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百九十九章 真丑(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真丑(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臉皮僵硬了,任是她怎麼努力,都扯不出一絲笑來。`

她就想問一句,她現在說玉鐲漂亮還來得及嗎?

誰能告訴她,楚北的玉鐲為什麼會在逸郡王手裡?!

他這麼說,是不是故意詐嚇她的啊?

清韻覺得她都有些多疑了,她抬眸看了衛風一眼。

衛風有些憋笑,他輕點了下頭。

這玉鐲真的是爺設計的,他方才都提醒了,誰想三姑娘以為他是在幫爺,他其實是在幫她埃

說爺設計的玉鐲丑,丫鬟都看不上眼,還說爺沒眼光,他都不忍心聽了。

清韻快哭了,她手碰著眼睛,底氣不足道,「方才我是昧著良心說話的,這玉鐲很精緻。」

「昧著良心說話?」楚北氣笑了,「你是怕我對你怎麼樣還是對逸郡王怎麼樣?」

那聲音,七拐八繞的,聽得清韻心底毛。

青鶯想到她方才說的話,心中一怯,腳底抹油,逃了。

清韻是想逃都逃不了,只能在心底哀嚎:你以為我願意昧著良心說話啊,我這還不是怕你小心眼作祟嗎?!

「我是怕你一怒之下拿玉鐲出氣,」清韻認真回道。

天地良心,她說的絕對是真話。

逸郡王不用誰護著,他自己不作死,誰也不能要他的命,她就沒什麼保障了,侯府都一堆人巴不得她死了。

說著,清韻難得粗暴一回,從楚北手裡把玉鐲給搶了過來,三兩下戴手腕上了。

楚北看著她,眸光微凝,道,「這玉鐲是我離京之前設計的,打算托去北晉賀壽的使臣帶給端敏公主的。」

清韻,「……。」

清韻手腕還舉著呢,她臉皮繃緊。徹底笑不出來了,「送給端敏公主的?」

楚北輕點了下頭。

清韻在心底狠狠的罵了楚北兩句,把玉鐲摘下來,還給楚北道。`「送給端敏公主的玉鐲,怎麼會到逸郡王手裡?」

還鬧出來這麼大兩個烏龍,她都覺得她自作多情了,氣死她了!

楚北接了玉鐲,然後解釋道。「逸郡王進宮找我,我不在,正巧碰到司玉坊送玉鐲去,他以為是送給你的,就拿走了。」

要是以往,清韻喜歡,這玉鐲給了清韻也無妨。

只是他和端敏公主同一天過生辰,他答應過她,以後每一個生辰,都要準備禮物送給她。而且是親手準備,不能假手於人。

要不是因為雙生子,她不會是端敏公主,她會是鎮南侯府嫡長女,不必為了大錦朝去北晉和親,委曲求全。

北晉皇帝過整壽,大錦和北晉聯姻,必定會送上賀禮,他才會設計玉鐲,讓寧王帶去。要換成尋常時候,他若是派人給端敏公主送東西去,指不定會被認為朝廷要端敏公主刺探消息。

想到和親北晉的端敏公主,清韻忍不住嘆息一聲。

楚北看著玉鐲。這玉鐲上雕刻著端敏公主最喜歡的依米花。

依米花,有四種花瓣,一種花瓣一種顏色。

而玉石,一般以無瑕最珍貴,帶了雜色的反而不好,這塊玉鐲。帶了紅黃藍白,簡直就像是為了雕刻依米花而生長的,加上司玉坊能工巧匠,雕刻的栩栩如生,花瓣嬌艷絢麗,中間的花蕊好似羞澀的姑娘。

楚北看著玉鐲走神,身側衛風提醒道,「爺,有人過來了。」

楚北瞥頭,就見不遠處周梓婷帶著丫鬟過來。

他起了身,又問清韻一句,「這玉鐲是不是真丑?」

清韻,「……。」

罪過了,她方才斬釘截鐵的說玉鐲太丑,丫鬟還說看不上眼,抨擊了人家的自信心了。

清韻舉手做誓狀,「這玉鐲是真漂亮,端敏公主肯定喜歡。」

楚北俊美絕倫的臉上閃過一抹笑,霎時間,清韻只覺得百花綻放。

她眨了下眼,然後人就不見了。

楚北走了,衛風也閃人了。`

清韻呲牙,「真是神龍見不見尾1

說完,一陣風吹過來,清韻扭頭,就見到衛馳站在她跟前。

他手裡抱著個錦盒,遞給清韻道,「這是爺送你的。」

清韻看了錦盒一眼,有些不通道,「真送我的,還是逗我玩的?」

衛馳重重點頭,他只是個暗衛而已,哪有膽量騙三姑娘,再說了,他有膽量送姑娘東西么?

見衛馳點頭,清韻這才伸手接過錦盒。

衛馳縱身離開。

青鶯湊到清韻身邊,吐著舌頭,道,「方才真是嚇死奴婢了,姑娘,以後你可別再問奴婢東西好不好看了。」

清韻斜了她一眼,她也知道青鶯嚇壞了,老實說,她也嚇的不輕。

不過不知道楚北送她的是什麼?

