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六十八章 涼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涼薄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聽江老太傅並未回絕皇上收二皇子為徒的事,都高興不已,至於大皇子也拜江老太傅為師的事,他們並未放在心上。

大皇子已經死了,別說他是偷偷拜江老太傅為師的,就是正大光明的拜的,那也沒用了。

雲貴妃笑道,「一會兒下了朝,皇兒備下厚禮去江家正式拜師,還有你那幾位師兄,也要一一拜訪。」

二皇子有些為難,「我要去鎮南侯府拜訪楚二少爺」

雲貴妃笑道,「母妃知道你為難,拉不下臉面,不過你們成了師兄弟,以前的恩怨就該一筆勾銷,也好趁此機會和鎮南侯府拉近關係。」

「這就和安郡王撕破臉皮了」二皇子聲音有些飄忽。

雲貴妃站起來,拍著二皇子錦袍的褶皺,笑道,「皇兒是人中龍鳳,以前皇上是有眼無珠,你才不得不屈居人下,如今也該輪到你風光了。」

安郡王府,書房。

聽暗衛稟告江老太傅去上了朝,還收了二皇子做學生,安郡王登時怒不可抑。

雖然他心底早有預料,可是真聽到這消息時,他還是控制不住自己。

手裡一隻玉管狼毫筆,在他氣憤下,狠狠的插進紫檀木的桌子里。

他從未想過二皇子有跟他爭的一天,他從未把他放在眼裡過。

可現在呢,二皇子才是他的勁敵,比大皇子尤甚

他有江老太傅做靠山,還有三個師兄,大皇子已經死了,鎮南侯府的庶長孫、嫡長孫都成了二皇子的師兄

鎮南侯府和二皇子的關係還可能差嗎

尤其太后,她寵愛他不假。可是她也很寵溺二皇子,她可以極力反對大皇子繼承皇位,甚至以死相逼,可是她做不到死也不許皇上立二皇子為太子

想到二皇子的靠山,太后的鬆動,安郡王就心亂如麻。

他眼神陰狠,透著一股駭人的寒芒。

春暉院。正堂。

雖然老夫人是內宅婦人。可朝堂上的大事,尤其是立儲這樣的大事,她也是要知道一些的。

尤其這事還和侯府的兩個親家息息相關。老夫人就更上心了。

她望著侯爺道,「皇上如此積極的幫二皇子鋪路,鎮南侯也不阻止,看來大皇子真的。」

侯爺嘆息一聲。沒有說話。

周梓婷站在一旁,忍不住道。「要是大皇子出事了,那右相府周瑜姑娘怎麼辦她可是聖旨賜婚給大皇子的,未來的大皇子妃。」

沐清柔把玩著手中帕,有些幸災樂禍。當初知道她許配給大皇子,多惹人羨慕妒忌啊,現在誰還會妒忌她

同情都來不及了吧。

尋常親事。要是女方未出嫁死了,男的大多會再娶。畢竟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可要是男方死了,女的再嫁的很少,不說沒有,但是很少,有些在男方病逝之前沖喜,還有冥婚,甚至從此削髮為尼,常伴青燈古佛。

周瑜和大皇子的親事,是皇上欽賜的,周瑜姑娘敢再嫁嗎

就算她敢,又有誰敢上門求親呢

這會兒,大皇子出事的消息滿天飛。

右相府又怎麼會不知道

右相夫人都不知道抱著女兒哭了幾場了,本來一樁人人羨慕的好親事,誰想到會變成這樣。

要是大皇子真的死了,那周瑜這輩子就算是完了。

右相夫人生了兩個女兒,夭折了一個,就剩周瑜了,她捨不得女兒受苦。

這不,她幾次朝右相哭訴,「你倒是說句話啊,大皇子到底是死是活,他要真的死了,瑜兒下半輩子怎麼辦」

右相也是頭疼,他道,「你問我怎麼辦,我哪知道怎麼辦聖旨賜婚,除非皇上收回聖旨」

右相夫人也是傷心的昏了頭了,她道,「那你去求皇上收回聖旨。」

右相氣的站了起來,「胡鬧大皇子出事的消息,只是揣測而已,誰知真假,我貿貿然去找皇上退婚,這不是在咒大皇子早點兒死嗎」

別說退親了,皇上氣頭上,貶官都是小事,砍了他都有可能。

右相夫人眼眶通紅,氣的直拿帕子擦眼淚,「揣測,又是揣測,你除了自欺欺人,就知道搪塞我們母女,連皇上自己都放棄大皇子,扶持二皇子了,還說是揣測,這就是事實」

右相何嘗不知道右相夫人說的是真的,他就是在自欺欺人。

可除了自欺欺人,他還能做什麼

聽到右相嘆息,裡面飽含無力,右相夫人三兩下將眼淚擦乾,道,「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可瑾兒已經去了,我就瑜兒一個女兒了,我哪裡捨得她受苦一輩子,皇上龍威,老爺不敢犯,可鎮南侯敢啊,他是大皇子的外祖父,他去求皇上退婚,皇上還能生他的氣」

