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二章 笑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 笑話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可是這些丫鬟都是大夫人的人,換一批新的,調教收買,可不是件省心的。+,

大夫人捨不得那些丫鬟,除非她承認放方媽媽是她的主意,否則這個啞巴虧,她只能咽下。

這一刻,大夫人是恨方媽媽恨得牙根痒痒。

她費盡心思,只為留她一命,她為何要多管閑事?!

可是那些丫鬟,她如論如何得都保住,尤其是大丫鬟和二等丫鬟。

大夫人正想輒呢,然而清韻丟了個炸彈出來。

「祖母,那道士被刑部侍郎帶走了,」清韻道。

老夫人原就發青的臉,這會兒都找不到詞形容了,勉強用怕什麼來什麼能形容。

她怕道士來侯府的事被人捅出來,要是道士還活著,她都動了殺念了。

可清韻卻告訴她,道士不僅還活著,他還進了刑部!

刑部那些酷刑,有幾個硬骨頭能扛著不說的?

周梓婷也驚呆了,「道士進了刑部,那方媽媽收買道士來侯府說的那些話,道士肯定會招的,到那時……。」

沐清柔急了,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地,拽著大夫人的雲袖道,「娘,道士要是招了,那樣我豈不是會淪為京都的笑柄了?」

說完,又把苗頭指著清韻了,「你為什麼不讓暗衛殺了那道士?!你是存心讓侯府淪為京都的笑柄1

沐清柔指責的義正言辭。

清韻還未發怒,老夫人就怒了。

手裡的茶杯一摔。老夫人冷笑道,「讓侯府淪為笑柄的不是清韻,是你娘這個侯府當家主母!連自己院子里的下人都管不好。留方媽媽一命導致的1

清韻不怒反笑,「讓暗衛當著刑部侍郎的面殺道士,虧得五妹妹你想的出來,你憑什麼讓鎮南侯府的暗衛為你去蹲刑部大牢?」

沐清柔氣的臉都紅了,再加上心急,她都急的跳腳了。

清韻望著沐清柔道,「我讓暗衛去找道士。不是為了揪出方媽媽,讓你淪為京都的笑柄,是為了保護他不被人滅口。這事就算是方媽媽做的,可她早不是侯府的人了,你那麼擔心做什麼?」

周梓婷聽得,又不厚道的抖肩膀了。她努力忍著道。「三表妹說的對,方媽媽是個早就死了的人,賣身契也毀了,就算活著也不是侯府的人,她做什麼,都和侯府無關。」

事實是這樣,可是大家都不是傻子。

方媽媽一個原本該杖斃的人,卻活的生龍活虎。還處處為以前的主子效命,這其中的彎彎繞。哪個不懂?

該笑話的,一個不少呢。

正想著呢,就聽丫鬟來報,「老夫人,三老夫人和大太太來了。」

老夫人當即腦殼一疼。

外面,三老夫人邁步進來,見一屋子的人,還臉色不大好,她挑了下眉頭道,「看來刑部發生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老夫人心又是一沉,她恨不得轟三老夫人走了。

三老夫人走過來,笑道,「昨兒丫鬟來侯府送東西,聽道士說侯府要出一位皇后,還有可能是清柔,我還替侯府高興呢,打算今兒來道賀一番,畢竟那道士若瑤郡主都說靈驗,那就是十拿九穩的事了,誰想才出門,就碰到了老太爺,就說了兩句,老太爺當即皺眉讓我別來,說現在京都不少人都知道那道士是侯府收買來的,目的是為了把五姑娘嫁給二皇子……。」

老夫人臉青紅紫輪換了變。

沐清柔咬著牙,不讓眼淚流出來。

昨天她有多高興,今天就有多恨。

恨方媽媽,恨道士,但更多的還是恨清韻。

恨清韻多事,抖出道士弄虛作假,不然她只會被人羨慕,而不會淪為笑柄。

老夫人沒說話,大夫人則道,「侯府沒有收買過道士,是方媽媽自作主張,和侯府無關1

三老夫人呵呵一笑。

那笑彷彿在說:你說這些沒用,大家認定是侯府收買的,侯府幾百口人齊齊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屋子裡氣氛很奇妙,誰也沒說話。

直到侯爺進屋來,侯爺那臉黑的,就跟剛剛挖煤礦回來似地。

他進屋就冷聲道,「誰能告訴我,為什麼今天有好幾個大臣在背後笑話我,說我想當未來的國丈想瘋了?1

侯爺這麼生氣,都沒人敢說話。

可是沐大太太卻撲哧一笑,很「好心」的解釋給侯爺聽。

侯爺聽得額頭青筋暴起,手攢緊了,都聽到骨頭嘎吱響。

大夫人站的近,天知道她有多怕侯爺會忍不住賞她一拳。

她顫抖了聲音道,「我,我可以讓方媽媽去刑部澄清……。」

聽大夫人說這話,侯爺心底就一個想法:休妻。

蠢成這樣的女人,怎麼能做侯府嫡妻,不休掉她,侯府遲早要被她玩掉!

