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六十九章 算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 算命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轉眼,幾天過去了。

這一天,風和日麗,陽光明媚。

在屋子裡待的人都懶散了,清韻便出了院子,去花園閑逛。

湖畔楊柳依依,清風吹來,柳枝如美人扭纖腰。

清韻站在湖畔大石上,眺目遠望。

看遠處荷葉重疊,彷彿碧玉堆砌,亭亭玉立的荷花,宛如妙齡少女,婀娜多姿。

清風吹過,送來一縷荷香,沁人心脾。

只覺得整個人骨頭都酥軟了,忍不住輕吟出聲來。

正陶醉在這清風荷香中,卻被一陣不耐煩的聲音給攪合了。

「你們說,大皇子到底是死是活啊,這都過去九天了,還是一點音訊都沒有,整天憋在府里,不能辦宴會邀請人來玩,也沒人辦宴會邀請我們去玩,天天就是逛花園,再逛下去,花園裡哪個角落長了幾棵草我都清楚了。」

沐清柔的聲音透著煩躁,幾乎要抓狂了。

她最喜歡熱鬧,被老夫人連罰了兩回,都差點憋出毛病來,正打算清韻出嫁后,她好好的玩玩,誰想到整個京都都沒人辦宴會了。

不僅沒人辦宴會,就連之前下了請帖,要辦喜宴的大臣家,都將喜宴延期了,至於延到哪一天,都不知道。

好像整個京都一下子就沉靜了許多,不少大臣連笑都不敢大聲。

尤其是那些擁護安郡王的大臣,生怕笑聲太大,會被奸佞傳到皇上耳朵里,現在大皇子生死未卜,他卻笑得那麼開心。指不定就是高興大皇子死了。

沐清柔抓狂,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也跟著嘆氣。

這日子過的人鬱悶埃

往前走了幾步,瞧見清韻站在石頭上,那叫一個愜意。

幾人心底就不舒坦了,憑什麼大家都這麼煩躁,就她那麼愜意

沐清雪忍不住道,「要不我們嚇她一嚇」

沐清柔當即贊同道。「怎麼嚇」

沐清芷就道。「看我的。」

三人若無其事的上前,蓮步款款,心情極好的樣子。

清韻看著她們。她們也望著清韻,眸光還帶著淡淡的不屑。

忽然,沐清芷就炸毛了,一臉驚恐的抬手指著草叢堆。「蛇有蛇」

那模樣逼真,聽得清韻背脊都發涼。

要不是青鶯扶著她。她估計都會嚇的摔進湖裡去。

看她嚇成那樣,沐清柔一個忍不住笑出了聲,「真是膽小虧得大家都說你膽大包天,我看也不過如此。」

清韻再傻。也聽得出來她們三個是故意嚇唬她的,她臉陰的能滴墨了。

「拿我開玩笑,很好玩嗎」清韻冷了聲音道。

清韻生氣了。從臉色就能看出來,可是沐清柔幾個根本就不怕。要是怕,她們也不會開這樣的玩笑了。

沐清雪不以為意的笑著,「只是姐妹間,偶爾開個玩笑罷了,三姐姐怎麼這麼生氣。」

她話音未落,卻見清韻眼睛越睜越大,驕恐之色。

沐清雪兩眼上翻,方才這一招她們已經用過了,就這樣也想嚇唬住她

「你少嚇唬我們」沐清雪不屑道。

清韻抖著身子,道,「你們膽大不怕,我怕,見著嘔心,我先走了。」

說完,她拉著青鶯趕緊往前走。

青鶯捂嘴笑,「姑娘,你膽子怎麼那麼小啊,幾個小毛毛蟲,就嚇成這樣了。」

毛毛蟲

這樣的東西,幾乎沒幾個大家閨秀不怕的,害怕程度雖然比不上蛇,卻也差不了多少了。

青鶯話音剛落,然後就聽到沐清柔的尖叫聲了。

那聲音歇斯底里,穿透力極強。

清韻回頭,就見到沐清柔在跳腳,沐清雪和沐清芷也好不到哪裡去。

清韻忍不住笑出了聲。

青鶯則哼道,「活該」

禁足了一段時間,她們怕是忘記了衛馳守著她家姑娘的事,她們當他的面嚇唬她家姑娘,能討的了好

沒拿蛇嚇唬她們,算是輕的了。

主僕兩個往前走,沒幾步,便有丫鬟過來道,「三姑娘,寧王府若瑤郡主來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當下邁步朝二門走去。

