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訓(君若無言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訓(君若無言和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應了一聲,便放下手中的活,去了春暉院。`

屋子裡,除了老夫人和周梓婷外,還有大夫人。

老夫人神情慈藹,面色溫和透著寵愛,大夫人神情則是疏遠和淡漠。

清韻上前,福身請安,然後問道,「祖母和母親找清韻來可是有什麼事?」

老夫人見了清韻,長滿褶子的臉上就忍不住綻放出笑來。

以前,清韻就乖巧懂事,經過秋姨娘一番調教,學了規矩禮儀后,越加的端莊有禮,進退有據了。

只可惜秋姨娘懷了身孕,又有些反應,不然清韻還能在出嫁前把規矩學全了。

「還有什麼規矩禮儀,秋姨娘沒有教你?」老夫人淡笑問道。

清韻還未說話,周梓婷就笑道,「祖母,三表妹聰慧異常,要不是我拖累,秋姨娘早教會她了,昨兒秋姨娘原打算教我們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今兒教什麼,倒是沒說。」

「皇家祭祀?帝王典禮?」大夫人聽得怔了下,「她怎麼連這個都教?」

清韻要嫁的不過是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以他的身份,能參加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

就算他能參加,還能帶著女眷一起?

便是連她都不一定能參加好么!

想著,大夫人就笑了,「連這些不必要的東西都教,也難怪秋姨娘勞心傷神了。」

話里話外,都是怪秋姨娘是自找的。

老夫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其實秋姨娘只要教清韻一些尋常的,比如迎來送往,再就是和權貴夫人之間如何相處就行了,沒想到秋姨娘教的這麼全面。

清韻站在一旁,道,「當初,秋姨娘教我們這些的時候,清韻也很詫異。覺得沒必要,但是秋姨娘說,她是奉命教清韻,只要她會的知道的都教。否則就是違抗聖命。」

人家不嫌麻煩教她,她就得學埃

不過,她對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更加感興趣些,畢竟她不知道。

老夫人聽得一笑,道。「多知道些,總不會壞事。」

老夫人說完,大夫人就望著她,笑道,「秋姨娘懷了身孕,請大夫來幫她診了脈,和清韻說的一般無二,甚至清韻說的還更細緻些,我見她也是會開藥方的,所幸離出嫁還有幾天。不妨給秋

姨娘制些養身保胎之葯,幫她穩胎。」

聽大夫人說這話,那叫一個賢惠,簡直叫人刮目相看埃

她不是最希望秋姨娘保不住胎的嗎,怎麼還會讓她幫忙?

清韻心中一轉,就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了,侯府上下都知道她會醫術的事,而且醫術不凡,侯爺昨天還去了泠雪苑,大夫人猜也猜的出來是為了秋姨娘去的。

既然知道侯爺會要清韻幫秋姨娘穩胎。`c?om她說不說都改變不了什麼。

不說,沒人會怪她。

但是說了,就能彰顯她賢惠大度了,她看重侯府子嗣。絕不是跟大家想的那樣,希望秋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保不祝

原本老夫人對大夫人還存了三分戒心,聽她這麼說,她心略寬了幾分。

望著清韻,老夫人有些懷疑道,「你會制安胎養身的藥丸嗎?」

清韻還未答應。大夫人就笑道,「怎麼可能不會呢,之前我還納悶,若瑤郡主怎麼就和清韻走的那麼近呢,到昨兒我才反應過來,寧王妃懷了身孕,定是清韻幫著治了,寧王府欠著清韻的恩

情,才會一再送錢來。」

聽大夫人的話,清韻眉頭皺了下,她幫不幫寧王妃保胎,關她什麼事,她要這樣猜測,對她沒好處埃

不過,寧王妃的事,確實叫人起疑。

寧王妃為了保住腹中胎兒,是遍請大夫,現在知道她會醫術,卻沒有人來請過她幫忙,尤其她和若瑤郡主還走的很近,就更應該請她了。

只怕,寧王妃腹中胎兒保住的事,寧王府不少人都知道了。

寧王妃的事,清韻不願多談,她只站在那裡,笑道,「母親放心,秋姨娘教我規矩禮儀,腹中懷的又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一定會幫她的。」

大夫人的臉就隱隱難看了,她放心,她放哪門子的心,這小賤人故意戳她傷口!

