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七章 刺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刺客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大夫人語氣難得的溫和一次,還一臉的為清韻著想的神情,帶了三分沉痛七分憐惜。

可這樣溫和的語氣卻像是千金重鎚,狠狠的擊打在清韻的心間,打的她整個人都懵了。

老夫人臉沉如霜,雙眸冰涼。

侯爺眉頭緊鎖。

屋子裡,氣氛一下子凝固了,丫鬟婆子們都屏氣凝神,連喘氣都不敢。

看著清韻緊緊的盯著她,眸帶冷芒,大夫人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楚大少爺雖然死了,可是鎮南侯府的暗衛還守著清韻呢,指不定這會兒人就在外面,她這會兒提清韻出嫁的事,老夫人和侯爺都不敢否定,不然傳到鎮南侯的耳朵里,豈不成了清韻不願意嫁了,有另外嫁人的打算

人家才沒了孫子,侯府就想著改嫁了,鎮南侯能不生氣

為了侯府好,老夫人和侯爺必須得答應。

而且,楚大少爺死了,清韻再嫁進鎮南侯府,之前準備的十里紅妝,根本就不需要了,那些精緻的頭飾,綾羅綢緞還有抬去鎮南侯府的必要嗎

一個寡婦,打扮的花枝招展,可不是美,而是招蜂引蝶,不守婦道了。

既能把這個礙事的眼中釘給拔了,又能落下一筆不菲的陪嫁,沒有比這更兩全其美的事了。

老夫人手中佛珠撥弄著,一股氣縈繞在心頭,撓的她心肝脾肺都癢的發疼,幾乎要暴跳如雷了。

她拼了命的忍著,忍的額頭隱約可見青筋跳動。

到底不是親生的,不知道心疼,今兒是清韻,她可以雲淡風輕的說這話,若是換成清柔,她這會兒指不定已經想辦法逼她跟侯爺無論如何也要幫著把親事退掉,哪怕是違抗聖旨也在所不惜

可偏偏大夫人話說的好聽,清韻和楚大少爺是聖旨賜婚。鎮南侯府暗衛幾次救清韻的命,楚大少爺還曾當眾揚言說此生有清韻足矣,絕不納妾。

楚大少爺能為清韻做這麼多,清韻還能退親改嫁。另投他人懷抱嗎

誰都知道不可能。

可知道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大少爺對清韻是很好,鎮南侯府暗衛幾次救清韻的命,這些都不錯,可現在楚大少爺死了。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人事不知,清韻才十五歲啊,以後的日子還長著,讓她從今以後,守著一塊靈牌過日子,膝下無兒無女,這不是要把她生生給逼瘋嗎

老夫人很惋惜楚大少爺英年早逝,可這是誰造成的

不是侯府,更不是清韻

當日。清韻的花轎都抬到鎮南侯府門前了,連喜箭都射了兩支,要不是那渾身是血的暗衛,楚大少爺怎麼會丟了清韻,匆忙離京

他要是不離京,就不會死。

老夫人越想越來氣,她皺眉頭道,「京都都傳聞大皇子死了,楚大少爺離京是去找大皇子,現在大皇子回來了。他卻出事了,他是怎麼死的」

大夫人坐在那裡,有些好笑。

不管楚大少爺是怎麼死的,總歸人已經沒了。難道侯府還能幫楚大少爺報仇不成

她站起身來道,「楚大少爺怎麼沒的,好像還沒人知道,我這就跟侯爺去鎮南侯府問問清楚。」

說著,她望著侯爺,眸底難掩一抹期待。

侯爺瞥了她一眼。眸光疏離道,「我會和江老太爺一起去鎮南侯府,你安心待在府里,哪都不許去」

最後幾個字,侯爺語氣忽然加重,帶了些警告。

大夫人臉色一僵,道,「侯爺這是要禁我的足嗎」

侯爺沒說話,老夫人就道,「清韻和楚大少爺定親,是江家和鎮南侯府聯姻,將來清韻會如何,江老太爺能做一半的主,他們男人在一起商議事情,你一個婦道人家跟去摻和什麼,你要想去,以後有的是時間。」

老夫人手中帕狠狠的撕扯著,怒不可抑。

她哪裡不知道侯爺不要她跟去鎮南侯府,是怕她在鎮南侯面前提清韻嫁給楚大少爺的事,他們都抱了兩分希望,覺得事情還有轉機,簡直是痴心妄想

「不去鎮南侯府,我總能去宣王府一趟吧」大夫人抿了唇瓣道。

侯爺眸底冷沉,低聲吼道,「我說的是哪都不許去」

大夫人牙關緊咬,一臉憤憤不平,正要說話呢,外面卻跑進來一個丫鬟,面色焦灼道,「不好了,許姑娘綁架了五姑娘」

侯爺眉頭皺緊,問道,「怎麼回事」

丫鬟連忙道,「周總管帶人去芙柔苑抓許姑娘,她武功高強,傷了好幾個小廝,鎮南侯府暗衛幫著抓她,許姑娘敵不過暗衛,就逃了,暗衛在後面追,許姑娘在花園抓了五姑娘挾持,如果暗衛還要抓她,她就殺了五姑娘墊背。」

