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六十二章 默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默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香蘭帶著丫鬟去大廚房領飯菜,幾個丫鬟伺候清韻換下喜服。

晚飯,清韻大快朵頤了一頓。

蔣媽媽伺候在一旁,見她連吃了兩碗飯,幾盤子菜,更是差點見了底,想勸她少吃些,又不好張口。

又累又餓了一天,原就受盡了委屈,還不許她吃飽,這還是人嗎

等收拾菜盤子時,蔣媽媽吩咐喜鵲道,「姑娘晚飯吃了不少,盡量讓她別睡太早,容易積食。」

「可不睡覺,也沒別的事干啊,」喜鵲望著蔣媽媽,無能無力道。

她總不能讓姑娘針線看書吧,那樣姑娘該惱她了。

說笑逗姑娘開心,她們自己都笑不出來,又怎麼讓姑娘開心呢。

蔣媽媽輕嘆一聲,「希望楚大少爺早些回來吧。」

這一夜,泠雪苑格外的平靜。

上到主子,下到丫鬟都累的倒床便睡。

睡的早,醒的就早。

天才麻麻亮,清韻就醒了,她躺靠在大迎枕上,腦袋像是空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有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傳來。

秋荷和青鶯兩個魚貫而入。

見清韻醒了,青鶯有些怔住,「姑娘這麼早就醒了啊是起床,還是在床上繼續躺一會兒」

「起來吧,」清韻聲音有些飄忽。

兩丫鬟細細打量了下清韻的神情,不像她們想的那樣,姑娘不是一夜沒睡,只是早醒了些,精神頭足著呢。

秋荷捧著衣裳來,對清韻道,「姑娘,今兒穿這套海棠浣花錦裙裳吧」

清韻瞥了那裙裳一眼,那套裙裳很美,但只有六成新了。

七八成新的衣裳。丫鬟都裝在了箱子里,抬鎮南侯府去了,如今都在外院呢。

「就這套吧,」清韻掀開被子下床。

衣裳是舊的。頭飾更是沒有。

饒是秋荷再怎麼梳髮髻,這回也犯了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埃

不過清韻對這些並不在乎,「就這樣吧。」

剛說完呢,外面傳來一陣動靜。

秋荷心上一喜。應該是喜鵲和香蘭把東西要回來了。

她放下紫檀木梳子,道,「奴婢去拿頭飾。」

院外,八個婆子抬著四個大箱子來,因為走的急,累的有些粗喘氣。

喜鵲不好意思道,「幾位媽媽辛苦了。」

然後和香蘭給她們塞荷包。

幾個媽媽拿了荷包,沉沉的分量,讓臉上瞬間迸出一抹笑來,道。「喜鵲姑娘說的哪裡話,咱們做奴婢的幫主子抬東西是本分,可不敢說辛苦,不過說實在話,這箱子真是沉啊,胳膊肘都快要斷了一般。」

