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九十五章 踩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踩腳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天,陽光明媚。,

清韻起的有些晚,吃了早飯後,便帶著丫鬟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她不疾不徐,輕緩著腳步,看著一縷縷陽光透過樹葉間隙,在青石地面上映出一片片斑駁,恍如一地的碎金。

清韻走在前面,青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頭。

她抬起小手,輕撫過那些開的嬌艷的花朵和綠葉,隨手摘下一片牡丹花瓣,青鶯望著清韻道,「姑娘,昨兒逸郡王派人送納采禮來,要迎娶姑娘的事肯定大家都知道了,指不定整個朝野都轟動了,他們會不會反對逸郡王娶姑娘啊?」

青鶯有些擔心,如果連逸郡王要娶姑娘都會遭人反對的話,那身為大皇子的楚大少爺要娶姑娘豈不是更加難了?

青鶯巴巴的望著清韻,想清韻說句話,好讓她安心。

清韻一句話沒說,反倒是假山裡,傳來一陣嘲弄的笑聲。

那聲音很熟悉,是沐清柔的。

清韻瞥頭,就見沐清柔從假山中攀著石頭走出來,她罩著一方粉色面紗,面紗一角著一隻七彩花蝶,栩栩如生,不細看,還以為是一隻蝴蝶落在了面紗上。

輕紗罩面,看不清她臉上的神情,但眼神帶著譏諷,她冷笑道,「枉楚大少爺當眾揚言此生有你足矣,絕不納妾,他遭遇不幸,我原以為你會上吊自盡殉情,沒想到你活的跟平常一樣,看來楚大少爺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也不過如此。」

清韻看著她。眸光清冽如泉,朱唇輕啟,盈盈笑問。「楚大少爺在我心中分量如何,與五妹妹你有關係嗎?」

自己都自顧不暇了,還有閑心思管楚大少爺在她心中的分量,這是她和楚北之間的事,與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好么。

沐清柔臉一哏,雲袖下交疊的手,猛然攢緊。眼神冰冷,恨不得清韻去死。

她咬緊牙關,貝齒上下撞擊。一字一頓道,「你四處闖禍,把刺客都引上門來了,你安然無恙。我卻傷了臉。我沒找你算賬,只是要你兩瓶子藥膏,你百般不給,還妄想嫁給逸郡王,簡直是痴人說夢1

像人討要東西,還這麼趾高氣揚的,清韻還是頭一回見到,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欠債不還,還有大夫人母女。一有事就把過錯往別人頭上推的毛病,這輩子估計都改不掉了。

清韻冷冷的掃視著沐清柔,道,「你要是覺得我四處闖禍,給你帶來了麻煩,可以去跟父親還有祖母告狀。」

不提侯爺和老夫人還好,一聽清韻提他們,沐清柔就炸毛了,「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誰不知道父親偏疼你,祖母也是1

這些天,她真是受夠委屈了,她是未來的二皇子妃,將來的皇后。

本以為在侯府可以橫著走,先是父親抬秋姨娘做平妻,給了她和娘親一巴掌,還沒緩過勁來,又倒霉的遇到了刺客挾持,傷了臉。

就憑她是聖旨賜婚,將來的二皇子妃,慧凈大師口中將來的皇后,這樣尊貴的身份,偌大一個侯府,除了娘親將她放在心上,父親和祖母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任由她臉頰上帶著傷疤!

他們如此待她,她一顆心都涼透了!

沐清柔暴跳如雷,可是清韻只笑著,笑容輕柔,卻帶了凌厲之氣,「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大夫人驕縱你,慣著你,不代表侯府所有人都圍著你轉,稍有不順心,就怨他人偏心,自己卻從不反思哪裡惹人嫌了,你很閑,我卻沒那個閑心情陪你玩,把路讓開。」

