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六章 倒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倒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就算現在將楚大少爺下葬了,將來楚大少爺回來,只要告知一聲,說當年找人,找錯了屍體,誰又能說什麼呢?

不過是背地裡笑話鎮南侯府兩句,到底是鎮南侯府的家務事,誰管的著?

指不定滿朝文武還得跟鎮南侯府道賀,畢竟人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這些事都好說,只是她呢?

她可是楚大少爺未過門的嫡妻啊,還是聖旨賜婚的。

大錦朝不乏有定了親的,男方死後,女方守節到死,而且女方極有可能從始至終都不知道她守節的男人是何模樣,這樣扭曲人性的事,在古代是好事,是人人稱頌的貞潔烈女。

何況她是聖旨賜婚,楚大少爺還對她痴心一片,甘願為她此生不再納妾。

她豈能沒良心的另嫁他人?

她為楚大少爺守節是應該的好么!

正想著呢,就感覺到手被人握緊,有輕微的疼,耳畔有說話聲傳來,「聖旨賜婚,楚大少爺一日不死,你就註定是楚家大少奶奶,我也不確定暗衛什麼時候能找到他,他傷的如何,但我只知道,不論我身份是誰,我只願意娶你1

聲音溫和中透著霸道,像是一團火焰,灼燒著清韻的心。

她心跳的很快,像是有一隻小鹿在裡面亂撞,她的臉紅如霞,連耳根子都從羊脂玉變成了血玉了。

楚北還從未見過清韻這樣嬌羞過,那含羞帶嗔的模樣,看的他心中一動。

然後,他就面帶痛色了。

清韻發現了,然後臉更紅了。在心底罵了一聲無恥,然後道,「你一個月未解桑俊

楚北輕點了下頭,他確實有一個月沒有解毒了。

清韻給的醫治辦法,非一般的大夫敢試,就連當初錢太醫都沒有十足的把握,只能算是勉強一試。饒是他。被打岔,都能出錯,尋常大夫。又怎麼敢讓他們醫治呢,況且他出京,是為了找人,哪有心情管身上的毒?

清韻伸手。要幫楚北把脈,外面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清韻手都碰到楚北的手腕了。最終收了回來,轉頭往珠簾處望去。

青鶯推門進來,道,「姑娘。老夫人讓你去春暉院一趟。」

清韻輕點了下頭,又轉身看著楚北。

窗外,衛風跳窗進來。道,「爺。你該進宮了。」

爺回京,只在鎮南侯府待了兩刻鐘,便趕不及來見三姑娘,卻沒想到,挨了好幾下雞毛撣子,好在三姑娘怒氣全消了,不然他都替爺覺得委屈了。

清韻去了春暉院,楚北和衛風跳窗走了,臨走之前說,他會再派一個暗衛在前院守著清韻,以防意外。

出了泠雪苑,路過花園。

在一個岔路口,清韻和沐清柔狹路相逢。

沐清柔今兒穿著一身蜜荷色花素綾裙裳,頭上戴著五彩翡翠簪,容妝精細,婀娜動人。

她很愛美,尤其是被皇上賜婚給二皇子之後,在容妝上,就更細緻了。

只是美則美矣,只是眼神太破壞美感了。

哪有一個端莊秀麗的大家閨秀把譏諷放在眼裡,嘴角的笑帶著嘲弄,而且出口傷人的?

「本來覺得我夠倒霉的了,沒想到三姐姐你比我更倒霉呢,我就算將來做不成皇后,好歹也是個王妃,三姐姐你可就……。」

說到這裡,她就停了。

明明幸災樂禍,心底樂開了花,還非得做出一副我很同情你的樣子。

想到周梓婷不過說了兩句話,她就以為她是在笑話她,將她一把推進花叢,導致手被划傷,如今看來,她哪裡還有半分惱火的樣子?

都說安慰一個傷心的人,你就哭的比她更傷心。

她倒好,她都還沒哭呢,她就覺得她悲痛欲絕,然後心情好了?

這樣自我安慰的本事,倒是叫她羨慕了。

清韻望著沐清柔,笑道,「你傷了梓婷表姐的手,她找我要了一瓶子祛傷疤的藥膏,記得給我。」

沐清柔臉色一變,「她找你要的藥膏,憑什麼我給錢?1

她聲音很大,幾乎暴跳如雷。

清韻嘴角牽起一抹冷笑,「憑什麼?就憑我當日被你從背後推了一下,傷了染堂姐,賠償了兩萬兩銀子1

她傷了人,還是被她推的,都需要賠償。

她當著丫鬟的面,傷了周梓婷,就能沒事?

