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六十三章 恢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恢復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鎮南侯冷然一笑,「皇上都答應的事,我豈敢有意見,現在大皇子還在前州查案,有心之人故意散播大皇子出事的消息,我不知道他意欲何為,但老夫想問一句,若是大皇子半個月內回京了,是不是皇上就立大皇子為太子了」

這樣一問,倒是把所有人都問住了,包括太后。

她眉頭緊鎖,死死的盯著鎮南侯,想從他臉上看出來點什麼。

鎮南侯很鎮定,和平常的臉色一般無二。

他越是這樣,越是叫大家心中忐忑。

尤其他望著太后道,「太后怎麼不說話了」

雲貴妃就道,「皇上沒有說立大皇子為太子」

聽到雲貴妃說話,鎮南侯就呵斥道,「這裡是議政殿,有你一個小小貴妃說話的地方嗎」

雲貴妃氣的咬緊唇瓣,一雙眼睛盯著鎮南侯,陰狠如吐著蛇信子的毒蛇。

左相站在那裡,他知道鎮南侯是在強撐,大皇子出事的消息,沒有看到屍身,他就不會接受。

既然皇位是安郡王的囊中之物,又何必這樣咄咄相逼呢

逼急了鎮南侯,誰知道會出什麼事啊

左相望著太后道,「太后,臣以為立儲之事非同小可,不應這樣兒戲,還需從長計議。」

左相帶頭,其他大臣跟著附和。

眾怒難犯,太后讓了一步,「傳召下去,命大皇子半個月之內回京,否則嚴懲不貸」

最後四個字,太后說的格外的重。

大皇子如果不能在半個月之內回京,那懲罰不會輕。

太后甩袖走了,是越想越氣。

她在長信宮撂下那麼重的話,皇上都不為所動,敢情是晾准了她過不了鎮南侯這一關呢。

安王府,涼亭處。

安郡王在飲酒。不遠處,有琴聲和曼妙的舞姿。

暗衛過來,將議政殿發生的事,稟告安郡王知道。

然後道。「郡王爺,下一步該怎麼做」

安郡王輕晃著酒杯,「幫鎮南侯府找到大皇子的屍體。」

暗衛有些為難,據攤子回報,大皇子身負重傷。必死無疑。

只是他死前,跌落湍急的瀑布下,暗衛搜尋了兩天兩夜,都沒找到大皇子的人,應該是屍骨無存了,怎麼找啊

可要找不到大皇子的屍體,將他死亡的消息公諸於眾,鎮南侯府不會認命的,那樣郡王爺立為皇儲一事,就會平添波折。

暗衛轉身要離開。

安郡王又叫住他道。「先去興國公府一趟,楚大少爺離京去找大皇子,讓大少爺安分點,別給我橫生事端。」

「是。」

春暉院,內堂。

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清韻就坐在她身邊,老夫人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祖孫兩說著話。

清韻已經坐了半個時辰了,坐姿不大好,屁股都僵硬了。

外面。丫鬟上前道,「老夫人,周總管來了。」

老夫人望過去,便見周總管上前來。他行禮道,「老夫人,奴才去鎮南侯府問了,是楚大太太見的奴才,鎮南侯府昨兒收的賀禮,沒有退還回去。楚大太太說了,下回喜宴從簡,不再大操大辦。」

喜宴從簡

那不是太委屈清韻了

老夫人有些不悅,昨天喜宴鬧到那地步,都是鎮南侯府的錯,憑什麼要讓清韻受委屈

老夫人不同意,清韻握著她的手道,「祖母,你就當是憐惜清韻,喜宴從簡吧,再來一回,清韻也不幹了。」

清韻語氣撒嬌,眉間亦沒有了委屈之色,好像恢復過來了。

老夫人就放心了,嗔了她一眼,「行,祖母隨你。」

剛說完呢,外面丫鬟進來道,「三姑娘,若瑤郡主來看你了。」

清韻聽了,便望著老夫人道,「祖母,我去迎接若瑤郡主。」

老夫人點點頭,看了周梓婷一眼,道,「你陪清韻一起去。」

周梓婷忙不迭的應下。

清韻便和周梓婷去迎接若瑤郡主。

等她見到若瑤郡主時,她已經進了二門了。

一路上,見到不少丫鬟抱著大紅綢緞走過,之前還喜氣一片的侯府,瞬間平淡了許多。

清韻上前,福身要給若瑤郡主請安。

只是不等她福身下去,就被若瑤郡主扶住了,她道,「別總和我見外嘛,我是來找你玩的。」

「什麼玩,分明是知道我心情不好,來開解我的,」清韻由衷的笑道。

有這樣一個真心實意的朋友,是她的福氣。

若瑤郡主臉微微紅,見清韻笑容燦爛,她望著清韻道,「你不介意我罵楚大少爺吧」

「不介意,」清韻笑道。

若瑤郡主就放心的罵了,「他真是個混蛋,我一直以為逸郡王最混蛋,沒想到他有過之無不及,就算再有什麼急事,也不應該讓花轎回安定侯府,擇日再娶你啊,最最可氣的是,鎮南侯還縱容他。」

