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章 進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進宮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如沐清雪想的那樣,江筱是京都最炙手可熱的大家閨秀。看

迎娶她,是多少世家少爺的夢想,她模樣端莊俏麗,才情洋溢,完全符合嫡妻的要求。

而且她家世背景,無可挑剔,娶她比娶公主還要好。

不但他前途似錦,整個家族都多了個保護桑

然而,這樣的大家閨秀,一般人都不敢上門求親,免得被拒絕了,被人笑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尤其這會兒皇上扶持二皇子,讓江老太傅教二皇子學識。

江老太傅辛辛苦苦扶持二皇子,肯定會把孫女兒嫁給他做太子妃,將來的皇后。

要是再生下太子,那江家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

如此情況下,誰還敢上門求親跟二皇子搶人?

沒人敢好么,只能坐等吃二皇子和江筱姑娘的喜酒了。

不過,這些天過去了,沒聽說二皇子求娶江筱姑娘的事,是避諱大皇子嗎?

眾人都猜測紛紓

他們不知道雲貴妃已經提過這事了,當然了,再她之前,寧太妃先一步向太后請求把江筱嫁給安郡王。

這一點,著實把雲貴妃氣壞了,好不容易皇上給二皇子夾了塊肉,她非得要來搶。

太後知道雲貴妃不可能讓安郡王迎娶江筱,她沒有答應。

雲貴妃向皇上求賜婚,皇上瞥了她道,「先前是安郡王和逸郡王要娶沐三姑娘,怎麼,現在安郡王和二皇子又要搶江大姑娘了?是不是什麼時候欽天監又要說她是禍國之命,下旨賜死她?1

雲貴妃被皇上訓的無話可說。

她之前和寧太妃、太后是一撥的,太後會的手段,她都會。

雲貴妃望著皇上,嬌弱可憐道,「皇上,臣妾只是看不慣安郡王處處和二皇子作對,您讓江老太傅教皇兒。他就要娶江大姑娘,成江老太傅的孫女婿。」

他們那點小伎倆,皇上還不清楚,只差沒寫在臉上了。他有些不耐煩道,「才讓江老太傅教二皇子沒幾天,你就非得這麼心急嗎?是不是朕立二皇子為太子了,你門就巴不得朕早點駕崩?1

這話說的有些重了,雲貴妃惶恐道。「臣妾不敢。」

皇上把手中奏摺往桌子上一丟,冷笑道,「不敢?還有你們不敢做的事嗎?1

雲貴妃心咯一下跳了,難道皇上知道安郡王派人刺殺大皇子的事了?

