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七十八章 踹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 踹飛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在這麼凄涼悲傷的氣氛下,逸郡王的爽朗笑聲,格外的突兀。

可大家卻並不覺得詫異,因為大家早習慣了逸郡王的口沒遮攔,哪壺不開提哪壺,往人家傷口上撒鹽的奇葩性情。

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不合時宜,要他期期艾艾,傷心的淚眼婆娑,就是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可能性都比這大。

大家只當他是說笑的,然而他說的卻是真心話。

要是安郡王真的成了儲君,將來的帝王,以他和安郡王結下的梁子,他只有兩個下常

第一種,是他浪跡天涯,運氣好的話,還能閑雲野鶴,要是倒霉的話,那就只能做一隻被人追殺顛沛流離,忙於奔命的野鴨子了。

第二種,是他奮起反抗,舉兵造反,奪了安郡王的皇位。

不論哪一種,他都不喜歡。

他對身份要求不高,大約天老大,皇帝老二,太子老三,祖父老四,他排第五就可以了,排太靠前,壓力太大,不合適他。

只是其他人不敢指責逸郡王,但是這其他人不包括安郡王,他瞥著棺槨,望著逸郡王道,「在大皇子的遺體前,逸郡王覺得說這些合適嗎?」

逸郡王摸著馬油毛順華的鬃毛大笑,「有什麼不合適的?如果大皇子氣的從棺材里蹦出來,安郡王覺得他是想掐死我,還是更想掐死你呢?」

安郡王的臉色頓時一青,偏逸郡王當沒看見似地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就是大半夜的。大皇子詐屍去找獻王府找我,本郡王一定會好酒好菜的款待著,何況是青天白日了。」

安郡王說的雲淡風輕,可是卻聽得人毛骨悚然。

二皇子覺得頭皮有些發麻,他和顏悅色的看著逸郡王道,「逸郡王行事坦蕩,叫人欽佩。」

安郡王瞥了二皇子一眼。這還沒進京呢。就開始拉攏逸郡王了嗎?

他以為逸郡王是隨隨便便可以拉攏的嗎?

他未免太高看了自己,小瞧了逸郡王。

正想著呢,就聽逸郡王上下掃視二皇子。一臉驚詫道,「都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果不其然,二皇子才跟江老太傅學了幾天為人處世的道理。跟以前比,就跟脫胎換骨了一般。難道以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好吧,逸郡王只是小小的踩了二皇子一腳,然後狠狠的碾壓了安郡王一腳,至於捧江老太傅。全是順帶的。

安郡王臉色陰沉,他有些忍不住想要揍逸郡王了。

整個京都只有他有本事挑起他想不顧一切湊人的衝動。

二皇子心裡也有些不虞,以他皇子之尊。大庭廣眾之下求和,且被他這樣笑話。實在是顏面掃地。

可他也清楚,逸郡王絕非三言兩語就能收買的,以他和安郡王的矛盾來看,安郡王拉不下臉面拉攏他,他也不屑於和安郡王為伍。

反倒是他,這麼多年,一直屈居安郡王之下,也知道逸郡王是獻王府的寶貝孫子,能不招惹盡量不招惹,是以就算有什麼矛盾,也都是極小的,至少他沒和逸郡王動過手。

至於吵架,和逸郡王有過口舌之爭的人太多太多,多的他都數不過來了,所以不值得一提。

他有把握拉攏逸郡王,進而拉攏獻王府。

獻老王爺雖然身子骨硬朗,但年紀擺在那兒,膝下又只有這麼一個孫子了,他總要為他的將來鋪路吧?

逸郡王拉攏難度大,但是楚大少爺難度就小的多了。

以他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絕沒有繼承鎮南侯府的可能,他眼神深邃,眸底深不可測,可見不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人。

有野心,就好辦了。

二皇子正要說話,結果人家一夾馬肚子,馬兒就朝前走去。

安郡王和二皇子只能跟著掉轉了馬頭,朝城門口走去。

兩人不疾不徐,好像很享受這一刻。

馬走的不快,城門前,站著兩排官兵。

文武百官個個面帶凄色,為大錦朝痛失大皇子哀慟,簡直如喪考妣。

那哭聲大不說,還層次不齊,聽得逸郡王額頭一顫一顫的,恨不得捂住耳朵了。

等走近了,勒緊韁繩。

那些文武百官們就跟上早朝似地,齊齊跪下,表示他們對大皇子過世的哀傷悲痛之情。

正哭的傷心呢,忽然一個聲音傳來,「誰告訴你們本皇子死了?」

說話聲醇厚,像是遠山晨鐘暮鼓,原該讓人心神安寧的聲音,此刻卻格外的震撼人心。

離的近的左右相,聽得最清楚。

兩人身子一怔,抬起頭來。

正好見到逸郡王身邊站著的穿著一襲錦袍的男子,將面上的銀色面具摘下來,露出那張俊美絕倫,天妒人怨,人神共憤的臉來,

他丰姿奇秀,宛如一塊無瑕玉石精緻琢而成。

就那麼看著,左右相腦中迸出無數用來讚美的詞。

蕭蕭肅肅,爽朗清舉。

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

遙遙若高山之獨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將崩。

積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

這些都是古詩中對歷朝歷代那些絕世男子的描寫,可用在眼前之人身上,只覺得無力,因為實在難述之萬一。

可這張臉,他們再熟悉不過了,是大皇子啊!