沐清柔氣的一口銀牙險些咬碎了,她恨恨道,「你不會繞道走嗎?1

路不寬,一個人走足夠,可是兩個人走,如果其中一個人不稍稍側身,就難免要碰到,不然,只能從一旁的草地踏過。

天氣悶熱,太陽毒辣,清韻也是貪圖樹蔭下清風徐徐,才走這條狹長小道的,要是繞道走,得繞好一大圈。

清韻深呼一口氣,輕提裙擺往上走。

沐清柔嘴角上揚,在清韻抬腳時,她也把腳抬了起來。

她不是想擋清韻的路,存心不要清韻過去,她抬腳,是想絆住清韻,讓她摔跤。

只是這一次,她做的過於明顯了些。

加上一旁的草地要高不少,所以速度上就慢了,清韻察覺到她的意圖,嘴角一勾,清韻抬起腳來,狠狠的踩了下去。

瞬間,耳畔就傳來沐清柔的叫疼聲。

沐清柔的鞋上嵌了好幾顆珍珠,清韻正好踩在珍珠上,本來奢貴精緻的珍珠,這會兒就跟一根針似地,狠狠的扎進沐清柔的腳背上,讓她都生出一種錯覺,她的腳被清韻給踩碎了。

沐清柔連叫了好幾聲疼,清韻都沒有鬆開。

沐清柔的丫鬟急道,「三姑娘,你踩到五姑娘的腳了1

清韻赫然一笑,「笑話!她一個人擋在小道中間,我已經避開她了,還踩到她的腳?難道只許她給我使絆子,不許我踩到她?」

說著,清韻還用力轉了轉腳。

她清楚的看到沐清柔疼的嬌容扭曲,疼的倒抽氣。

清韻這才鬆開腳,她道,「這只是給你一個小小教訓,以後還敢在我面前弄小動作,哪只腳絆我,我就廢你哪只腳1

說完,清韻重重一哼,邁步離開。

身後,青鶯直拍心口,姑娘太剽悍了,那一腳踩的,都把五姑娘差點踩暈。

不過,全是她活該,自作自受,姑娘不想跟她爭,都要從雜草上走了,她還咄咄逼人,再不給她點顏色瞧瞧,她還真當姑娘怕了她了。

走遠了十幾步。聽到身後沐清柔那穿雲破霧般的嘶叫,驚起無數的飛鳥,撲騰著翅膀逃命。

出了小道。太陽直射而下,青鶯打了美人扇幫清韻遮住太陽。

清韻的腳步快了三分,沒一會兒,就到春暉院了。

看見她進屋,臉頰有些紅,鼻尖還有些汗珠,老夫人就嗔怪道。「這幾日,天氣格外的悶熱,像是要下大雨一般。怎麼不在屋子裡待著,仔細被太陽晒傷了。」

清韻搖頭,道,「我也是怕明兒下雨。到時候沒法來給祖母請安。所以今兒一定得來。」

周梓婷站在一旁,道,「估計等明兒下了雨,就清爽了。」

說著,外面進來一個青裳小丫鬟,福身道,「老夫人,侯爺回府了。說是去二夫人那換身衣裳,就來春暉院。」

老夫人輕點了下頭。然後看了清韻一眼。

見清韻神情從容,既沒有擔憂,也沒有好奇,老夫人都感慨了,侯府從老太爺起,還沒有喜怒不形於色,鎮定成這樣的,是個能成大事的。

清韻請了安后,周梓婷就朝她伸了手背道,「三表妹給的藥膏就是好,我手背上的傷疤差不多全消了,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了。」

語氣和眼神,寫滿了感激。

清韻笑了笑,沒有接話。

不一會兒,侯爺就換了身衣裳來,一襲青衫,更添三分儒雅。

見他進來,老夫人就問道,「今兒早朝,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侯爺坐下來,彈了下錦袍道,「文武百官在議政殿等了半個時辰,皇上才來,之前幾天的奏摺皇上都沒批閱,所以早朝才晚了些。」

「皇上上朝了?」老夫人有些訝異。

侯爺端起茶盞,正拿了茶盞蓋輕輕撥弄著,笑道,「一大清早,瑾淑縣主就在皇宮門前等候,宮門一開,瑾淑縣主就拿著免死金牌進了宮,皇上重新上朝,應該和瑾淑縣主去見太後有關。」

把朝廷大事,江山社稷當成兒戲,侯爺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不過這一回上朝,皇上給他的感覺大不相同。

就拿逸郡王求娶清韻這事來說吧,滿朝文武就沒一個贊同的。

好幾位大臣站出來說不妥,就算楚大少爺臨終囑託,讓大皇子和逸郡王好好照顧沐三姑娘,但也不能打著照顧人的旗幟就把人娶回家埃

朝堂上幾乎就沒有認同逸郡王這麼做的,他還打算同獻老王爺好好說說,可惜獻老王爺沒上朝。

後來,左相也說不贊同的時候,皇上冷不丁開口了,「朕記得先皇曾說過,趙愛卿先父老趙大人迎娶的就是他遠房表妹,爹娘病逝時,老趙大人前去弔唁,臨終受託,代為照顧,可有其事?」

左相臉瞬間一紅,恨不得把舌頭咬斷才好。

皇上的意思很明顯啊,別人說也就算了,你一個堂堂左相,自家親爹就是臨終受託照顧別人,結果把人娶回家的,你好意思說別人嗎?

