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零四章 解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 解藥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從春暉院出來,清韻還在回味那一幕。??`

老夫人在她眼中是一個以侯府為重的人,為了侯府,能犧牲一切,以前大夫人也沒少坑侯府,為了侯府顏面,她是盡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大夫人當著刑部尚書和右相大人還有幾位貴夫人的面把侯府臉面丟了之後,她會氣成那樣,完全不顧端莊和藹的身份了。

就沖老夫人那剽悍的一腳,把大夫人踹翻的力道,再活二十年絕對不成問題。

清韻邁步朝前走,她腳步輕靈,再加上天氣清爽,心情格外的好。

喜鵲跟著身後,她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但有些擔憂道,「五姑娘苦苦哀求老夫人,老夫人會不會心軟啊?」

清韻斜了她一眼,笑道,「老夫人那一腳,就是她的態度。」

要是老夫人有那個力氣,她估計恨不得一腳把大夫人踹出侯府了,怎麼可能會心軟呢?

大夫人是註定要被休了,她現在更關心的是冰顏丸的事。

雖然冰顏丸沒有害到她,反倒幫了她不小的忙,但別人有心害她是事實。

那冰顏丸是太后交給寧太妃,讓寧太妃賞賜給她的,是太後下毒要她的命呢,還是寧太妃下的毒?

雖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她很清楚,冰顏丸的事最後會不了了之,窩囊埃

尤其沈側妃死在冰顏丸下,寧太妃還派人來告訴侯府,怪侯府和她見死不救,真不知道她哪來的臉面?

再說刑部尚書和右相大人被侯爺送出府,侯爺作揖,紅著臉道,「我管家不嚴,讓諸位見笑了。」

是挺見笑的,可是刑部尚書和右相大人都笑不出來。

刑部尚書還好說,畢竟刑部還積攢了不少未破的懸案。多一件也無妨,可背後下毒之人要是查不出來,右相夫人就不知道中了什麼毒,沒有解藥。右相夫人會死埃

生死關頭,誰有心情管別人家的破事。

刑部尚書翻身上馬,右相大人嘆息一聲,進了軟轎。

放下轎簾之前,他還看了侯爺一眼。

侯爺也知道這是一樁無疾而終的案子。右相所有的希望都在清韻身上,可清韻的態度是希望刑部能偵破案件,他也希望毒殺他女兒的兇手能落網埃

繞了一圈,兩位大人連午飯都沒吃,也沒那個心情吃了,又轉道去了寧王府。

越國公府大太太她們就沒有去了,本來還存了看熱鬧的心,這會兒也沒什麼可看的了。

不過是兩樁作繭自縛的案子罷了,要說這沐三姑娘還真是神人,誰算計她誰倒霉就算了。偏偏她還不知道,像是冥冥之中如有神助一般。

在寧王府前停下轎子,正好遇到回京的寧王。. ?`c?om

寧王臉色有些哀痛,雖然他對沈側妃沒什麼感情,是寧太妃硬逼著娶的,可到底給他生兒育女過,忽然死了,還是被人毒死的,寧王不悲痛惱怒才怪了。

見了寧王,刑部尚書在心底一嘆。道,「王爺請節哀,逝者已矣,莫要悲痛傷了身子。」

寧王輕點了下頭。望著刑部尚書道,「我聽下人說,側妃被毒殺一案交給你查,可查到什麼了?」

刑部尚書腦袋隱隱做疼,他道,「我和右相正是為了此事而來。」

寧王請他們進府。邊走邊說。

刑部尚書就把案子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了,前面都不是重點,重點在安定侯府。

「冰顏丸是寧太妃托若瑤郡主送給沐三姑娘的,但冰顏丸只在沐三姑娘的丫鬟手裡過了一遍,就被偷梁換柱了,才有後面這麼多事,」刑部尚書嗓音有些飄。

這樁案子極有可能是寧太妃和太后毒殺沐三姑娘不成,沈側妃和右相夫人做了替死鬼埃

寧王臉色冰冷,他望著刑部尚書。

刑部尚書重重的點了下頭,有些欲哭無淚道,「王爺,這案子查到這裡,我也知道不能再往下查了,可右相夫人還等著解藥救命呢。」

人家寧太妃和太后都正大光明的賜死過沐三姑娘了,下毒殺她,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了?

寧王也很為難,寧王妃能在諸多迫害下,保住腹中胎兒,都是清韻的功勞,對寧王來說,清韻被人毒殺,他於情於理都應該幫忙找出兇手。

可偏偏一個是他親娘,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太后。

他就想不明白了,沐三姑娘礙著安郡王什麼事了,一定要她的命呢?

