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五章 活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活著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這樣放低姿態,再加上之前他明明沒有被銀針扎中,還任由她打了幾下,還救了她一命。

雖然棗兒目的是殺他,她只是被殃及,但是被救卻是事實。

清韻再大的怒氣,這會兒也消了大半了。

餘下的怒意,只針對楚北那張俊美絕倫到人神共憤的臉,清韻多瞧兩眼,有一種想撲過去把他抓花的衝動,一個大男人,長的這麼招搖做什麼?

「說吧,說完趕緊走,」清韻嗡了聲音道。

衛風、衛馳很識時務的跳窗離開。

青鶯和喜鵲互望一眼,也默默的退出了屋外。

等他們都走了,清韻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茶盞蓋掀著,就像是一個香爐,雲煙繚繞,一縷茶香,沁人心脾。

楚北在清韻對面坐了下來,他道,「我想以你的聰慧,就算猜不中全部,至少也能猜個七七八八。」

清韻瞥了他一眼,很想說你不用奉承我,你就是說一籮筐的好話也改變不了你們主僕一行人不信任我的事實,何況還只誇了一句,二十四個字。

清韻沒說話,楚北繼續道,「在皇室,雙生子是大忌,出生之時,必定要去掉一個,母后捨不得我們任何一人,以死相逼,才逼的皇上答應把二弟送出宮,只是當時產房外,眾人都聽到了兩個孩子的啼哭聲,不得已,才把舅舅才出生的嫡長女抱進宮,也就是和親北晉的端敏公主。」

當時,伺候皇後生產的宮女太監還有太醫、穩婆,凡是知道雙生子消息的,都被秘密處決了。一個不留。

只留下幾個不能殺的知情人。

「在我八歲以前,我並不知道我還有個孿生弟弟,是逸郡王發現的……。」

雖然他是大皇子,鎮南侯府是他外祖家,但是他幾乎沒有出過皇宮,即便鎮南侯過壽,皇上准許皇后出宮給鎮南侯祝壽。她可以帶端敏公主出宮。但從不帶他。

就像楚北在鎮南侯府,侯府給他建了一個超大的住處,有不少丫鬟小廝陪他玩。但也不許他踏出院門一步。

有一回,獻老王爺帶他去鎮南侯府玩,他從小就調皮,喜歡東躲西藏。這不無意中闖進了楚北住的院子。

當時,他看著楚北。一臉詫異道,「大皇子,你怎麼在這裡?」

當時的小楚北望著他,一臉陌生道。「你是誰?」

「我是誰?我們昨天才見過,你就不認得我了?」小逸郡王很不高興,他長的這麼英浚隔三差五就見到的人,居然說不認得他。傻了吧?

「我昨天沒見過你,」小楚北很認真道。

當時,有人四處找小逸郡王,他嫌煩,也沒搭理小楚北,就趕緊跑了。

過了幾天,他又被獻老王爺帶進了宮。

他遠遠的瞧見大皇子,想到上回在鎮南侯府,人家說不認識他,他決定也不認識大皇子了。

這不,他昂著脖子往前走。

大皇子就那麼看著他走過來,見他望著他,小逸郡王還很不要臉的哼了鼻子道,「看什麼看,我不認識你,再看,小心我揍你1

大皇子皺著小眉頭看著他,「你打不過我。」

一句話,直接把逸郡王給惹毛了,當時就擼衣袖了,「誰打不過你了?!看我不打的你滿地找牙1

說著就沖了過來,大皇子看著他,道,「你說不認識我,那這一回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

逸郡王頓時停手了,一臉古怪的看著他,「是你先說不認識我的1

「我沒說過1大皇子否認道。

「你說過1

「沒說過1

「男子漢大丈夫,說出去的豈能當做是放屁?1

「我沒說過就是沒說過!你說,我什麼時候說的?」

「四天前,在鎮南侯府說的!那天你穿著天藍色衣裳,在玩木劍1

「我沒去過鎮南侯府1

「你還騙我1小逸郡王有些生氣了。

「我沒騙你1大皇子也生氣了。

「誰騙人誰是小狗1

「行,誰騙人誰是小狗1

小逸郡王看著大皇子,歪著腦袋道,「你真的沒去過鎮南侯府?」

大皇子不願意搭理他了,轉身便走。

小逸郡王粘了上去,追問道,「你沒去過鎮南侯府,可那天我在鎮南侯府看見一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真的,你沒看錯?」大皇子有些不信。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跟他長一模一樣呢。