帶著好奇,清韻把錦盒打開了。

然後,就聽到青鶯倒抽氣聲,「好漂亮啊1

錦盒裡,一溜煙七支鑲玉流蘇步搖,相同卻有不同。

七支步搖,樣式一樣,但上面的玉石顏色卻不盡相同,但每一支都飄雅出塵,落落大方,叫人愛不釋手。

「怎麼送這麼多支簪給姑娘?」青鶯既羨慕又好奇道。

清韻也奇怪呢,這樣的簪,送一隻就足夠了,卻送了七隻,太奇怪了。

清韻哪裡知道,楚北畫了樣式,但是在配色上,一再修改,覺得哪個都不錯,有些難分高下。

這不,索性讓衛風全部送去司玉坊,讓人打造。

這才有了這七隻樣式一樣,但又不盡相同的玉簪。

那邊,周梓婷帶著丫鬟過來,看到錦盒裡的玉簪,她眼睛都亮了,驚呼道,「好漂亮的玉簪,是右相夫人送的嗎?」

她也知道逸郡王來侯府了,但是她可沒想過逸郡王會送玉簪給清韻,右相夫人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只是這麼多支精美玉簪,每一支都價值不菲。尤其是那玉石玲瓏剔透。

青鶯聽周梓婷猜玉簪是右相夫人送的,當即撇了下嘴,右相夫人怎麼可能送姑娘玉簪了,她沒把人氣死就不錯了。

不過這會兒。右相夫人肯定心底忐忑,逸郡王說話做事向來出人意料,誰知道他說迎娶周二姑娘,是說笑的還是真的?

清韻知道周梓婷誤會了,但是她沒有解釋。只笑道,「你怎麼過來了?」

周梓婷眸光還在錦盒上打轉,那樣精美的玉簪,她也想要啊,只是清韻合上錦盒,明顯是沒打算送她一支,她笑道,「外祖母見你來了半天,都沒有回去,怕右相夫人找你有什麼麻煩事。讓我過來瞧瞧,對了,右相夫人為什麼來找你,是因為大皇子的事嗎?」

送這麼珍貴的飾,右相夫人是在巴結三表妹?

右相夫人來找她什麼事,清韻實在不好告訴周梓婷,只好隨意撒了個小謊道,「右相夫人的鼻尖長了幾顆小紅斑,有礙瞻觀,所以來找我。」

這一點。倒是和丫鬟說的差不多,看來右相夫人是真的來找清韻看病的。

周梓婷瞅著涼亭欄杆,有些驚訝道,「涼亭怎麼壞了?」

清韻瞥了涼亭一眼道。「這要問府里管事了,涼亭壞了不修,以為塗上漆就沒事了。」

不這樣糊弄,怎麼從中賺取私利?

風刮來,吹了幾片枯黃的葉子進涼亭。

青鶯就道,「起風了。天也暗了許多,涼亭風大,咱們還是走吧?」

清韻拿起錦盒站了起來,吩咐道,「把木頭撿兩塊,送去給老夫人,就說逸郡王坐壞了涼亭,掉進了湖裡。」

青鶯嘴角彎起來,連忙蹲下,撿了兩塊木頭。

清韻回了泠雪苑,青鶯跟著周梓婷去了春暉院,把清韻吩咐的話轉告老夫人,沒有多加逗留,就走了。

看著那木頭,老夫人就勃然大怒了。

侯府用來招待賓客的涼亭,居然爛成這樣,外面的漆卻是嶄新的,還讓逸郡王坐摔進了湖裡,侯府的顏面都給丟盡了。

老夫人一怒,讓孫媽媽去拿賬冊,看看醉風亭什麼時候修葺的,花了多少銀子。

等瞧見賬冊上兩個月前,花了五十兩銀子修葺醉風亭,老夫人當時就把那兩塊木頭砸在了總管身上。

總管嚇的撲通一聲跪地,把貪墨的事招認出來,還有貪墨的銀錢去處,絕大部分都在大夫人那裡。

顯然,總管是在幫大夫人貪墨。

老夫人一氣之下,剝了大夫人的管家權,全部交給了二夫人。

等這些事,傳到清韻耳朵里時,她正站著迴廊上,看著天上波雲詭異,翻滾的烏黑濃雲。

明明應該太陽正炙熱,卻暗沉如黑夜。

在加上亂作的狂風,像是野獸在嚎叫,吹的樹枝都斷了好些,著實嚇人。

蔣媽媽走過來道,「外頭風太大了,姑娘可不能站著迴廊下,仔細瓦片會掉下來砸人。」

清韻退後幾步,笑道,「我知道呢。」

蔣媽媽笑道,「這天黑的壓抑,怕是不用一個時辰,就該下暴雨了。」

說完,叮囑丫鬟道,「仔細關好門窗,可別叫風碎了東西。」

右相府。

右相夫人回了府,站在迴廊上打著身上的灰塵,一邊進屋,一邊罵道,「什麼鬼天氣,這麼嚇人1

右相夫人心情有些浮躁,心底很忐忑,總覺得要出什麼事的感覺,叫她很不安。

周二姑娘迎上來,問道,「娘,你去找沐三姑娘,她答應你了嗎?」

看著女兒,再想到逸郡王說的那些話,右相夫人心有些疼,她摸著女兒的臉,笑道,「對娘都不放心?風這麼大,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下雨,快回屋去。」

周二姑娘臉一紅,跺腳道,「娘!我不理你了1

說完,她轉身跑了。

右相夫人笑了兩聲,隨即臉沉了下來,臉陰沉的,就跟窗外的天一樣,屋子裡的丫鬟婆子都不敢大喘氣。

外面,一丫鬟跌跌撞撞的跑進來,臉色刷白,急急忙道,「夫人,大事不好了1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