「隨我進府吧,」寧王冷了臉道。

一行人直接去找寧太妃。

寧太妃神情哀痛,見刑部尚書來,她連忙站起身來,有些迫切的問道,「找到下毒真兇了嗎?」

刑部尚書嘴角動了動,道,「沈側妃服用的冰顏丸是太妃您托若瑤郡主送給沐三姑娘的……。」

寧太妃身子一晃,臉頓時慘白如紙。

大家都是明眼人,要是冰顏丸沒問題,寧太妃可能是這樣的神情嗎?

可是下一秒,寧太妃就捶足頓胸了,大體是後悔她不應該送冰顏丸給清韻,讓她有機會在冰顏丸里下毒,最後害了沈側妃。

這麼說,也能解釋的過去為什麼寧太妃臉色刷白了,但是……誰說毒是沐三姑娘下的?

沈側妃之死,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埃

這些話,刑部尚書不好說,寧王就道,「太妃慎言,沐三姑沒有在冰顏丸里下過毒。`」

寧太妃愣怔住,「不是她嗎?」

寧王就道,「太妃送的冰顏丸,根本就沒有到過沐三姑娘手裡,就被安定侯夫人拿走了,最後送給忠義伯府大太太,又幾經周轉,才到側妃手裡,和沐三姑娘無關,你不能污衊人家清譽。」

寧太妃一張僵硬變青,她看著寧王,又看向刑部尚書和右相,「你們是懷疑我要毒殺沐三姑娘,還是在懷疑太后?」

刑部尚書連忙道。「不敢。」

寧太妃赫然一笑,「不敢?你們上門來,不就是來質問我的嗎,那冰顏丸是太后讓我代為賞賜給沐三姑娘的。因為她下懿旨賜死沐三姑娘,心中有愧,又放不下臉面,我才托若瑤帶去給沐三姑娘的1

果然,還是牽扯上了太后。

刑部尚書快哭了。他望著右相了,這案子還怎麼查啊?

右相也頭疼的緊,神情疲憊,他看向寧王,「王爺……。」

寧王也知道右相和刑部尚書的難處,讓右相放棄查案,就是放棄右相夫人的命,任是誰都做不到,他道,「側妃已經死了。斷不能讓右相夫人也遭受迫害,進宮找皇上吧,只有皇上能救右相夫人了。」

說完,他就轉了身,事關沈側妃和寧太妃,這案子還得他去請皇上查最合適。

就這樣,一行人又進了宮,直奔御書房。

御書房內,皇上正在批閱奏摺,聽小公公稟告寧王求見。

皇上點頭道。「讓他進來。」

寧王就和刑部尚書還有右相進了御書房,皇上看著寧王,道,「朕猜你這兩日也該回京了。聽聞沈側妃是被人毒殺的,務必要查出下毒兇手,朕不希望你也出事。」

寧王心中感動,他看著皇上,道,「皇上。臣進宮找你正是為了側妃被毒殺一案。」

皇上怔了下,「找朕?」

寧王輕點了下頭,把冰顏丸的事說與皇上聽,皇上眉頭凝緊,眼神晦暗不明。

寧王說完,右相就跪了下來,「求皇上救內子一命。」

皇上站了起來,道,「在這裡等朕。」

說完,他就邁步走了,孫公公趕緊追上去。

皇上龍行虎步到了永寧宮。

殿內,太后正閉目養神,丫鬟在幫她捏肩捶背。

有太監上前,道,「太后,皇上來了。」

太后眼皮子都沒抬一下,擺手道,「告訴皇上,哀家沒心情見他。」

太監看著走過來的皇上,縮了縮脖子,退後幾步。

皇上看著太后,道,「都退下去。」

這時,太后才把眼睛掀開,見皇上臉色不好看,她臉色也差了。

皇上上前兩步,道,「太后當真一定要沐三姑娘的命不可?」

太后眉頭緊鎖,她還以為皇上是為了大皇子的事來的,沒想到是為了沐三姑娘,還一張嘴就質問她,她最近都沒見過沐三姑娘,什麼時候要她的命了?