大夫人一聽,頓時剜了清韻一眼,道,「多管閑事的暗衛」

她說讓清韻嫁給楚大少爺,就是說給鎮南侯府的暗衛聽得,結果暗衛不在就算了,偏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就憑侯府那些個小廝,根本抓不住人,她用不著抓清柔做人質。

要是清柔有什麼三長兩短,她非撕碎了她不可

大夫人怕沐清柔有什麼三長兩短,罵了一聲后,急急忙就出了門。

只是她這一聲罵的,清韻臉都冷成冰塊了。

暗衛奉命保護她,刺殺她的刺客棗兒死了,可棗兒是通過許姑娘進的侯府,許姑娘算是棗兒的幕後主使了,暗衛抓許姑娘,是理所應當的事,到大夫人口中,卻成了多管閑事。

清韻覺得,她要不把大夫人往死里整,都對不起暗衛幾次三番救她。

沐清柔被挾持,孫媽媽都扶著老夫人去了花園,她怎麼可能不跟去。

遠遠地,清韻就瞧見花園空地處,許姑娘抓著沐清柔,刀架在沐清柔的頸脖子處,陽光下,冰冷的刀泛著嗜血的光芒。

衛馳則在幾米外看著。他手裡沒有拿刀。

見人越來越多,連侯爺都到了,許姑娘手裡的刀離沐清柔的脖子更近了一些。

沐清柔嚇的花容失色,驚慌喊道。「娘,救我」

大夫人心急如焚,恨不得把挾持沐清柔的許姑娘大卸八塊,她道,「快放了我女兒」

許姑娘瞥了大夫人。又看了眼暗衛,最終眼睛落在清韻身邊,她笑道,「要我放人可以,我有三個條件」

侯爺眼睛眯緊,道,「哪三個條件」

許姑娘瞥了暗衛,笑道,「第一,棗兒的屍體。我要帶走」

「第二,暗衛殺了棗兒,我要他一條胳膊給棗兒陪葬」

「第三,我要三姑娘手裡那半塊碎玉」

這三個條件,第一個很簡單,棗兒已經死了,侯府要她屍體沒用,可以讓許姑娘帶走。

可是讓暗衛剁一條胳膊給棗兒陪葬,這就是笑話了。

這是鎮南侯府的暗衛,憑什麼為了沐清柔自斷一臂

還有碎玉

「什麼碎玉」老夫人呢喃問道。

孫媽媽則道。「是不是皇上賞賜給三姑娘的那塊,三姑娘在春暉院換衣裳時,還曾掉地上。」

孫媽媽還未說完,大夫人就沖清韻吼道。「快拿來給她」

清韻冷笑一聲,沖衛馳道,「你先回去吧,免得有人說你多管閑事。」

周梓婷站在一旁捂嘴笑,方才來之前,大夫人沖著三表妹罵暗衛多管閑事。現在又要暗衛斷臂,要三表妹的碎玉來救沐清柔。

不得不說,這一對母女的臉皮當真是厚,她以為整個侯府都圍繞她們母女在轉呢,不多久前還狠心要三表妹嫁個一個死人,她以為她說的那些話,不是刀劍冰霜,是甜言蜜語,三表妹聽了,覺得是天籟之音,心裡跟抹了蜜一樣甜著呢。

想到手背被划傷,全是拜沐清柔所賜,周梓婷恨不得許姑娘手裡的刀離沐清柔的脖子再近一點,再近一點。

清韻有吩咐,衛馳不敢違逆,縱身一躍,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清韻看了老夫人一眼,望著大夫人道,「母親說的對,楚大少爺對我有情,鎮南侯府對我有恩,我應該嫁給楚大少爺,我這就回去準備出嫁事宜,旁的事,我就不多參與了,先告退了。」

說完,清韻福了福身,轉身便要走。

大夫人一張臉,就跟被人連扇了十幾巴掌似地,青紅紫輪換了變,她望著侯爺道,「侯爺,你看看她,清柔被人刀架在脖子上,要她一塊碎玉,她竟然」

大夫人指責的話,還未說完,就被侯爺給打斷了,「夠了」

大夫人到嘴邊的話,生生給咽了下去,再加上那邊沐清柔一直喊救命,她都快急哭了。

四周圍著不少丫鬟,看著大夫人那焦灼不安的神情,一個個的都撇嘴,心底有些不屑了。

方才在老夫人那裡,大夫人多氣定神閑啊,楚大少爺死了,她根本不顧三姑娘傷痛,就提議要三姑娘去鎮南侯府給楚大少爺守寡,還說是為了三姑娘好,現在輪到五姑娘了,她就知道急了。

