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四章 賜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賜婚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信個毛線啊,她又不信佛,清韻赫然一笑,「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皇子郡王們相信。」

周梓婷也笑了,「怕是侯府的門檻要被人踏破了。」

清韻望著她,神情帶了些捉狹,「梓婷表姐你也沒許人呢。」

周梓婷臉騰地一紅,她連忙起身,逃似地道,「我該回去了。」

說完,轉身便走。

身後,是清韻愉悅的笑聲,像清涼潤柔的溪水。

青鶯望著她,嘴撅了撅,姑娘也太沒心沒肺了,五姑娘做皇后,雖然對侯府好,可是對姑娘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好么,現在沒權沒勢,就處處刁難姑娘了,以後當了皇后,那還了得?

「姑娘,你還笑1青鶯急的跺腳了。

清韻知道青鶯是為了她好,要她急著想法子補救。

她有些失笑,這還真有些為難她了。

讓她去找沐清柔服軟,她做不到。

讓她打消皇子郡王娶未來皇后沐清柔的心,她更做不到。

不過俗話說的好,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何況是皇后了。

清韻壓根就沒將沐清柔放在心上,可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啊,這不,幾個丫鬟都快急哭了,清韻忍不住笑道,「放心吧,她要真嫁給皇子,將來做皇后,我最多辛苦些,成為連皇上都惹不起的存在,這總行了吧?」

聽清韻這麼說,幾個丫鬟你望著我,我望著你,S侵色更甚了。

在她們眼裡,這世上最大莫過於皇上了,有什麼人是皇上不敢惹的,一道聖旨下來,不僅可以讓你人頭落地,還能滅你滿門埃

這樣掌握多少人生死的皇上,姑娘居然說要比皇上更厲害。姑娘肯定是魔怔了,在說胡話。

幾個丫鬟用一種姑娘有病,需要看大夫,然而姑娘自己就是大夫。她們說找大夫,姑娘肯定會生氣的神情交流著。

清韻怎麼看不懂,又好氣又好笑氣道,「你們這麼擔心,要不我把賣身契給你們。讓你們出侯府,各自安生去?」

幾個丫鬟一聽清韻要放她們走,青鶯想也未想,就急急忙開口了,生怕清韻真的會轟她們走,「奴婢不走,奴婢死也要跟姑娘死在一起1

青鶯帶頭,喜鵲和紫箋幾個爭先恐後的表忠心,表的清韻額頭一跳一跳的,她只是開個玩笑。至於這麼認真嗎?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明天就要被處以極刑了呢,不過幾個丫鬟能放棄自由,選擇跟她同生共死,這份赤誠之心,叫她動容。

明媚無雙的眼眸,帶著閃爍笑意,清韻朱唇輕啟,道,「我只是說笑的。看你們一個個緊張的,你們家姑娘我命大著呢,定會逢凶化吉的。」

她聲音如涓涓細流,潤物無聲。幾個丫鬟焦灼不安的心,好像一瞬間就平靜了下來。

是呢,姑娘幾次遇險,都逢凶化吉,還把大夫人和五姑娘她們整的那麼慘,她們怎麼可能會是姑娘的對手呢?

