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八十九章 刑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刑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楚北出了泠雪苑,便騎馬回宮。看

剛到皇宮前,就有四名侍衛騎馬出來,見了他,連忙勒緊韁繩,下馬見禮。

這幾名侍衛,是皇上派出來尋找他的。

楚北微微斂眉,問道,「出什麼事了?」

侍衛面面相覷,然後道,「具體什麼事,臣等不知道,但御書房前有八名太醫守在那裡,太后也在。」

這還叫不知道?

衛風望著楚北,S牽太后這是認定爺是楚大少爺,要驗身呢。

爺是大皇子確鑿無疑,宮裡每位皇子公主出生,身上有什麼胎記都會一一記錄在冊,就是以防有人冒充。

只是宮裡的皇子,每個月都會有太醫幫著請平安脈,脈象都會記錄在冊。

那些太醫不僅對大皇子的身子熟悉,對爺的更熟悉埃

爺射然解了大半了,可到底沒有清除乾淨,尋常大夫都能察覺出不對勁來,何況是那些醫術高明的太醫了?

就算說爺身上的毒是離京在外這段時間中的,也矇騙不過去啊,太醫是能根據脈象推測中毒幾年了。

就算爺能蒙的住,還有楚大少爺呢,太后要是讓太醫們去驗屍,也是要露餡的。

衛風越想越擔憂,有些心急如焚。

楚北眉頭緊鎖,雖然早料到會有這一天,但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快的他都沒有想好應對之策。

可事到如今,除了硬著頭皮往前走,也別無選擇了。

就這樣,楚北騎馬進了宮,衛風緊隨其後。

御書房外,御書房醫術最高明的太醫等候在那裡。

見楚北上前,還是很恭謹的見禮,「見過大皇子。」

「都起來吧,」楚北應了一聲。

說完,他便邁步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皇上坐在龍椅上,他跟前堆著兩摞奏摺,他拿起一本,看了一眼。就隨手一丟。

就楚北進去的空檔,皇上就丟了三本奏摺了。

御書房內,除了皇上,還有太后、雲貴妃、寧太妃和興國公。

幾人臉上的神情都不怎麼好看,楚北知道他們不想看見他。誰讓他活著礙了別人的事呢。

可偏偏還就是他們急著要見他。

楚北上前,挨個的見禮,還未說話呢,就聽太后冷了聲音道,「讓太醫們進來,哀家倒京都那些流言蜚語到底是空穴來風,還是鎮南侯和皇后膽大包天1

太後有吩咐,公公趕緊去吩咐。

很快,八名太醫就低著頭謙恭的進了御書房。

皇上坐在龍椅上,孫公公給他換了盞新茶。他端起茶盞時,嘴角一抹寒笑,驟然而逝。

太醫令上前,道,「大皇子請。」

楚北下意識的看了皇上一眼,見皇上氣定神閑,他略微放鬆了些。

他坐下來,把錦袖擄起來。

而皇上見楚北望著他,他下意識的皺了下眉頭,別告訴他。他這麼招搖的回京,沒有十足的把握……

楚北因為皇上幫他擺平了太醫。

皇上以為楚北是胸有成竹。

兩人聽太醫令道,「大皇子脈象沉重,身上也有毒跡象。至於脈象,和楚大少爺的大不相同,不過臣給楚大少爺診脈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所以不敢斷言。」

說完,太醫令就退後兩步。

太后皺隴眉頭。

又有幾名太醫上前,幫楚北診脈。說的話和太醫令相差無幾,見太后和興國公不悅,連忙道,「楚大少爺離京之前,都是錢太醫幫著診治,他應該對楚大少爺的脈象最熟悉。」

被點了名,錢太醫只能硬著頭皮往前了,他幫楚北把脈,手都有些顫抖。

楚大少爺真的是大皇子埃

可是他能說嗎,根本不能泄露半個字好么,他站起身來,望著皇上和太后道,「臣跟太醫院其他太醫幫楚大少爺治過幾年的病,都沒什麼進展,這幾年楚大少爺的脈象雖然有些變換,但只是越來越嚴重,大皇子身上的毒很輕,臣也不敢斷言。」