其實這事也不用查,用膝蓋想也知道大皇子遇害,不可能是意外那麼簡單。

而跟大皇子有仇的,只有安郡王。

只是,就算知道是安郡王動的手,沒有證據,也是枉然。

要是查出來是安郡王做的也好。刺殺皇子這樣的重罪,就算是太后,也護不住安郡王。

只是她雖然知道,卻不能說,不然她就是共犯了。

她只能道,「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和二皇子從未做過傷天害理的事。」

「下去,」皇上語氣冷硬道。

雲貴妃覺得委屈,可也只能乖乖告退了。

這事知道的人不多。雲貴妃求賜婚不成,太丟臉,她不會到處說。

孫公公更不會說了,不然落了二皇子臉面。該惱他了。

是以這事並未傳出來。

再說清韻,和若瑤郡主坐馬車在寧王府前停下。

下了馬車,若瑤郡主就拉著清韻往前走。

走了大約一刻鐘,才到王妃的院子。

她走進院子,就問丫鬟道,「母妃在內屋?」

丫鬟忙福身道。「王妃在正堂會客。」

「誰來了?」若瑤郡主好奇道。

「瑾淑郡主,」丫鬟回道。

若瑤郡主臉微微紅了,看著正堂的門,腳步不動了,像是定住了一般。

清韻捂嘴笑了,「方才一路走過來,走的那麼急,怎麼這會兒反倒不動了?」

若瑤郡主臉又是一紅,她以為清韻不知道瑾淑郡主有意娶她做兒媳婦的事,把清韻拉到一旁道,「瑾淑郡主和母妃湊到一起,總喜歡拿我打趣,我怕了。」

清韻忍著沒笑,青鶯就先笑了。

若瑤郡主扭眉看著她,「你笑什麼?」

青鶯連忙搖頭。

清韻笑道,「打趣這事,怕是沒用的,你越是怕,她們越覺得有趣,下回她們再說,你就跟尋常一樣,她們覺得無趣了,以後就不會再打趣你了。」

若瑤郡主重重的點了下頭。

然後昂了昂脖子,邁步朝前走。

開始還有些氣勢,可是進屋之後,又開始慫了,連丫鬟要通傳,她都沒許。

丫鬟知道她們郡主害羞了,就沒通傳了。

然後,出意外了。

在屏風處,若瑤郡主和邁步出來的明郡王撞上了。

工精美的屏風差點撞倒,幸好清韻幫忙扶住了。

若瑤郡主開始還叫疼,可是等她看見是明郡王,臉騰的一下紅的發紫了。

明郡王也有些尷尬。

他和若瑤郡主關係有些怪異,雖然寧太妃不許寧王妃把若瑤郡主許配給他,可是寧王妃根本就沒把寧太妃的話放在心上,和母妃兩個執意交換了定親信物,但是沒什麼人知道……

將來他可能娶若瑤郡主,也有可能不娶。

就看事情捅出來,是寧王妃強硬還是寧太妃強硬了。

「怎麼了?」寧王妃聽到動靜,問道。

若瑤郡主揉了揉腦袋,嗡了聲音道,「沒事呢。」

說著,她邁步進去。

明郡王則出了門。

看見若瑤郡主進來,瑾淑郡主一臉的笑意,再瞧見清韻,她笑意又深了三分。

不過,除了寧王妃和瑾淑郡主,沈側妃也在。

清韻上前,挨個的見禮。

沈側妃最先說話,她望著寧王妃道,「我見姐姐氣色好轉了許多,以前床不能動。現在都能出來走走了,腹中胎兒應該是保住了,沐三姑娘功勞不小呢。」

雖然之前一直說寧王妃身子差,胎像不穩。極有可能小產。

可是氣色是遮掩不住的,而且她不能一直躺在床上,一直躺著,對胎兒也不好,而且骨頭都躺軟了。

她一下床。大家就知道她身子是差還是好了。

她說著,清韻就看向她。

沈側妃很美,她的美不像王妃那樣端莊優雅,她更多一些嬌柔和嫵媚。

不過這一回看,比上回貌似難看了兩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還是因為她鼻尖和嘴角一點紅包引起的?

當然了,不同的容妝呈現的美貌也有幾分的差距。

清韻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沈側妃臉沉了一沉,因為她知道清韻盯著她鼻尖的紅包在看。

她極其看重容貌,臉上長包是她絕不允許的。

見清韻還看。她眉頭皺了下,重重咳了一聲。

清韻這才回過神來,臉有些紅,盯著一個貴夫人的臉看,是件很失禮的事。

可是沈側妃臉上的紅包,紅的有些不正常,她不像是包,倒像是皮膚里透出一點紅,就跟玉里的雜質一般。

寧王妃坐在那裡,笑道。「怎麼了?」

清韻忙道,「我只是覺得沈側妃比我上次瞧見時,皮膚白了許多,氣色紅潤。我在想有什麼藥丸能有這般效果。」

被人誇,總是高興的,沈側妃那點子怒氣,聽了清韻的話,早不知道消散到哪裡去了,她笑道。「不愧醫術不凡,看到我氣色好,就琢磨用了什麼藥丸,我只是服用了幾粒冰顏丸,說來,太妃娘娘還送過三姑娘一盒,你沒用?」

原來是服用了冰顏丸埃

清韻搖頭,有些慚愧道,「太妃娘娘賞我的冰顏丸,我只服用了一粒,就被我毛手毛腳的拿茶水給弄髒了,全給毀了。」

沈側妃聽得無語。

她可知道冰顏丸有多珍貴,就這樣給糟蹋了?

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冰顏丸被毀了是假,被大夫人偷梁換柱了才是真,後來她又把冰顏丸送給了忠義伯府大太太。

細數一番,也有好一段時間了。

沒聽說有誰服用冰顏丸出了問題,難道是楚北多心了?

應該是了,冰顏丸是寧太妃送給她的,要是出了什麼問題,她嫌疑最大,她不至於敢在送她的藥丸上動手腳。

可惜了,那麼珍貴的藥丸,最後便宜了忠義伯府大太太。

寧王妃見清韻臉上有肉疼的表情,她笑道,「雖然冰顏丸很珍貴,不過你們都是妙齡姑娘,便是不用胭脂水粉都極美,用冰顏丸也不過是錦上添花。」

沈側妃聽得心裡又不舒坦了,不過王妃說的是大實話,歲月無情,絲毫不會憐香惜玉。

她笑道,「看我,怎麼就說起冰顏丸了,若瑤請三姑娘來王府,應該是給姐姐把脈的,等把完脈,再說不遲。」

寧王妃看了沈側妃一眼,她不是很想當著她的面把脈,可是她不走,還一個勁的催清韻幫她把脈,她也不好推辭。

「有勞三姑娘了,」寧王妃拂起雲袖道。

清韻上前,幫寧王妃把脈。

只是手還沒搭在寧王妃手腕上,她鼻尖一動,眉頭就皺了下。

她嗅到一股若有似無的香味。

好像是從王妃身上散發出來的。

清韻鼻子又嗅了兩下,臉有一瞬間的冷冽。

寧王妃沒看見,但是瑾淑郡主瞧見了,她心顫抖了下。

溫婉端莊的沐三姑娘怎麼會流露出那樣駭人的表情,出什麼事了?