若瑤郡主一口氣罵完,都不帶喘氣的,她望著清韻道,「我覺得逸郡王說的對,他如此羞辱你,你不能忍氣吞聲,應該趁機去求皇上收回賜婚的聖旨。」

清韻聽得一愣,「求皇上收回賜婚的聖旨」

若瑤郡主點頭。

她身側的丫鬟就道,「三姑娘別聽郡主胡說。」

若瑤郡主瞪了丫鬟一眼,「我哪裡胡說了,我覺得逸郡王說的對。」

清韻眉頭皺了下,問道,「怎麼回事,說清楚點,我不明白。」

若瑤郡主攬著清韻的胳膊道,「方才我坐馬車來找你,逸郡王攔下了我,他知道我是來開解你的,他讓我給你帶句話,讓你進宮找皇上退婚。」

「他又要娶三表妹」周梓婷在一旁介面道。

若瑤郡主搖頭,逸郡王說這句話時,她也以為他又對清韻動了歪心思,誰想逸郡王一句話把她差點噎死。

「沒呢,他說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也不娶清韻姐姐。」

清韻,「。」

周梓婷,「。」

逸郡王嘴巴夠毒,若瑤郡主則太實誠了些。她咋就不知道轉述一下呢,非得把話傳的一字不差么

不知道的,還以為三表妹差成什麼樣子了呢。

他既然不娶三表妹,那為何要讓若瑤郡主給三表妹帶這樣一句話呢

周梓婷不解之處,也是清韻不明白的地方。

要說逸郡王和楚北。那簡直就是哥兩好了,為了幫楚北娶她,被皇上罰掃了一個多月的馬廄,他說這話,必定有深意。

直覺告訴她應該聽逸郡王的沒錯。

只是她真的要進宮找皇上退婚嗎

楚北只不過說擇日再娶,而且不是故意不娶她,才把她送回安定侯府,她這樣做,是不是過於心狠了

清韻有些猶豫不決。

若瑤郡主說完,就把這事拋諸腦後了。拉著清韻說笑起來。

沐清柔幾個赴約去了,所以不在侯府里。

清韻陪著若瑤郡主在花園逛了會兒,難得周梓婷離開了會兒,她問若瑤郡主道,「王妃沒事吧」

若瑤郡主望著清韻,搖頭道,「母妃沒事啊,為什麼這麼問」

清韻笑道,「我怕我會醫術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你和我走的又這麼近。我怕害王妃的人起了疑心。」

若瑤郡主捂嘴笑,「早起疑心了,只是被父王給搪塞了過去,再加上母妃又有小產徵兆。沒人起疑,不過你給母妃調製的藥丸,只剩下幾粒了。」

清韻笑道,「王妃的藥丸,我倒是調製了些,只是王妃服藥這麼久。我需要給王妃重新把脈。」

「這簡單啊,趕明兒我來接你去王府,」若瑤郡主道。

清韻讓喜鵲去拿藥丸來。

等拿到藥丸,若瑤郡主又待了差不多一刻鐘,便回府了。

她走之後,清韻去了春暉院。

老夫人看著她,道,「聽梓婷說,逸郡王托若瑤郡主給你傳話,讓你找皇上退婚」

清韻聽得眉頭一皺,她沒想到周梓婷嘴會這麼的快。

周梓婷知道清韻有些不高興了,她道,「三表妹,你別怪我嘴太快,我是擔心你氣頭上,會意氣用事。」

她這麼說,清韻連一點不悅的神情都不能表露了,否則就是不知好歹了,她道,「我知道梓婷表姐是關心我,不過逸郡王托若瑤郡主給我傳話,應該不是存心消遣我,我打算派丫鬟去獻王府找他,等問清楚再說。」

清韻話音未落,外面就傳來侯爺的說話聲,他道,「不用派丫鬟去找逸郡王了。」

清韻聽得一愣,忙起身給侯爺請安。

老夫人見了就道,「為何不用了」

侯爺笑道,「方才鎮南侯托逸郡王去找楚大少爺,讓他儘快回京,若是楚大少爺不回,讓他把人打暈了帶回來,這會兒他和楚二少爺應該一起出京了。」

老夫人聽著,道,「你和江老太爺去找鎮南侯了,事情問清楚了嗎」

侯爺搖頭道,「去找了,但是還沒問出口,江家總管就找了來,好像是江家出了什麼事,江老太爺急急忙回去了,鎮南侯只說楚大少爺的事,等半個月後在說,就讓我回來了。」

「江家出事」清韻心提了起來。

剛問完呢,外面就有丫鬟火急火燎的跑進來,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有,有好,好事呢。」

說話囫圇不清,老夫人聽得皺眉頭,「什麼事,這麼急」

丫鬟頓了頓,才道,「皇上恢復江老太爺太傅的身份了。」

老夫人聽得一愣,不敢置信,「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丫鬟笑著重複一遍,「剛剛,皇上恢復了江老太爺太傅的身份了。」

老夫人有些懵了,她望著侯爺道,「皇上不是罷朝了嗎,滿朝文武在議政殿等他,皇上都沒有露面,怎麼恢復江老太爺的官職了」

雖然早料到江老太爺有一天會官復原職,可沒想過會在這樣的情況下。

整個京都都在為大皇子是不是出事了揣測紛紜,皇上卻忽然恢復江老太爺的官職,皇上這是要做什麼

侯爺搖頭,笑道,「皇上做事,向來叫人琢磨不透,不過江老太爺恢復官職,總是好事。」

ps:~~oo~~

求幾張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