大皇子還活著!

左相更多的是震驚,而右相則是喜悅。

大皇子還活著,他還活著!

他連忙站起來,然後見禮道,「臣給大皇子請安。」

後面那些大臣哭的正起勁呢,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一個個臉上的哀慟盡去,換上震驚的神情,一臉不敢置信。

大皇子還活著?!

他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了?

他戴著面具回來,大家還真沒想到他會是大皇子,只當他是楚大少爺了。

大皇子活著,那棺槨是空的,還是有人死了?

能讓大皇子和逸郡王一起護送棺槨回京,裡面要是有人,其身份必定非比尋常埃

至於是誰,大家很好奇,但是他們更好奇朝堂上的風雲變化。

沒瞧見安郡王和二皇子的臉么,那叫一個青紅紫輪換了變,要是眼睛再瞪大半分,眼珠子都能掉出來了。

滿朝文武都認定大皇子死了,皇后還悲痛吐血暈倒,就連皇上都扶持二皇子,給他造勢,讓他能跟安郡王一爭高下,誰想大皇子竟然回來了,瞧樣子還好發無損。

安郡王和二皇子站在一旁,死死的盯著大皇子的臉,那眼神犀利,像是鷹隼看中了獵物,要伸出利爪一般。

大皇子神情微動,但是一旁的逸郡王就顯的心虛了。

那樣子,像是很怕安郡王和二皇子多看大皇子幾眼,就看出破綻來一般,甚至緊張的額頭都冒冷汗了。

安郡王看了逸郡王兩眼,又瞥著大皇子,見他額頭光潔,沒有絲毫膽怯,他就冷笑了。

果然是戴了人皮面具,連逸郡王都怕露陷,他還能氣定神閑。

他派了那麼多暗衛去殺大皇子,還有當日鎮南侯府前渾身是血的暗衛,大皇子肯定出事了。

就算沒死,也不可能這樣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安郡王瞥了二皇子一眼,兩人到底兄弟多年,就算最近為了皇儲之位鬧掰了,可多年的默契還在呢。

且不說他相信安郡王的手段,其實,二皇子根本就不希望大皇子還活著,他能有今日風光,全是建立在大皇子死了的基礎上,大皇子要是活著,那他恢復原樣都是好的了,誰讓他和安郡王鬧掰了,一次背叛終身不用。

那種前一刻,還覺得前途無限光明,皇位在朝他招手,下一刻卻墜入地獄的感覺,就好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無法呼吸。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不然他會瘋的。

這不,兩人毫無徵兆的朝大皇子出手了。

在滿朝文武還沒反應過來時,大皇子一腳將安郡王和二皇子踹飛了。

那姿勢,是那麼的熟悉。

如果地上還有一坨牛糞的話,就更熟悉了。

安郡王和二皇子砸在看熱鬧的人身上,很快穩住心神,冷眼看著馬背上的大皇子,「你到底是誰?!大皇子沒有你這麼高的功力1

逸郡王騎馬上前兩步,他雙手捂著肚子,笑的前俯後仰,他就知道他們懷疑大皇子是假的,所以故作害怕的神情,引他們上鉤,沒想到一向鎮定的安郡王也有這麼莽撞的時候。

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質疑大皇子是假的,他憑什麼質疑啊?

「安郡王和二皇子像是認定大皇子已經死了,眼前的大皇子是人假扮的似地,難道大皇子離京,幾次遭遇刺殺,險些喪命,是你們指使人乾的?」逸郡王冷聲問道。

到這時,安郡王才回過神來,他是中計了。

他拳頭攢緊,骨頭髮出嘎吱響聲,他瞥了逸郡王道,「我和大皇子認識十幾年,他是不是大皇子,我心裡清楚,皇室血脈,豈容他人混淆?1

安郡王在給他貿然出手做解釋,他是為了以防有人易容成大皇子,混淆皇室血統,才出手驗證的。

然而,這解釋在逸郡王眼裡看來就是一個笑話,「你認識大皇子十幾年了,本郡王認識的時間比你短几天?本郡王和大皇子勾肩搭背的時候,你只有遠遠觀望的份,論對大皇子的熟悉,本郡王甩你幾條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