一瓶子藥膏,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就算送給周梓婷,她也絲毫不覺得心疼。

可便宜沐清柔,一個沒事找茬,恨不得她倒霉死了的人,她可就不甘心了。

沐清柔氣炸了,她知道這事她不佔理,她當時氣壞了,才會忍不住推開周梓婷,也是她倒霉,划傷了手背,可要她賠償,她怎麼可能會賠呢,她沒錢好不好!

「是她嘴欠在先1沐清柔咬了牙道。

青鶯站在清韻身後,聽了沐清柔的話,忍不住撇了撇嘴。

要說嘴欠,表姑娘比她可差遠了好么,就許她嘴欠了,人家表姑娘說兩句就不許了?

況且表姑娘說的那兩句還算中肯,並沒有譏諷嘲弄的意思,她就火冒三丈了,就方才,她說的那些話,要換成姑娘是她,指不定都把她嘴給打腫了。

沐清柔的強詞奪理,清韻根本不願搭理,她冷冷一笑,「是不是嘴欠,祖母只有評斷。」

周梓婷沒有去找老夫人,而是先來找她,不是因為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而是手上的傷疤能不能復原對她來說比討回公道更重要。

沐清柔不是好惹的,周梓婷更不是什麼軟柿子。

這事還有的算呢。

見沐清柔生氣,清韻不想再和她爭辯,要邁步往前走。

沐清柔暗暗攢緊拳頭,竟然快兩步。搶先走了。

清韻無語,又不是趕著去投胎,用的著搶先一步嗎?

尤其沐清柔走了幾步后,丫鬟提醒她,她並不是要去春暉院,她又折返了回來,還狠狠的瞪了清韻一眼。好像是清韻連累她走錯了路似地。

奇葩!

對此。清韻只有這兩個奉上。

邁進春暉院,進了正堂。

饒過梅蘭竹菊四扇屏風,清韻就將屋子裡的情形一覽無餘。

老夫人和侯爺坐在羅漢榻上。大夫人坐在侯爺的右下手,她對面坐著的是以前的秋姨娘,現在的二夫人。

她打扮得體,坐在那裡。周身蒙著一層淡雅脫俗的氣質,比大夫人要可親的多。

見她進來。二夫人臉色溫和,眸帶憐惜。

清韻上前,挨個的請安,然後問道。「祖母喚我來,可是為了丫鬟的事?」

老夫人在心底一嘆,看清韻的眼神越發慈藹。滿含憐惜。

她這孫女從小就命苦,才出生就沒了娘。侯爺娶了大夫人,雖說他最疼愛的還是清韻,加上江老太傅位高權重,大夫人不敢在明面上虧待她,可也只是明面上,後來江家被貶……那兩年清韻受了多少苦,她想起來,都懊悔不已。

好不容易定了親,雖然楚大少爺身份有瑕疵,身上還有毒,到底人還活著,加上鎮南侯很喜歡清韻,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誰想出嫁之日,卻遭遇狂風,花轎都抬到鎮南侯府門前了,愣是沒嫁成給抬了回來。

這些都沒事,畢竟楚大少爺是匆忙離京,大家也知道是因為急事不得不離開,並非是不願意娶清韻。

好不容易把楚大少爺盼了回來,卻在京都城門前,成了大皇子假扮的,那躺在冰冷棺材里的才是鎮南侯府楚大少爺。

之前傳聞說大皇子出事了,她們還同情和大皇子定了親的右相府周二姑娘,誰想到最後……

鎮南侯府幾次三番的救清韻,現在楚大少爺死了,鎮南侯府的暗衛還在刺客暗箭下救了清韻,這份恩情,侯府該怎麼還?

又是一聲嘆息。

老夫人望著清韻道,「侯府不少丫鬟都是從人牙子手裡買挑來的,要是有心之人要扮成丫鬟混進來,還真的防不勝防,上回給你陪嫁添置的丫鬟,也不知道還沒有刺客,都打發去莊子上吧。」

打發那些丫鬟去莊子上,清韻並沒有什麼意見。

那些丫鬟,清韻都不怎麼熟,都沒什麼印象,唯一有印象的還是個刺客。

她多看棗兒兩眼,全因蔣媽媽一句話。

她見棗兒手腳麻利,為人勤快,笑道,「周總管挑人,多老實本分,這丫鬟機靈成這樣,也難怪入不了周總管的眼了。」

當時,她沒怎麼在意,因為她喜歡勤快機靈的丫鬟。

這會兒想來,只怕棗兒進侯府,還到她身邊伺候,絕不那麼簡單。

想著,清韻上前一步,道,「祖母,周總管挑人素來老實本分,怎麼這一回給我挑了這麼個機靈勤快的丫鬟?」

老夫人望著清韻,眉頭微斂,清韻不說她還沒往這上面想,難道周總管對侯府有異心?

