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三章 良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良心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碧空如洗,高遠明凈。

屋內,臨窗小榻上,清韻正在針線。

喜鵲拿著團扇輕輕煽著,隱約可見上面美人嗅梅的圖案。

珠簾晃動,紫箋進來道,「姑娘,表姑娘來了。」

清韻手拈針,頭也未抬的嗯了一聲。

紫箋便退了出去。

很快,周梓婷就帶著丫鬟走了進來,見清韻在針線,而且還是大紅的綢緞,上面著鴛鴦,活靈活現。

這像是在蓋頭?

周梓婷想到了清韻出嫁那天,那被亂作的狂風吹掉在地,最後被炸破了洞的蓋頭。

雖然最後還是蓋了蓋頭出嫁了,可是蓋頭和喜服終是有些不搭,

周梓婷就笑了,「三表妹重蓋頭,喜服也重新嗎?」

聽周梓婷這麼問,喜鵲當即朝她搖頭,讓她別提這事,姑娘連蓋頭都不願意啊,讓她嫁衣,那不是做夢嗎?

就這蓋頭,她幾天前就把繃子準備好了,到了今天,姑娘實在閑的無聊才動的手,要是姑娘有別的事做,她根本不會碰一下針線的。

清韻把繃子放心,皮笑肉不笑道,「蓋頭會破,是我不小心讓風颳了,我重也應該,嫁衣弄髒,是因為花轎被退回來的緣故,並非是我的錯,要是鎮南侯府嫌棄嫁衣髒了,大可以再送一套來,我不會再一回嫁衣了。」

要依照她本意,蓋頭她都不想。

平心而論,在那麼糟糕的天氣里出嫁,受盡顛簸,結果好不容易到了鎮南府。楚大少爺卻丟了她,騎馬跑了。

雖然他說了會擇日再娶,但這明擺著是折騰人,換做誰心底都不好受。

不過,就是這樣,她還是羨慕清韻的。

「楚大少爺當眾說過,此生有你足矣。絕不納妾。誓言懇切,整個京都都能幫你作證,那麼湊巧的離京。並非是他樂意,三表妹還生他的氣呢?」周梓婷看著清韻的眼神,帶著羨慕。

清韻臉微微紅,她把玩了手中帕。轉了話題道,「梓婷表姐來我這兒。可是有事?」

周梓婷搖頭,「也沒什麼事,只是閑的無趣,四處走走。就走到你這裡來了。」

說著,她嘆息一聲,道。「自打那天侯府收買道士弄虛作假的事被捅出來,我就沒見外祖母笑過。一天里大部分時間都在禮佛,五表妹她們也都待著屋子裡不出來,侯府好像一下子就沒了生氣一般,我來侯府三年多了,還是第一次瞧見這樣,心裡覺得難受。」

「尤其那些人,做錯了事,非但沒有悔改之心,反而把錯往旁人身上推,舅舅性子正直,如何忍受的了京都那些人的奚落,都萌生了辭官離京的想法,雖然皇上沒有答應,可舅舅已經兩天沒有出門了,今兒上午我去書房找他,舅舅都沒見我……。」

周梓婷聲音有些哽咽,她望著清韻道,「三表妹,我知道你素來主意多,你就忍心侯府名聲就此毀了?」

她說沒什麼事,她還以為真的沒事呢,敢情是來做說客的。

不過大夫人應該收買不了她,老夫人更不會讓她來做這個說客,看來她是真心希望侯府好。

只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她還說話,所以來找她。

清韻眼眸低斂,掩去眸底光芒道,「梓婷表姐太高看我了,祖母和父親吃的鹽都比我吃的飯多,他們都沒輒的事,我又有什麼辦法?我要是有好主意,會藏著掖著不說嗎,侯府名聲毀了,對我又沒有好處。」

清韻說著,周梓婷一眨不眨的望著她,她知道清韻說的是真心話,可是她還是忍不住道,「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清韻聳肩,無能為力道,「除非侯府真的出一位皇后。」

整個京都都知道侯府收買道士說侯府將來會出一位皇后,是弄虛作假,那侯府真的出了一位皇后,那道士說的就是真的,誰還會笑話侯府,巴結都來不及呢。

周梓婷聽得苦笑,以前侯府名聲沒毀,侯府出一位皇后的希望都渺茫,何況現在名聲差成這樣了?

