瑾淑郡主,「眼睛可好些了?」

瑾淑郡主笑著,她說話聲很輕柔,「我眼睛只是看著嚇人,其實並不疼,等服了沐三姑娘開的葯,就不像現在這樣了。」

郡馬爺點頭道,「能好轉就好。」

他說完,丫鬟奉茶過來。

郡馬爺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問道,「孫公公人呢,怎麼不見他?」

丫鬟忙上前道,「孫公公去更衣了。」

更衣,是文雅的說法,其實就是去方便了。

正說著呢,孫公公就進來了,笑道,「還以為我回宮之前,見不到郡馬爺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郡馬爺笑著請孫公公落座,道,「幾日未見,孫公公越發精神奕奕了。」

孫公公擺手笑道,「哪裡精神了,完全是沾了府上的喜氣。」

郡馬爺當即挑了下眉頭,他望著瑾淑郡主。

瑾淑郡主也是一頭霧水,笑道,「別看著我,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說著,她望著孫公公道,「郡主府哪來的喜氣?」

孫公公輕輕一笑,「郡主和郡馬爺離京太久,有些事怕是忘記了,可皇上還記得呢,長公主離京之前,和寧王妃情同姐妹,您又一直惋惜,沒有生女兒,當著皇上的面和寧王妃定過口頭親,如今若瑤郡主也長大成人,到了議親的年紀,皇上打小就寵愛若瑤郡主,她的親事,皇上也是放在心上的,如今世子爺和明郡王都回京了,兩位爺繼承了郡馬爺和郡主的美貌和才華,甚得皇上的歡心,寧王也是讚不絕口,皇上覺得這門親事倒是不錯。」

瑾淑郡主聽著,腦子裡就想起六年前離京時,若瑤郡主那張有些嬰兒肥的臉,肉呼呼的,說話軟糯糯的,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可愛極了。

「若瑤那孩子,我是打小就喜歡,一轉眼,有六年沒見過了,也不知道如今長成什麼模樣了,是不是還和小時候那般可愛,」瑾淑郡主笑問道。

郡馬爺也笑了,「我還記得若瑤出生,洗三朝時,你一眼就喜歡上了她,還要拿修明跟寧王妃換,修宜高興的手舞足蹈。修明都氣哭了。」

明郡王站在一旁聽著,那會兒他還不滿三歲,哪裡還記得。

這會兒聽到,明郡王一顆心,碎了一地。

他瞟了自家大哥一眼,帶了指責道,「大哥。你還是我親大哥嗎?」

他說話聲很大。不僅僅是說給趙修宜聽得,還是指責瑾淑郡主,想問她:娘。你還是我親娘嗎?

瑾淑郡主聽的出明郡王的弦外之音,不由得搖頭一笑。

隨即又有些惋惜道,「寧王妃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頭,連懷上幾胎。都沒能保住,如今這一胎又……當年。我狠狠牙跟她換了不就好了。」

明郡王,「……。」

真不是親娘埃

清韻站在一旁,看著明郡王那心碎心痛的表情,實在憋不住笑。肩膀直抖。

周梓婷則拿帕子死死的捂住嘴,怕一個不小心會笑出聲來。

孫公公則笑道,「如此說來。郡主和郡馬爺是中意這門親事了?」

瑾淑郡主點頭笑道,「哪裡會不滿意。求之不得呢,只是……。」

「只是什麼?」孫公公忙問道。

瑾淑郡主輕嘆一聲,道,「我和寧王妃快二十年的交情了,親如手足,她膝下只有若瑤一個孩子,我此番回京,是為了治眼疾,遲早會回封地,若瑤郡主若是要嫁給我做兒媳婦,勢必會跟著我去封地,讓她們母女飽受離別之苦,我於心不忍。」

清韻和周梓婷還打算上前跟郡馬爺請個安,然後告辭回府,誰想到就聊到這事上了。

她們只能尷尬的紅著臉,站著那裡聽著了。

原本當著明郡王和世子的面談親事就有些不妥了,還當著她們外人面前提,是不是不合適啊?

她看了明郡王和趙修宜兩眼,兩人臉都有些發紅。

不過兩兄弟,你拍我肩膀,我拍你肩膀,那樣子,像是認定對方會娶若瑤郡主,在互相恭喜呢。

然後,兩兄弟面面相覷了,然後面露急色了。

再然後,清韻就兩眼輕翻了,暗叫倒霉了。

她怎麼那麼倒霉啊,一天之內,先是被皇上威脅,完了,還利用她。

孫公公根本就是故意當著她和周梓婷的面說若瑤郡主的親事的。

世子和明郡王都不是沒分寸的人,這時候站出來說不娶,萬一她和周梓婷,亦或者丫鬟們嘴快傳了出去,豈不是敗壞若瑤郡主的名聲?

