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四十六章 逛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逛街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清韻兩眼望天,有些哭笑不得。

不用說,她也知道皇上找她所為何事,一個個的逼著她言而無信埃

太后和皇上,大錦朝最尊貴的兩個人,掌握著無數人的生殺大權,別說惹不起了,躲都躲不起。

清韻認命的去了御書房。

如她猜測的那般,皇上找她去就是想知道她是怎麼跟太后說的。

清韻一五一十的全告訴皇上了,至於太后的叮囑,清韻只能抱歉了,她能逼著她把皇上的密旨當成耳旁風,就應該料想到皇上會同樣做,畢竟他們是親母子。

只是清韻那麼說,倒叫皇上心提了起來,「你是哄騙太后,還是瑾淑郡主的病情真的那麼嚴重?」

清韻能承認,敢承認她騙太后了嗎,堅決不能啊,連忙道,「清韻怎麼敢欺騙太后,只是把瑾淑郡主的眼疾說的略微嚴重了些,瑾淑郡主確實有失明的風險,但是可能性不大,至少幾年內都會安然無恙。」

皇上聽著,放心的點點頭。

清韻這才請罪道,「太后鳳威,清韻不敢違逆,還請皇上恕罪。」

皇上擺手道,「朕知道你的難處,今兒這事,你辦的還算不錯,朕不責怪你,下去吧。」

皇上讓清韻走,可是清韻站著沒動。

皇上眉頭挑了,「怎麼不走?」

清韻實在憋不住了,望著皇上道,「皇上,你能不能免了我抄大錦律法,我就要出嫁了,嫁衣什麼的都恨不得一天當成兩天用,還要找出治療瑾淑郡主眼疾的辦法,實在沒時間抄律法埃」

「你在威脅朕?」皇上有些不悅。

這話怎麼聽著,都像是她要抄律法,就無瑕顧忌瑾淑郡主的眼疾,只能往後拖。

看著皇上陰沉的臉色。清韻有些惶恐,「清韻不是威脅皇上,說的都是實話。」

皇上看著她,陰沉的臉色如同天際陰霾。被風吹散,他道,「知道朝廷律法,不做有違律法的事,便不會被別人抓住把柄。甚至還能抓住別人的錯處,有時候,你不錯,就是對的。」

清韻聽得眼睛睜大,皇上再次擺手道,「下去吧。」

言外之意,就是不會收回成命,清韻還得罰抄律法。

不過現在,清韻抄的略微甘心了那麼一米米,好像皇上罰抄律法是為了她和楚北好?

可是。她還是很想說一句,有時候知道律法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啊,且不說法理之外還有人情,就拿今兒這事來說吧,太后明知道皇上給她下了密旨,可還是要追根究底,她能怎麼辦?

太后給她也下了密旨,皇上不照樣會問,還不容她拒絕嗎。

皇上。你也是深知律法的人,太后犯了國法,你能拿她怎麼辦,還不是知道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

律法。那是當權者用來壓制文武百官的,文武百官用來壓制百姓的,關她毛線的事,要她學習律法?

清韻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

跟著領路公公往前走,回到停馬車處。坐上馬車出宮。

在馬車裡,晃晃蕩盪的,也沒什麼好看的,清韻就把眼睛閉上了。

她竟然熟睡了,不過只睡了還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她睜開眼睛,道,「給我倒杯茶。」

吩咐完,就聽青鶯回道,「姑娘,這馬車不是府里的,沒有茶水糕點。」

她也知道清韻口渴了,其實她也有些渴了,從出侯府到現在,都有一個半時辰了,一滴水都沒喝,偏早上吃的又是鹹味酥角,她記得姑娘吃了不少。

清韻咽了下口水,她掀開車簾,往前車簾外。

此時,馬車已經出了宮,街上人來人往,熱鬧喧囂。

本以為看著外面,能轉移視線,不覺得口渴,可是看到有賣綠豆湯的,清韻只覺得嗓子要冒煙了。

她忍不住道,「停下。」

公公就勒緊了韁繩,道,「沐三姑娘有何吩咐?」

清韻就道,「我就在這裡下馬車吧。」

公公有些為難,「奴才奉命送姑娘回府,在這裡下馬車,奴才沒法回去交差。」

青鶯知道清韻想逛街,她也想呢,當即對趕車公公道,「你放心吧,我家姑娘有鎮南侯府暗衛守著,不會有事的,你要怕交不了差,就回侯府,讓他們派馬車來……。」

青鶯望著清韻,清韻介面道,「在風滿樓等我們。」

公公聽著,眼睛四望,「有暗衛嗎,我怎麼沒瞧見?」

他話音剛落,衛馳就騎馬過來了,他手裡還拿著個水囊。

他見清韻說口渴,去找了水來。

清韻喝了水,然後遞給青鶯。

公公問道,「還下馬車嗎?」

清韻猶豫了下,她下馬車,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找水喝,現在也不渴了,應該回府才對。