都是一個太醫院當差的,彼此醫術大家都了解,所以錢太醫有沒有本事醫治楚大少爺,大家都心知肚明。

沒人懷疑錢太醫,他說完就退下了。

緊接著,便輪到下一個太醫了。

看著他,楚北眉頭皺了下,他記得這個太醫,是興國公的人。

果不其然,他說話就偏向興國公多一些,他道,「大皇子的脈象和我所知道的楚大少爺脈象不大相同,但大皇子體內的毒,絕非一朝一夕有的,至少也有一兩年了。」

以前大皇子身上可沒有毒,現在大皇子身上卻中毒達一兩年之久,顯然有問題埃

太后一聽,眼睛當即橫掃幾位太醫,質問道,「吳太醫說的,可都是真的?1

幾位太醫面面相覷,然後輕點了下頭。

不可避免的,太後生氣了。

寧太妃陰陽怪氣道,「太后彆氣壞了身子,鎮南侯府手握重兵,太醫們官微言輕又怎麼敢冒著得罪鎮南侯府的危險說實話呢?」

說著,她頓了頓,笑道,「楚大少爺身上的毒,太醫們都很清楚,我也相信他們沒那個本事醫治,不過安定侯府沐三姑娘醫術超群,太醫們醫治不好的定國公府大少爺她能醫治,太醫們醫治不好的瑾淑縣主,她也能醫治,太醫們保不住胎的寧王妃,她能保篆…以前楚大少爺極少出門,自打和沐三姑娘定親之後,他就時常出門,還參加了安定侯府的宴會,身體明顯大有好轉,我想他身上的毒也祛除了大半了,自然和以前太醫們把脈時大有不同。」

言外之意,現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爺無疑。

太后勃然震怒,那怒火之大,幾乎能將御書房給掀了。

八位太醫連忙告退。

御書房外,衛風靠著大石柱,神情有些緊張,他緊緊的盯著御書房不挪眼。

然而,他忽然嚇了一跳。

一隻大手拍在他肩膀上。魂都差點嚇飛了。

他扭過頭,就見到了衛馳,他沒好氣道,「你怎麼進宮了?」

「刺殺爺的幕後刺客抓到了。得了個東西,或許對爺有用,我就送來了,」衛馳笑道。

衛風望著他,問道。「什麼東西?」

衛馳從懷裡掏出一塊帕子,遞給衛風看。

衛風還有些詫異,什麼東西,這麼神秘,還用帕子包裹著?

可是等他打開,看見那塊令牌時,他眼睛瞬間,幾乎能迸出光來。

他拍了衛馳的肩膀道,「這一回,你是立大功了。」

說完。他把帕子隨意包裹,然後朝御書房大門走去。

有公公守在那裡,攔著不許衛風進去。

衛風看著公公,笑道,「御書房,我也跟著爺進去過不少回了,你不知道嗎?爺還有東西在我這裡,一會兒要用到,你阻攔我,萬一耽誤了爺的大事……。」

公公脖子一縮。當即不敢再攔著衛風了。

衛風輕輕一笑,就邁步進了御書房。

聽著御書房內,太后、寧太妃還有興國公,幾乎把鎮南侯和皇后批的像是犯了謀逆大罪一般。甚至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他走到楚北身邊,在他耳邊咕嚕了兩句。

楚北深邃的眸底,一抹精光流竄,就像是黑夜天際的閃電,他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他沒有說話,衛風靜靜的站在他身後。

龍椅上。皇上沉眉道,「皇后當年生的不是龍鳳胎,而是雙生子,朕知道,是朕允許鎮南侯把其中一個皇子抱出宮的。」

這話一出來,整個御書房一瞬間安靜了。

片刻之後,是更大的憤怒。

太后怒氣更大,她望著皇上道,「皇室宗規,雙生子乃大忌,你不知道嗎!列祖列宗們拋頭顱灑熱血打下來的江山,豈容你如此兒戲?1

皇上看著太后,道,「朕知道,早在皇後生產前,朕就知道她腹中懷的是雙生子了,朕更知道雙生子必須去其一。」

太后聽得牙關緊咬,「皇上是真知道此事,還是故意包庇皇后和鎮南侯,故意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好替他們開脫?1

皇上赫然一笑,「太后怕是忘記了當年皇后難產,太醫和穩婆阻攔朕進產房的事了吧,朕進了產房之後,皇后才生下的大皇子,朕會不知情?朕既然敢做,就敢擔1

聽著皇上的話,雲貴妃身子一晃,直接往後倒。

她直接撞倒了太后坐的紫檀木椅子。

她臉色慘白,毫無血色,嘴角一抹笑,蒼白、嘲弄、譏諷。

她笑的很大聲,都笑出了眼淚來。

她以為皇上知道大皇子死了,不想把皇位傳給安郡王,才扶持二皇子和安郡王一爭高下。

原來都是她痴心妄想,皇上那麼做,只為了離間她和太后,離間二皇子和安郡王,試圖讓二皇子分薄安郡王的勢力,給安郡王一個教訓。

皇上從始至終都知道,他死了一個大皇子,還有一個大皇子!