不但侯爺這樣想,老夫人聽到這話,腦袋裡閃過的兩個字,也是休妻。

大夫人讓方媽媽去刑部澄清,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她是怕別人不知道方媽媽有多聽她的話吧?!

「鬧這麼一出,我侯府還不知道會被人笑話幾十年,要是被御史彈劾,史官寫進史冊里,怕是要遺臭萬年了……。」

老夫人話音剛落,外面就有小廝進來道,「侯爺,不好了,有人往侯府門前扔爛菜葉和臭雞蛋1

「什麼人,如此大膽?」侯爺沉眉道。

小廝忙回道,「就是一些刁民,聽說侯府耍手段,借道士之口,謀帝后之位,覺得侯府心術不正,就跑來丟爛菜葉和臭雞蛋了,還說什麼要是侯府真出皇后。那真是老天不長眼。」

侯爺聽著,拳頭攢緊,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拍。

好好一張紫檀木椅子。瞬間被拍的七零八落,不少丫鬟嚇的身子一抖。

饒是清韻,也驚了一下。

侯爺拍了桌子,就站起了起來,甩袖走了。

大夫人猶豫了兩秒,也跟了出去。

她得去跟外面那些人解釋一番,不然她女兒當真是要嫁不出去了。

要說侯府誰最氣定神閑。只有清韻了。

她已經許配了人,還是聖旨賜婚,鎮南侯喜歡她。就算這些流言蜚語很難聽,也不會影響到她。

可是其他人就不同了,雖然京都百分之九十的大家閨秀都想做皇后王妃,但是她們還沒有低劣到為了攀附皇家。不惜耍這樣的手段。

要是侯府花一點點銀子。借道士之口,就被皇子高看一眼,八抬大轎來迎娶,她們會被氣吐血的。

而且世家望族面子上都清高,娶妻娶賢,娶閨譽清白的姑娘做嫡妻,可沒人會娶一個把攀龍附鳳寫在臉上的大家閨秀。

這事要是不擺平了,沐清柔她們想嫁的好。除非那人真的非她不娶,不然只能期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清韻臉色如常。周梓婷有些難看,但是不明顯。

畢竟她只是侯府表姑娘,她姓周。

她是要從周家出嫁的,只要周家名聲沒那麼差,她嫁個差不多的人家還是沒問題的。

再說大夫人她跟誰侯爺去前院。

老遠的,就聞到了臭雞蛋的味道。

她捂著鼻子往前走。

臭雞蛋繼續飛,侯爺身手敏捷,輕輕鬆鬆躲開。

可是大夫人躲不開埃

一腳邁出侯府,然後一個臭雞蛋迎面而來……

當時,大夫人一隻腳在外面,一隻腳在裡面。

臭雞蛋砸過來,她身子往後仰了仰,要換做尋常地方,她也不會摔倒,可偏偏位置特殊。

這不,臭雞蛋直接把大夫人砸倒了。

摔的那叫一個慘埃

侯爺都驚呆了。

侯府外面那些人也嚇住了,要是丟臭雞蛋,把侯夫人給傷了,他們一個都逃不掉。

然後,有個很突兀的聲音道,「她是裝的1

說著,他又丟了個臭雞蛋。

一群人又開始罵了,「收買道士不算,還裝柔弱,真是不要臉1

看著迎面而來的臭雞蛋,爛菜葉,侯爺躲閃之餘,恨不得要打人了。

可是他一個堂堂侯爺,如何跟手無縛雞之力,只能丟臭雞蛋和爛菜葉的貧民百姓一般見識,哪怕這些人膽大不怕死的上門挑釁。

侯爺退進侯府,周總管把大門關上了,然後扒拉身上的爛菜葉,叫苦不迭。

一旁的小廝道,「有兩個人在慫恿那些百姓,我都看出來了,為什麼不抓起來?」

周總管無奈道,「你也說了,是他慫恿那些百姓,要是真抓起來,只怕他又要叫侯府仗勢欺人了,連朝廷都不敢犯眾怒,侯府又怎麼敢,你去跟著那兩個人,看看是誰在背後鬧騰侯府。」

小廝連連點頭。

侯爺看了眼緊閉的大門,和不絕於耳的謾罵,眉頭皺了皺,再看著錦袍下的臭雞蛋液,侯爺嫌棄的抖了抖,邁步往回走了。

至於大夫人還暈著,侯爺壓根就沒搭理。

走在回泠雪苑的路上,聽綠兒說大夫人被臭雞蛋砸暈的事,清韻嘴角的笑也癟不下去。

活該她自作自受。

可是笑完,清韻又望天了。

說到底,她也是侯府女兒啊,侯府名聲盡毀,她或多或少都會受些牽連。

往後出門,有人在她面前,或者背後議論這事,她能不尷尬嗎?

