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九十八章 玉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玉鐲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逸郡王瞥頭看著青鶯,挑眉問道,「小丫鬟,你是希望我娶周二姑娘呢,還是不希望我娶?」

青鶯被問的臉一紅,這叫她怎麼回答埃`

她好像有些希望逸郡王娶,又不希望他娶。

要是逸郡王娶了周二姑娘,那周二姑娘肯定不能嫁給是大皇子的楚大少爺了,對姑娘來說是好事一件。

可為了姑娘好,就委屈逸郡王,那怎麼能行呢,要是以前吧,她還挺同情周二姑娘的,雖然沒和她怎麼接觸過,但能被選為大皇子妃肯定不錯,只是方才右相夫人那麼強求姑娘,還說不是強求,為了女兒就來委屈她家姑娘,在她看來,跟好人兩個字差太遠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周二姑娘在青鶯心中的形象也大打折扣,她怎麼能配得上英俊瀟洒,助人為樂的逸郡王?

想著,青鶯堅下頭,「不希望。」

逸郡王瞅著她,捉狹道,「本郡王總要娶媳婦,不娶她,爺娶你怎麼樣?」

看著青鶯大紅的幾乎能滴血的臉,恨不得跺腳的神情,清韻望天長嘆。

逸郡王的所作所為,堅定不負奇葩兩個字,你調戲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就算了,你至於連個小丫鬟也調戲嗎?

然而,青鶯的回答也很給力,雖然有些支支吾吾,「娶個小丫鬟,人家會說郡王爺你瞎了你那明亮的雙眼的。」

逸郡王,「……。」

清韻忍不住撲哧笑出了聲,逸郡王拍著腦門,指著青鶯,望著清韻道,「你這丫鬟,真沒看出來,嘴皮子還挺溜,居然打趣我,怎麼。嫁給本郡王你不樂意啊?」

青鶯躲在清韻身後,不敢接話。

清韻望著逸郡王,笑問道,「逸郡王怎麼來侯府了?」

「路過。順便來瞧瞧,」逸郡王隨口一答,然後十分瀟洒的往涼亭上一靠。

用了些力道,涼亭吱嘎一聲傳來。

逸郡王就像是坐在了燒的通紅的鐵板上,噌的一聲就站了起來。

被他坐過的地方。有了裂痕。

逸郡王凌亂了,這涼亭也太爛了點吧,連隨便坐都做不到,也好意思拿來招待客人,就不擔心賓客一屁股坐出事來?

清韻臉也有些火辣辣的,畢竟侯府是她家,東西爛成這樣,她臉面上也掛不住埃`

她走過去細細看了兩眼,那木頭已經爛了,但是上面的漆卻是新的。應該才刷過沒多久,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正貓著身子檢查呢,卻察覺頭被人抓著了。

清韻回頭,就見逸郡王抓了她一縷青絲,清韻有些莫名其妙,「抓我頭幹嘛?」

逸郡王臉色一哏,瞬間有些抽抽。

抓她頭幹嘛?他是在調戲她啊!

她不臉紅就算了,居然問他要做什麼,他這調戲的有那麼失敗嗎?!

逸郡王嘴角又是一抽,他輕咳一聲。道,「我最近在學給人看手相,我給你看看?」

清韻扭眉,他路過侯府。不是為了顯擺他會給人看手相吧?

清韻正要搖頭,可是逸郡王根本就不給她拒絕的機會,拉著她坐下,然後握著她指尖,看的一本正經。

清韻越困惑了,她問道。「你真的學了看手相?」

逸郡王抬頭看著她,「自然是學了,這還有假?」

清韻瞥頭看了眼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明媚的天空,有了些灰暗。

她聲音有些飄,「雖然我沒學過看手相,卻也知道看手相是男左女右。」

逸郡王,「……。」

他握著的正是清韻的左手,他有些窘,但死鴨子嘴硬道,「男左女右最淺薄,我怎麼會學,我要學,必然博大精深,你不懂。」

最後三個字,讓清韻哭笑不得,郡王爺,你到底想做什麼,你直說就是,這樣繞彎子,甚至不懂裝懂,何必呢?

「逸郡王,你想做什麼,不妨直說,」清韻忍不住問道。

逸郡王頭也不抬道,「我找大皇子。」

清韻,「……。」

你找大皇子你去找啊,看她手相就能找到人了,難不成楚北在她手心裡你攢著?

清韻憋不住問道,「大皇子在我手心裡?」

逸郡王抬頭看了清韻一眼,道,「要不打個賭,我看你手心,能把大皇子看出來?」

「賭什麼?」清韻頗有興緻的問道。`

逸郡王心情極好道,「算了吧,准贏的事,還跟你打賭,未免顯得我太欺負人了,對了,把另外一隻手給我看看。」

清韻很聽話的,把另外一隻手給逸郡王看了。

逸郡王看了會兒手心,又看了看手背,最後從懷裡掏出一隻玉鐲來,要給清韻戴上。

清韻再傻,也知道逸郡王想幹嘛了。

只是就楚北那小心眼,江遠表哥什麼都沒做,就被他胡亂吃了一通醋,逸郡王又是「摸」她手,又是送她玉鐲,還有清風美景,說說笑笑……

不說了,她已經感覺到有一股強勁的陰風吹來,身子有些涼,需要添件衣裳禦寒了。

再看逸郡王一臉得意的笑,清韻忍不住想提醒他一句:快別笑了,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還有手上的玉鐲,雕刻之精美,遠勝過其他,以楚北的小心眼,這玉鐲鐵定要碎,說實話,清韻覺得碎了太可惜了。

