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零二章 問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問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侯爺說這句話時,清韻正巧帶著喜鵲進屋。

透過花鳥山水紫檀木屏風,清韻朦朧的看見大夫人被人圍在正堂中間,她站在青石地板上,腳步微動,雲袖下遮掩的手晃著,應該是在撕扯帕,整個人顯得局促不安。

看見她這樣,清韻嘴角緩緩上揚,勾起一抹梨花淺笑來。

作繭自縛,偷j不成蝕把米了吧,還有那話怎麼說來著,夜路走多了總能碰見鬼的。

以前那麼多次證據確鑿,都能被她給逃了。

這一回,她倒還有哪個丫鬟能幫她頂罪。

要知道,冰顏丸可不是尋常東西,它是貢品,整個京都見過冰顏丸的貴夫人都少,何況是服用了?

正因為冰顏丸珍貴,所以才會在短短時間內,被人送過來送過去,幾經周轉,畢竟冰顏丸吃下去只是容光煥發一段時間,除非常年服用,不然效果並沒有那麼明顯,拿來送人,幫助自家老爺升官發財才是物盡其用。

這樣珍貴的冰顏丸,壓根就沒有賣的,說是人送的吧,冰顏丸事關寧王府沈側妃一條命,還有右相夫人半條命,沒人會幫大夫人背黑鍋,哪怕太陽打西邊出來也不會有,偏偏大夫人又不能指出冰顏丸是太后和寧太妃送給她的。

她的冰顏丸,早在若瑤郡主送來的第二天,就被她一盞茶給毀了,這事侯府上下人盡皆知,沒少人在心底罵她是敗家子。

別說沈側妃被毒死一回,就是一百回,也怪不到她頭上來,因為真的冰顏丸根本就沒到過她手裡,她就是想下毒都沒機會。

難道大夫人要當著刑部尚書他們的面承認是她偷梁換柱了?

那樣,侯府想包容大夫人,不願意休妻,都要被人笑話了。

正因為這個局難解,侯爺和老夫人連催了兩回。大夫人都沒有說話。

一邊是毒殺沈側妃的兇手,一邊是休妻。

哪一個她都承擔不起。

清韻站在屏風處看著,並未邁步進去,屋子裡人太多。顯得擁擠了,還不如站在外面看熱鬧的好。

大夫人沒說話,刑部尚書就望著侯爺了,一臉為難道,「尊夫人一直不說冰顏丸從何處得來。這案子沒法繼續查下去,冰顏丸從忠義伯府大太太手裡就一分為二,衛國公府和成國公府都洗脫了嫌疑,我只能依照大錦律法將尊夫人和忠義伯府大太太帶回刑部問案了。」

一聽要去刑部,忠義伯府大太太就急的跳腳了,刑部那可不是好去的,一旦進了刑部,那名聲就毀差不多了,她望著大夫人,恨不得去掰開她的嘴了。「你倒是說啊,冰顏丸是從哪裡來的,是不是你在冰顏丸里下毒要害我?1

忠義伯府大太太急,大夫人更急,恨不得罵一聲豬腦子了,她沒事下毒害她做什麼,她咬了牙道,「我沒有在冰顏丸里下毒,我若下毒了,我不得好死1

發誓?

清韻笑了。這時候發誓可沒有用,如果誓言能作為證據,證明一個人是清白的,那大錦朝每一個大牢都是空蕩蕩的。

刑部尚書無語了。問她冰顏丸從哪裡來的,她死活不說,發誓頂p用啊,他望著侯爺道,「我不知道尊夫人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但尊夫人這樣。我們沒法查案了,如果查不到冰顏丸出處和作案動機,那沈側妃被毒殺一案,和尊夫人就脫不了干係了。」

侯爺眸光冷凝,看著大夫人的眼神,帶了些惱火,「我再問你最後一遍,冰顏丸到底是從哪裡來的?1

大夫人咬緊唇瓣,額頭有涔涔冷汗。

清韻站在屏風處,伸手摸著沐清凌繡的屏風,一臉的閒情逸緻,要是有個凳子,再加一盤瓜子就更好了。

忽然,她雲袖被拽了一下。

清韻瞥頭就見到沐清柔站在一旁,她著蘭花的雲袖正被她拽的緊緊的,有了些褶皺。

她罩著天藍色面紗,看不清臉,但眼睛通紅,淚眼婆娑,眸底盛滿了晶瑩淚花,像是兩汪清泉,涓涓而流,潤物無聲。

她聲音也前所未有的軟,帶著祈求和期盼道,「三姐姐,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有話跟她說?

清韻心下好笑,不用出去,她也知道沐清柔要跟她說什麼話,大約是要她主動跟刑部尚書還有右相承認冰顏丸是她送給大夫人的。

這樣一來,既能把冰顏丸的事轉移到寧太妃身上,把案子續上,又能幫大夫人遮掩下她偷梁換柱的事,她這如意算盤打的真不錯呢。

只是,她以為這樣示弱裝可憐,她就會傻乎乎的衝上去給大夫人做擋箭牌?

