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兩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等楚大老爺走遠了,楚北方才收回眸光,邁步朝前走去。

孫公公遠遠的瞧見楚北,等他近前,便迎上去,請安道,「見過大皇子。」

楚北輕點了下頭,沒有說什麼,邁步上台階。

孫公公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

等見到皇上鼻青臉腫的,嘴角還有血,孫公公驚呆了。

他方才見到楚大老爺嘴角有傷,還覺得皇上下手太重,就算在氣頭上,也不應該對楚大老爺出手,誰想到皇上傷的更重啊?!

孫公公趕緊去扶著皇上,問道,「皇上,奴才叫太醫來。」

皇上呲了一聲,因為孫公公不小心碰到他傷口了,他道,「不必了。」

還說不必,都傷成這樣了,楚大老爺出手也太沒分寸了吧,這哪裡是切磋啊,他分明就是揍了皇上一頓。

孫公公懷疑楚大老爺是受了獻老王爺的教唆。

不過揍皇上一頓,皇上確實老實了許多,之前只喝酒,爛醉如泥,這幾天滴米未進,現在好多了。

皇上身子有些不穩,他望著楚北,道,「你來找朕有事?」

皇上的聲音沙啞暗沉,眼神疲憊,精神不濟。

楚北輕點了下頭,道,「兒臣懇請父皇收回之前的兩道賜婚聖旨。」

皇上就猜到他來是為了退婚的事,那些人的手段,當真不值一提,就算要做什麼,一定要這麼急不可耐的寫在臉上嗎?

他權當做是對宸兒的考驗了,若是這麼點小困難都解決不了,將來的路,只會更艱難。

皇上輕咳了兩聲,咳嗽時牽動胸口和嘴角。疼的皇上直呲牙,他望著楚北道,「周二姑娘聰穎過人。嫻雅端莊,朕和你母后才挑選她做兒媳婦。她並無過錯,貿然退親,有毀人家周二姑娘的閨譽,絕非君子所為,皇兒不能因為一己之私,就傷及她人,人生在世,但求一個坦蕩。無愧於心。」

說到最後時,皇上的聲音有些起伏,眼神晦暗不明。

楚北也知道退親傷人,可他必須退親。

「世上兩全其美的事少,但不是沒有,只要皇兒找到兩全之法,朕一定收回賜婚聖旨。」

說完,又是一陣咳。

孫公公見了心疼,「皇上,奴才扶你回宮歇著。」

看著皇上走遠。楚北眉頭皺的快沒邊了。

他求皇上收回賜婚聖旨,皇上答應了一半,搪塞了一半。

只要他有兩全之法。他就能娶清韻,如果不能,那就是他無能,怨不得旁人。

「兩全之法,不能損毀周二姑娘的閨譽,那不是只能右相提出退親了?」衛風啞然。

用膝蓋想,也知道右相不可能提出退親的啊,爺一表人才,人中龍鳳。周二姑娘退親,現在退的只是一個皇子妃的位置。將來沒準兒就是帝后之位了。

這樁親事,多少人做夢都夢不到。她怎麼可能會答應退親呢?

除非周二姑娘有了意中人,只羨鴛鴦不羨仙,可一個大家閨秀,還是聖旨賜婚的未來皇子妃,卻有意中人,這不是打皇上的臉嗎,更是把大皇子的面子往地上狠狠的蹂躪,跟戴綠帽子也沒什麼區別了。

想退掉周二姑娘的親事,已經這麼難了,還有三姑娘呢。

楚大少爺死了,皇上收回賜婚聖旨容易,可三姑娘另嫁他人就難了。

誰讓爺當眾揚言,此生有三姑娘足矣,絕不納妾了。

爺對三姑娘情深意重,三姑娘不為爺守節,還嫁給大皇子,指不定大家在背後就會說三姑娘朝三暮四,楊花心性了。

好像思來想去,只有爺是楚大少爺的事大白於天下,才能平息流言蜚語,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真相大白也沒用啊,爺才是真正的大皇子……他還是得依照賜婚聖旨迎娶周二姑娘。

最多娶三姑娘為側妃,大家不會說她水性楊花,甚至還會羨慕她,畢竟從外室所出庶子少奶奶搖身一變,成了皇子側妃,也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然而,三姑娘並不稀罕。

這分明就是一個死結埃

衛風都頭疼了,眸帶同情的看著邊走邊揉太陽穴的某爺,小心翼翼道,「爺,或許三姑娘有辦法呢,咱們去問問她吧?」

問清韻?