清韻就是故意的,誰讓她口是心非了。

那邊,孫媽媽端了個匣子過來,放在老夫人身邊的小几上。

老夫人摸著匣子,望著清韻道,「這是你娘留下的陪嫁,你和清凌兩個平分,清凌早早的出嫁了,你的一半,當初賠染姐兒用了一萬兩,餘下的都在這裡了,給你做壓箱底。」

聞言,大夫人眉頭皺了下,她沒想到老夫人會把江氏留下的東西都給清韻做壓箱底。

壓箱底,除了那些教女兒行房之物外,就是私房錢了,不放在明面上給人知道。

江氏一半的陪嫁有多少,大夫人心底清楚,她原打算把這些放在陪嫁里,那樣公中就少掏一部分。

現在做了壓箱底,那公中不就得多掏了?

這一點,大夫人絕不允許。

她站起來道,「老夫人這樣做不妥,當初清凌出嫁,姐姐留下的一半陪嫁給她做了嫁妝,大家都知道,現在輪到清韻卻做了壓箱底,外人問起來,還以為老夫人你偏私清凌,把姐姐的陪嫁全

給了她,輪到清韻就沒了呢。」

偏私沐清凌?

偏私她,會把她嫁給中風偏癱的定國公府大少爺?

清韻只覺得譏諷,她想諷刺大夫人兩句,又怕老夫人聽了心裡不舒坦,再者,現在顧明川身子漸好,沒必要再提以前那些事了。`

見老夫人眉頭微皺,有些不悅,有些思量。

雖然大夫人說這話,更多的還是私心,但不否認,她說的還有三分道理。

她也知道老夫人疼她,想多給她些傍身之物,她笑道,「祖母。娘親留給我的陪嫁,還是放在明面上吧。」

老夫人在心底輕嘆一聲,道,「你娘留下的陪嫁。除了店鋪莊子之外,還有不少其他東西,算算也有三十六抬了,再加上鎮南侯府送來的,之前皇上和太后賞的。侯府幫你準備的,就過兩

百抬了……。」

十里紅妝固然風光,可風光的背後,也會招小人埃

侯府嫡女嫁給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這樣的聯姻,只能算是一般,遠比不上郡主公主出嫁。

可陪嫁卻越過了郡主,甚至一般的公主,這說不過去埃

有了清韻這個先例,回頭大家肯定會一邊想壓過清韻。一邊咒罵她。

出嫁風頭有就行了,沒必要錢多鬧得人盡皆知的地步。

知道老夫人顧慮,大夫人就笑道,「那就送一百八十抬,其他的東西適當減一點,不可太出風頭。」

她說著,老夫人斜了她一眼。

明明只要把江氏的陪嫁當做壓箱底就行了,她倒好,那點私心非得寫在臉上不可嗎?

清韻也無語了,她望著大夫人道。「那皇上和太后賞賜的東西,就當做壓箱底便是了。」

「那不行,太后和皇子賞賜的東西,都是珍貴之物。放在明面上好看,況且皇上賞的東西,不少人都知道,不給你做陪嫁,指不定還以為我侯府沒下了,」大夫人拒絕道。

要是能不給。她會給嗎?

實在是逼不得已。

想到什麼,大夫人望著清韻道,「對了,還有你自己存的私房錢,有多少,也要跟侯府報備一聲。」

大夫人話音未落,老夫人的臉就鐵青鐵青了,狠狠的剜了大夫人一眼,「說的什麼胡話?1

大夫人也不怕,只道,「老夫人也別怪我說話難聽,一般大家閨秀出嫁,也沒幾個私房錢,知不知道的無所謂,可清韻不同,我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萬一以後清韻死了,還沒能留下個一兒半女,她抬進鎮南侯府的陪嫁,是要悉數送回侯府來的。

不知道到底送走了多少,萬一將來抬回來的少了,誰知道?

就算生了一男半女,侯府也要知情,萬一將來楚大少爺續弦,貪墨了怎麼辦?

總之,侯府必須要知道。

大夫人理由充分,可是清韻會告訴她嗎,她笑道,「母親思慮的對,清韻有多少私房錢,昨兒已經告訴父親了。」

你要是有膽量,你就去問父親。

大夫人臉一哏,想追問都沒理由了,那樣倒不像是為了清韻好,只是惦記她的私房錢似地。

她忍著怒氣,努力擠出一抹笑道,「侯爺知道就可以了。」

說著,她伸了手,丫鬟把一禮單送上。

大夫人接了,遞給老夫人道,「泠雪苑丫鬟不少,我派人去詢問了,有大半會隨清韻陪嫁去鎮南侯府,另外一半,大多父母兄弟都在侯府,不願骨肉分離,我也不好勉強,就從各個院子里挑

