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三章 無恥(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 無恥(一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她現在看見他,就有一股想抽他想掐死他的衝動了。

她想找個地方吹吹涼風,冷靜一下。

他倒好,非得跟條尾巴似地跟著她。

就他現在這樣,頂著一張大皇子的臉,從她閨閣中走出去,還不知道要嚇壞多少丫鬟婆子,這是存心要羞的她鑽地洞嗎?

他還要去跟侯府長輩解釋當日他為什麼丟下花轎忽然離開,他是巴不得大家都知道他楚大少爺詐死,搖身一變成了人人羨慕的大皇子吧?!

縱然皇上知道楚大少爺和大皇子是雙生子,可雙生皇子,於國法不容,她倒是想知道被太后壓制的死死的皇上,能有什麼辦法力排眾議來包庇他!

看著清韻清澈明凈的雙眸,閃著憤怒的火苗,就像是冰天雪地里,一縷焰火,溫暖人心。

這些天,他和逸郡王護送棺槨回京,走的並不快,但是卻比任何時候都要疲憊。

那不是身體疲憊,是心。

他比誰都清楚,一旦他恢復大皇子的身份,要面臨的不僅僅是爭奪儲君之位,還有兩道賜婚的聖旨和他對清韻的承諾。

他說過此生有她足矣,絕不納妾。

他是楚大少爺時說這話,大家會說他懼內,亦或者是痴情。

可他要是奪得儲君之位,甚至將來成了皇帝,後宮僅她一人,只怕滿朝文武都會跪在議政殿請他以江山社稷為重,為大錦朝開枝散葉。

比起奪儲的艱辛,違背承諾,有負清韻,更叫他頭疼。

不管他是楚大少爺還是大皇子,他始終是他,他得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他還記得逸郡王回京路上,說過的話,「你和沐三姑娘聯姻,是因為江老太傅和老侯爺重信守諾的緣故。你要是違背承諾,是打他們的臉,確實說不過去,況且。沐三姑娘還與你有救命之恩,讓你背棄她,做忘恩負義的事,你肯定做不到,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一般滿朝文武奏請皇上廣納後宮,是因為皇上子嗣單薄,只要沐三姑娘將來多生幾個兒子,就能把他們的嘴給堵住了,據我所知,咱們大錦朝最能生的女人生了十二個兒子,一個人抵的上整個後宮了,甚至比整個後宮女人加起來還要厲害,像前朝惠文帝後宮三千,也才生了三個兒子埃還一個比一個蠢,生生把江山給玩沒了,差距礙…。」

「生那麼多兒子,照顧的過來嗎?」當時,衛風問道。

逸郡王搖頭,「照顧的過來才怪,又不是富貴人家,最後餓死了四個,那婦人的男人跟隔壁的寡婦好上了。」

衛風,「……。」

逸郡王也察覺這舉例不大好。他輕咳兩聲道,「這個例子是不大好,問題出在那男人身上,不努力上進。卻跟人家寡婦勾搭,道德淪喪,應該拖出去喂狗,不過重要的是女人能生,我還知道一個例子,那個女人也是特能生。一口氣生了九個女兒,個個人比花嬌……。」

「然後呢?」衛風繼續問道。

逸郡王又咳了一聲,「那家老爺以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納妾了……。」

衛風,「……。」

「不過一口氣生九個女兒亦或者十二個兒子的總歸比較少,太倒霉的太倒霉,太幸運的又太幸運了,一般人都不會這樣,」逸郡王訕笑道。

為毛舉的例子最後都納妾了。

逸郡王一苦惱,就不耐煩道,「管那麼多做什麼,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你家爺現在身上的毒都還沒清除乾淨,行房即死,你們這些個做屬下的不要想太多,這不是瞎操心嗎?」

明明說起生孩子的是他好么!

楚北在走神,清韻越加生氣了,扯著嗓子,再一次吼道,「你到底想怎麼樣?1

聲音忽然襲來,將楚北從思緒中驚醒,他下意識道,「生兒子……。」

才說了三個字,就聽清韻罵道,「無恥1

本來清韻就很惱火,現在更是羞憤交加,都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有心情想些亂七八糟的事,他是不是不把她氣死就不罷休?!

也不知道是不是氣昏了頭,她竟然笑了。

楚北也知道他說錯話了,他抬頭就瞧見清韻眸底一抹狡黠的笑忽然而逝。

是他的錯覺嗎,他怎麼覺得清韻要算計他了?

他抬眸望著清韻,只見她明媚的雙眸,夾帶著嫵媚笑意,修長的睫羽輕輕顫抖,帶著無限的誘惑,那嬌艷欲滴的唇瓣,就跟水洗的櫻桃,泛著誘人的光澤,像是在說: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楚北就知道她想做什麼了,這女人對他很了解,他身上的毒沒解,行房即死,可是動情的話,雖然不會死,但也會很難受。

越動情,越疼痛難忍。

這也是為什麼,他和清韻認識這麼久,除了沒事闖人家香閨,卻不曾半點越矩的原因。

可是她未免太小看他了,他難道連這麼點定力都沒有嗎?