楚北想都沒想就否決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會得到怎樣一個答覆。

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這爛攤子,她是不會管的,她沒因為他欺瞞和丟下她匆忙離京而落井下石就不錯了。

楚北往前走,沒多久,就見安郡王迎面走過來。

相比於楚北的眉頭微隴,安郡王神情要從容愉悅的多。

見到楚北,他身為郡王,是要請安見禮的,他笑道,「大皇子臉色有些差,心情不好嗎?」

有些人,天生容易挑起人怒氣,以戳人傷口取樂。

楚北望著他,眸光帶笑,笑意淺薄,未帶眼底,「托安郡王洪福,本皇子還有十八天便要娶皇子妃了。」

安郡王笑意更深,「娶妻生子乃人生大事,該高興才對,何必這樣愁眉苦臉,難不成大皇子不想娶周二姑娘?」

他話音剛落,一襲錦袍從樹上一躍而下。

啪的一聲,玉扇打開,隨即是逸郡王爽朗飄逸的笑聲。

逸郡王走到楚北身側,輕搖玉扇,笑道,「安郡王,本郡王對你是越來越佩服了,明知道他看你不順眼,想滅了你,還在眼前晃,你就不擔心,他哪一天一個沒憋住,扭了你脖子?」

逸郡王是拍著楚北的胸口說的,一臉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不是大皇子的對手,還派人去殺人家的弟弟,咋不知道收斂,夾著尾巴做人的神情。

安郡王臉色冰冷。「我更想扭斷你脖子。」

逸郡王大笑,「我就喜歡看你想扭我脖子,但我就算把脖子送到你手裡。你都不敢扭的憋屈模樣。」

這話,夠欠揍。夠囂張,夠狂妄。

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

可偏偏,他就有這樣囂張的資本,誰讓他是獻老王爺的獨苗了,自家的孫子,隔三差五,有事沒事往死里揍都沒事,外人敢碰他一根手指試試看。

逸郡王惹人發怒的本事。遠超常人,安郡王要不是忍耐力好,估計都跟逸郡王動上拳腳了。

安郡王冷冷一笑,邁步走了。

等他走遠了,逸郡王拍著楚北的胸口道,「我思來想去,糾結再三,還是決定挺身而出,為了幫兄弟你,決定插自己兩刀。」

楚北看著他。「你怎麼幫我?」

逸郡王打著扇子道,「幫你把沐三姑娘娶了啊,我能幫你的也只有這麼多了。不過你放心,我會把沐三姑娘照顧的白白胖胖的,能有我這樣犧牲精神的人,已經不多見了,連我都佩服我自己了。」

衛風,「……。」

看著逸郡王一臉我也就為了你才犧牲這麼大,你不用太感動的神情,衛風撫額了。

他敢打賭,爺心底特別感動。感動的都想剝他兩層皮了。

他是存心消遣爺的吧?

然而,逸郡王還沒說完呢。「我已經派人送聘禮去安定侯府了。」

衛風,「……。」

楚北臉色一僵。

逸郡王連忙道。「那啥,道謝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回頭我請你喝喜酒。」

走之前,還撒了一把鹽。

說完,逸郡王縱身一躍,就消失不見了。

衛風連忙道,「爺,他肯定是開玩笑的。」

只是,開玩笑怎麼就一點分寸都沒有呢,這也忒欠揍了。

楚北臉色烏黑,他知道逸郡王不是開玩笑的,要是開玩笑,他根本不會逃。

楚北猜的沒錯,逸郡王真的派人送聘禮上門了。

浩浩湯湯,幾十個小廝抬著掛著紅綢的聘禮到安定侯府跟前,那陣仗,把侯府小廝都看懵了。

小廝趕緊去稟告周總管。

周總管出來,便瞧見一個小廝,那小廝還很面熟。

周總管一時想不起來,便道,「你,你是……?」

小廝輕咳一聲道,「我是逸郡王的貼身小廝,來過侯府幾回,我還記得周總管你呢。」

逸郡王的小廝?

還帶著幾十抬,像是納采禮的東西來,周總管臉上還掛著笑,心裡就笑不出來了。

逸郡王這又是要鬧哪門子的蛾子啊?

