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章 原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原因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消息,就如同是晴天霹靂,的一聲在清韻腦中炸開,炸的她怔在那裡,半晌都沒有反應。

她肯定是聽錯了,楚北怎麼會死呢

一直只有流言說大皇子死了,現在大皇子活著,楚北卻死了,逗她玩呢

清韻沒說話,青鶯就怒了,幾乎吼道,「作死啊,敢跟姑娘開這樣的玩笑」

說著,她還把丫鬟往外推,恨不得要打她板子似地。

丫鬟咬著唇瓣,委屈的眼眶通紅,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不是她開玩笑,外面大家都這麼說,府里都傳遍了,還有大皇子和逸郡王把棺槨送到了鎮南侯府,這件事,整個京都都知道。

而且,她只是一個小丫鬟,就是向天借膽,她也不敢跟姑娘開這樣的玩笑啊,不要命了還差不多。

周梓婷受傷的手背還被清韻握著,她望著清韻的眼神,她已經從之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了,但是神情說不上來,哀傷雖然有,但是並不明顯,更多的還是不信。

她不相信鎮南侯府楚大少爺死了。

確實,這樣震駭人的消息,饒是她一時間都接受不了,何況是清韻了

楚大少爺可是她未來夫婿,不僅僅只是定親,更是聖旨賜婚啊

她有求於清韻,這時候,她應該說兩句話寬慰清韻的,可偏偏她笨嘴拙舌了。

她勸清韻節哀嗎那不是說楚大少爺死了,她要真這樣勸,不是勸她,而是火上澆油。

她望著清韻道,「三表妹,你別太。」

她話還沒說完,清韻抬手打斷了她,轉頭吩咐喜鵲道,「把藥膏拿給她。」

喜鵲恨不得跳腳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姑娘自己都自顧無暇了,還管別人手上會不會留疤,表姑娘的傷是五姑娘弄的,幫她祛除傷疤是五姑娘的事。與姑娘何干

清韻吩咐完,就轉了身,她回小榻上坐下了,給自己倒了盞茶。

她現在腦袋暈的很,她需要平靜一下。才好想事情。

楚北不可能死了,衛馳這幾天心情很好,這絕不是死了主子能有的心情。

喜鵲有些不甘心,可是清韻都吩咐了,她只能照做了。

她出了門,去藥房拿葯。

等回來時,手裡多了個小玉葫蘆,遞給周梓婷。

拿到藥膏,周梓婷一顆心算是回落到了肚子里,隨即騰起一抹感激來。

方才聽到楚大少爺死了的消息時。她心咯連跳了兩下,第一下自然是震驚,第二下就是害怕了,她怕清韻傷心了,就不會給她藥膏了,卻沒想到清韻不僅給了,還送了一瓶子。

她心中感動,抬步走過去,要跟清韻道謝。

然而,走了一步。就被喜鵲攔下了,她道,「表姑娘,你先回去吧。姑娘現在沒心情招呼你。」

周梓婷輕點了下頭,道,「多盯著點你家姑娘,千萬別讓她做傻事。」

周梓婷不說還好,一說這話,喜鵲差點氣炸肺。

拿了姑娘的藥膏。她就不能盼著點姑娘好,她就那麼篤定楚大少爺會死嗎

要不是周梓婷說完話,就轉身走了,喜鵲估計忍不住要拿掃把轟人了。

喜鵲恨恨的剜了下周梓婷的背影,然後望著青鶯了,她有些擔心,聽到這麼震驚的消息,姑娘不吵不鬧也不哭,太不正常了,最起碼,她不能連喝兩盞茶吧,她應該去找侯爺和老夫人問問啊,怎麼也要去鎮南侯府一看究竟吧。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埃

青鶯朝她搖搖頭,讓她別提這事。

再說清韻,連喝了兩盞茶后,心情平復了許多。

不僅平復了,嘴角還掛著一抹自嘲的笑,她幾次懷疑楚北的身份不僅僅只是一個外室所出庶子那麼簡單,卻從未深想過

他一個外室所出庶子,憑什麼讓傲嬌目中無人嘴還很毒的逸郡王心甘情願的為他賣命,不惜和安郡王杠上,成為死敵,最後被罰在城北軍營掃了一個月的馬廄,還無怨無悔

尤其是逸郡王知道她醫術超群時,還特地找過她,問她會不會易容改貌,還叮囑她便是可以,也不要幫楚北換了容貌

還有鎮南侯,他讓外祖父教楚北制衡之術。

制衡之術,乃是帝王之術,那是儲君才應該學的

還有大皇子的令牌在楚北手中,他進出皇宮比來侯府還要容易,尤其在皇上那裡,他是有求必應

她還記得楚北說過,鎮南侯對他和她聯姻一事,唯一的不滿之處就是她身份略差了一些,她伯府姑娘的身份配不上他

清韻嘲弄一笑,當時聽到這話,她只覺得好笑,覺得鎮南侯太寵溺楚北了,一個病歪歪一身毒的孫子,就算是嫡長孫,也沒幾個人會稀罕,居然還嫌棄她身份差了些,現在想來,可笑的那個是她。

她只是一個伯府嫡女,在遍布權貴的京都,便是侯府都看不上,何況是皇子之尊了

她嫁給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人人都同情她,覺得她低嫁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卻沒想到,最後是她高攀。

楚北不是牛糞,她才是

當日,興國公府大少爺當眾羞辱他,要是楚北真的只是一個外室所出庶子,他十有會隱忍,可他是皇子,是天之驕子,如何忍的

他敢把興國公府大少爺一腳揣進牛糞中,因為他有足夠的底氣,會有人給他善後。

就算他不是皇上寵愛的皇子,可自己的兒子被人比作牛糞,笑話他一身的毒,沒法行房,還不如進宮伺候皇上,皇上也會龍顏震怒,要不是楚北的身份見不得光,興國公府大少爺又是興國公府嫡長孫,他幾顆腦袋都不夠皇上砍的,就這樣,興國公府還指望皇上給他討公道,當真是可笑至極。

還有大皇子說過,楚北的容貌比之他絲毫不差,有過之無不及

她只好奇楚北的容貌有多驚人,卻從未懷疑過他的臉和大皇子如出一轍

甚至她要看楚北的臉,衛風會毫不留情的阻攔,甚至恐嚇她。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原因了

ps:二更很快送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