丫鬟捂嘴笑,「三姑娘,你去哪兒若瑤郡主在老夫人那兒呢。」

清韻腳步一頓,又轉頭去春暉院了。

還沒進院子,便聽見屋子裡傳來陣陣笑聲,愉悅動聽。

清韻饒過屏風,便瞧見老夫人拉著若瑤郡主的手說笑。

清韻見了,就故作妒忌道,「我若是不知道若瑤是寧王府郡主,還當是祖母的孫女了,祖母和我說話,都沒笑的這麼高興過。」

若瑤郡主咯咯笑,笑聲如空谷鶯啼。

老夫人也笑的合不攏嘴,她拍著若瑤郡主的手道,「祖母還真想再添一個若瑤這樣的乖孫女兒呢。」

若瑤郡主嘴巴甜的很,她道,「若瑤和清韻姐姐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她的祖母,就是若瑤的祖母。」

聽聽,這嘴巴甜的,哄的老夫人是眉開眼笑。

「若瑤,你來侯府之前,吃了幾罐子蜂蜜」清韻笑問道。

「我才沒吃蜂蜜,」若瑤郡主笑的眉眼彎彎。

她一旁的丫鬟則笑道,「上回,三姑娘說朝朝鹽水,晚晚蜜湯,郡主回去之後,每天晚上睡前都喝一碗蜂蜜水,早上起來喝小杯淡鹽水呢。」

「難怪嘴這麼甜,」清韻恍然大悟。

老夫人坐在那裡,問道,「什麼朝朝鹽水,晚晚蜜湯」

清韻便解釋道,「早上喝點淡鹽水,有利於通腸胃,晚上睡覺前喝蜂蜜水,可以排毒養顏。」

「這倒是不錯。」老夫人點頭笑道。

幾人說笑了會兒,老夫人望著清韻,笑道,「不用拘在我這兒,去玩吧。」

若瑤郡主就起了身,她望著老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能不能帶清韻姐姐回王府。她會醫術,我想她幫母妃診脈。」

若瑤郡主輕聲軟語,還帶了些渴求。

一般拇蠹夜胄恪G嵋資遣換岢雒諾摹

尤其清韻不僅定了親,還上過花轎,只是臨時出了些變故被抬了回來,她就更要謹守禮教。不能落人半點話柄。

可寧王妃身懷六甲,她總不能來侯府找清韻吧。只能讓清韻去了。

老夫人有些為難,可是看著若瑤郡主那嬌滴滴的模樣,實在不忍心拒絕,只得答應了。

讓清韻去給寧王妃把脈。沒法幫她保住胎兒是一回事。

要是不許她去,萬一胎兒沒保住,以後侯府還怎麼面對寧王府

聽老夫人答應了。若瑤郡主連忙道謝,然後和清韻一起福身。便出去了。

剛走到院門口,就見沐清柔幾個過來。

幾人已經換了身裙裳,連髮髻和頭飾都換了,看清韻的眼神,那叫一個惱火。

只是礙於若瑤郡主在,幾人臉上還是帶了笑道,「三姐姐是要帶若瑤郡主去花園玩嗎,一起吧。」

若瑤郡主笑道,「今兒就不了,我和清韻姐姐回王府,改日我再來欣賞侯府花園美景。」

在沐清柔錯愕扭眉中,若瑤郡主拉著清韻走遠了。

邁過垂花門,朝侯府大門走去。

她們走到侯府門前,小廝見了行禮道,「郡主稍等一會兒,下人已經去牽馬車了。」

若瑤郡主輕點了下頭。

然後,便聽到一陣銀鈴聲傳來。

那銀鈴聲,不是馬車上掛著的銀鈴,更不是荷包下綴著的銀鈴,聲音很粗重。

清韻瞥頭望去,就見不遠處,有一個頭髮半白的道士,一隻手拿著銀鈴搖,另外一隻手上拿著卦帆。

上面寫著三個字:神運算元。

「咦是他」若瑤郡主有些驚訝道。

清韻看著她,笑問道,「你認得這道士」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前幾日,他去過王府,他算命很准呢。」

對這些事,清韻不怎麼感興趣,可是青鶯感興趣啊,「要是準的話,讓他給姑娘算一卦。」

青鶯說著,若瑤郡主的丫鬟秋霜就道,「真的很准,他算出王妃懷孕四個多月,還知道王妃小產過幾回,甚至連王妃這一胎能保住,是有貴人相助的緣故,沒有一處是說錯的,他還免費贈送了個護身符給王妃,保佑王妃和胎兒平安。」