可是她又想逛街,她來大錦朝這麼久,還沒正兒八經的逛過街呢,在府里憋了那麼久,她都快憋出毛病來了。

「下吧。」

公公就去搬凳子來,青鶯下了馬車,然後扶清韻下來。

公公獨自趕著馬車回安定侯府。

上了街,然後清韻就從一個溫婉的大家閨秀,變成了一個看什麼都新奇的土包子,這也喜歡,那也要買。

很快,衛馳雙手就堆的高高的了。

而不遠處,清韻正站在一個賣糖人的攤鋪前,她身邊還站著四五個穿著補丁衣裳的小孩。

她摸著其中一個小女孩的腦袋問,「喜歡哪一個?」

小女孩怯生生的指著一個小猴子,道,「這個。」

清韻就把那小糖人拿給了她。

其他幾個小孩,每個人都給了一個,笑道,「吃吧。」

幾個小孩高興的手舞足蹈。

青鶯跟在一旁掏錢,她剛從荷包里拿了兩錢碎銀子遞給賣糖人的,道,「不用找了。」

賣糖人的是個頭髮半百的老人,難得遇到這麼大方的顧客,高興不已,連連道謝。

看著他們高興,青鶯也高興。

可是下一秒,她就把鼻子皺緊了,「怎麼這麼臭?」

清韻也把鼻子捂緊了。

她抬頭,就見幾米遠出有個年紀很大的老嫗,她一臉怒氣的走過來。

那捏糖人的見了,忙道,「孩子他娘,你怎麼弄成這副模樣了?」

清韻實在忍受不了大糞的氣味,趕緊走開。

可是走了幾步,她又停了下來。

只聽身後有說話聲傳來,帶著憤怒,「哎呀,別提了,提起來我就一肚子火氣,方才在街尾,一駕大糞車和宮裡出來的馬車撞上了,正巧我路過,遭了秧,你是不知道,那大糞桶都飛到那馬車上了,可憐那趕馬車的公公,就跟從糞池裡撈出來的似地,還有那馬車,髒的送給我,我都會嫌棄……。」

她正說的起勁,就被老丈給打斷了,「回頭再說,還要做生意呢,太熏人了,你快回去洗洗。」

那老嫗哎哎應了兩聲,又罵了幾句,就趕緊走了。

青鶯聽著,眼睛睜圓,望著清韻道,「姑娘,那和大糞車撞上的宮裡的馬車,會不會就是我們坐的那……?」

清韻清秀婉約的臉,此刻陰沉沉的,烏雲密布。

衛馳站在一旁,臉也青的駭人。

今兒幸好三姑娘臨時起意,要下馬車逛街,不然要是坐在馬車上,就憑他,還真的無法阻止三姑娘遭殃。

前些日子,爺一腳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今天,三姑娘就差點遭受意外。

要是是巧合,他絕對不信。

明擺著是興國公府大少爺不敢拿爺怎麼樣,就拿三姑娘開刀。

風滿樓,二樓。

興國公府大少爺正在發脾氣,他將桌子上的茶盞,狠狠的摔在地上,幾乎吼道,「你再說一遍1

稟告的小廝縮著脖子道,「爺,那是駕空馬車。」

興國公府大少爺一把拎起小廝的衣領子,道,「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說萬無一失嗎,現在你卻告訴我,人不在馬車裡?1

小廝雙腳離地,嚇出來一頭冷汗,趕緊道,「大少爺,咱們的人明明瞧見她坐在馬車裡,可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就不見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氣上頭來,一腳把小廝踹了。

小廝被踹在門上,摔倒在地,叫苦不迭。

一旁,酒桌前,坐著一穿戴奢華的男子,正拿起酒壺給自己斟酒,他笑道,「平安和順,求財得財,求安得安,求和得和,遇難可化險為夷,以前我還不信,現在,我信了。」

他說完,嘴角笑意冷如寒冰。

手一抬,一杯酒悉數咽下。

他放下酒杯,站起身來,要出門去。

路過興國公府大少爺跟前,見他一臉氣不順,他道,「你該慶幸她沒事,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再說清韻,本來逛街的心情很好,結果卻得知有人算計她,要不是她命大,躲過一劫,她真的會羞憤的找根橫樑自盡了。

青鶯也嚇壞了,她覺得還是待在府里安全些,便道,「姑娘,咱們還是別逛街了,回府吧。」

清韻點頭答應了。

本來還指望侯府有馬車過來接她,現在甭指望了,那公公估計都要氣死了,哪裡還顧忌到她。

最後,還是衛馳掏錢,買了駕馬車,才把清韻送回了府。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