想開了。丫鬟們臉上又重新洋溢了笑容,比窗外陽光還要燦爛。

皇宮,昭陽宮。

朱甍碧瓦,桂殿蘭宮,闥雕甍,花團錦簇,高貴奢侈,亦不失典雅。

這是雲貴妃的寢殿。

殿內,雲貴妃正斜躺貴妃榻上,一旁有丫鬟拿了孔雀羽扇輕輕扇著。

不遠處,有精緻香爐,有縷縷清香散發出來,沁人心脾。

因為天有些熱,貴妃榻旁的小几上,還擺了小冰爐。

殿內,很安靜,只聽得見微開的窗戶外,傳來的風吹樹葉颯颯作響聲,和清脆悅耳的鳥鳴聲。

忽然,有一陣腳步聲傳來,腳步聲有些沉,讓斜靠著的雲貴妃眉頭微蹙。

她很享受這樣的寧靜,被人打斷了,有些不悅。

丫鬟上前,喚道,「貴妃娘娘,宣王妃來了。」

雲貴妃睜開眼睛,眼神還帶了些惺忪和慵懶,但很快就清明了。

「快請,」雲貴妃坐正了身子道。

這會兒時辰不早了,若不是有要緊的事,宣王妃不會進宮來。

丫鬟扶著她起身,才走了兩步,那邊宣王妃就進來了。

她走的有些急,呼吸沒那種悠閑踱步的舒緩,額頭上還有些細密的汗珠。

雲貴妃眉頭更皺了,她腳步也快了兩分,問道,「你這麼急的進宮,出什麼事了?」

宣王妃是雲貴妃一母同胞的嫡妹,她進宮見雲貴妃,不用先遞帖子,可以直接進來。

宣王妃眼睛往丫鬟身上掃了一下,雲貴妃就道,「你們都下去吧。」

丫鬟們就福身告退了。

宣王妃上前,扶著雲貴妃道,「姐姐,棲霞寺發生的事,你可知道?」

雲貴妃一頭霧水,「棲霞寺發生什麼事了?」

宣王妃一聽,心頭頓時一松,不枉她緊趕慢趕的從棲霞寺趕來,總算是沒白跑一趟。

她今天去棲霞寺上香,無意中聽到小和尚說的那一番,她當即沒有猶豫,添了兩百兩銀子的香油錢,就急急忙坐上馬車進了宮,既然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那娶未來皇后的不就是未來皇上了,她怕被安郡王搶了先,所以急急忙跑了來。

雖然她和雲貴妃一樣,先前都是支持安郡王,可是安郡王再親,能親的過二皇子嗎?

宣王妃不敢耽擱,她望著雲貴妃道,「姐姐,我今兒去棲霞寺幫二皇子祈福,碰巧聽到棲霞寺小和尚說慧凈大師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

雲貴妃聽得一怔,「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不是安定侯府收買道士弄虛作假的嗎?」

宣王妃連連搖頭,「不是假的,是真的。」

雲貴妃坐在羅漢榻上,她直勾勾的望著宣王妃,「真的是慧凈大師說的?」

宣王妃知道雲貴妃有些懷疑,她笑道,「我聽到這消息時,也是不敢相信,可那小和尚真的是慧凈大師師弟的小愛徒,他說的。斷然不會有假,況且,又有誰敢拿慧凈大師開玩笑呢?」

「連皇上都是慧凈大師的記名弟子,他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此事非同小可啊,安郡王的耳目遍布京都,我怕被他捷足先登,得到消息就趕了來,姐姐要早做打算埃」

雲貴妃坐在那裡。神情有些遲疑,「安定侯府只是一個侯爵,給不了皇兒多大的助力,真的會出一位皇后?」

宣王妃搖頭,「說實在的,我也有些懷疑,以安定侯府嫡女的身份,嫁給尋常皇子都不夠資格,可偏偏就能出一位皇后了,我想應該和鎮南侯府還有江家有關。沐三姑娘聖旨賜婚給了鎮南侯府楚大少爺,兩府聯姻,江老太傅更是安定侯的岳父,有這樣兩座大靠山,安定侯府在京都的地位,也不容人小覷了。」

聽宣王妃這麼說,雲貴妃連連點頭,「依你這麼說,安定侯府出一位皇后的可能性當真是不小了,我不可能讓安郡王搶了先。」

宣王妃拿帕子捂嘴笑。「安郡王之前和逸郡王兩個胡鬧,險些害死沐三姑娘,二皇子和安郡王一同求娶沐五姑娘,二皇子的勝算更大。」

雲貴妃也笑了。「話雖這樣說,但安郡王有太后扶持,太后這幾天身子不適,已經被氣暈過一回了,皇上不敢再忤逆她,我只能先下手為強了。」

說著。她吩咐丫鬟道,「瑞珠,把燕窩粥端上,本宮要去御書房看望皇上。」

以前,雲貴妃去御書房給皇上送吃的,十次里,最多只有一回皇上准了,其他時候都無功而返。

自打皇上打算扶持二皇子之後,雲貴妃再送吃的去,皇上極少會駁了她。

雲貴妃有信心,她能見到皇上。

她帶著丫鬟,拎著食盒,去求見皇上了。

和之前一樣,皇上准了。

雲貴妃送上的燕窩粥,皇上也吃了幾口,雲貴妃這才道,「皇上,之前臣妾提議讓您把江老太傅的嫡孫女嫁給皇兒,您……。」

才說了幾個字,皇上眉頭就皺了,眸底帶了些不悅的神情。

雲貴妃連忙道,「皇上,臣妾來不是為了舊事重提。」

皇上眉頭鬆開,望著雲貴妃道,「不是為了這事?」

雲貴妃點頭如搗蒜,道,「臣妾知道安郡王也想娶江家大姑娘,皇上夾在他和皇兒之間,會左右為難,臣妾放棄娶她了,只是皇兒畢竟年紀不小了,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紀了,婚事不能再拖了,臣妾和宣王妃商議再三,覺得安定侯府五姑娘不錯,她容貌俏麗,才情不凡,求皇上賜婚。」