「這麼神」清韻有些震驚。

若瑤郡主和秋霜是連連點頭。

青鶯就要去找他給清韻算命了,不過清韻攔住了她。

神運算元又走了幾步,他不搖鈴了,抬眸望著侯府上空,看了好一會兒。

然後連連驚嘆。

守門小廝是親耳聽見若瑤郡主說道士算命很靈的,這會兒他又驚嘆,小廝忍不住去詢問了。

態度很誠懇,問道,「道長驚嘆什麼」

神運算元笑了,「老道驚嘆於侯府的衝天貴氣。」

這是好話,小廝聽得出來。

只是京都,權貴雲集,要在一眾權貴中算起來,侯府的貴氣只能算一般。

「如何個貴氣法」小廝打破砂鍋問到底。

然後神運算元就說了一堆同不懂的話,別說小廝聽懵了,清韻也沒聽懂。

小廝撓額頭道,「太深奧了,能不能簡單點說」

神運算元就笑道,「府上姑娘有帝后之命。」

小廝眼睛都睜圓了,連忙問道,「是哪位姑娘」

神運算元呵呵一笑,拿走卦帆走遠,邊走邊笑道,「自然是和九五沾的上關係的。」

青鶯看著神運算元走遠,道,「他怎麼都不收錢氨

若瑤郡主笑道,「你不知道他每天都會看天算一卦,不收錢的,看人算卦才收錢,不像那些江湖騙子,算不準,還收人一堆銀子。」

算卦的不收錢,無形中就讓人信服了三分。

青鶯恨不得追上去,讓他給清韻算一卦,她道,「他說府里會有姑娘將來做皇后,還和九五有關,會是誰呢」

好像除了姑娘誰都沒有那種皇后的氣度,可是姑娘跟九五沒關係啊,而且她已經賜婚給楚大少爺了。

清韻勾唇淺笑,除了五姑娘沐清柔之外,還有誰跟九五扯的上關係

要說九月出生的,只有沐清凌了,可惜她早出嫁了。

青鶯也想到沐清柔了,然後撇嘴了,五姑娘做皇后

她要真成皇后了,那封五姑娘做皇后的皇上,十有是昏君了。

青鶯很想說那道士算的不準。

只是方才若瑤郡主說他算的很准,她說這話,就是駁她的面子了。

心直口快的青鶯,忍的頗辛苦。

好在這時,車夫趕馬車過來了。

扶著清韻和若瑤郡主坐上馬車,青鶯和秋霜坐後面馬車。

在清韻和若瑤郡主還沒到寧王府前,沐清柔將來會做皇后的消息一陣風傳遍侯府。

沐清柔高興的合不攏嘴,當然了,誰一提這事,她就臉紅跺腳道,「道士之言,怎麼能信呢」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也不信,不過,她們是心裡不信,甚至嗤之以鼻。

但是嘴上卻是信的,而且是深信不疑,「五妹妹不通道士的話,那三妹妹呢,她可是做夢夢見過你將來會做皇后,還賞賜她一顆大東珠,我還記得呢,你忘記了」

沐清芷這麼說,沐清雪連連點頭,「我也記得三姐姐說過這話,她說的時候,我就信了,現在道士也這麼說,我肯定信啊,連若瑤郡主都說那道士靈驗呢。」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說的沐清柔臉上笑的都能掐出水來。

但是她高興,還遠比不上大夫人。

大夫人高興的都快坐不住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道士上門,說她女兒是皇后的命。

她沒有收買過道士,侯府也沒人會這麼做,那道士是自己來的,不為錢不為利,大夫人信了九成了。

沐清柔坐在那裡,一張臉紅的跟天邊晚霞似地,絢爛旖旎。

沐清芷忍不住道,「五妹妹是皇后命,可誰會是將來的皇上呢,安郡王還是二皇子」

沐清柔糾結的隴起眉頭。

沐清雪則捂嘴笑,道,「這有什麼好糾結的,既然五妹妹是皇后命,那還不是她嫁給誰,誰就是太子,將來的皇上」

這話說的她自己都雞皮疙瘩亂飛。

這也就是奉承人,要她說,以沐清柔現在的身份,安郡王和二皇子著了魔,估計才會看得上她。

像安郡王和二皇子這樣的人,娶嫡妻,娶的是賢良淑德,但更多的還是岳父家能帶給他們的助力。

娶沐清柔能幫他們什麼,娶回家拖後腿嗎

要是三姐姐沒許人,或許還有兩分可能。

這兩分可能還是因為她是江老太傅的外孫女。

可外孫女如何比的上親孫女

江筱才是京都最炙手可熱的大家閨秀,誰能娶到她,那可真是前世燒了高香了。

說她是皇后命,她會深信不疑。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