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五十一章 誠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誠心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鳳眸閃亮如星辰,他手指輕敲桌子,笑聲綿長,「有何妙計?」

「負荊請罪。壹ww看w?·1?·cc」

清韻笑聲清靈,比窗外枝頭上立著的黃鶯還要婉轉動聽。

楚北眸底笑意更深。

這女人的腦袋瓜轉的可真是快,他是甘拜下風了。

喜鵲和青鶯兩個站在一旁,面面相覷,小臉皺成了包子,有些摸不著頭腦。

侯爺幫大夫人出的主意是負荊請罪,這是能幫忠義伯府恢復爵位的好主意埃

姑娘也說負荊請罪,卻能破了忠義伯府的如意算盤,她們怎麼聽著愈迷糊了?

兩丫鬟想了一夜,也沒能想明白,問清韻,清韻只笑不語,然她們自己琢磨去。

一夜安眠。

翌日,又是一個艷陽天。

陽光晴好,碧空無雲。

昨晚睡覺前,又抹了些葯,腳腕的崴傷已經好了大半了,雖然走路還有些疼,至少不用丫鬟扶著就能走了。

清韻起床洗漱,吃過早飯,就去書房抄大錦律法了。

她沒有去給老夫人請安,因為她傷了腳,行走不便,二來她出嫁在即,滿打滿算只有二十天了,要忙的事還多著呢。

就單說,皇上把秋桐賜給侯爺時,曾格外叮囑讓秋桐教她規矩,到現在都還沒交。

老夫人琢磨著,就算時間緊迫,怎麼也要讓秋桐教清韻幾天,否則一個罔顧聖令的罪責可擔待不起。

等清韻腳傷好,秋桐就來教她規矩了,為此,清韻甚是頭疼。

清韻借口要抄大錦律法,把那些坊派給她的活計一股腦全推了,誰都知道她耍了小滑頭,可偏偏沒人敢說什麼。

這不,吃了早飯,清韻就在書房抄律法。已經抄了一個時辰了。

喜鵲端了茶水過來,輕聲道,「姑娘,你腳傷未愈。不宜勞累,先喝口茶歇會兒吧。」

「先放下吧,我把這頁抄完再歇,」清韻提筆沾墨,頭也不抬的回道。

喜鵲就站在一旁。靜靜的守著。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

青鶯輕快著腳步進來,嬉笑顏開道,「姑娘,奴婢可算是知道負荊請罪的妙計了。」

喜鵲一聽,當即問道,「怎麼用的,你倒是快說埃」

喜鵲問完,清韻正好寫完這一頁最後一個字,把紫檀狼嚎筆擱下。

青鶯看著清韻。水汪汪的眸底帶著崇拜之色看著她,看的清韻都要以為她是一朵花了。

清韻瞪了她一眼,青鶯這才咯咯笑,把她打聽到的事,徐徐道來。

她說的繪聲繪色,聽得喜鵲是津津有味。

今天一大清楚,天才麻麻亮。

瑾淑郡主府下人,打開大門,便現有人垂著腦袋,跪在大門前。把郡主府下人嚇了一跳。

上前一問,才現是忠武將軍府孫家二少爺。

上回圍毆明郡王的人中就有他。

經過這些天的反省,孫二少爺已經知道錯了,這不來瑾淑郡主府負荊請罪。

郡主府下人聽說這人打過他們家郡王爺。雖然知道錯了,還負荊請罪,可時辰還早,哪能為了這麼點小事就去吵醒主子的。

這不,下人們把門一關。

等瑾淑郡主知道孫二少爺罰跪時,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

瑾淑郡主心腸軟。加上明郡王說孫二少爺武功差的很,雖然也在圍毆他的人之列,可是拳頭都沒碰到他,就被他給踹飛了。

要說,他應該算是受了委屈的那一個了,還這般認錯態度良好,瑾淑郡主對他很是讚賞。

等明郡王親自去扶他起來,冰釋前嫌的時候,孫二少爺負荊請罪的事就傳遍京都了。

再加上,有好幾位王公大臣上早朝,都要路過瑾淑郡主府跟前,這不看的清楚。

這樣知錯就改的少年郎,他們也讚賞不已。

這不,上早朝的時候,幾位大臣就把這事稟告皇上知道了。?w?ww?·

聽到負荊請罪四個字,忠義伯就有些興奮,他篤定伯府能恢復爵位。

可是嘴剛沒忍住,流露了一絲笑意,然後就僵硬了,因為那大臣說負荊請罪的是忠武將軍府孫家二少爺!

不是忠義伯府二少爺啊!

忠義伯覺得他聽錯了,還有另外一個人,也以為他聽岔了,就是忠武將軍。

他兒子昨晚一夜未歸,他臨睡前,還氣的牙根痒痒,要不是宵禁,他都恨不得讓家丁去把那不肖子抓回來,賞他一頓竹筍炒肉呢。

卻怎麼也沒想到,他那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不肖兒子,居然開竅了,居然知道負荊請罪了。

一定是昨晚列祖列宗聽到了他的祈求,不然那不肖子怎麼會忽然變的那麼懂事。

正走神呢,忽然被人推了一下,身後的大臣笑道,「孫將軍,還不趕緊謝恩1

孫將軍有些懵,「謝,謝恩?」

方才高興壞了,壓根就沒聽到皇上說了什麼啊,他謝什麼恩?