想著,老夫人就搖頭否決了,周總管在侯府伺候了幾十年,為人周正,是老太爺的心腹,一家老小都在侯府,還有兒子跟隨侯爺戰死沙場,侯府不應該懷疑他的忠心。

可是這事,又確實可疑。

老夫人吩咐丫鬟道,「去找周總管過來。」

聞言,大夫人眉頭擰了下,眸底有一抹暗芒閃過,但更多的還是惱火。

不是說好的,那丫鬟進侯府,不會做任何小動作,答應的那麼好,結果卻刺殺清韻!

如此,就別怪她了!

很快,周總管就進來了。

他上前請安,然後問道,「不知道老夫人找我來有什麼事吩咐?」

看著周總管鼻尖上的汗珠,還有輕微的喘氣,老夫人就覺得她不應該懷疑周總管。

連她讓丫鬟去傳他,他趕不及就來了,如此忠心,侯府還懷疑她,豈不是太傷人了?

老夫人正要說話,結果侯爺先她一步道,「侯府給清韻挑的丫鬟,混進了刺客,怎麼挑丫鬟時,這麼不小心?」

周總管也知道棗兒刺殺清韻的事,他忙道,「那丫鬟……。」

說了三個字,她就不說了。

侯爺眉頭一緊,「那丫鬟怎麼了?」

周總管下意識的看了大夫人一眼。

大夫人就起身道,「侯爺,那丫鬟是我挑的。」

侯爺眸底一沉。

老夫人臉就青了,聲音也拔高了兩層,「你挑的?1

大夫人坦蕩道,「老夫人還記得許姑娘嗎?就是那個被清韻所救,後來又救了清柔一命的姑娘,她進了侯府,給清柔做了丫鬟,這些天,她一直外出找尋失散的弟弟,結果弟弟沒找到,卻找到了同鄉姐妹,當時她同鄉姐妹,就在人牙子手裡,她就來找我,求我收了那丫鬟進侯府,她救了清柔,這麼點小忙,我豈能不答應?」

「怕周總管挑不中那丫鬟,我還特地去了一趟,見周總管給清韻挑的都是老實木訥的丫鬟,我想到清韻從老夫人您這裡要去的兩個丫鬟,都機靈的很,就讓周總管挑了那丫鬟……。」

起先,大夫人只讓周總管挑兩個機靈的丫鬟。

然而,棗兒並沒有被周總管看上。

大夫人沒輒,就笑道,「我瞧這丫鬟機靈勤快,也算她一個吧。」

大夫人是當家主母,她給清韻挑一個丫鬟,周總管怎麼可能會駁她的面子呢?

聽大夫人那麼說,侯爺眉頭一沉,道,「許姑娘一定要跟著清韻,還安排自己人進侯府,跟在清韻身邊,你就沒察覺到不對勁?1

大夫人嗓子一噎,侯爺這是說她蠢呢,她有些生氣道,「我是覺得奇怪,可人家一個勁的說自己有恩必報,不報恩夜裡都睡不著覺,我能說什麼,況且她又不止在我面前說過要給清韻做丫鬟,也沒見有人說她奇怪,是別有居心了,況且,世上並非沒有這樣的人,她又救過清柔,我能隨隨便便就懷疑她別有用心嗎?」

她要是蠢,那大家都蠢!

因為許姑娘救過沐清柔,所以她要大夫人幫點什麼忙,大夫人答應幫她,誰也不好責怪她,這才是大夫人理直氣壯的原因。

老夫人臉色肅冷道,「先把人抓起來再說1

還抓人?

清韻都忍不住撫額了,棗兒被殺,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人家早不定跑哪兒去了,能抓到人才怪了。

而且,就侯府那些小廝,能琢酚興氐陌滴潰

去抓人,也不過是多犧牲幾個小廝罷了。

周總管帶人去抓許姑娘。

他走後,大夫人怕因為棗兒的事被呵斥,當即就轉了話題道,「楚大少爺死了,侯府知道了,就該去弔唁一番,我和侯爺是肯定要去的,而且宜早不宜遲,只是清韻……她原該八抬大轎進鎮南侯府,而不是披麻戴孝,而且聖旨賜婚,鎮南侯府幾次救她,退親是不可能了,我想著,要不在楚大少爺下葬之前,讓他們完婚,好歹清韻還有個楚大少奶奶的身份,將來守節也好聽些。」

ps:~~o_o~~

今天一更,明天恢復更新。。。。。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