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五章 奏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奏摺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晨,朝霞升起,泠雪苑籠罩在柔和的光暈中。

花葉上還有露珠,晶瑩明亮,在縷縷清風中,像一顆顆渾圓的珍珠,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芒。

一縷陽光透過窗柩,射進屋內,照yo在床邊高几上的蘭花上。

風吹進來,拂過花枝,去掀紗帳。

清韻醒來了,她掀開帳篷,伸著懶腰,笑看向窗外。

雖然看不見,但是她聽到樹上有鳥兒在歡叫。

吱嘎一聲傳來,喜鵲進屋來。

見清韻已經坐了起來,她趕緊打了珠簾過來道,「姑娘什麼時候醒的,這就起了嗎?」

「睡不著了,」清韻揉著脖子道。

昨晚睡得早,睡得她骨頭都酥軟了。

穿好衣裳,清韻拿竹鹽漱口,洗過臉,便坐到梳妝台前,讓秋荷幫她梳頭髮。

秋荷一手拿著象牙梳,梳著清韻柔滑的青絲,問道,「姑娘,今兒梳流雲髻吧?」

清韻看著鏡中的自己,但眸光還是落在手鐲玉簪上,她笑的隨意,「就流雲髻吧。」

自從秋荷傷愈之後,她的髮髻就一直是她幫著梳的,她手法迅速,一樣的髮髻,喜鵲要一刻鐘,她大約半刻鐘就梳完了。

這不,很快就給她梳了個流雲髻。

打開梳妝盒,秋荷挑了支靈芝竹節玉簪幫清韻戴上,耳朵上墜著碧玉竹枝耳墜,和玉簪遙相呼應。

再加上她今兒穿的是鵝黃色裙裳,碧色束腰。臉上只淡淡的抹了些胭脂,整個人看起來清麗無比。

秋荷看著鏡子中的清韻,笑道。「姑娘這樣就很美了,只是稍微素雅了些,再添一支……」

話還沒說完,外面綠兒跑進來,老遠就道,「姑娘,皇上給五姑娘賜婚了1

清韻正在梳妝盒裡挑頭飾呢。聽綠兒說這話,她扭過頭來,笑問道。「賜婚給誰了?」

綠兒連忙道,「皇上把二皇子賜婚給五姑娘,不對,是把五姑娘賜婚給二皇子了。」

一著急。就容易說錯話。綠兒俏皮的吐了下舌頭,然hu道,「這事已經傳遍侯府了,不過賜婚聖旨還沒到,但也快了。」

青鶯撇了撇嘴,「慧凈大師說話還真靈驗,昨兒才知道五姑娘將來會做皇后,今兒就賜婚給了皇子做皇子妃。那二皇子豈不就是將來的……?」

綠兒點頭如搗蒜,不用說了。二皇子肯定就是將來的太子,未來的皇上了埃

可惜,三姑娘和五姑娘關x並不融洽,而且五姑娘的肚量還很校

綠兒想不明白,同樣都是府里的姑娘,為什麼五姑娘就能做皇后呢,二姑娘她們是庶出就算了,可三姑娘是嫡出啊,容貌比五姑娘漂亮,比她有才華,就連身份都比她高貴三分。

雖然楚大少爺很好,可他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比二皇子差太遠了,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綠兒望向清韻,卻見她神情溫和,正拿了一個花鈿遞給秋荷。

秋荷幫清韻戴上花鈿,清韻便起了身,見她們一個個的都看著她,不由得好笑,「一個個的都看著我做什麼,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說著,她去摸自己的臉,她起身時,還看了眼銅鏡,臉很乾凈好吧。

丫鬟們有些心酸,清韻知道她們在想什麼,她走過去,拍了站的最近的綠兒額頭一下,道,「我的早飯呢?」

綠兒呀的一聲叫了,臉大紅道,「奴婢聽到這消息,就連忙跑回來了……。」

說著,她趕緊道,「奴婢這就去大廚房取飯。」

話音未落,人已經消失在了屋子裡,只餘下珠簾晃動。

她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一邊啜著一邊道,「不要胡思亂想,二皇子想要勝過安郡王,奪得儲君之位,需要江家鼎力支持,在二皇子登基之前,他們都要巴結我。」

聽清韻這麼說,幾個丫鬟仔細一想,還真是這樣,不由的臉色好轉了許多,但很快又擔心了,「可是二皇子登基之後呢?」

「皇上身體健朗,二皇子登基至少是二三十年以後的事,想那麼遠做什麼?難道你們不相信楚大少爺能護住我?」清韻笑容清淡,如一朵盛開的山茶花。

衛馳躺在屋頂曬太陽,聽屋子裡的傳話,他忍不住發笑。

沐五姑娘會是將來的皇后,這不是在逗他玩嗎?

慧凈大師只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為什麼大家就自動自覺的認定是沐五姑娘呢,就因為她未嫁,還是嫡女?

還有二皇子,他這麼心急的求皇上賜婚,實在是草率。

不過,二皇子這會兒應該沾沾自喜,畢竟他如此神速,勝過了安郡王埃

別說,衛馳猜的還真對。

二皇子很高興,高興的一宿都沒睡,慧凈大師都說安定侯府五姑娘將來會是皇后,現在皇上把沐五姑娘賜婚給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之前幾位大臣,他讓他們表態,是支持安郡王,還是支持他,一個個的都含糊其詞。

他今兒再問一回,看他們到底站在那邊!