太后望著皇上,十分不悅道,「安郡王和逸郡王胡鬧,哀家是曾經下懿旨賜死過沐三姑娘,懿旨已經收回了,皇上還想哀家怎麼樣,親自去給沐三姑娘賠禮道歉嗎?1

皇上赫然一笑,「太后的賠禮道歉就是在賞賜給沐三姑娘的冰顏丸里下毒?」

太后臉色一變,手邊一盞茶,直接就給打翻了。

「在你眼裡,哀家就是那麼齷蹉的人嗎?1太后怒不可抑。

皇上冷不丁一笑,「沐三姑娘的事,太後幾時高尚過?欽天監嗎?」

「你1太后氣的嘴皮都哆嗦,「欽天監的事,哀家不否認,但給沐三姑娘下毒一事,皇上給哀家說清楚1

皇上沒有說話,孫公公上前,把冰顏丸的事說了一遍。

太后眉頭緊鎖,冰顏丸她是賞賜給沐三姑娘過,那是寧太妃勸她賞賜的,她心疼安郡王受罰,想沐三姑娘幫著說幾句軟話,她答應了。

難道是寧太妃在冰顏丸里下毒了?

她這不是陷她於不義嗎?!

「傳寧太妃進宮見哀家1太后冷了聲音道,看皇上的眼神格外的失望和憤怒。

皇上眉頭微皺,這些年太后在他跟前極少遮掩,要真的是她下的毒,他冷臉追問,太后不會不承認。

沒一會兒,寧太妃就來了,寧王走後不久,她就進宮了。

寧太妃進殿之後,太后就問道,「是你在冰顏丸里下的毒?」

寧太妃惶恐道,「太后,我沒有在冰顏丸里下毒。」

「真不是你?」太后擰眉。

寧太妃誓道,「我若有半句虛言,不得好死。」

皇上看著她,眸光微冷道,「不要隨便誓,小心哪一天就變成真的了。」

寧太妃背脊一涼,眼神一虛。

皇上冷笑了,「什麼時候太妃也學會自作主張了?」

寧太妃頭皮麻,但是認罪她是絕對不會認的。

她毒殺沐三姑娘不成,反倒毒死了沈側妃,寧欣和昀兒會恨死她的,她也會淪為京都的笑柄,還有右相夫人……

她不是不知道沈側妃吃了冰顏丸,她根本就沒往冰顏丸有毒上想過,因為沈側妃中的毒,跟她下的根本就不一樣,她知道幾種毒素混在一起,毒性變了,有解藥也沒用了。

兩條人命,她承擔不起。

不然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她是為了幫太後排憂解難才那麼做的……

寧太妃死不認罪,太后就道,「哀家沒下毒,太妃也沒有,這案子不查清楚,這黑鍋和兩條人命哀家豈不是背定了?讓刑部徹查此案,查不出來,嚴懲不貸1

太后話音未落,寧太妃臉就唰白了。

刑部問案,凡是碰過冰顏丸的人都會去刑部,到時候一用刑……

寧太妃不敢想了,她撲通一聲跪下了。

太后氣站了起來,「你!你為什麼要毒殺沐三姑娘1

為什麼?

皇上笑了,不等寧太妃說話,他就笑道,「還用問為什麼嗎?太妃做什麼,不是太后吩咐的,就是為了太后好,朕想,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太后氣不打一處來,尤其寧太妃跪在地上不說話,默認了皇上的話,太后氣的胸口直起伏,幾乎吼道,「誰讓你自作主張殺沐三姑娘的?1

寧太妃也不說話,只跪在地上哭,就跟受了氣的小媳婦似地,太后見了,更是惱火。

「還不把解藥拿出來1太后吼道。

寧太妃搖頭了,「解藥我有,但是右相夫人的毒跟我讓人下的不一樣,沒法解了……。」

說完,見太后恨不得殺了她,她忙道,「沐三姑娘或許有辦法救右相夫人。」

皇上聽得大笑,「寧太妃,你下毒要沐三姑娘的命,現在出了事,又指望沐三姑娘幫你去救人,你不覺得慚愧嗎?那丫頭沒你想的那麼好說話,就算她肯,宸兒也不會答應,冰顏丸的事,你們自己跟寧王還有右相解釋吧1

說完,皇上甩袖走人了,走之前,還丟下一句,「朕醜話說在前面,不要找朕幫著求情說軟話,朕誰也不幫1

建章宮。

大皇子的寢殿。

書房內,楚北正在看奏摺。

衛馳推門進來,站在一旁,把冰顏丸的事告訴楚北。

他說完,楚北什麼表情都沒有,拿起桌子上一張請帖,遞給他道,「送安定侯府去。」

衛馳伸手接了請帖,翻開看了一眼,然後嘴角輕抽了,望著楚北道,「爺,這是不是多此一舉了?」

ps:今天更新九千多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