右相聽著,輕點了下頭,「等機會合適,我試試吧。」

說完,右相就走了。

右相夫人聽得出右相話中的敷衍。

他捨不得女兒是真,但他更怕被人戳著脊梁骨說他涼保

可比起女兒的終生幸福,被人說兩句又算的了什麼

她是急性子,大皇子和周瑜的親事,一天不塵埃落定,她就一天寢食難安,她更捨不得女兒日漸消瘦。

讓下人備下厚禮,右相夫人去鎮南侯府見楚大太太了。

楚大太太正忙著了,聽丫鬟稟告右相夫人來,她還怔了一下。

京都盛傳大皇子遇難的消息,已經兩天沒人上門了,卻沒想到右相夫人來了。

想到周瑜和大皇子定親,是將來的大皇子妃,楚大太太不敢怠慢右相夫人。

她連忙起身相迎。

見右相夫人眼眶有些紅腫,楚大太太愣了下,連忙扶過她,關切的問道,「右相夫人這是怎麼了」

右相夫人止住的眼淚,又不知不覺的留了下來,她握緊楚大太太的手,哽咽道,「我今兒是逼不得已才來找你的。」

楚大太太點頭道,「有話進屋說。」

進屋之後,只留下心腹丫鬟,其他人都叫了出去。

楚大太太扶著右相夫人坐下,給她倒茶道,「有事別急,先喝口茶再說。」

右相夫人沒有喝茶,她望著楚大太太道,「我們從閨中便相識,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了,你和我說句實話,大皇子是不是出事了」

楚大太太輕搖頭,「這事我也不清楚呢,老侯爺並未提過半句,二弟妹問了兩句,還被老侯爺給呵斥了。」

右相夫人握緊楚大太太的手,「你和我說句實話。」

楚大太太就道,「十有是出事了。」

北兒能丟了沐三姑娘去找大皇子,絕非是小事埃

別人說,右相夫人或許還存了三分僥倖,可現在楚大太太都這麼說了,她還抱什麼希望

她死死的抓緊楚大太太的手,酸澀著鼻子道,「大皇子出事,我知道對鎮南侯府打擊有多大,皇上賜婚將瑜兒許配給大皇子,當時我有多高興,可聽到大皇子出事的消息,瑜兒當即就暈了過去,我周家就剩下瑜兒一個女兒了,是我和相爺捧在手心裡疼的,我哪忍心她未嫁人就要守一輩子寡。」

說到最後,右相夫人幾乎能哭暈過去。

楚大太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右相夫人是怕大皇子出事,周瑜守一輩子寡。

要說做母親的為女兒將來考慮,倒也無可厚非。

可周瑜嫁給大皇子,是皇上賜的婚,不忍心又能如何

況且,大皇子的事根本就沒那麼簡單。

只是有些事,她根本不能說,她也摸不準老侯爺會怎麼做。

她寬慰右相夫人道,「大皇子的事,還沒弄清楚呢,你別著急啊,或許半個月後,大皇子會安然無恙的回京呢。」

右相夫人搖頭,「你別勸我了,我心裡有數。」

說完,她撲通一聲,給楚大太太跪下了,這一下,著實把楚大太太驚住了。

她連忙扶著右相夫人道,「這是做什麼,快起來。」

右相夫人搖頭,「瑜兒也是你看著長大的,你就看在我們二十多年的交情份上,幫瑜兒一回吧。」

楚大太太頭疼的厲害,因為她不幫忙,右相夫人就不起來了,這不是叫她為難嗎

想到什麼,楚大太太眼光閃爍了下,她笑道,「你啊,平時多聰明的一個人,怎麼一到關鍵時候,就亂了手腳呢,皇后性子如何,你也知道幾分,你覺得她會讓瑜兒守寡一輩子嗎」

右相夫人聽得一愣。

楚大太太再扶她時,她就起來了。

楚大太太笑道,「其實你們什麼都不用做,瑜兒安心在相府待著,皇后心軟的很,她哪捨得如花一樣的姑娘守寡一輩子以我看,就算大皇子真的出事了,要不了一年半載,她就會認瑜兒為義女,給她尋門中意的親,雖然沒有太子妃,甚至將來皇後來的尊貴,但肯定差不了,這一點,我是敢打包票的。」

見右相夫人一臉懵怔的神情。

楚大太太有些生氣了,「我說的話,你不信」

右相夫人連忙搖頭,「沒有,我信。」

她只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大皇子和鎮南侯府緊連在一起,大皇子出事,鎮南侯府前途堪憂。

鎮南侯府將來都是楚二少爺的啊,可楚大太太的心情好像並未受這事影響

饒是她都關心則亂了,她怎麼還這麼氣定神閑

她難道不知道大皇子出事了,對鎮南侯府來說打擊有多大嗎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