可是眼睛一眨,又好像方才那都是她的錯覺。

清韻幫寧王妃把脈,然後道,「胎兒脈象很穩,王妃保持心情愉悅就可以了,之前服用的藥丸可以不吃了,回頭我調製些養身藥丸,王妃每日服用就可以了。」

寧王妃欣喜不已,撫著微微隆起的小腹,笑的格外溫和。

屋子裡,就寧王妃腹中胎兒,聊了幾句。

然後若瑤郡主就拉著清韻出去了,等走遠了些,問道,「母妃胎兒真的很穩嗎?」

清韻點頭。「很穩。」

說著,她問了一句,「對了,王妃頸脖子上掛著的是什麼?」

「護身符埃」

若瑤郡主隨口答道。她還笑道,「清韻姐姐,你鼻子真靈,那護身符,我使勁嗅。才勉強聞到一絲香味,隔著好幾層衣服,你就聞到了,你這鼻子是怎麼長的礙…。」

若瑤郡主聲音說著說著就沒了。

因為清韻臉色很沉重,沉重的叫她害怕,「護,護身符有問題?」

清韻點了下頭,「一會兒把護身符拿給我,最好是不驚動人。」

言外之意,就是拿別的護身符偷偷換下來。

若瑤郡主拳頭攢緊了。問道,「若是我母妃一直戴著護身符會如何?」

清韻手拍著她肩膀道,「別太擔憂,王妃身子很穩了,又****服用安胎藥,如果不是強烈的打胎葯,不會小產的。」

清韻這麼手,若瑤郡主這才放心。

因為沈側妃一直在,所以若瑤郡主一直找不到機會跟王妃單獨說話。

午飯,清韻和瑾淑郡主都是在王府用的。

用了午飯後。還嘗了王府買的冰淇淋,當然了,王妃只吃了兩口就不敢吃了。

若瑤郡主「笨手笨腳」給王妃夾菜,結果掉王妃裙裳上了。

若瑤郡主輕吐了下舌頭。等王妃吃完飯,就扶她回去換衣服了。

那時,瑾淑郡主笑道,「時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府了,改日再來看你。」

不僅她走。她還讓清韻陪她一起。

清韻給若瑤郡主使了個眼色,然後就和瑾淑郡主一起走了。

還沒到二門,若瑤郡主就追了過來,把包裹著護身符的帕子給了清韻。

她還要送清韻和瑾淑郡主出府,被瑾淑郡主拒絕了。

走到無人處,瑾淑郡主讓丫鬟退遠一些,她望著清韻,道,「三姑娘,方才你幫王妃診脈前,我見你神情並不好,但是你卻未說,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清韻低頭不語。

瑾淑郡主就道,「我和王妃情同姐妹,你有不便和她說的,和我說無妨。」

清韻想了想,抬眸道,「有一種藥物,它不會導致滑胎,但是它會導致腹中胎兒畸形。」

瑾淑郡主身子一晃,臉色慘白。

要不是清韻扶著她,她估計都能摔了。

「王妃她……,」瑾淑郡主的聲音都顫抖了,透著濃濃的無力和恨意。

他們就這麼容不得人嗎?!

王妃何曾有錯,她的錯,就錯在和皇后情同姐妹,要受他們遷怒嗎?!

瑾淑郡主眼眶都紅了,清韻見她扶著柱子的手,幾乎要抓進木頭裡了。

清韻嘆息一聲道,「現在情況還好,聽若瑤說,王妃只佩戴了兩日,睡覺也取下來的,所以影響還不大,要是超過半個月,就難保……。」

層出不窮的害人手段,當真叫人防不勝防。

瑾淑郡主眼眶紅的駭人,她伸了手,清韻就把帕子給她了。

瑾淑郡主看著手中帕,握的緊緊的。

讓孩子畸形,比不讓他出生更加的殘忍,她們的心都被狗給啃了嗎?!

她邁步往前走,腳步有些蹣跚。

王府總管迎了上來,見王妃臉色不大好,眼睛還有血絲,擔心她眼疾複發。

總管忙問道,「郡主沒事吧?」

瑾淑郡主瞥了他道,「王爺在哪兒?」

總管忙道,「王爺應該在刑部。」

「讓他即刻進宮一趟,不得耽擱1

總管聽得一愣,連忙應是,然後讓人去找王爺。

瑾淑郡主出了府,坐上轎子,吩咐道,「進宮1

聲音陰冷,透著絕望。

清韻覺得,她又要招人恨了。

瑾淑郡主和皇上的感情應該很好,她的情緒應該是針對太后和寧太妃的,她如此憤怒的進宮,萬一又惹怒了太后,再次被貶去封地……

清韻望天祈禱,希望是她想多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