「侯府真的沒救了嗎?」周梓婷聲音透著祈盼。

祈盼也沒有用,她又不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她沒那本事摁著那些有希望爭奪皇儲的皇子郡王來取沐清柔她們。

清韻端起青花瓷茶盞,掀開茶盞蓋,輕輕撥弄著,道,「我記得江家幫侯府恢復爵位,她們說侯府因為江家被貶,江家幫忙恢復是應該的,現在她們闖了大禍,她們會有那覺悟想盡辦法恢復侯府名聲的。」

清韻一臉她看好大夫人的神情。

周梓婷嗤之以鼻,「三表妹,侯府都被禍害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情說笑,不知道有些人只會嘴上說嗎?這麼大的事,除了把過錯往旁人身上推,就是讓一個丫鬟出來頂罪,差點把外祖母氣暈過去,除此之外,她們做什麼了?罵嗎?要是哭能解決問題,侯府都能被眼淚給淹了1

周梓婷的氣憤,毫不遮掩。

清韻好整以暇的喝著茶,笑道,「有什麼好生氣的?自己氣壞了,她們還過的比誰都舒坦。想想這兩個月來,她們犯了多少錯,祖母氣了多少回,可哪一回不是雷聲大雨點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杖斃個方媽媽,還能弄出個假死來糊弄人,闖下如此大禍,最後死的也不過是個不起眼的小丫鬟,你要怪她,她還比誰都委屈了,侯府的家規也就對我們有用,對大夫人她們來說,不過是廢紙幾張罷了……。」

清韻正說著,外面綠兒一溜煙跑進來。

跑的有些急,還把紫箋給撞了下,撞的紫箋叫疼不已。

「對不起啊,紫箋姐姐。我有急事呢,」綠兒飛快道。

說話忽然被打斷,清韻有些生氣了,難得的呵斥綠兒道,「什麼急事,要這麼急的?」

綠兒上前,連忙道。「以後不會再有人說侯府弄虛作假了1

清韻聽得一愣。周梓婷就問道,「為什麼?」

綠兒咯咯一笑,道。「因為那道士說的是真的埃」

清韻和周梓婷面面相覷,皆是一頭霧水。

青鶯就去戳綠兒的腦門了,沒好氣道,「你尋常拿我們開心就算了。居然敢拿姑娘尋開心,方媽媽收買了道士來侯府弄虛作假。道士自己都認了好么,還怎麼真?」

青鶯用了些力氣,綠兒被戳的腦門一疼,她躲的遠遠的。揉著腦門,可憐委屈的看著清韻道,「奴婢說的都是真的。」

清韻眉頭挑了下。道,「仔細說來。」

綠兒不敢耽擱。就把她聽到的事告訴清韻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

道士被抓進刑部,招認方媽媽收買他來侯府弄虛作假,說侯府將來會出一位皇后,當時審問時,不少人在刑部大堂外聽審。

這事,很快就傳遍京都了。

雖然經過了兩天,可是議論此事的人非但沒少,還越來越多了。

連那些去棲霞寺進香的貴夫人遇上了,都聊了起來,畢竟當初沐清柔幾個在棲霞寺進香的事,不少人都知道。

幾位貴夫人也生氣呢,覺得侯府那麼做,實在太齷齪了些。

這不,聊著聊著,當日說清韻抽到兩極之簽的小和尚就聽見了。

他歪著腦袋看著那貴夫人道,「你們說的是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嗎?」

貴夫人笑道,「是安定侯府。」

然後,她身邊跟著的丫鬟,就站出來把安定侯府收買道士弄虛作假的事說了一遍。

小和尚有些懵,「不對啊,安定侯府確實會出一位皇后啊,道士沒說錯。」

小丫鬟嘴角的笑還在呢,聽到小和尚的話,頓時僵硬,有些生氣小和尚的話,她道,「安定侯府收買道士的事,人盡皆知,那道士自己都承認,他不止弄虛作假,他還差點害了寧王妃,你卻說他算命算的對,你是不是也被安定侯府收買了?1

小丫鬟嘴巴犀利的很,說的小和尚面紅耳赤。

他連忙道,「出家人不打誑語,安定侯府確實會出一位皇后,這是師伯說的,當時我還很詫異,師伯說天命不可違。」

兩極之簽,那註定要做皇后的。

可是沐三姑娘卻許配給了鎮南侯府楚大少爺,他質疑是不是弄錯了,師伯笑說天命不可違。

他記得清清楚楚,怎麼可能弄錯呢?