本來朝堂之上一邊倒,都不贊同逸郡王求娶清韻。

可皇上說了這麼句話后,大家的不贊同聲瞬間沒了一半,人家左相府就有先例在,也沒人覺得不妥埃

臨終所託,代為照顧,怎麼就不能娶回家照顧了?

完全可以的好么!

而且照顧的更仔細,更放心些,就怕楚大少爺九泉之下,會死不瞑目,誰願意自己的女人睡在他人身側?

然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然後,清韻窘了,沒想到皇上對朝中大臣家的事了解的這麼透徹,過世的老趙大人娶妻生子的事他都知道,而且還是先皇跟他說的?

正想著呢,就感覺到一股怒氣衝過來。

清韻抬頭,就見到大夫人怒氣沖沖的進來,那臉色差的,就跟被人扇了幾巴掌似地。

見她臉色難看,老夫人眉頭皺的緊緊的,都能夾死幾隻蚊子了,她道,「出什麼事了?」

大夫人努力忍著怒氣道,「清柔的腳險些被人給踩斷,這會兒腫的走不了路了1

侯爺臉色一冷,「誰有那麼大的膽量,敢踩清柔?」

聞言,清韻默默的把手舉了起來,「是我踩的。」

侯爺,「……。」

「你踩的?」老夫人睜大眼睛。

清韻扯嘴角,她手舉的這麼高,就算她說話沒聽見,也該看見了埃

不過也是,踩人腳背這樣的事,不像是她能做的出來的。

她也不想啊,被逼的忍無可忍了。

「是我踩的,」清韻再一次點頭道。

大夫人氣笑了,望著侯爺道,「侯爺,你也瞧見了,清韻都承認清柔的腳背是她踩的了,清柔好心給她讓路,卻被她故意踩的差點斷腳,如此心狠手辣,簡直聞所未聞1

聽到大夫人振振有詞,清韻笑了,「要論心狠手辣,我比五妹妹還差遠了!我承認五妹妹的腳是我踩的,而且我是故意踩的,我敢做敢當,但我不允許五妹妹惡人先告狀,往我身上潑髒水!她要絆倒我,把腳伸到我跟前來,我沒踩碎她腳骨算腳下留情了。」

聽清韻這麼說,理直氣壯,絲毫不懼,大夫人氣的嘴皮都在顫抖,「好一張利嘴,牙尖齒利,顛倒黑白1

清韻望著大夫人,她站了起來,望著侯爺和老夫人道,「五妹妹要給我使絆子,我踩了她,算是給她教訓,兩清了,她不知反思,還污衊於我,是泥人也忍不住要生氣了,還請祖母和父親給清韻做主。」

清韻臉上帶了些委屈和倔強,老夫人看著她,又掃了大夫人一眼。

做娘的對自己女兒不了解,就只會一味的偏袒,哪裡有半點當家主母的作風?!

老夫人撥弄著佛珠,正要說話,就聽清韻道,「如果五妹妹真的是給我讓路,被我故意踩傷,我給她賠禮道歉,她要藥膏,我都可以給她,但如果五妹妹是污衊於我,大夫人偏聽偏信,就認定是我的錯,如此當家嫡母,以後清韻對她不會再有半點敬重,請祖母和父親准許清韻以後見了大夫人不必行禮問安。」

聽清韻說的話,老夫人眉頭緊鎖。

她知道清韻厭煩了大夫人,可行禮問安,還是需要的,要是外人在,見她對當家嫡母都不行禮問安,人家會說她失禮。

大夫人站在那裡,心底有些忐忑了,難道清柔的腳被踩傷,真的是因為她要絆倒清韻在前?

要不是,清韻也不敢許下如此承諾埃

大夫人心底有些慎重,她怕打這個堵,她怕輸,她是侯府當家嫡母,如果侯府小輩見了她不行禮,她哪裡還有顏面?

大夫人有些著急,不知道怎麼辦好,這個堵,決不能貿然答應。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外面進來一個丫鬟,福身道,「老夫人,右相夫人來了,說是有事找三姑娘。」

清韻聽得怔愣,右相夫人找她?

好端端的,右相夫人找她做什麼,不會是因為楚北找右相解除婚約的事吧?

清韻覺得她猜的**不離十,只是這會兒她正忙著呢,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她是來給大夫人解圍的吧。

ps:明天二更~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