府里這幾天,不太安生,沒功夫陪他玩埃

心裡想著,周總管指著那些東西,問道,「逸郡王這是要做什麼?」

小廝心底苦啊,碰到一個想一出是一出,碰到老王爺不在家,就能鬧的天翻地覆的郡王爺,真是頭大,「事情是這樣的,楚大少爺這不是死了嗎,他臨死前,託大皇子和郡王爺好好照顧沐三姑娘,大皇子有婚約在身,沒法娶沐三姑娘,郡王爺想著,不能有負楚大少爺臨終所託,怕他會死不瞑目,所以決定迎娶沐三姑娘過門。」

周總管,「……。」

你不要逗我玩好嗎?

京都不都盛傳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爺,哪來的臨終遺言啊?

周總管吶吶,揉太陽穴道,「照顧也不用娶吧?」

小廝想哭,這話怎麼跟他問的一模一樣啊,「郡王爺說了,寡婦門前是非多,他一個大男人,要是碰到沐三姑娘病了痛了,也不好噓寒問暖,還是娶回家,名正言順一些。」

周總管,「……。」

周總管已經凌亂了,「噓寒問暖有丫鬟埃」

驚人的相似回答啊,簡直一個字不差。

「楚大少爺哪裡不知道沐三姑娘有丫鬟噓寒問暖,不還是托爺和大皇子照顧,說明楚大少爺對丫鬟們不放心啊,」小廝訕笑道。

周總管有些詞窮了,好像還真的有那麼兩分道理,只是,「三姑娘和楚大少爺是聖旨賜婚,不能……。」

小廝崩潰了。又跟他問的一模一樣。

周總管是不是他失散的親爹啊,他現在看周總管格外的慈眉善目,和藹可親。

「侯府且放心。老王爺一直教郡王爺做一個重信守諾的人,他娶沐三姑娘這事。老王爺沒理由反對,至於聖旨賜婚,楚大少爺人都死了,死者為大,皇上疼楚大少爺,就會尊重他的選擇,所以郡王爺娶沐三姑娘這事,只要侯府答應。就不成問題,」小廝回道。

周總管腦殼疼的厲害。

這麼大的事,他可做不了主,只能請小廝進府了。

這事,一陣風就傳到了清韻耳朵里。

當時她正在喝茶,聽到逸郡王要代替已死的楚大少爺娶她過門,一口茶當即噴老遠。

綠兒就倒霉了,因為那茶一滴不差的全噴在了她衣裳上。

清韻噴了茶,就咳嗽起來。

青鶯拍著她後背,高興道。「逸郡王肯定是在幫姑娘1

上回,安郡王要娶姑娘,就是他幫的忙。還倒霉的被皇上罰掃一個多月的馬廄,他和楚大少爺是好兄弟,他肯定是在幫現在是大皇子的楚大少爺。

清韻不以為然。

楚北的手段,她不是沒見過,這樣奇葩的事,不大像是他能做的出來的啊,不過也不排除是為逸郡王量身打造的辦法。

清韻咳嗽完,就去窗戶處,找衛馳。問道,「是你主子讓逸郡王來的?」

衛馳搖頭。「屬下不知道。」

也是,他一整天都守著她。也沒回去過,他怎麼知道呢。

清韻聳了下肩,轉身要回頭。

想到什麼,她又轉了身。

只是才轉身,就和人撞上了,砰的一下,腦袋都撞暈乎了。

一隻大手幫她揉額頭,聲音有些急問,「沒撞疼吧?」

那聲音醇厚帶著溫柔,撲撒在臉上,那股暖流直接流到心間,她搖頭道,「不怎麼疼。」

說著,她望著楚北,問道,「這一回,也是你托逸郡王來侯府的?」

楚北輕搖了下頭。

果真不是他啊,她猜的還真准。

不過,逸郡王總不至於真想娶她,還有他派小廝上門說的那些話,明顯是給大皇子娶她鋪路,真是煞費苦心了。

有這樣甘願為他兩肋插弟,清韻替楚北高興。

可是她更想哭,你們這樣做,有想過她的名聲沒有啊?

她現在已經是命途多舛的代名詞了,誰看到她,不是一臉同情加惋惜,她現在都不敢出泠雪苑了。

昨天在花園裡逛了一圈,就聽到七八個走過路過的丫鬟在背後嘆息,「可憐的三姑娘,怎麼就這麼的命苦呢……。」

每每聽到,清韻都有種嘔血三升的衝動。

正想著呢,外面傳來敲門聲。

敲了兩聲之後,喜鵲就推門進來了,有些急切道,「姑娘,侯爺來了。」

清韻不疾不徐的站起來,去迎接侯爺。

等她走到珠簾處時,轉身回頭看了一眼,見楚北端茶輕啜,清韻頓時有些急了,轟人道,「你還不走?」

楚北望著她,笑道,「侯爺應該是來找我的。」

清韻兩眼一番,這人臉皮越來越厚了,她爹來她住的地方,不找她反倒是找他,可能嗎?

