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五十九章 造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造化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看著她們喜歡,清韻就放心了。

她準備的是冰淇淋,現在早已經入夏了,天氣會越來越熱,她還沒哪個夏天,是沒有冰淇淋的陪伴的。

古代沒有,就讓它有。

複雜的她做不出來,但是簡單的,還攔不住她。

原本,冰淇淋是為喜宴準備的,一來是為了熱鬧,二來是為楚北的酒樓做宣傳。

只要名聲打出去,倒不一定非得喜宴上吃不可。

小碗冰淇淋,很快就吃完了,翹首以盼了好一會兒,火鍋才端上來。

鍋很大,也是清韻讓酒樓送來的。

有她親自示範,加上又很簡單,很快,大家就吃的不亦樂乎了,都不用丫鬟幫忙。

燙呼呼,剛出鍋的菜,在加上冰涼的果汁,那叫一個爽埃

老夫人和大夫人一桌,見大家閨秀們吃的呼哧呼哧,她忍不住扶了下額頭,哭笑不得。

幸好今兒沒有貴夫人來,不然叫她們瞧見了,該生氣了。

她們辛苦培養出來端莊大方,笑不露齒的大家閨秀,被清韻一個什麼涮涮鍋就誘惑成了這樣,簡直有失端莊。

要換做以前,她哪敢想象大家閨秀吃飯,有說有笑,吃到一半,還放下筷子去拿菜的?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時不時就聽到一聲,「呀,我衣服怎麼弄髒了?」

這不是把一群大家閨秀往歪了帶嗎?

下回,可不能這樣了。

想著,老夫人鼻子有些酸,清韻後天就要出嫁了,怕是沒下回了吧?

正傷感著呢,耳畔就傳來孫媽媽的說話聲,「老夫人,你嘗嘗這龍蝦,大廚房送了兩回來,轉眼就沒了。好不容易才拿到一點呢。」

老夫人看著放在跟前的小盤子里,有五隻龍蝦,色澤誘人。

「嘗一個,」她笑道。

孫媽媽趕緊幫她剝好。老夫人試了試,笑道,「不錯,我吃著比涮涮鍋還要好。」

剛說完,那邊就傳來沐清柔的說話聲。「去大廚房催催,多準備些龍蝦來,還有這酸梅湯,要冰的,快點拿來……。」

她吩咐完,丫鬟就去找清韻了,「三姑娘,沒有冰的酸梅湯了。」

清韻笑道,「拿兩塊稍大一點乾淨的冰塊,放在酸梅湯里端來就行了。」

那邊。廚房媳婦子端了一大盤子龍蝦來,笑道,「龍蝦來了1

然後,就一堆聲音出現了,「我要1

「給我留點兒1

「我還沒吃過一隻呢,別跟我搶啊1

「赫赫,好辣啊1

「能不能做稍微不辣一點的來?」

「那邊好辣,我要在你這裡吃些清淡的。」

聲音此起彼伏,哪還有半點大家閨秀的形象啊?

老夫人,「……。」

這也就算了。這些大家閨秀居然吃著還玩了起來,玩抽王簽。

整個屋子,那叫一個熱鬧喧囂。

老夫人喜歡熱鬧,可是太熱鬧了。她架不住埃

加上吃飽了,老夫人就讓孫媽媽扶她回春暉院了,走之前,對大夫人道,「你也忙你的去吧。」

大夫人還沒打算走呢,可是老夫人這是在轟她。

她不走也得走了。

沒有長輩在。大家就玩的更盡興了,大家都一樣,也沒誰會說誰不端莊,端莊久了,難得放蕩不羈一回。

一頓飯,吃啊玩啊,整整一個時辰才歇祝

大家玩的很盡興,又有些小失望。

可惜,沐三姑娘嫁給的不是鎮南侯府嫡出的二少爺啊,不然以後這樣的宴會少不了,偏偏她嫁給的是外室所出庶子,可沒幾個當家嫡母會大方的把管家宴會權交給一個庶子長媳,尤其鎮南侯府還極少辦宴會。

宴罷,清韻送她們出府。

一個個的都依依不捨,再次祝福清韻和楚大少爺。

等送走了她們,周梓婷望著清韻,由衷的欽佩道,「三表妹,這一回,我算是徹底服了你了。」

誰家宴會,不是提前幾日準備,可三表妹只有幾個時辰,還把宴會辦的叫大家這麼高興,都捨不得離開了。

清韻疲乏的搖頭,「我實在太累了,我要先回去歇著了。」

周梓婷捂嘴笑,讓青鶯和綠兒送清韻回去。

等回了屋,瞧見桌子上堆的小山高的禮物,清韻頭皮都發麻。

她忍著疲乏,泡了個熱水澡,便上床歇下了。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醒來,清韻便打趣她道,「姑娘,有人給你送添妝來了。」