只有她傻傻的,信以為真了!

她寧願皇上不知道雙生子的事,她寧願他蒙在鼓裡!

看著雲貴妃跪倒在地,哭的那麼傷心,那眼淚就像是一桶油,澆在太后的心頭。

這麼多年,整個後宮,她最疼愛雲貴妃。

她幾乎把雲貴妃當成女兒在疼,看著她哭的那麼傷心,太后愈加憤怒了。

尤其這一切,都是皇上在包庇皇后!

太后甩了鳳袍道,「皇室宗規,不容違逆,皇上當年准許雙生子都活著,就是個錯,既然抱了一位皇子出宮,哀家就不許他再回宮,當年皇後生的就是一雙龍鳳胎,端敏公主和親北晉了1

太后這算是退了一步了。

然而寧太妃並不贊同,她望著太后道,「太后,鎮南侯手握重兵,他豈會甘心讓能繼承儲君之位的皇子做一個外室所出庶子?」

明明外孫兒可以榮登九五,最後卻落得被人恥笑的尷尬身份,用膝蓋想,也知道鎮南侯府不會甘心。

換作是誰,都不會甘心。

楚大少爺必須得死!

他不死,她寢食難安。

聽著寧太妃的話,皇上眸光有一瞬間的冷冽。

但太后被寧太妃說動了,楚大少爺原就該死,十八年前他就該死了,准許他多活十八年,已經是個錯,決不能一錯再錯!

可大皇子六年前身中奇毒,已經和楚大少爺掉轉了身份。

楚大少爺才是真正的大皇子!

現在楚大少爺死了,世上沒人再跟大皇子容貌一樣了。

皇上這樣說,很有道理,可太后和寧太妃不會答應,她們只知道世上都知道楚大少爺中毒六年!

御書房內,氣氛詭異。

這時候,一直悶不吭聲的楚北說話了,他笑道,「我可以不做大皇子,我也可以依照皇室宗規被處死,但大皇子被殺之仇,卻不得不報1

說著,楚北伸了手。

衛風把錦帕送上。

楚北看都沒看,直接遞到皇上的龍案前,道,「這是我在大皇子出事的地方找到的,是刺殺他的刺客留下的1

皇上打開錦帕,一塊令牌出現在他面前。

看著那令牌,寧太妃倒抽了一口氣。

那是安郡王近身暗衛隨身佩戴的令牌啊!

不是說那些暗衛被處置的很乾凈嗎,怎麼會留下這樣的東西!

寧太妃額頭有冷汗了。

「安郡王在城門前,就篤定我是假大皇子,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對我出手,因為他知道真的大皇子已經死了1楚北冷聲道。

皇上眼神冰冷,他手一推,就將龍案上的令牌丟在了地上,冷聲道,「雙生子的事,還有大皇子被刺殺的事,交由刑部處理吧,是處死還是凌遲,依照大錦律法執行1

聽皇上說這話,跪倒在地的雲貴妃不傷心了,眼淚也止住了。

她心底又騰起一抹希望來。

雖然大錦律法上沒有對雙生子還活著怎麼處置的,但只要鬧大,或許能讓楚大少爺沒有爭奪儲君的資格。

還有安郡王,他派人刺殺大皇子,是死罪埃

一個繼承不了皇位,一個要被處死,還有誰跟二皇子爭皇位?

雲貴妃趕緊抹乾凈眼角的淚珠,站了起來。

寧太妃看著雲貴妃眸底迸發的光芒,心都沉入了谷底。

那令牌,安郡王可以說是暗衛被殺,被人拿了去,栽贓嫁禍的。

這樣的搪塞理由,估計沒人會信,可又怎麼樣,安郡王是撒謊了,可誰能證明?

偏偏二皇子能證明。

這事鬧到刑部,楚大少爺十有*能倖免,畢竟他能活著,是皇上允許的,可安郡王就活不了了。

寧太妃急了,抓著太后的鳳袍,急切道,「不能鬧到刑部去。」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