見楚北緩步走過來,清韻麻溜的把玉鐲摘下來,還給逸郡王了。

逸郡王把玉鐲放下,瀟洒的站起來,看著楚北邁步過來。

這廝覺得楚北的走姿太酷了,再看他一身皺巴巴的,剛掉進湖裡,還沒有干,不論是形象還是氣勢都差了老大一截。

得想法子彌補一二,不然豈不是未戰先輸了,這不,他瀟洒的坐下,打算翹個二郎腿,讓自己看起來狂霸酷拽吊。

然而。侯府的破涼亭不提供條件埃

他往後一靠,本來就碎了的涼亭,哪裡經受的起逸郡王猛烈一靠,這不欄杆和人一起掉下了湖。

別說狂霸酷拽吊了。簡直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清韻把眼睛捂住了,不忍直視埃

記性差成這樣,他不倒霉誰倒霉啊?

逸郡王從湖裡爬起來,欲哭無淚道,「我真的忍不住要去和安定侯談談了1

楚北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逸郡王。

逸郡王抹著臉上的湖水,一邊呸呸吐著湖水道,「做人要厚道點,我今兒心情糟糕透了,不要再落井下石了1

說完,他感覺到湖水太臟,一溜煙爬上來,抓進桌子上的茶盞,猛然灌了一口,漱口吐掉。

慘成這樣。楚北有氣也消了一半了,斂眉問道,「找我何事?」

逸郡王看著他,道,「我要和寧王一起去北晉。」

楚北皺眉道,「你去北晉做什麼?」

逸郡王兩眼一翻,「北晉就是一群只會落井下石的混蛋,北晉皇帝過壽,朝廷還給他準備賀禮,我聽說要把那顆稀世罕見的夜明珠送給北晉皇帝?真有其事?」

楚北輕嗯了一聲。「這是左右相幾位大臣和皇上商議的結果。」

逸郡王就不滿了,「那顆夜明珠我肖想好久了!不送給我,居然送給有仇的北晉皇帝,一個個腦子進水了吧。」

罵皇上和朝廷重臣腦子進水的。估計也只有口沒遮攔的逸郡王了。

逸郡王抖著身子道,「皇上把送賀禮的事交給你辦,你想辦法安排我去北晉,只要一想到我心愛的夜明珠,被北晉那群混蛋摸著,我就實難下咽。」

衛風跟在楚北身側。道,「郡王爺,你不是打算偷夜明珠吧?」

逸郡王聳肩道,「放心,我會等到夜明珠送給北晉了,我再偷。」

楚北看著他,一字一頓道,「獻老王爺不會讓你去北晉,我也不會讓你偷夜明珠。」

聲音醇厚,卻毋容置疑。

逸郡王有些惱了,望著楚北道,「區區北晉而已,你也犯慫?1

楚北坐下來,他給自己倒了杯茶道,「夜明珠要拿就正大光明的拿,偷算什麼?」

逸郡王聽得一笑。

那一瞬間,周身弔兒郎當的紈不羈之氣一掃而空,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像是利劍出鞘,露出一抹凌厲劍氣。

隨即,劍又回鞘,他笑道,「說的也是,偷回來,我豈不成小人了,還只能偷偷欣賞,連拿出去顯擺都做不到,不過話是這麼說,可是想到夜明珠就要送人了,心裡還是不舒坦,我先走了。」

說完,他縱身一躍,就消失不見了。

清韻笑道,「他就那麼喜歡夜明珠啊?」

楚北看著逸郡王消失的方向道,「那顆夜明珠是獻王世子妃當年的陪嫁之物。」

清韻愕然,她沒想到那顆夜明珠是逸郡王親娘的東西,「陪嫁之物怎麼到了皇上手裡?」

「我也不知道,聽說是獻王世子妃送給太后的,具體不清楚,」楚北搖頭道。

太後向來很寶貝那顆夜明珠,居然答應送人,有些匪夷所思。

楚北不知道,清韻也就不問了,她望著楚北道,「你要親自去北晉賀壽?」

楚北失笑,「如果我不急著娶親,我應該會親自去北晉賀壽,這一回去的是寧王,大約七八日就要啟程了。」

北晉皇帝過壽,去的使臣身份越尊貴,就越有誠意,一般大臣不夠分量,楚北是大皇子,寧王是所有親王中最受皇上寵信的。

看著桌子上的玉鐲,楚北拿了起來,問清韻道,「這玉鐲漂亮嗎?」

清韻頭皮一緊,鑒於楚北的小心眼,清韻連忙鄙夷道,「丑,我有好幾個玉鐲比這個漂亮。」

楚北臉黑了。

清韻見了覺得怪怪的,她說逸郡王送的玉鐲丑,他不應該臉色更好嗎,怎麼還黑了?

衛風著個臉道,「我覺得玉鐲很好看啊,三姑娘再仔細看看?」

「看什麼看啊,丑就是丑,再看還是丑,我不是敷衍你們,這玉鐲是真丑,」清韻斬釘截鐵道。

她說了不算,還問青鶯,「對吧?」

青鶯也連連點頭,「奴婢都看不上眼,逸郡王眼光太差。」

逸郡王已經走了,青鶯說的很有底氣。

楚北的臉黑成鍋底了。

「這玉鐲是我親自設計,讓司玉坊精心打造的。」

清韻,「……。」

青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