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四十八章 勉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勉強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回了屋,老夫人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雕花銅鏡中的自己,輕嘆了一聲。.?`c?om

孫媽媽站在她身後,她知道老夫人不是真要睡覺,所以沒有幫老夫人取下髻上的金簪,而是幫她捏肩。

聽著老夫人一聲接一聲的嘆氣,孫媽媽忍不住道,「老夫人可是在為三姑娘擔憂?」

孫媽媽陪伴老夫人半輩子了,老夫人心裡想什麼,她最清楚。

老夫人嘆息,是因為大夫人,其實更多的還是因為三姑娘。

要是今兒馬車被撞之事,真的是興國公府所為,那興國公府的心眼當真是比針眼還小了,楚大少爺讓興國公府大少爺當眾丟了臉,興國公府不敢找楚大少爺報復,就把氣撒在三姑娘身上。

三姑娘是楚大少爺即將過門的嫡妻,給她羞辱,就是給楚大少爺羞辱,況且楚大少爺曾經當眾說過,此生有三姑娘足矣,絕不納妾。

有這樣一個心胸狹隘,睚眥必報的敵人,只怕連出門都要擔心會被算計,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便是想想,孫媽媽都覺得身子,一股涼意從腳底心,穿過尾椎穴,直達後腦勺。

「出嫁前,若非必要,就別讓清韻出府了,」老夫人聲音透著濃濃的無奈。

有些人,惹不起,只能盡量。

剛說完,就有丫鬟敲門道,「老夫人,侯爺來了。」

老夫人不為所動。

孫媽媽就道,「奴婢出去瞧瞧。」

她還真怕大夫人一直跪在那裡,老夫人總不能一直躲著不見她吧,得讓侯爺把大夫人帶走才好。

再說侯爺,他邁步進春暉院,就覺察出了不對勁。

原本在屋子裡伺候的丫鬟,這會兒全在院子里,頻頻往正屋張望。

見侯爺過來,一個個福身給他見禮。

侯爺斂了眉頭,問。?.`「怎麼都在屋外?」

紅綢忙回道,「老夫人和大夫人在屋內說話,已經有好一會兒了。」

準確的說,已經有兩刻鐘了。

往常也有在屋子裡聊天。不要人伺候過,可還沒有聊這麼久過的,尤其這一回大夫人還跪著,她們都好奇老夫人會不會幫忠義伯府。

不過說句心裡話,她們是不贊同侯府幫忠義伯府的。

當初忠義伯府都沒有幫侯府。憑什麼出了事,就來找侯府幫忙,以為侯府好說話呢。

讓侯府幫忙也就算了,畢竟是親家,能幫把手,就幫一把,可憑什麼要三姑娘幫忙啊?

三姑娘欠了他們忠義伯府什麼嗎?

需要三姑娘幫忙時,就笑臉相待,一口一個自家人,呸!

真不要臉。誰跟她是自家人。

就因為她這樣無緣無故的獻殷勤,害的三姑娘胡思亂想,都把腳給崴了。

沒怪忠義伯府就不錯了,還想三姑娘幫忙?

簡直是做夢。

侯爺不知道丫鬟們心裡所想,他邁步進屋。

等饒過屏風,只見到大夫人跪在地上,根本就沒看見老夫人的人影。

他眉頭不期然皺緊了下。

大夫人聽到腳步聲,而且腳步很輕,她以為是哪個丫鬟,心當時就一緊。她是侯府當家主母,跪求老夫人救她娘家,結果被老夫人干晾在這裡,這是極沒臉的事。丫鬟們素來喜歡碎嘴,要是傳揚出去,還不知道背地裡怎麼笑話她呢。

大夫人沒有動,直到侯爺走上前來,她眼角餘光瞄到侯爺的錦袍和鞋子。

她大鬆了一口氣,原就微紅的眼眶。眼淚就在眸底打轉了。`c?om

等侯爺問她這是在做什麼,大夫人眼淚就滑了下來,抓著侯爺的錦袍,求侯爺了。

「侯爺,我也知道當初侯府被貶,忠義侯府沒有幫忙,如今出了事,卻來求侯府幫忙,有些說不過去,可當初侯府是因為江家被貶的,我娘家父兄心底存著氣,覺得侯爺心底沒有我,只有過世的姐姐,才故意不幫忙的,他們跟我說過,哪一天,侯爺親自登門相求,忠義侯府就是傾盡全力,也會幫侯府的……。」

大夫人聲音哽咽,可是說出來的話,並沒有什麼說服力。

幫了就是幫了,沒幫就是沒幫,事實勝於雄辯。

找尋各種各樣的理由,只會聽得人心煩。

侯爺一把甩開大夫人,道,「若是當初,江家也是因為教子無方,才導致江老太爺被貶,我也不會幫江家在皇上面前求情。」

一聽這話,大夫人就知道侯爺不會幫忠義伯府了,她咬了唇瓣,淚眼婆娑的望著侯爺,「當初侯爺都不知道江老太爺為何被貶,就幫他在皇上面前求情,那時,又怎麼知道不是江家小輩闖了禍?」