可這時候不站出來反對,等孫公公回去稟告了皇上,他們再反對就沒有用了。

至於瑾淑郡主的擔憂,皇上已經打定主意,不在讓瑾淑郡主回封地了,她的顧忌,皇上不會做為考慮。

只是,就是不知道世子和明郡王,誰會娶若瑤呢?

要論長幼有序,那肯定是世子了。

可世子年紀不小了,應該有十九了,若瑤郡主還未及笄,要出嫁,怎麼也要等一年多。

世子這麼大年紀,娶妻根本是迫在眉睫的事。

明郡王年紀就小多了,他還不著急娶妻,等一兩年都行。

清韻想,皇上派孫公公來詢問,而沒有直接賜婚,顯然也是拿不定主意,所以讓瑾淑郡主決定了。

瑾淑郡主也不知道讓誰娶若瑤好,媳婦她是喜歡,可是到底是給她做大兒媳呢,還是二兒媳,這是個問題,當年怎麼就沒定下來呢。

正聊著呢,外面有丫鬟進來道,「郡主,若瑤郡主來看你了。」

聞言,瑾淑郡主就笑了,「快請。」

周梓婷也忍不住低呼了,「這來的也太巧了吧?」

若瑤郡主還不知道屋子裡在議論她,一臉燦爛笑容的進屋來,跟一隻翩然翻飛的蝴蝶似地給瑾淑郡主還有郡馬爺請安,然後道,「姑母回京這麼久,若瑤也沒來看你們,你們沒怪若瑤吧?」

瑾淑郡主招手,讓若瑤郡主上前來,隔著面紗,她捏著若瑤郡主的小臉道,「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可愛,但更飄亮了。」

若瑤郡主被誇的臉一紅,解釋道,「前幾天,若瑤著了風寒,母妃不許我來見姑母,怕我過了病氣給您。」

說著,若瑤郡主就看到了清韻,她眼睛猛然睜大,高興道,「清韻姐姐,你也在呢。」

清韻這才得了機會上前請安,笑道,「孫公公送我來給郡主治眼疾。」

若瑤郡主咧嘴笑了,跟她猜的一樣。

要是皇上再不讓清韻姐姐給瑾淑郡主治病,她都要拽她來了。

這些天,母妃的身子越好越好,腹中胎兒也越來越穩,有清韻姐姐幫忙,瑾淑郡主的眼疾肯定能治好。

孫公公站起身來,笑道,「三姑娘給郡主看過眼疾了,奴才就送她回府了。」

瑾淑郡主點頭笑著,然後問起寧王妃的身子來,若瑤郡主都一一回答。

孫公公站起來,道,「宮裡還有事,我就送沐三姑娘她們回府了。」

瑾淑郡主點點頭,丫鬟就拿了兩個錦盒來。

那是瑾淑郡主賞賜清韻和周梓婷的。

錦盒蓋著,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但是瑾淑郡主賞的東西,斷然不會差。

兩人福身道謝,然後隨著孫公公離開。

明郡王送他們出府,若瑤郡主有些捨不得清韻走,可是她又不好開口讓她留下。

人是孫公公接來的,自然要送回去才放心了。

出了郡主府,坐上馬車。

周梓婷就迫不及待的打開錦盒了,錦盒裡裝的是一塊羊脂玉佩,雕工精緻,美輪美奐。

周梓婷拿著玉佩,有些愛不釋手,然後望著清韻道,「你不看看瑾淑郡主賞賜你什麼了?」

清韻的錦盒比周梓婷的要大不少,她也沒想過和清韻比,畢竟清韻是奉命來給瑾淑郡主治病的,她可什麼都沒做呢。

可是等見到瑾淑郡主賞賜了清韻什麼,周梓婷還是忍不住心底冒起妒忌的小泡,喜悅的心情也湮滅了七分。

瑾淑郡主賞她的是一塊羊脂玉佩,可是賞賜給清韻的則是一整套羊脂玉的頭飾,上面鑲嵌著紅寶石。

車簾晃動,射出一縷陽光來,照耀在紅寶石上,散發出耀眼光芒。

周梓婷悻悻然,把錦盒蓋上,轉了話題道,「三表妹,你說郡主府世子和明郡王,誰會娶若瑤郡主呢?」

清韻搖頭道,「這我哪知道。」

其實,說實話,若瑤郡主和明郡王兄弟是表兄妹,雖然古代表哥娶表妹,親上加親是常有的事,當初,江老太爺不就想江遠表哥娶她,可近親結婚並不好。

很快,馬車就回到侯府了。

下了馬車后,清韻和周梓婷福身送孫公公離開。

等孫公公走了,兩人方才轉身進侯府。

走了沒幾步,就有丫鬟上前來說話。

丫鬟稟告的事情,讓清韻和周梓婷大吃一驚。

沐清柔落水了?

還差點淹死?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