那大臣有些撫額,「皇上又恢復你歸德將軍的官爵了。」

忠武將軍是正四品。

歸德將軍是從三品。

皇上一高興,他又官復原職了。

孫將軍一聽,一顆心高興了噗通亂跳,幾乎要從嗓子里飛出來,趕緊跪下來謝恩。

皇上見了,笑道,「雖然之前孫二少爺德行有虧,但能負荊請罪,也算是浪子回頭了,孺子可教,希望孫將軍回去,對孫二少爺的管教不能懈怠,為朝廷培養棟樑之才。」

孫將軍聽了,連連點頭。

回去一定嚴加管教,以後要再現兒子去青樓酒肆和人廝混,非得打斷他雙腿不可,不然要是被人彈劾,只怕他要連同一家老家滾出京都了。

不過兒子能知錯悔改,負荊請罪,也真是叫他大吃一驚。

不僅孫將軍大吃一驚,忠義伯府大少爺更是吃驚不校

他早上起來,美美的吃了一頓,在忠義伯府老夫人和大太太的千叮鈴萬囑咐下。才騎馬到瑾淑郡主府來負荊請罪。

他把錦袍脫了丟給小廝,然後背著荊條,走到瑾淑郡主府前跪下。

才跪下呢,就聽到有人笑道。「今兒真是邪門了,怎麼那麼多人負荊請罪啊?」

王大少爺一頭霧水,還有別人負荊請罪嗎?

他默默的跪在那裡,心底不住的祈禱伯府能恢復侯爵。

他跪了半個時辰,冷硬的青石地板。跪的他膝蓋骨都疼。

郡主府總管倒是過來請了兩回,可是他就是不走。

明郡王一襲錦袍,打著玉扇出門,瞧見王大少爺跪在那裡,他看都沒看一眼,就要走。

總管喊住他,「郡王爺,忠義伯府大少爺還跪著呢。」

明郡王皺了眉頭,還未說話。

那邊有騎馬聲過來了,不悅道。「怎麼這麼的磨蹭啊,才剛剛出門……。」

說完,逸郡王瞧見有人跪在地上,就望著明郡王道,「不是我說你,你怎麼還讓忠武將軍府二少爺跪著呢,皇上都誇讚他知錯有加,孺子可教,你還不原諒他呢?架子不要太大。」

明郡王兩眼輕翻,道。「你瞧仔細了,這是忠義伯府王大少爺,可不是孫二少爺。」

逸郡王有些懵,「難道弄錯人了?」

明郡王下了台階。失笑道,「沒有,在王大少爺來之前,我已經讓孫二少爺回去了。」

「懂了,」逸郡王會心一笑,摸著馬油毛順滑的鬃毛笑道。「這是第二撥,還有沒有第三撥、第四撥了啊,你要忙,我們就改日再游湖,我可不想玩的時候還得分心,玩都玩不痛快。」

明郡王翻身上馬,望著王大少爺道,「行了,我不怪你了,你回去吧。」

說完,明郡王一揚馬鞭,就奔遠了。

王大少爺猶豫了片刻,就爬了起來,灰溜溜的回府了。

等回府之後,結結實實的挨了一頓板子,連帶這王大太太都挨罵了。

「同樣是負荊請罪,人家天不亮就去跪了,他倒好,慢慢吞吞的,原本是板上釘釘的事,都能被他給磨蹭沒了1忠義伯氣的差點撅過去。

聽青鶯說完,喜鵲連連點頭,道,「我也懂了。」

清韻正喝茶,她抿了一口,笑道,「懂什麼了?」

喜鵲笑道,「姑娘聰明啊,能力挽狂瀾,化腐朽為神奇。」

青鶯也連連點頭,「就是,這樣的主意,就是給奴婢一百年的時間,怕是也想不到。」

可是姑娘,那麼小會兒就想到了,同樣是腦袋,為什麼姑娘的就格外的聰慧些呢。

清韻搖頭一笑,「這叫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第一個吃螃蟹的,叫人欽佩。

可緊接著第二個吃的,只能叫嘴饞。

忠武將軍府孫二少爺跪,那是認錯。

忠義伯府王大少爺后跪,在大家看來,那是沖著皇上會恢復忠義伯府爵位去的,目的性太強,認錯的誠心都沒了。

喜鵲捂嘴笑,雙眼泛光,滿是期待道,「大夫人這一回,肯定又要被氣暈了。」

大夫人得知這事,的確被氣的夠嗆,氣的她想暈都暈不了,腦袋漲疼的厲害,她咬牙罵道,「真是一群豬,愚不可及!好好一個主意,本該人人稱讚,鬧到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不說,還成了個笑話1

丫鬟在一旁道,「夫人別生氣,侯爺主意多著呢,再讓侯爺幫著想一個就是了。」

大夫人瞥了丫鬟一眼,冷笑等到,「侯爺心軟,才幫一回,你以為還有第二回嗎?1

讓她為愚蠢成這樣的娘家,再去跪第二回,惹侯爺和老夫人生氣,她決計不幹,況且,忠義伯府也沒什麼拿捏她的了。

自己辦事不利,怪不到別人。

丫鬟被吼的,縮著脖子不敢接話。

再說老夫人,她聽到這消息,她撥弄著佛珠,輕嘆道,「莫非這就是命?那麼好的復爵機會,都能白白錯失,忠義伯府想恢復爵位,怕是無望了。」

孫媽媽端茶過來,笑道,「奴婢只覺得太巧合了些。」

「確實巧合,」老夫人接了茶,她知道孫媽媽指的是泄密,像侯府,不就有尚書府的眼線,還有其他的。

「不過負荊請罪的主意,侯爺能想到,別人自然也可以,大夫人昨天那麼急急忙趕回忠義伯府告知,昨兒怎麼不去請罪,認錯還挑時辰,不怪被人搶了先。」

ps:on_no哈哈~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