清韻瞬間欲哭無淚。

喜鵲推了青鶯一下,道,「是若瑤郡主和江大姑娘給姑娘送添妝來,沒旁人了,兩人早來了,這會兒在正堂聊天呢。」

清韻趕緊下床,洗漱打扮一番,就去見若瑤郡主。

進門,先挨了一記哀怨的眼神,「你昨兒辦宴會,都不派丫鬟告訴我一聲。」

清韻連忙賠笑道,「是臨時起意,要是送帖子辦宴會,哪能少了郡主?」

若瑤郡主坐在那裡,嘴撅的幾乎能懸壺了,「我想昨兒送添妝的人比較多,不能和你單獨說話,才想今兒來的,誰想到竟然錯過那麼大的熱鬧,悔的我腸子都青了。」

她怪清韻,更怪自己。

清韻拉著她道,「我知道錯了,下回辦宴會,一定第一個邀請你好不好?」

「還有我呢?」江筱站在一旁笑道。

清韻哭笑不得,「都第一。」

三人撲哧一笑,坐下來聊天。

若瑤郡主送給清韻的是一套紅珊瑚頭飾,江筱送的是一塊玉佩。

兩人知道清韻疲乏,只坐了小半個時辰,便告辭了。

清韻要送她們出府,被兩人阻攔了下來,江筱笑道,「和我們還見外什麼,明兒還有的你累呢,你好好歇著,回頭我們去鎮南侯府找你玩就是了。」

青鶯送她們出府。

清韻回屋吃早飯。

她本想好好歇一歇。可是哪有歇的時候。

一群丫鬟婆子來泠雪苑,掛紅綢,貼喜字,忙的很呢。

臨到傍晚的時候。蔣媽媽紅著臉,抱著一個錦盒來,遞給清韻道,「這是給姑娘準備的壓箱底,奴婢放床邊了。姑娘一會兒記得看。」

清韻臉騰地一紅,像是抹了胭脂一般。

蔣媽媽知道她女兒家皮薄,把錦盒放下,便出去了。

丫鬟拎了熱水來,伺候清韻沐裕

清韻美美的泡了個熱水澡,便上了床。

丫鬟也很累,想到明天還要跟著花轎繞著京都走一圈,丫鬟就想哭,好在四個大丫鬟可以輪流。

丫鬟回去睡覺前,提醒清韻道。「姑娘,你要記得看埃」

看什麼看,不看也知道。

清韻心中腹誹。

可還是忍不住把錦盒拿了過來。

錦盒裡出了春宮圖,還有精緻的栩栩如生的瓷娃娃,足足三十六個。

清韻正要伸手去拿,忽然一陣風吹來,吹的窗戶砰砰作響,吹的書亂翻。

寂靜的夜裡,狂風亂作,還真的挺嚇人的。

喜鵲和青鶯才脫了衣服。還沒上床呢,聽到窗戶響,趕緊過來,幫清韻關窗戶。

彼時。清韻已經躺在被窩裡裝睡了。

兩丫鬟幫她掖了掖被子,只留了兩盞燈,便出去了。

夜風吹在身上,還真是涼。

青鶯忍不住道,「明天不會下雨吧?」

喜鵲呸呸兩聲,「不許烏鴉嘴。」

嘴上這樣說。可是心底還是忍不住擔憂,怕明天會下雨。

喜宴上下雨,且不說人受罪了,就是那十里紅妝,也不知道要損失多少,那些綾羅綢緞可浸不得半點水埃

風,呼呼的颳了一夜。

誰都擔心會下雨,侯爺怕江老太爺送的那些字畫會被雨淋濕,連夜吩咐下人一個個的用油紙包裹好,確保萬無一失。

這一夜,侯府一點都不清閑。

然而,一夜過去,一滴雨都沒下,只是風很大。

老夫人起的很早,跪在佛前,誠心祈禱,「今兒可千萬別下雨啊,就算要下,也等到花轎抬到鎮南侯府,拜過天地再下。」

祈禱完,又念了三遍佛經。

孫媽媽過來請老夫人吃飯,然後道,「老夫人,全福娘娘已經來了,這會兒應該幫三姑娘梳頭了。」

老夫人輕點了下頭,她去偏屋用飯。

侯爺正好進來,斂緊眉頭道,「六月初六,日子好,天氣也好,非得要延遲兩天,這倒好了,遇上這麼狂風亂作的天氣,萬一下雨了可怎麼辦?」

不止侯爺有怨念,老夫人也有啊,可是六月初六都過了,再抱怨有什麼用,她笑道,「事已至此,也只能認命了,想想那些迎親嫁娶的碰上下大雪,不也認了。」

侯爺嘆息一聲,也就不說什麼了。

這邊,侯爺不抱怨了,那邊鎮南侯卻是怒的不行。

「什麼今天是黃道吉日,比六月初六更合適成親,哪裡合適了?1鎮南侯氣的臉都泛青。

鎮南侯府上下都無語了,說六月初八合適成親的是老侯爺您好么,沒別人了埃

楚大老爺望著老侯爺問道,「父親,是慧凈大師說今兒更合適北兒和沐三姑娘成親的?」

老侯爺沒好氣道,「除了他,還能有誰?1

果不其然,就是慧凈大師讓父親改了主意,換做旁人,還沒那本事。

可看著外面的天,還有被風吹颯颯作響的樹葉,他實在沒看出來,今兒哪裡吉利了。

再說棲霞寺,一小院前。

慧凈大師望著天空,凝視半晌。

他呢喃道,「雨過天晴雲破處,諸般顏色作將來。」

「罷了,能幫的都幫了,剩下的,全看他們的造化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