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一章 收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 收買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沒有想多,但她的祈禱顯然沒什麼用處。≧,

第二天上午,瑾淑郡主被貶的消息就傳遍了京都,她從郡主貶為了縣主。

聽到這個消息時,清韻心猛然一縮。

她有些愧疚,瑾淑郡主問她寧王妃的情況時,她應該咬緊牙關不說的,結果連累她倒霉了。

這廂清韻才剛剛愧疚,那邊丫鬟就爆出來個大消息。

雖然瑾淑郡主被太后貶了,不過皇上賞了她一塊免死金牌。

清韻愧疚之心,瞬間好轉了許多,在她看來,郡主那些虛頭銜,實在沒有免死金牌來的實惠。

就算瑾淑郡主沒有了長公主的封號,偌大一個京都,又有幾個人敢慢待她的?

就算被貶了,也是當今皇上唯一的胞姐,是他親自送出京,親自贏回來的胞姐。

是大家高攀不上的存在。

尤其是現在,太后再貶瑾淑郡主,皇上上回什麼都沒做,這回則賞她免死金牌,可見她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了。

就沖皇上這態度,瑾淑郡主一家子在京都橫著走完全沒問題。

想到這裡,清韻就替瑾淑郡主高興了。

只是還未笑出來呢,清韻又快哭了。

因為太后被氣暈了,據丫鬟聽到的小道消息稱,太后被皇上和瑾淑郡主氣吐了血……

是不是真吐血了,沒人知道,但是太后暈了是真的。

幾位太醫照顧了太后一夜,第二天早上才堪堪轉醒。

清韻聽得腦袋一炸一炸的。嘴角都扯不動了,她發誓,太后暈倒這事絕對跟她沒關係!

可是這樣想。清韻還是忍不住抬手揉太陽穴,以至於丫鬟接下來說的話,都直接從她耳邊饒了過去。

直到老夫人撥弄著佛珠,有些詫異道,「皇上讓寧王妃去避暑山莊避暑?」

丫鬟連連點頭,「是呢,據說昨兒下午。宮裡出來四位太醫,去寧王府給寧王妃診脈,都說寧王妃的脈象穩定。如果不出意外,會安然生下一位小世子,皇上聽后,就讓寧王妃去避暑山莊避暑了。並派了兩位太醫隨行。如果寧王妃腹中胎兒因為聞到什麼,又或者吃進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小產了,讓太醫提頭來見。」

老夫人聽著,眉頭皺了皺,然後望向清韻,問道,「昨兒出什麼事了?」

丫鬟稟告的事,顯然是瑾淑郡主為寧王妃打抱不平惹出來的。

瑾淑郡主回京許久。雖然極少出門,但是寧王府卻是去過好幾回的。

以前都相安無事。昨天清韻和她在寧王府相遇,碰巧清韻又是去幫寧王妃診脈的,然後就出事了,顯然和清韻有些關係。

想到太后被氣暈,老夫人就心有餘悸,她迫切的想知道昨天到底出了什麼事,導致了這一連串事情的發生。

老夫人望著清韻,眸底有一抹不容置疑。

清韻心裡有些發苦,她望著老夫人道,「祖母,這事和我沒關係。」

她說著,周梓婷就笑道,「太后暈倒這事,非同小可,興國公府有肚量太小,外祖母也是怕侯府會被遷怒,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好有所防備。」

她都這樣說了,清韻還能不回答嗎?

萬一興國公府對侯府發難,侯府再被貶,豈不又成了她的錯?

清韻望著老夫人道,「這事怪就怪清韻鼻子太靈,嗅出了寧王妃脖子上掛的護身符里被人動了手腳,未免寧王妃多心,清韻都沒告訴她,只讓若瑤郡主偷偷把護身符拿給我就算了,只是清韻嗅到護身符時,因為過於震驚被瑾淑郡主瞧見了,後來出府時,她問我為什麼流露那樣的表情,讓我告訴她,清韻不敢拒絕,就說了……。」

「瑾淑郡主和寧王妃親如手足,看寧王妃被人一再傷害,她怒不可抑,然後就讓王府管事找了寧王一起進宮,為寧王妃討公道,再後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那護身符做的極好,用香熏的,一般的大夫根本就聞不到葯香味,可是她的鼻子,天生就好,就上這麼多年,用藥熏養,堪稱狗鼻子。