二皇子心情很燦爛的騎著馬出宮,剛出宮,就見到騎馬要進宮的安郡王。

見安郡王臉色有些難看,二皇子的好心情瞬間又燦爛了三分,他笑道,「安郡王心情不好?」

安郡王眸光冷淡的瞥著他,「二皇子心情這麼好,本郡王心情怎麼好的起來,說來二皇子還住在皇宮,沒想到消息竟是這般靈通,以前我當真是小覷你了。」

二皇子微微擰眉,他是高興糊塗了,有些事他都沒注y。

安郡王之前派人去棲霞寺。使苦肉計要跟在沐三姑娘身邊,好跟著她一起陪嫁進鎮南侯府,打探機密。

雖然沐三姑娘沒有要那丫鬟。後來那丫鬟就把主意打到了沐五姑娘身上,借她的手,進侯府。

說來,她也進安定侯府一個多月了。

以安郡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子,他肯定在沐三姑娘身邊安插了人。

現在江老太傅是他的人,鎮南侯遲早也是。安郡王和鎮南侯為敵,不就是跟他為敵?

二皇子神情斂緊,他夾了下馬肚子。朝安郡王走近兩步,聲音壓低了三分,道,「把你安插在安定侯府的人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安郡王瞥著他。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道,「沒想到,我竟然有被你威脅的一天。」

四目相對,刀光劍芒。

安郡王先把眼神挪開,二皇子還以為安郡王怕了。

隨想安郡王笑道,「楚大少爺和逸郡王已經護送大皇子的棺槨在回京的路上了。」

安郡王聲音低沉,帶著邪魅。

尤其是眼神,像是在說:那就是和我爭皇位的下常

他連大皇子都敢殺。何況是他二皇子了?

成功見到二皇子臉色僵硬,最後冷青。安郡王笑道,「恭喜二皇子賜婚之喜,我還有事,先行一步。」

說完,安郡王朝皇宮奔去。

他剛要進皇宮,就見兩輛馬車駛出來,後面還跟著四名侍衛。

那是出宮宣旨賜婚聖旨的隊伍。

安郡王眸底笑意更深。

清韻吃了早飯,便帶著丫鬟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只是走進院子里時,覺得有些不對勁。

因為幾個大丫鬟都在屋外。

周梓婷幾個也是。

清韻微微詫異,道,「怎麼都在外面啊?」

周梓婷搖頭,「不知道呢,祖母和舅舅商議事情,不許我們進屋,不過,三表妹你可以進。」

清韻更訝異了,「我能進?」

周梓婷連連點頭,「舅舅進屋前,說你來了,讓你進屋。」

清韻輕點了下頭,邁步上台階,推門進q。

等她進屋后,青鶯幫她把門關上。

饒過屏風,清韻就見到老夫人和侯爺坐在羅漢榻上,神情有些糾結。

清韻上前,福身請了安,然hu問道,「祖母和父親兩個眉頭緊鎖,可是有什麼煩心事?」

老夫人看著清韻,輕嘆一聲,道,「皇上賜婚的事,你可聽說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然hu道,「皇上把五妹妹賜婚給二皇子,這是件好事啊,怎麼祖母愁眉苦臉的?」

老夫人又是一嘆,她撥弄著手中佛珠道,「方媽媽收買道士,弄虛作假的事,損害侯府名聲,雖然現在名聲是挽回了,但是祖母還心有餘悸,大夫人囂張跋扈,身上一股小家做派,祖母實在看不上眼,現在清柔又許配給了二皇子,要是真如慧凈大師說的那般,侯府會出一位皇后,應該就是清柔了,有一個身為皇后的女兒,祖母實難想xing大夫人將來會有多囂張,前兩日,祖母和你父親搜查證據,證明是大夫人放了方媽媽,導致侯府被貶,也寫好了抬秋姨娘為平妻的奏摺,那些證據足夠讓忠義伯府無話可說,可現在……。」

可現在,皇上下旨把沐清柔賜婚給二皇子了。

侯府要是這時候奏請皇上抬秋姨娘為平妻,就是和大夫人撕破臉皮,老夫人猶豫了。

「祖母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老夫人嘆氣道。

清韻聽的一怔,她沒想到老夫人和侯爺已經打算抬秋桐為平妻了。

只是太不湊巧了,皇上把沐清柔賜婚給了二皇子,要是這關頭,父親遞上奏摺,要抬秋桐為平妻,這不明顯是對大夫人不滿嗎?

侯爺望著清韻,問道,「你覺得父親該怎麼做?」

清韻窘了,父親,這是你的事啊,你怎麼問我,我一個小輩,管不到你抬平妻好么?

不過侯爺既然問了,那她回答便是,「雖然這事是挺觸二皇子霉頭的,不過秋姨娘是皇上賜給父親的,我想滿朝文武都有心裡準備,秋姨娘會被抬做平妻,所以並不會引起很大的轟動,不過,父親的奏摺最好比賜婚的聖旨要早……。」

賜婚很突然,侯府壓根就不知情。

那昨天,侯爺遞上抬秋姨娘的奏摺,很正常。

聽清韻這麼說,侯爺眼前一亮。

奏摺送到皇上跟前,要經過好幾位大臣的手,有些奏摺被扣下來的都有。

所以昨天的奏摺,皇上明天甚至後天看到很正常。

為了保守起見,這奏摺可以直接遞給孫公公,讓他代呈。

侯爺笑了。

他為擁有這樣聰慧的女兒感到驕傲。

PS:~~o_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