說著,她一邊揉胳膊。

箱子有多沉,喜鵲心裡清楚,所以才說辛苦的。

而且,今兒要辛苦她們的地方還多著呢。還不知道姑娘要在泠雪苑住多久,哪怕只住十天,這院子也要恢復成姑娘出嫁前的樣子。

秋荷走過來,問道。「姑娘慣常用的頭飾放哪個箱子里的」

喜鵲指著其中一個道,「這個。」

秋荷就打了開來,抱著首飾盒便回了屋。

秋荷幫清韻梳了個流雲髻,挑了天藍色吊墜垂在眉心,有點睛之美。

身後,喜鵲幾個丫鬟艱難的抬著大箱子過來。

秋荷忙轉身去幫忙。

清韻見了就皺眉。忍不住心煩,她邁步往外走。

站在門口,看著樹上掛著的紅綢,她道,「都給我取下來。」

蔣媽媽走過來,她也覺得掛著紅綢不合適,道,「取下來吧。」

清韻在門口站了片刻,紫箋和紅箋就拎了飯菜回來,清韻便回屋用飯了。

沒事做的她,繼續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半道上,碰到了侯爺。

清韻上前請安,侯爺看著她,笑道,「氣色比昨兒好多了。」

清韻則問道,「父親,我今兒能出府嗎」

「出府」侯爺沒想到清韻會想出府,他眉頭微挑了下,「一定要出府」

清韻搖頭,「也不是一定,只是想出去散散心。」

侯爺知道她心情一時間好轉不了,只是出府這事,他還真不知道該不該允許她出去,「容我想想。」

侯爺邁步進春暉院,清韻落後兩步。

屋內,老夫人正端在輕啜。

見侯爺來,她微微愣了下,「侯爺這麼早就下朝了」

侯爺搖頭,「沒有去上朝。」

老夫人把茶盞放下道,「和江老太爺一起去鎮南侯府的事,也沒那麼急,就是下朝回來去也行,或許不用你去,鎮南侯就跟你解釋了呢。」

她不贊同侯府告假,朝堂上的事,變化詭異,要時時清楚才行。

侯爺坐下來道,「不是我不去上朝,是皇上不上朝,昨晚皇后吐血暈倒,皇上宿醉了一宿,一大清早,孫公公就派了公公來稟告此事,我就是進了宮,也見不到鎮南侯。」

清韻聽得一怔。

她從不關心侯爺上不上朝的事,就是哪一天休沐,丫鬟不說,她都弄不清楚。

卻沒想到皇后吐血暈倒了,皇上還宿醉了一宿

直覺告訴她和昨天她嫁不成功有關。

難道真的是大皇子出事了

她正想著呢,那邊老夫人就問出聲了,「不會真的是大皇子」

那麼忌諱的字眼,老夫人也不敢冒然說出來。

侯爺輕嘆一聲,「誰知道呢,現在京都揣測紛紜,都說大皇子可能在外犯了險,但並沒有什麼證據證實這件事。」

但能讓鎮南侯大驚失色,讓皇后吐血暈倒,讓皇上宿醉不醒,只可能和大皇子有關。

「要真是這樣,我看你和江老太爺也別去找鎮南侯了,」老夫人輕嘆道。

比起沒有迎娶清韻進門,鎮南侯失去一個外孫要嚴重的多。

尤其這個外孫還極有可能問鼎九五之尊的位置,關係著鎮南侯府的存亡。

要是大皇子真的沒了,安郡王又有太后和興國公府鼎力支持。儲君之位非他莫屬。

將來安郡王登基,可能會對鎮南侯府手下留情網開一面嗎

一朝天子一朝臣,只怕連安定侯府都難倖免。

越想,老夫人臉色越難看。

丫鬟奉了茶上來。侯爺道,「我也知道鎮南侯心情不好,可花轎無故被退回來,我總要知道緣由,況且有什麼事。我或許還能幫上點忙。」

這個或許,侯爺說的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他看著清韻,道,「父親知道你心情不好,等這件事弄清楚了,父親許你外出散心。」

清韻點頭應下。

侯爺說完,拍了拍清韻的腦袋,邁步走了。

清韻花轎被退時,天色已晚,加上昨天天氣不好。街上行人很少,這事沒有流傳開。

經過一個上午,京都的街頭巷尾都在議論這件事。

伴隨而來的自然是造成這件事的暗衛,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再加上,皇后吐血暈倒,皇上宿醉,大皇子不幸離世的消息不脛而走。

這麼大的事,雖然沒什麼證據,但足夠震驚朝野了。

皇上不上朝,但是滿朝文武都聞訊而動。尤其是右相,大皇子可是他未來女婿埃

一群大臣匯聚議政殿,這是在逼皇上上朝。

皇上卻在長信宮守著皇后,對此不聞不問。

太後知道了。鳳顏震怒。

這不,帶著雲貴妃去了長信宮,見皇上宿醉了一宿,就是這會兒,都像是沒有醒過來一般,昏昏沉沉的。

太后怒道。「皇上該以江山社稷為重,皇后暈倒,自有太醫診治,你就是守在這裡,也沒什麼用」

太后說完,雲貴妃就道,「也不知道怎麼的,外面都在傳大皇子出事了,鬧得人心惶惶,臣妾聽著也是心神不安,那些大臣進宮,應該是為了這事,他們守在議政殿,見不到皇上是不會離開的,皇上還是去見見他們吧,皇后這裡,有臣妾守著呢。」

皇上坐在鳳榻旁,他手緩緩攢緊,一雙眼睛冷如寒冰。

他沒有動。

太后覺得皇上是在忤逆她,臉色更加難看,「皇上若是不去,那哀家去」

孫公公一聽,登時急了,趕緊道,「皇上,奴才伺候您更衣。」

孫公公要扶皇上起來。

皇上抬手拂開了他,望著太后道,「太后想怎麼做」

「讓大皇子即刻回京,到時候流言自然不攻自破,」太后冷了聲音道,「半個月,他若是不回京,皇上即刻立安郡王為太子」

聞言,皇上眸底一抹光芒躥過。

太后以為他會阻攔她,可是皇上一句話沒說,反而挑釁似地道,「給朕拿酒來。」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太后氣的甩袖而走。

議政殿,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尤其是后妃,有干政之嫌。

滿朝文武等在那裡,以為皇上會來,誰想到沒等來皇上,反倒等來了太后。

而且太后充滿怒氣的話,像是給原本就波濤洶湧的海面,投進一顆巨石,掀起數丈高的水幕。

「即刻傳召大皇子回宮,半月之期不歸,皇上會即刻立安郡王為太子」太后如是道。

右相聽得一怔,連忙道,「太后,這事皇上應了嗎」

「皇上知道,」雲貴妃回道,「他沒有反對。」

沒有反對,就是默認了。

右相身子一怔,臉上的血色盡失。

皇上不反對,大皇子他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滿朝文武議論紛紛。

鎮南侯邁步進來,他望著高高在上穿著鳳袍的太后,臉冰冷如霜。

興國公見了,就道,「皇上都默認了,鎮南侯有意見」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