「安定侯府五姑娘?」皇上眉頭又皺了,他以為他聽錯了。

雲貴妃嫵媚一笑,「就是她呢。」

皇上看著龍案上的燕窩粥,他努力在想安定侯府五姑娘是誰,老實說,一點印象都沒有埃

不過,他雖然不知道沐清柔是誰,可他了解雲貴妃埃

能讓她放棄江家嫡女,轉而求沐五姑娘,那沐五姑娘必定有過人之處,否則她不會放棄的。

見皇上蹙眉,還有些走神。

雲貴妃就有些心裡打鼓了,她怕皇上會拒絕啊,她拽著皇上的胳膊道,「皇上,臣妾都退而求其次了,你怎麼還不答應啊,你就應了臣妾吧。」

雲貴妃的聲音,酥軟入骨。

聽得皇上直起雞皮疙瘩,他道,「你當真要朕將她賜婚給二皇子?」

雲貴妃慎重的點頭。

「一旦賜婚,可就沒有了反悔的餘地了,京都大家閨秀不少,要慎重挑選,」皇上提醒她道。

娶妻不賢禍及三代,皇上對皇子的親事,還是很上心的。

這樣一個名不顯,甚至連點印象都沒有的姑娘,怎麼能給他做兒媳婦?

皇上覺得應該要慎重些,可是雲貴妃就認定她了,她撒嬌道,「皇上,臣妾就二皇子這麼一個兒子,對他的親事,可是最上心的,哪敢馬虎啊,您就答應臣妾吧。」

她手搖著皇上的胳膊,搖的皇上一晃一晃的。

他無奈道,「行,朕答應了。」

只要不有事沒事纏著他把江大姑娘賜婚給二皇子,他就心滿意足了。

雲貴妃心頓時一松,連忙道,「臣妾給皇上磨墨。」

皇上更詫異了,磨墨代表著讓他即可寫賜婚的聖旨埃

不過,他都答應賜婚了,早寫晚寫都是寫,就寫吧。

孫公公把空白聖旨拿來,皇上提筆沾墨,寫了聖旨,然後蓋上玉璽,雲貴妃高興的眼睛都冒精光了。

拿了聖旨,又道了謝,雲貴妃就福身告退了。

她走後,皇上笑了,「不過是個賜婚的聖旨,朕怎麼瞧她像是拿到了朕寫的傳位聖旨那麼高興?」

孫公公點頭,深表贊同。

他記得沐三姑娘才及笄沒幾個月,五姑娘是繼室所出,應該比沐三姑娘至少小一歲吧,也就是說她還要幾個月才及笄,雲貴妃那急切的樣子,像是有人要跟她搶似地。

「看來貴妃娘娘對沐五姑娘是喜愛有加了,」孫公公笑道。

女人心,海底針埃

前一刻還非要迎娶江大姑娘,轉過臉,又換人了,當真是奇怪,得派人去打聽打聽。

孫公公和皇上不知情,但那聖旨雖然只是賜婚聖旨,可在雲貴妃看來,和傳位聖旨也沒什麼區別了。

安王府。

棲霞寺發生的事,傳開之後,很快就有人傳到了安郡王耳朵里。

當時,安郡王正在作畫,心神絲毫未受這事的影響。

靜心凝神,行雲流水,大氣磅。

可是,就差最後一點點了,暗衛來報,「郡王爺,雲貴妃求皇上把安定侯府五姑娘賜婚給二皇子了,皇上答應了1

聲音很緊張,像是如臨大敵。

然而,安郡王笑噴了。

手一抖,一幅上好的《看泉聽風圖》就這樣毀了。

這麼急的求賜婚,這是怕他和二皇子搶未來皇后呢?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古人誠不欺我。

安郡王笑的腮幫子都疼。

暗衛看著安郡王,幾次側目,根本不懂他為什麼笑,還笑的那麼酣暢淋漓,他許久未見郡王爺那麼笑過了。

外面,暗衛躍身進來道,「爺,楚大少爺和逸郡王找到『大皇子』的屍體,並未發現什麼端倪,他們護送大皇子的棺槨回京,目前已經到青州了。」

從青州回京,大約要四天。

安郡王神情帶笑,眼神有些陰魅道,「那些人都收拾乾淨了?」

「一個不留。」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