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二章 自重(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自重(三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泠雪苑,內屋。

侯爺怕清韻知道楚北死了的消息,會悲痛欲絕,甚至有想死的念頭,所以來勸清韻一二,要是勸不通,他都打算把他猜到的事,告知清韻。

可清韻已經知道了,也就沒什麼好說的,小坐了片刻,侯爺便離開了。

清韻送他出門,剛轉身。

便聽到窗戶處傳來吱嘎一聲響,一穿著梅子青錦袍的男子躍身進來。

男子容貌俊逸,陌生中,透著一股熟悉。

確實是大皇子那張臉,但又極不相同,她能找到無數優美的詞來形容大皇子,但是她找不到詞來形容眼前之人。

那是一種超越世俗的美態,卻有一種令人瘋狂的魅惑,非孤言陋語能形容。

他那麼站著,高貴清華,和清韻對視,星河璀璨的眸子里,有細碎流光,炙熱而深情。

這雙眼睛曾經無數次這麼看過她,她早已深陷其中。

可那雙眼睛,再配上這一張叫人自慚形穢的臉,清韻只想逃。

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性。

而眼前這張俊美絕倫的臉,意味著無窮無盡的麻煩,她天性懶散,不喜麻煩。

心底這樣想,清韻的周身就蒙上一層淡漠和疏遠,就像是一盆冷水,澆滅了楚北鬧巳齲好像心也涼了兩分。

因為清韻走過來,恭謹而有禮道,「見過大皇子。」

楚北眸底一痛,心像是被人捏緊了一般,他望著清韻道,「就非得如此嗎,以前的你……。」

清韻望著他。打斷他道,「臣女只在宣王府和大皇子有過一面之緣,大皇子忽然闖我侯府,入我深閨,可是我那英年早逝的未婚夫有話託大皇子代為轉達?」

楚北知道清韻是故意的,當日他丟下花轎離京,就有心理準備。清韻不會輕易饒了他。

可聽到這樣疏遠的好像陌生人的話。他心如刀割。

見他不說話,眸底還有沉痛,清韻可忍不住是她的話傷人。她又問了一句,「沒有嗎?」

楚北沒說話,但這一次,他朝清韻走了過來。他雙臂張開,要抱緊清韻。

可是清韻伸手擋住了他。她俏目圓瞪,聲音冷沉道,「請大皇子自重1

「自重?」這個詞叫楚北腦袋發脹,「你知道我是誰1

清韻笑了。退後兩步道,「臣女雖然沒有大皇子過目不忘的本事,可大皇子這副驚人之貌。怕是任何一人見了都不會忘記。」

楚北摸著自己的臉,道。「我知道當日沒許你看我的臉,你生氣了,可……。」

「衛馳1

楚北正說著,清韻忽然喊道。

衛馳躲在樹上,聽到這穿雲破霧的聲音,身子都哆嗦了一下。

「三姑娘喊我,我要不要進去?」衛馳望著一旁的衛風道。

衛風兩眼一翻,「我怎麼知道,三姑娘又沒喊我。」

他聲音裡帶了些僥倖,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會兒進去沒好事。

清韻喊了一聲,衛馳沒進來,她又喊了一聲。

衛馳深呼一口氣,一臉趕赴刑場的痛苦表情道,「豁出去了1

說完,縱身一躍,進了屋。

他行禮道,「不知道三姑娘找屬下進屋有何事?」

清韻忙走到他身邊,拽著他的衣袖,指著楚北道,「你家爺屍骨未寒,他卻不顧身份,闖了進來,把他給我轟出去1

衛馳,「……。」

衛馳頭大了,他就知道沒好事,他雖然奉命保護三姑娘,可爺才是他正兒八經的主子啊,他幫三姑娘,等同謀逆了。

衛馳抬了抬胳膊,想把清韻拽著他衣服的手掙脫開,可是清韻抓的很緊。

再感覺到遠處射來的,殺傷力極強的眼神,衛馳欲哭無淚。

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埃

你們斗你們的,別把氣撒他們這些暗衛身上好么,他們只是聽命行事,誰都惹不起埃

衛馳卡著嗓子道,「三姑娘,他就是我家爺埃」

清韻瞥了衛馳一眼,眸底有一抹寒芒,看的衛馳身子又一哆嗦,只聽清韻冷聲一笑,「京都盛傳楚大少爺死了,屍體還是大皇子和逸郡王不辭辛苦一路送回京都的,現在正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你卻告訴我他是楚大少爺,是在逗我玩嗎?」

清韻越說越生氣,氣的她指著楚北的手都在顫抖。

她不是遷怒衛馳,她是連帶衛馳也氣上了,他們這些暗衛一直知道事情,只是瞞著她!

這些天,她擔心大皇子,擔心楚北,暗衛都看在眼裡,可是有誰跟她吭過半個字嗎?

沒有!

現在倒是義正言辭的說楚北就是大皇子,可惜,晚了!

哪怕昨天跟她打聲招呼,她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生氣,沒人被耍了還能忍著,人家根本不信任她,哪怕她和他聖旨賜婚,還救過他的命!

越想,清韻心底越是氣不順,指著窗戶道,「給我怎麼來的,怎麼走1

楚北瞥了窗戶一眼,他怎麼能走,今天若是不能消了清韻的氣,以後再來就更不容易消了。

他看了清韻一眼,然後坐了下來,那架勢,那樣子,活脫脫是個地痞無賴,講不了理,只能耍無賴了。

偏偏,清韻還就吃這一套了。

她能拿楚北怎麼辦,能一隻手跟拎小雞似地把他拎起來,把窗戶一開,直接丟出去嗎?

要是有那本事,她根本就不會給楚北進屋的機會!

來不了硬的,還不能喊非禮,不然鬧笑話的那個是她。

清韻氣咻咻的,狠狠的咬牙。

行,惹不起,我總躲的起吧?!

清韻轉身便走,楚北皺眉了,這女人怎麼總是跟他想的不一樣,見清韻抬手打珠簾,他忙問道,「你要去哪兒?」

清韻重重哼的一聲,頭也不回道,「你管的著嗎?」

楚北也起身了,邪魅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來道,「正好,我也想去拜訪一下侯府幾位長輩,為當日之事賠禮道歉,一起吧。」

清韻一口老血自胸腔上涌,差點沒噴出來。

她額頭青筋暴起,一跳一跳的,粉拳也捏的緊緊的。

她轉身,怒視著楚北,牙齒上下撞擊,朱唇輕啟,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你到底想怎麼樣?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