清韻出去了,見到侯爺,還未請安呢,就聽侯爺道,「讓他到書房見我。」

清韻,「……。」

說完,侯爺就越過她,朝書房走去。

喜鵲趕緊進屋,要找楚北。

清韻則朝書房走去,楚北都知道侯爺是來找他的,加上他耳力好,估摸著這會兒已經到書房了。

清韻落後幾步,侯爺找楚北,不知道說什麼,她想知道。

誰想,侯爺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餘音還在耳畔,就聽到侯爺的說話聲,「我是該稱呼你楚大少爺,還是稱呼你大皇子?」

侯爺的聲音,帶了些怒氣。

楚北的聲音就醇厚溫和的多,他道,「七月十六,我來迎娶清韻,時間略倉促,還請岳父大人準備好清韻出嫁事宜。」

一句岳父大人,鬧的侯爺脾氣都沒了。

「你要同日迎娶清韻和周二姑娘?」侯爺問道。

七月十六,是欽天監挑選,讓大皇子迎娶右相府周二姑娘的日子。

楚北搖頭,「我只娶清韻。」

聲音鏗鏘,透著不容置疑。

侯爺望著他,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七月十六,如果你沒法迎娶清韻,我會和江老太爺奏請皇上,另外給清韻指一門親事。」

侯爺不是說笑的。

清韻救過楚大少爺的命,於楚大少爺有恩,楚大少爺搖身一變成了大皇子,另娶他人,沒道理委屈清韻一輩子不嫁人,就算是皇上,也沒有這麼欺負人的,他或許沒那麼大的臉面求來賜婚聖旨,但江老太爺有。

楚北眉頭一擰,他怎麼覺得侯爺和江老太爺早挑好了人選,他忍不住問道,「指給誰?」

才問完,清韻就推門進去了。

侯爺看了她一眼,知道清韻聽到了,他什麼都沒說,邁步走了。

楚北看著清韻,眸底有小火苗在閃爍,「你為何不讓侯爺說,怕我揍你江遠表哥?」

清韻沒好氣道,「誰讓你小心眼的,我表哥也是可憐人,簡直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才有我這樣的表妹,只要一有爛攤子,就想到他,我都於心不忍了好嗎1

聽清韻罵他小心眼,楚北臉有些發黑,他伸手,揪著清韻的鼻子,道,「娶你是可憐人?你有這覺悟,怎麼沒見你對我於心不忍?」

清韻聽得嗓子一噎,有他這麼斷章取義的嗎,她說的可憐人不是這個意思好么!

只要沒人娶她,只要她嫁不出去,外祖父就讓表哥娶她,也不管表哥願不願意,這還不可憐嗎?

就這樣一個可憐表哥,他還吃他的醋,酸死你,清韻哼了鼻子,「你怎麼能跟我表哥比,你是走了****運好么1

「想我和表哥一同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他溫文爾雅,才比子建,貌若潘安,要不是侯府不願意親上加親,我早嫁給表哥了,哪輪到你啊,也不知道我和表哥是不是緣分天定,我從他手裡轉到了楚大少爺手裡,最終還是得轉回表哥手裡去。」

說著,清韻用眼角餘光瞥見楚北那俊美絕倫的臉上染了墨色,還有那冒著火星,眸底那恨不得想掐死她的衝動,清韻心情格外的爽。

讓你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楚北望著清韻,神情微斂,還有些受傷,清韻都有些後悔了,她好像不應該那麼說。

正反思著呢,就聽楚北道,「你江遠表哥那麼好,那麼可憐,我怎麼忍心放你去禍害他?」

清韻一口老血上涌,差點噴楚北一臉。

「你才是禍害1

看著清韻氣的臉都紅了,像是一朵嬌艷牡丹,分外好看。

楚北低笑,捏著她精緻,滑嫩如剝了皮的雞蛋般的臉,用一種古怪的語氣問道,「子鍵是誰?潘安是潘家三少爺?」

清韻一個激靈襲來。

她好像不小心給子鍵和潘安拉仇恨了。

這小心眼的男人,說他心眼小,他還不承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