侯爺氣笑了,「江家小輩闖禍?忠義伯府幾位少爺和江大少爺都是我看著長大的,他們什麼稟性,我會不知道?江家家教甚嚴,若是江家有這樣敗家子的紈嫡長孫,早打斷雙腿了。」

大夫人雙拳捏緊,哭的更可憐。

可是侯爺最不耐煩的就是女人哭,哭能解決問題嗎,他不耐煩的耍了袖子道,「行了,別總以為我偏心清娘,偏袒江家,若是今兒忠義伯府是被人冤枉才會被貶,便是你不求我,我也會幫忠義伯府伸冤昭雪。」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當初侯府因為江家被貶,忠義侯府不願意幫忙,今兒換成忠義侯府倒霉了,你以為清韻就願意幫忠義伯府求情?堂堂忠義侯都沒有那肚量,你以為清韻一個女兒家就有了?當日,我不強求忠義侯府幫我,今日,我就不會勉強清韻。」

一番話,再次叫大夫人啞口無言。

可忠義伯府已經給她放了狠話了,當初江家被貶,侯爺不遺餘力的幫著求情,現在輪到忠義伯府了,侯爺卻不聞不問。

同情是親家,待遇卻天差地別。

這說明什麼?

說明大夫人不及江氏在侯爺心目中分量重,如此沒用的女兒,要來何用。

說白了,侯府要是不幫忠義伯府,大夫人以後也別回娘家了,忠義伯府只當沒有她這個女兒。

其實大夫人心底的氣不比老夫人小,而且怒氣更大,她也惱忠義伯府之前不幫忙,恨不得撒手不管。

可忠義伯府說得出,便做的到。

她不能沒有娘家庇佑,雖然這娘家也沒給她撐過腰,幫過忙,可有總比沒有好埃

她想,今兒幫忠義伯府一回,她日有事相求,忠義伯府不能不幫忙。

大夫人苦苦哀求,可是侯爺根本就不為所動。

有些忙能幫,有些忙,那是堅決不能幫。

忠義伯府根本就不知道他們錯在哪裡,更沒有反省,就算今日他幫著說好話,讓清韻去幫忙求了情,忠義伯府也恢復了爵位,可有王大少爺這樣的嫡長孫,忠義伯府遲早要完。

與其將來闖下大禍,還不如從現在起好好教養王大少爺,至少將來還能守著伯府。

要說侯爺和老夫人,那真的是親母子。

老夫人嫌大夫人煩,躲回屋,裝睡覺了。

侯爺煩了,他也要走。

可是這一回,大夫人哪還能讓侯爺走?

讓她為了忠義伯府長跪不起,那是不可能,可話已經放出去了,要是自己爬起來,那可就真沒臉了。

大夫人死死的拽著侯爺的錦袍不放,侯爺用力掙脫,只把大夫人帶的往前拖,根本就掙脫不開。

侯爺額頭青筋暴起,「你在我面前跪沒用,該跪的是王大少爺,他去瑾淑郡主府負荊請罪,求得瑾淑郡主原諒,比誰求情都管用。」

說著,見大夫人還不鬆手。

侯爺沒輒,一用力。

刺啦一聲傳來。

好好一件錦袍,就被撕下來了。

侯爺揉著太陽穴……三步並兩步跑了。

大夫人捏著手裡的錦袍,氣的狠狠的往地上一丟。

可細細思量,侯爺說的話也沒錯。

與其求人,不如求己。

犯錯的是她那不懂事的侄兒,憑什麼她要替他跪?

大夫人爬起來,因為跪了許久,膝蓋軟,一時沒穩住,又摔了下去。

站在暗處瞧著的孫媽媽,聽到那膝蓋撞地聲,都覺得膝蓋疼的厲害。

大夫人疼的倒抽氣,心底更是把忠義伯府惱得牙根痒痒。

忍著膝蓋疼,大夫人爬起來,在椅子上多坐了會兒,等膝蓋不那麼疼了,方才出去。

孫媽媽沒有出去幫忙,她知道,大夫人不願意別人知道她倒霉的樣子。

等大夫人走了,孫媽媽回內屋,稟告老夫人道,「大夫人走了,瞧樣子,應該是回忠義伯府了。」

彼時,老夫人正跪在佛前,撥弄佛珠。

聞言,手中佛珠頓了下,她睜開眼睛,問道,「侯爺答應幫她了?」

孫媽媽搖頭,笑道,「侯爺對三姑娘,愧疚都來不及,哪裡會為了忠義伯府為難她,不過,說到底,侯爺還是心軟了些,幫大夫人出了個主意,讓王大少爺去瑾淑郡主府前負荊請罪,就是不知道忠義伯府能不能體會到侯爺的一番苦心。」

老夫人聽得一笑,笑意未帶眼底,「養不教,父之過。我看,要跪的不止王大少爺,忠義伯府大老爺也要跪。」

ps:~~o_&1to~~

作家後台改版,完全不適應啊,抓瞎中.。。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