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一章 承受(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 承受(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原因了!

楚北和大皇子長的一模一樣!

也只有雙生子,才會有那麼強烈的反應,遠在千里之外,還能感應到對方受了傷。看

連楚北都受了那麼重的內傷,大皇子還不知道傷的有多重。

說他當時斃命,她都相信。

現在,大皇子卻安然無恙的回來了,楚北卻死了,用膝蓋想,也知道是為什麼。

清韻緩緩閉上眼睛,平復了的怒氣,好像又沸騰了起來,甚至比之前更生氣了。

幾個丫鬟站在一旁,有些摸不著頭腦,姑娘怎麼忽然生氣了,她在生誰的氣?

直覺告訴她們,應該是楚大少爺,可楚大少爺不是已經……

外面,紫箋輕著腳步進來道,「姑娘,侯爺來了。」

紫箋稟告完,連忙退了出去。

侯爺進了屋,見清韻給他請安,神情並不凄慘,反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怒氣。

侯爺眉頭凝了兩下,隨即擺手,讓丫鬟們退出去。

等丫鬟們走了,他才望著清韻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楚大少爺出事的消息,怕你傷心,來勸你兩句,只是你這神情,那事你知道了?」

聰明人說話,點到即止,畢竟隔牆有耳,哪怕是心腹丫鬟,也有說漏嘴的時候。

清韻有些詫異,但還是點了下頭,道,「父親是幾時知道的?」

侯爺坐下來道,「楚大少爺內傷時,我就猜到他有兄弟姐妹,再加上侯府會出一位皇后,我不認為清柔能勝任皇后,反倒是你……。」

說著,侯爺嘆息一聲。

鎮南侯膽子太大,他怎麼敢拿自己的嫡孫女去頂替皇子呢。

雖然在皇家,雙生子,尤其是能繼承皇位的雙生子。那必定是要處死一個的,不然皇上和王爺長一樣,豈不是亂了朝綱?

試想一下,王爺和皇上長一樣。若是哪一天不小心進了後宮,就沖那些黏糊人的后妃,只怕王爺進一次後宮,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鎮南侯捨不得外孫死,把皇家忌諱的雙生子。變成了普天同樂的龍鳳胎。

只是,這事大家都沒懷疑過。

因為皇后和楚大老爺就是龍鳳胎,皇后再生龍鳳胎的可能性原就大。

誰想瞞了那麼多年,終究還是露陷了。

這一露餡,還不知道鎮南侯要遭受多少非議和懲罰。

還有安郡王和二皇子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就敢試探大皇子,明擺著是篤定大皇子死了,只怕大皇子的死,和他們脫不了關係。

這些,他暫且不管。也管不到。

可清韻呢,她是皇上賜婚給楚大少爺的啊,現在鎮南侯府都擺起了靈堂,清韻該怎麼辦?

縱然他相信帝后之命指的是清韻,可大皇子是有未婚妻的,是皇上賜婚的右相府周二姑娘,要讓周二姑娘放棄皇后之位,可能嗎?

侯爺都預想的到,清韻的帝后之路會走的有多辛苦。

他只想清韻過的安穩快樂,並不奢望她大富大貴。更不希望她小小年紀就要去承受那麼多。

安王府,正堂。

此刻憤怒一片,但只有主子,沒瞧見半個下人。

安郡王端坐首位。興國公和寧太妃坐在下首,還有興國公府幾位老爺,個個臉色陰沉,就跟便秘了十幾天一樣。

興國公府大少爺雙手環胸的坐在那裡,火上澆油道,「當初。楚大少爺離京,我就想找幾個暗衛把他殺了,報那一腳之仇,非得不許我惹事生非,不然現在能有這麼多事?」

大皇子一直以楚大少爺的身份護送棺材回京的,他要是派暗衛去刺殺,殺的就是大皇子。

現在人已經回京了,天子腳下,誰敢胡作非為,白白錯失了報仇良機。

不過楚大少爺死了,對他來說倒是好事一件。

他只是好奇,「楚大少爺是誰殺的?」

安郡王坐在那裡,看興國公府大少爺就跟看白痴似的,事情都到這份上了,他還不明白!

不過,他阻止他去殺楚大少爺,或許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的事。

興國公府大少爺還在喋喋不休,寧太妃聽得頭疼,她冷聲道,「夠了!你先出去1

興國公府大少爺頓時臉一青,他抓起桌子上的玉扇,昂首闊步的走了。

走之前,還把寧太妃氣了個半死,他只說了八個字: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寧太妃咬了牙道,「誰能想到死了一個大皇子,還有一個大皇子?1

興國公拳頭攢緊,額頭青筋暴起,「鎮南侯和皇后當真是膽子不小,皇室最忌諱雙生子,他們還敢做偷龍轉鳳的事,混亂皇室血脈,這是誅九族的大罪1

「只怕這一個才是真的大皇子1寧太妃的聲音像是來自地獄。

安郡王坐在那裡,眸光狠辣,「現在根本沒有證據證明當初鎮南侯和皇后偷龍轉鳳了。」

除非他能找到大皇子的屍體來對證。

可他讓暗衛划傷了大皇子的臉,他也墜入了湍急的瀑布之下,屍體指不定都餵魚了,就算找到,也被水泡的發腫,面目全非了。

死無對證,他們根本拿鎮南侯府沒輒。

要是有辦法,他們也不會坐在這裡發怒了,凡事都要講究個證據,妄自揣測是沒有用的,哪怕大家心知肚明。

「也是我疏忽了,六年前,大皇子身中奇毒,太醫都醫治不了,可是過不多久,大皇子就好轉了,跟個沒事人一樣,當時我就該警醒,」寧太妃後悔道。

她根本就沒想過有兩位皇子,只覺得大皇子命大。

因為那毒很霸道,一滴就能致命,大皇子吃下去,沒有片刻,便毒發了。

可就是沒死,暈了好幾天。

再醒過來,人已經沒事了,只是有些記不得事,有些人他記得,有些給遺忘了,太醫們都說是後遺症,從未有人懷疑過。

「這一次不扳倒大皇子,以後怕是沒機會了,」興國公冷聲道。

大皇子拜江老太傅為師,有鎮南侯扶持,還和逸郡王走的那麼近,獻老王爺雖然不參與立儲,但和鎮南侯的關係一直不錯,就算為了逸郡王打算,他也會扶持大皇子。

以興國公府的勢力,還如何對抗大皇子?

安郡王沉寂半晌,忽然,他笑了,「若是皇后當年生下的是兩位皇子,那端敏公主就是鎮南侯的親孫女了?」

雖然用了反問的語氣,但安郡王並不是詢問誰。

他一直納悶,當初鎮南侯是讓鎮南侯府嫡少爺和江家聯姻,好娶沐三姑娘。

可是楚大太太擅自做主拿楚大少爺聯姻,最後卻不了了之了。

敢把鎮南侯的話當成耳旁風的,他知道的,還只有楚大太太一人。

以前他不明白,現在他懂了。

為何當初朝廷要拿端敏公主聯姻北晉,她的態度那麼的激烈,原來端敏公主是她的親生女兒。

這樣就好玩了。

看著安郡王越笑越大聲,寧太妃先是不明白,漸漸的,她也笑了,「鎮南侯做的孽,就讓他親孫女來承受吧。」

PS:~~_&~~

繼續碼字,希望在出門前,能有三更,求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