丫鬟甚至都有些覺得,許姑娘挾持沐清柔,是為了氣大夫人給清韻報仇出氣。

清韻到底沒有走成,因為許姑娘見暗衛走了,她也不搭理她,手裡的劍劃破沐清柔的頸脖子,看著鮮血流下來,侯府眾人嚇的臉色刷白。

許姑娘眸底泛著冷芒,「以為我是跟你們在開玩笑嗎,我數十下,答應還是不答應給我一個痛快話」

侯爺臉色陰陰,她道,「殺了人,你也逃不掉放了清柔,我准許你離開侯府」

許姑娘勾唇一笑,道,「侯爺,我賤命一條,死不足惜,五姑娘可是侯府嫡女,是聖上賜婚的未來的二皇子妃,甚至有可能是皇后,有這樣的美人兒陪葬,我不虧。」

說完,她就開始數了,「一二三四。」

數第五下時,感覺到沐清柔在掙扎,她毫不留情的在她臉上劃了一刀,笑道,「給我安分點侯府有良藥,這點傷不算什麼,你再敢亂動,我就割破你喉嚨,到時候我看醫術超群的三姑娘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

脖子上和臉上的刺疼,那麼的清晰,嚇的沐清柔再不敢亂動。

許姑娘望著清韻,她笑了,「三姑娘果真要見死不救」

清韻望著她,勾唇一笑,「許姑娘在侯府也待了不少時間了,我和五姑娘感情如何,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你以為我會為了一個處處刁難我的人,把皇上送我的碎玉拱手送人」

況且,她就是想送都送不了,那塊碎玉皇上送給她那天,就被楚北拿走了。

以前就覺得那塊碎玉不簡單,現在連刺客都想要了,看來那碎玉是個稀罕寶貝,趕明兒得找楚北要回來才行。

就這樣稀罕的寶貝,刺客居然以為她會拿來換沐清柔,這個刺客很天真埃

許姑娘眉頭一皺,她知道清韻說的是大實話,可是她辛苦才進侯府,就這樣離開,她不甘心。

清韻看著她,像是看穿她心思一般,笑道,「你費盡心思,就為了跟著我,我沒要你,你一計不成,再施一計,讓你這樣離開侯府,你肯定不甘心吧」

許姑娘死死的望著清韻,清韻朝她走過去,青鶯拉著她,清韻拂開她的手,望著許姑娘道,「想知道,為什麼我不要你報恩嗎」

許姑娘一直很想知道,為什麼清韻救了她,卻不收留她,她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現在清韻這麼問了,她還真想知道了。

她擰了眉頭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清韻呢喃的重複了一句,隨即抬起右手,還抹了抹,「明白了嗎」

許姑娘下意識的去看自己的虎口,那裡有一層老繭。

她恍然大悟,她抬眸看著清韻,道,「你很聰明」

清韻聳肩一笑,「我聰明,我知道,不用你誇讚,我告訴你,是不想讓你。」

清韻說著,遠處一支短箭劃破長空,咻的一聲射中許姑娘的腦袋。

許姑娘眼睛瞪圓,當即斃命。

在她咽氣之前,她還聽到清韻的笑聲,「死不瞑目。」

清韻話音一落,許姑娘手中的劍當一聲,掉落在地。

沐清柔也癱軟在地上,臉白的跟霜打的白茄子一般。

衛馳再次閃身出現,他蹲下去檢查許姑娘的身體。

從她懷裡摸出一塊令牌。

看著那令牌,清韻清楚的看到衛馳笑了,他把令牌握在手裡,看著清韻道,「三姑娘,屬下有事,需要回侯府一趟。」

他是要把那塊令牌送去給楚北呢,清韻點頭道,「去吧。」

衛馳起身,縱身一躍,再次消失不見。

許姑娘死了,沐清柔也嚇了個半死,像是一灘爛泥倒在地上,大夫人心疼的扶起她,將她呵護在懷中,安慰道,「沒事了,已經沒事了,有娘在,別怕。」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和后怕。

差一點點,她就失去女兒了。

一邊安慰,一邊吩咐丫鬟道,「快去請大夫來」

丫鬟站在一旁,聽大夫人說請大夫,她下意識的看了清韻一眼。

要說醫術,宮裡的太醫都比不過三姑娘,還去請大夫,這不是捨近求遠嗎

ps:今天有二更。。。。。。。。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