還有沐三姑娘出嫁那天,狂風亂作,讓他對師伯的話深信不疑。

小丫鬟很生氣,叉腰怒道,「你師伯肯定是被安定侯府收買了1

小和尚氣紅了眼,「不許這麼說我師伯1

小丫鬟重重一哼,「做都做了,還不許被人說?1

小和尚木訥的很,如何是小丫鬟的對手,說不過,只能生悶氣了。

倒是一旁有看客笑道,「小和尚,你師伯是誰啊,讓他出來對峙不就行了?」

小和尚道,「我師伯是慧凈大師,他在閉關,不見外客。」

小丫鬟臉騰地一紅,恨不得鑽地洞了,她剛剛說什麼了,她說慧凈大師被安定侯府收買了啊!

其他香客都傻眼了,然後面面相覷,有些不敢置信。

慧凈大師何等人物啊,他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那還能有假?

最驚詫的莫過於那貴夫人了,她擰眉道,「慧凈大師真的說過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

小和尚有些生氣了,他望著巍峨的佛像,雙手合十,念佛號道,「佛主跟前,誰敢撒謊?撒謊者會墮入拔舌地獄。」

其實,小和尚不用發誓,大家只是被他說的話給怔住了,一時轉不過彎來,才會質疑他。

仔細一思量,就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了。

棲霞寺還沒哪個和尚有那個膽量拿慧凈大師說事,而且一旁還有好幾個和尚在,都未阻止他。

要是安定侯府將來不出皇后,棲霞寺和慧凈大師的名聲都會受損,這可不是小事。

然後,大家就竊竊私語了,「難道那道士真的有幾分本事,算出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

「不是有本事,就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哎呀,你們說那道士得多想不開啊,明明可以靠才華謀生,非得要靠出賣良心,賣良心賺來的錢,他也用的安心?」

「誰知道呢,這世上怪人多的很。」

「……。」

漸漸的,慧凈大師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的話就從棲霞寺傳開,很快傳遍大街小巷。

然後,就傳到了侯府來。

聽到周總管稟告這消息時,侯爺都蒙了。

蒙過後,又開始頭疼了。

不是他這個做父親的蔑視自己的女兒,他那幾個未嫁的女兒,實在不能做皇后埃

這不是禍害完侯府,又去禍害大錦朝嗎?

要說是清韻,他會覺得是大錦之福,可偏偏……

想到什麼,侯爺身子猛然一怔,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般。

雙眸震驚,不敢置信。

肯定是他想多了,楚大少爺怎麼可能和大皇子是雙生子呢,皇後生的是龍鳳胎啊,鎮南侯不可能做偷龍轉鳳的事!

侯爺臉色太震驚,把周總管都嚇了一跳,忙喚道,「侯爺?」

連喊了好幾聲,侯爺方才回過神來,他搖搖頭,把那些不應該有的想法丟開。

他神情恢復如初,道,「侯府名聲算是挽回了,是件可喜可賀的事。」

豈止可喜可賀啊,簡直是高興瘋了。

大夫人還趟在床上,聽丫鬟稟告這事,她的病就好了一半了,整個人容光煥發,比當初道士說那話時高興百倍。

畢竟道士說的話,連她都不怎麼信,其他人又怎麼會信呢?

可是現在不同了,慧凈大師說清柔會做皇后啊,這還能有假?

丫鬟在一旁,福身道,「慧凈大師說五姑娘會做皇后,那斷不會有假了,那道士著實可惡,憑白害五姑娘受盡委屈,哭了整整兩天,眼睛都腫如核桃了。」

大夫人也很生氣,不過人在高興的時候,脾氣總是格外的小一些。

「道士是很可惡,不過也算是有功了,他要不把這事鬧大,慧凈大師又怎麼會說那話呢,清柔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大夫人笑道。

聽綠兒吧啦吧啦倒豆子,清韻和周梓婷兩個是目瞪口呆。

周梓婷咽了咽口水,望著清韻,問道,「你相信五妹妹會做皇后?」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