了人補齊,還有……。」

大夫人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然後道,「比起清凌出嫁,侯府給清韻準備的只差陪房丫鬟和貼身媽媽了,這兩個我實在不知道怎麼準備。」

陪房丫鬟,那是準備了在清韻不方便的時候,給楚北暖床用的。

因為楚北許諾過,此生絕不納妾,所以侯府還準備,有些不妥。

可一般大家閨秀出嫁都有的。

另外就是貼身媽媽了,這是給清韻管家用的,沐清凌有江媽媽。

大夫人知道清韻不是軟柿子,她準備的人,清韻不會同意,所以乾脆不準備了,免得給人話柄,說她往清韻身邊塞眼線。

大夫人這樣處置,老夫人很滿意。

她想了想道,「陪房丫鬟就不必了,至於貼身媽媽,這個必須要有,我看就讓蔣媽媽跟著清韻吧。」

蔣媽媽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二把手。

除了孫媽媽,就屬她了。

商議了小半個時辰,清韻才出春暉院。

青鶯抱著小匣子,緊跟在清韻身後,她道,「姑娘,你怎麼要了大夫人給你準備的大丫鬟啊?」

塞進來幾個小丫鬟就算了,都是做粗活的,進不了內屋,不妨事。

可是大丫鬟一定要是心腹才行埃

這一點,她當然知道了。

不過,大夫人明知道她對她存了警惕心,連貼身媽媽都避嫌,又怎麼敢在大丫鬟上做文章?

「暫且留著吧,等進了鎮南侯府,再說不遲。」

丫鬟若是值得信任,她就用。

若是不可用,隨便尋個理由貶了,打了,或是許配人,都可以。

這麼點小事,她還不會放在心上。

正想著呢,就聽到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傳來,還有銀鈴聲。

清韻尋聲望去,耳畔是青鶯的說話聲,「是五姑娘她們。」

青鶯的聲音裡帶了些不悅,真是討厭,還沒到一個月呢,又給放出來了。

沐清柔幾個走過來,遠遠的瞧見清韻,當即罵了一聲,「晦氣1

罵完,又換了一副明媚笑臉。

看著她們,清韻並不詫異。

明天,應該就有人來給她送添妝了,沐清柔她們和她姐妹情深,為了她都去棲霞寺祈福一個月,她出嫁,她們肯定高興的奔前忙后。

果不其然,幾人走上前,和清韻相互見了禮后。

沐清柔就笑了,笑意未達眼底,「一會兒我們要去逛街。」

這句話,明擺著是在挑釁。

罰她又如何,沒到時間,她們不照樣出來了?

清韻笑道,「我很期待五妹妹給我挑的添妝呢。」

能出來又如何,還不是為她選添妝?

沐清柔牙關咬緊,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我選的添妝,你一定會滿意的。」

清韻勾唇淺笑,把路讓開。

沐清柔趾高氣昂的走了,像是一隻鬥勝的公雞。

清韻覺得好笑,真是白罰了那麼久了,一點長進也沒有。

「姑娘,她們不會在添妝上動手腳吧?」青鶯有些擔心。

清韻聳肩道,「放心吧,她們不敢。」

就算她們敢,大夫人也不會允許的。

她比以前謹慎小心的多了,這樣明顯叫人抓到把柄的事,她不會做的。

如清韻所料,大夫人真的不許沐清柔在添妝上動手腳。

為此,沐清柔還很不高興,「娘,她那麼欺負女兒,女兒受夠了,我一定要給她一個教訓1

知女莫若母,沐清柔想什麼,還能瞞得過大夫人?

大夫人拉著沐清柔坐下,道,「娘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一會兒給自己挑一套喜歡的頭飾,至於教訓她,放心,會有人教訓的,不需要咱們動手。」

沐清柔聽得不解,「除了我們,還有誰要對她出手?」

大夫人摸著沐清柔的腦袋道,「是誰,娘不能告訴你,你性子咋呼,萬一說漏嘴了怎麼辦?你只要知道是上回闖進咱們侯府殺她的人就行了。」

沐清柔呲牙,「我還以為是誰呢,就那些人,能成功嗎?」

上門刺殺,沒成功就算了,還送了命,實在太弱。

沐清柔看不上眼。

大夫人有些哽住,不知道怎麼回答沐清柔了。

好在沐清柔自己想通了,笑道,「有人收拾她,那女兒看熱鬧就好了。」

ps:下午有事出門,晚上再更了,放心,出嫁在即,在即,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