小逸郡王又不高興了,「真的一模一樣,不信,哪一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任是誰聽說還有一個人跟他長一模一樣,都會按捺不住想去看看。

當天,兩人就偷溜出了宮,跑鎮南侯府去了。

逸郡王認得路,大皇子見到了小楚北。

四目相對,除了衣裳不同之外,其他就跟照鏡子一樣。

兩人都驚呆了。

除此之外,還有伺候小楚北的丫鬟小廝們,也都驚呆了,居然有兩個大少爺?

小孩子,玩性大,他們就在院子里玩起來。

楚大老爺來教小楚北武藝,見大皇子也在,當即心就咯一下跳了,他讓人守住院門,回去找鎮南侯。

那天,他們三個人被帶進書房。

鎮南侯很認真的告訴他們三個人,有人跟大皇子長一模一樣的事不得泄露半句,尤其是逸郡王,這事便是連獻老王爺都不能說。

小逸郡王歪著腦袋問,「為什麼不能告訴祖父,多好玩啊,我還想讓祖父幫我找找,看有沒有人跟我長一樣。」

要是換成另外一個人知道這事,鎮南侯估計都動殺念了。可那是逸郡王,獻王府的獨苗,縱然他將這事抖了出去,他也不能動他分毫。

他摸著逸郡王的腦袋道,「這事讓你祖父知道了,他們會死。」

小逸郡王當時嚇住了,世家少爺。很小就明白什麼是死。他點頭保證道,「我保證不說出去,但我可以找他們玩嗎?」

鎮南侯點頭。「玩可以。」

但從那天起,小楚北就終日不離面具了,身邊多了幾個武功高強的暗衛,寸步不離的守著他。除了戴面具,他可以出府玩。可以和府里其他少爺姑娘們一起上學,甚至偶爾,還准許他進宮給皇上和皇后請安。

這些,別人能做的事。他們都能做。

唯一不許的,就是掉轉身份,若是發現了。家規伺候。

鎮南侯嚴厲起來,沒幾個不怕的。是以你裝我,我扮你的事,小楚北和小大皇子從沒玩過,雖然他們一直想玩。

轉眼四年過去。

十二歲那年,朝廷為立儲一事紛爭不休。

那一年,大皇子身中奇毒,太醫說他體內毒素難解,命不久矣。

那一年,小楚北摘下面具進了宮成了大皇子,大皇子戴上面具,進了鎮南侯府,成為了楚大少爺。

大皇子住進錦墨居,鎮南侯怕他被人打擾,或者發現端倪,再加上他身上有毒,安排他在錦墨居養玻

怕他孤獨,安排了衛風、衛馳等十名年紀相仿的暗衛陪他玩,逸郡王也會來。

邵磨了他整整六年。

他很少出府,有時候實在想父皇母后了,才會進宮,但是一年裡,也不會超過四回。

如果當初,不是好奇楚大太太給他定親,他估計會在錦墨居整日喝那些苦兮兮到讓他麻木的葯,直到毒發身亡。

以前做大皇子的時候,就沒少和安郡王和二皇子他們鬧矛盾。

後來搬去了鎮南侯府,倒是清閑了,除了毒發,就是看書,再不就是看衛風他們練武功。

楚北回想起以前,尤其是他知道還有一個孿生兄弟時,他有多高興,每日就想著怎麼在父皇和母后那裡軟磨硬泡,可以准許他出宮。

屋子裡,很安靜,只有楚北的說話聲。

清韻從聽到皇后以死相逼,皇上心軟,不由得驚詫。

皇上應該知道,雙生子是皇家禁忌,他身為一國之主,居然准許臣子偷梁換柱,這對皇后也算是寵溺入骨了吧?