她沒那麼偉大捨己為人好么。

且不說,以前她們母女對她諸多欺凌,就是關係還不錯,她也不會幫著做偽證好么。

清韻把雲袖拽回來,用力大了些,撞到了屏風,當一聲傳來。

正堂里,不少人都回了頭。

清韻臉頰微微紅,像是蜿蜒雪山上,夕陽餘暉照s,美的不似人間景緻。

她邁步上前,跟幫著扶住屏風的刑部官兵道謝。

刑部官兵連忙道,「舉手之勞,不足言謝。」

說完,心底就道:這姑娘是誰啊,長的這麼好看,聲音也好聽,聽得他骨頭都酥了,有些飄飄然。

侯爺看著清韻,問道,「怎麼站在屏風處?」

清韻訕笑兩聲道,「女兒聽說刑部來侯府查案,有些好奇,又怕打擾刑部尚書大人查案,就站屏風處聽著,沒想到撞到了屏風,打擾了……。」

身後,沐清柔有些咬牙切齒。

她是故意的!

故意撞到屏風,引起大家注意,然後進屋,好不再搭理她!

沐清柔心底那叫一個後悔啊,她要是知道冰顏丸被人下了毒,她說什麼也不會做偷梁換柱的事,結果幫她擋了煞,娘卻倒霉的被人圍著質問。

想到清韻,沐清柔臉更是沉的厲害。

以前她不知道清韻會醫術,拿些尋常養身藥丸換下冰顏丸,她吃了說沒效果,還不小心把冰顏丸給毀了,她還沾沾自喜,覺得沒了後顧之憂。

她根本就知道那藥丸不是冰顏丸!

指不定冰顏丸里的毒就是她偷偷指使鎮南侯府暗衛下的!

越想,沐清柔就越認定這就是事實真相。

那邊,侯爺問完,大夫人依然不說話,老夫人也怒了,再一次問道,「冰顏丸到底從何而來?1

刑部尚書和右相面面相覷,難不成冰顏丸里的毒真的是安定侯夫人下的,可她為什麼要毒殺忠義伯府大太太呢?

而且,就算要毒殺忠義伯府大太太,也犯不著用冰顏丸這麼珍貴的藥丸吧,尋常糕點,胭脂水粉也足夠了,這樣的殺人成本太大,而且一查就查到她身上,過於愚蠢了些。

老夫人問完,右相站了起來,刑部尚書也跟著站了起來,望著侯爺道,「沈側妃被毒殺一案,事關重大,尊夫人遲遲不說冰顏丸從何而來,我只能帶她回刑部問案了,另外,我要先跟侯爺說聲對不住了,刑部問案,必要時候會用到刑罰,如果傷到尊夫人……。」

刑部尚書事先打招呼,是存了警告大夫人的念頭,她在侯府里,可以三緘其口什麼都不說,一旦帶回刑部,還是什麼都不說的話,那他只能動用刑罰來問甚至供了。

只是安定侯府背後有江家和鎮南侯府撐腰,還有大夫人的女兒是將來的二皇子妃,甚至可能是未來皇后,刑部尚書也不敢得罪,只是查案是他職責所在,不少人盯著呢,所以事先打了招呼,侯爺同意了,將來出了什麼問題,比如用刑傷了身子,得了什麼後遺症,他恕不承擔。

侯爺也知道給刑部尚書添麻煩了,他能這麼說,已經是給他臉面了,他哪還能不識時務,「是我安定侯府給刑部添麻煩了,刑部依照國法辦案,我無話可說。」

刑部尚書心下一松,然後臉色一冷,吩咐道,「帶安定侯夫人回刑部問案1

刑部幾個官兵頓時身子一凜,走了過來。

大夫人這回是真怕了,她以為侯爺會為了侯府顏面護著她的,她急道,「我沒有在冰顏丸里下毒1

這句話,她都說了四五便了,一個字都沒換過,誰要聽啊?

官兵要過來抓大夫人,那邊沐清柔沖了過來,擋在大夫人跟前,憤憤道,「不許抓我娘,我娘沒有在冰顏丸里下毒,冰顏丸是她的1

她抬手一指,正好指著清韻。

清韻一臉無辜,雙眸清澈明亮,還帶了些懵懂不知,「冰顏丸怎麼就成我的了?我只得過兩盒冰顏丸,還是寧太妃托若瑤郡主送來的,我吃了一粒,其他的就不小心被茶水給撥髒了,我讓丫鬟埋了,這事大家都知道。」

沐清柔氣的咬牙,她要說話,被大夫人拽了一下。

大夫人眼神冰冷,掃向清韻的眼神就跟冰刀似地,凌厲無比。

清柔孝順,她不可能坐視她被帶去刑部,甚至被施加酷刑,她要是說出實情,傳到皇上耳朵里,肯定會以她德行有虧,收回她和二皇子的賜婚聖旨,那清柔的下半輩子就毀了!

兩權相害取其輕,大夫人咬了咬牙,豁出去道,「那冰顏丸確實是清韻的,是寧太妃托若瑤郡主送來的。」

ps:很快二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