為什麼那麼喜歡做皇后呢,做皇后哪裡好了,雖然皇宮富麗堂皇,可到底沒有自由,不過是座好看點的鳥籠罷了。

感慨完,清韻又笑了,鎮南侯府又何嘗不是座鳥籠呢,想到以後出府還得請示楚北,請示過他,還得請示楚大太太,清韻就忍不住磨牙。

衛馳隱藏在大樹上,聽清韻和丫鬟議論侯府女兒做皇后一事,他就忍不住撫額。

昨天,那道士當眾說侯府有女兒要做皇后,他還暗暗驚嘆,這道士有幾分真本事。

可誰想,那道士竟然是被收買的。

現在鬧成這樣,侯府女兒這輩子都別想做皇后了,這不是變著法的坑爺嗎?

要不是刑部侍郎趕到,他估計真的會殺了那道士。

可是,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

這爛局面,只能等爺回來收拾了,也不知道爺找到大皇子沒有?

清韻邁步往前走,青鶯忍不住問道,「姑娘,方媽媽自作主張,收買道士弄虛作假,這事大家認定是侯府指使她做的,現在街頭巷尾都在議論這事,皇上肯定會知道,會不會貶了侯府啊?」

「不會,」清韻聳肩道。

道士作假,坑害寧王妃的事,是她捅出來的。

她又不是傻子,會猜不出來道士來侯府說那些話是被人收買的?

可是她依然選擇了捅出來,她這也算是大義滅親了。

看在她的面子上,皇上也不會遷怒侯爺的。

不過,以父親的性子,他肯定受不了,要辭官離京了。

如清韻所猜測的那般,侯府收買道士,妖言惑眾,朝野震驚,不少大臣都奏請皇上貶了侯爺。

寧王笑看著那大臣道,「你知道道士作假,是被誰揪出來的嗎?」

大臣搖頭,「臣不知,還請寧王指教。」

寧王道,「是安定侯府三姑娘,安定侯在朝為官多年,為人正直,大家都是知道的,他能教出如此蕙質蘭心的女兒,收買道士的事,他可能會做嗎?就算安定侯御下不嚴有錯,也不應貶爵。」

大臣就道,「寧王此言差矣,安定侯府收買道士一事,影響惡劣,不重重處罰,要是大家都效仿,豈不是……。」

寧王抬手打斷他,道,「經此一事,以後那些江湖道士的話,還有幾個人信?」

大臣頓時啞然。

然後有大臣出來道,「要說算命,臣只相信慧凈大師。」

然後一堆人附和,說慧凈大師才是得道高人,仙風道骨之類云云。

侯府被貶的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侯爺遞上的辭官回鄉的奏摺也被送了回來。

侯爺卻沒有顏面去上朝。

大夫人那一跤摔的很慘,大夫來看了,要她床修養半個月。

至於賣丫鬟的事……最後也不了了之了。

因為有丫鬟跑老夫人院子里跪著,說是她受了方媽媽的恩惠,才買通兩個婆子手下留情,也是她給方媽媽找的大夫給她治病的。

她一個人把錯攬在了身上不算,還當眾撞死在老夫人院子里,只求老夫人饒過紫檀院那些姐妹們。

丫鬟此舉把老夫人氣的夠嗆,但是賣掉其他丫鬟的念頭也不得不打消了。

但是,休掉大夫人的想法卻是更加的強烈了。

再說沐清柔,因為方媽媽好心辦壞事,她一腔委屈都沒地方說,只能在芙柔苑裡哭。

哭的一雙眼睛都腫了,也沒人去安慰她一番,被她連累慘了,誰還去安慰她,她們也焦急的哭好么!

她又焦急外面人是怎麼談論她的,讓丫鬟出去打聽。

聽了丫鬟稟告,又是一陣哭。

就這樣斷斷續續的哭了整整兩天。

然而,在一個天氣格外明媚的下午,事情出現了轉機。

ps:不知不覺就寫了四千多,所以晚了,抱歉哈~~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