楚北很自信,他嘴角上揚,漆黑的眸底閃耀著琉璃般璀璨光芒,彷彿能攝人心魄。

清韻心神一晃,差點破功,但心底的氣也更大了。

先是無賴,而後無恥,現在還挑釁她?

不給他點教訓,他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清韻邁步上前,輕抬皓腕,撫在他胸口處,緩緩轉悠著指尖,用一種輕柔如湖畔柳絮的聲音道,「不是說生孩子嗎,站著怎麼生?」

聲音弱的,衛馳站在一旁都沒聽見。

但眼前這一幕,太那啥了,非禮勿視埃

衛馳想轉身離開,可是他擔心某男會把持不住,畢竟清韻先罵他無恥,而後態度逆轉,前後判若兩人,太不尋常了。

加上楚北身上毒素未清,行房即死,他得看著點才行埃

左右他們也忘記他還在屋子裡,那他就站著好了,但……還是不忍直視埃

清韻盡全力撩撥楚北,除了某兩個瞬間,楚北忽然有些粗重外,他神情依舊,臉上還寫著:就這樣?

清韻差點氣出內傷來。

「這樣是不夠的,」楚北笑道。

清韻忍著心底怒氣,眼神都泛著笑意道,「怎麼不夠了?」

楚北抬手,勾起清韻的下顎,讓她望著他,道,「你還沒有領會到美人計的精髓。」

哪有人美人計就在胸前亂摸,除了畫圈圈,還是畫圈圈的,再就是扯下他的腰帶就沒了?

清韻笑了,笑容燦爛,聲音酥軟道,「你以為我在用美人計啊?」

「難道不是嗎?」楚北看著她道。

清韻搖頭,很明確的告訴他道,「不是,我用的是苦肉計。」

衛馳,「……。」

要不是他學過兵法,真的要被三姑娘給打敗的,這明擺著是美人計,怎麼就成苦肉計了?

正想著呢,就見清韻手一抬,一根銀針泛著冰冷光芒。

衛馳還未回過神來,就被清韻扎了下去。

當時,清韻側著身子,頭朝前,和楚北說話,一隻手還摸著他的胸,另外一隻手,明明也在摸著楚北的,可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根銀針。

猝不及防之下,楚北中招了。

他站在那裡動彈不了,起先還能說話,可是清韻又給他扎了一針,他只能幹瞪眼了。

清韻走到他跟前,呲牙笑道,「定力不錯啊,可你太小瞧我了,安定侯之所以會封侯,靠的是赫赫戰功,我也算是出自將門世家了,兵法也學了幾個,我現在就讓你瞧瞧什麼是苦肉計。」

衛馳站在一旁,也是一頭霧水。

直到他瞧見清韻把丫鬟拿來清掃灰塵的雞毛撣子拿來,他忽然懂了。

苦肉計……爺一身的肉要受苦了。

清韻手拿著雞毛撣子,望著楚北,笑的清冽出塵,「我要是打疼你了,你一定要記得叫啊,那樣我會更用力,讓你叫的更大聲的。」

楚北,「……。」

這女人,能有一次按常理出牌的嗎?

她不會真打他吧?

很快,楚北就不會問了,因為清韻打了。

邊打邊罵,「讓你耍無聊1

「讓你無恥不要臉1

衛馳,「……。」

衛馳站在一旁,徹底凌亂了。

從來只見過殺雞儆猴,還沒見過殺猴儆雞的埃

三姑娘,你倒是悠著點啊,你知不知道杖打皇子是什麼罪名啊,雖然習武之人,不怕挨幾棍子,但古往今來,都是夫為妻綱,哪有嫡妻杖打夫婿的,這不翻天了嗎?

衛馳伸手要阻攔清韻。

結果手剛抬起來,喊了一聲三姑娘,清韻一轉身,「啪」一雞毛撣子直接打在了衛馳手背上,「喊什麼喊,你也想挨打嗎?當日我出嫁沒看好老黃曆,你們今兒出門也沒看老黃曆嗎?」

果然三姑娘還是因為那日的事生氣,想到那天的狂風亂作,抬花轎的小廝被風沙眯眼,將花轎抬的東倒西歪,三姑娘坐在花轎里,受了不少苦。

她這要爺感同身受呢。

只是,「把六月初六改到六月初八是慧凈大師的主意啊,與爺無關。」

清韻眼睛一眯,瞥了衛馳,皮笑肉不笑道,「你的意思是冤有頭債有主,我不該打你家爺,應該去抽慧凈大師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