下手之人也是倒霉,遇到了她。

不過也是不長腦子,明知道她們在香燭里動手腳被她嗅了出來,還故技重施,一樣的手段用兩回,蠢成豬埃

老夫人聽著,手中佛珠撥弄著,問道,「護身符里動了什麼手腳,會讓瑾淑郡主如此生氣?」

瑾淑郡主回京那麼多天,都不曾進宮過一回,能讓她為了寧王妃進宮,可見有多生氣了。

等她聽清韻在她耳畔嘀咕了兩句,老夫人身子一怔。

饒是見慣了世面的她,眼睛都睜圓了,不敢置信,「你沒有弄錯?」

她也希望是她弄錯了,然而事實擺在那裡呢,清韻回道,「護身符被瑾淑郡主帶進了宮,要是清韻說的不對,受罰的就該是清韻了,又哪來後面這麼多事?」

周梓婷站在一旁,清韻在老夫人耳邊說的,聲音很小,她聽不見。

但是從老夫人驚駭的表情來看,那護身符里下的絕非是一般的毒藥,她甚至覺得,要不是老夫人自持身份,都要罵一聲牲畜了。

而且護身符……

周梓婷忍不住道,「那護身符是不是若瑤郡主口中很靈驗的道士給的?」

清韻點頭,「可不就是那道士給的。」

周梓婷,「……。」

如此心狠手辣的道士,和寧王妃無冤無仇,竟然下這麼狠的毒手,簡直枉為人啊!

不對,道士和寧王妃無冤無仇,不會冒險去害寧王妃,顯然是被人收買了。

道士被人收買才去害寧王妃,那道士來侯府說什麼侯府會出一位皇后,還和九五有關,甚至矛頭直指五表妹,不會也是被收買的吧?

周梓婷想到這上頭,老夫人也想到了,屋子裡其他丫鬟婆子都想到了。

老夫人臉黑如鍋底,握著佛珠的手攢的緊緊的,破口罵道,「歪門邪道1

罵完,她想到什麼,連忙問清韻,「那道士人呢?」

清韻知道老夫人在擔心什麼,道士要是把他被人收買,來侯府跟前裝聾作假的事說出來,侯府顏面蕩然無存,會淪為京都的笑柄。

她望著老夫人道,「昨天從寧王府出來,我就讓暗衛去找那道士了,碰巧讓暗衛給找到了,經過暗衛詢問,收買道士來侯府說那一番話的是個上了年紀的媽媽,而且那媽媽像是……。」

清韻說著,就停了下來。

因為有腳步聲傳來,而且腳步聲很熟悉,是大夫人和沐清柔的。

她們饒過屏風,正巧聽老夫人問道,「像是什麼?」

清韻嘴角輕弧,道,「像是已經過世的方媽媽。」

大夫人腳步一頓,臉頓時僵硬了起來。

周梓婷低呼,「怎麼可能呢,方媽媽不是已經死了嗎?」

清韻點頭,「是啊,方媽媽已經死了許久了,可是暗衛從道士嘴裡問出來的就是方媽媽,暗衛是認得方媽媽的,當時也怔住了,還以為方媽媽死前收買的道士,可誰想道士說,方媽媽是昨天找的他,就在青石街,暗衛繞道從青石街回來,他居然瞧見了方媽媽在買糕點1

這會兒,大夫人的臉青的發紫了。

方媽媽就住在青石街。

她昨晚高興了一夜都沒能睡著,她真的以為沐清柔能做太子妃,將來做皇后,可誰想竟然是方媽媽收買的道士!

現在,事情被清韻捅了出來,老夫人看她的眼神,就跟穿過了幾十層寒冰似地,叫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穩了穩心神,不通道,「怎麼可能,是我親自下令杖斃方媽媽的,她怎麼可能還活著?是不是暗衛看錯了,那人只是相貌和方媽媽相似?」

聽著大夫人的話,清韻都無語了。

世上哪來那麼多容貌相似的人?

就算相似就算了,還一心為沐清柔鋪路,一個陌生人,會吃飽了撐著收買道士為個不相干的人謀帝后之位嗎?

尤其這個人還知道侯府不少事,知道老夫人住在什麼方位,侯爺住哪裡,大夫人的生辰,侯爺的生辰,還有沐清柔是五月出生的。

這樣的解釋,怕是連她自己都不信吧。

反倒是沐清柔的解釋更為合理些,她道,「方媽媽在紫檀院待了十幾年了,不少丫鬟都是她一手提拔出來的,受過她恩情,杖責之時,手下留情也未可知。」

這解釋合理的叫老夫人都笑了。

「受了方媽媽的恩情,就敢把當家嫡母的話當成是耳旁風?如此下人,還留著做什麼?1老夫人怒道。

大夫人聽得心一慌,還不等她說話,就聽老夫人道,「把紫檀院那些受過方媽媽恩惠的丫鬟都給我賣了,還有當日杖責方媽媽的婆子,杖責三十,賣掉1

大夫人連忙道,「那些丫鬟都不知道,怎麼能就這樣把她們……。」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老夫人給打斷了,「你是如何知道她們不知道的?1

孫媽媽有些想笑。

老夫人問話,最是犀利,不論你怎麼回答,都是錯。

大夫人說她不知道方媽媽還活著的事,那方媽媽活著,必定是有人放了水,沒有丫鬟會主動承認,那紫檀院里的每個丫鬟都有嫌疑,侯府丫鬟多的是,沒必要用這些陰奉陽違的丫鬟。

ps:今天出去挑床了,跑斷腿~~~

很快二更~~~~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