可皇上和皇后成親以來,將近二十年,只在初一十五以及那些規定應該陪同皇后的日子才睡在長信宮,根本和寵溺兩個字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當初在宣王府,皇后吐血暈倒,皇上心急如焚的模樣,清韻還歷歷在目。

這一切只能用三個字來解釋:有問題。

等楚北說完,清韻望著他道,「你才是真正的大皇子,雖然只比大皇子大半刻鐘,但大一分鐘也是大,知道你身上的毒能解了,你為什麼沒做回大皇子?」

楚北的手段,清韻見識過好幾回,做事深謀遠慮,滴水不漏。

這樣的人,不做帝王浪費人才埃

清韻問完,想到什麼,臉微微紅了。

她記得她在宣王府桃林里見到大皇子時,他說過的話。

「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子比江山還要重要?」

「比你還美的?」當時她這麼回答,見他不高興,立馬轉口問道,「這世上,有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嗎?」

大皇子小了,「你遇到過,但是沒見過。」

當時,她還很無語,因為在她眼裡,遇到和見到是一個意思。

也就是說,楚北不做大皇子是因為她了?

清韻覺得是她自作多情了。

果不其然,楚北笑道,「我雖然是大皇子,但我也只比他大半刻鐘,中毒時,就讓他進宮頂替我,毒解了,就讓他放棄皇子身份出宮戴著面具過一輩子,對他太不公平。」

清韻驚愕,隨即笑道,「所以你想換一張臉?」

楚北輕點了下頭。

清韻挑眉道,「可大皇子給我的感覺,他對皇位也不甚在意。」

好像對楚北愛美人不愛江山,有些怨言的樣子。

楚北盯著桌子上的茶盞,道,「他和端敏公主兄妹情深,端敏公主為了大錦和北晉聯姻,他覺得皇家薄情,他不喜歡皇家,唯一想做皇帝的動力,只是想踏平北晉,迎回端敏公主。」

端敏公主和親還不滿三年。

當年,鎮南侯同意讓她和親,實屬無奈,只能算她命苦,遇到大錦百年難遇的天災。

北邊乾旱,南邊水災,再伴隨著瘟疫,那一年,大錦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過了三年,才勉強恢復。

當時,北晉和南楚對大錦虎視眈眈,縱然大錦有精兵良將,可俗話說的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沒有糧草,還怎麼打仗?

如果沒頭沒腦的硬碰硬,只會一敗塗地。

大錦在逼不得已下,選擇了和親。

這是大錦朝的恥辱。

更是鎮南侯府的恥辱。

身為大將軍,卻讓公主去和親,尤其那個公主還是鎮南侯府的親孫女。

「唯一做皇帝的動力?是不是意味著,有人幫他完成這個心愿,他可以放棄皇位?」清韻無語道。

他們兩兄弟是要把安郡王和二皇子活活氣死嗎?

人家爭的頭破血流,他們還不稀罕。

她怎麼都覺得想抽他們了?

楚北笑了,笑聲醇厚如酒,「踏平北晉,以前我不要皇位,也會幫他。」

「現在,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

楚北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冷冽。

那神情,看得清韻都心酸。

大皇子死了,他未完成的心愿,只能他代為完成了。

正想著呢,忽然當一聲傳來。

驀然抬眸,只見一盞茶掉在在桌子上,茶水四溢。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楚北左手顫抖,疼的彎曲。

清韻聽得一怔,連忙問道,「你的手怎麼了?」

楚北神情很奇怪,至少在清韻看來,太奇怪了,因為他在笑。

手都顫抖成這樣了,他居然還笑的出來。

清韻起身,要幫楚北把脈。

楚北望著清韻,說了四個字,「他還活著。」

他還活著?

清韻又是一怔,「大皇子還活著?」

楚北搖頭,「我確定他還活著1

已經連續三天了,每天到固定時辰,他身體各處穴位會不期然疼,像是被針扎一般,尤其是手指,有時候莫名其妙的疼的揪心。

和上回他忽然內傷一樣,來的莫名其妙。

這世上,只有他有事,他才會感同身受。

清韻撫額了,「既然大皇子還活著,那你還把楚大少爺的棺槨送回京?」

他做回大皇子就算了,還讓世人以為楚大少爺死了,以後大皇子回來,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算了,他以後是要做帝王的人。

當皇帝的,除了皇位不能隨便給人之外,封王封侯還不是隨他心情的事,是不是楚大少爺並不重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