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零五章 招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招搖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爺和沐三姑娘多熟了啊,他們這些個暗衛也沒少往泠雪苑跑,都是熟門熟路的,有什麼話,直接去通傳一聲不就行了,沒必要這樣正兒八經的寫張請帖吧,這樣一繞,還耽誤時間。8小 說`

可楚北讓他去,衛風就得乖乖去。

騎馬出宮,直接到安定侯府門前停下,然後翻身下馬。

侯府守門小廝趕緊迎上前來,這人瞧著有些面熟,尤其是那身衣裳,像是鎮南侯府暗衛穿的。

衛風把請帖送上道,「這是大皇子給府上三姑娘的請帖,邀請她明兒游花亭湖。」

小廝接了請帖,殷勤備至道,「一定送到。」

衛風輕點了下頭,然後轉身騎馬走了。

小廝拿了請帖,趕緊稟告周總管,好安排丫鬟把請帖給三姑娘送去,周總管拿了請帖,若有所思,直接去了春暉院。

彼時,老夫人、二夫人,還有侯爺都在春暉院內。

不為別的,因為大夫人要死要活不願意搬離侯府,沐清柔更是以死相逼。

幫大夫人收拾東西,好送歸忠義伯府的事根本沒法順利進行。

他們三個聚集春暉院,正為了此事犯愁呢。

乍一聽,大皇子邀請清韻游花亭湖,老夫人眉頭擰緊了,好端端的,大皇子怎麼想起來邀請清韻游花亭湖?

沒多久他就要迎娶周二姑娘了,逸郡王還送了納采禮來,這事也沒解決,還有沈側妃被毒殺一案,那冰顏丸原本是要殺清韻的埃

這麼多遭心事,一樣也沒解決,哪有心情游花亭湖埃

侯爺看著請帖,嘴角掛了抹笑,心情愉悅道,「最近煩心事太多,清韻出去散散心也好。」

說完。便讓丫鬟把請帖給清韻送來。

請帖送到清韻跟前時,清韻正抄寫大錦律法呢,乍一聽大皇子邀請她游花亭湖,她還以為聽錯了。下意識的抬了手,手裡的筆一斜,好不容易抄好的一頁律法就給毀了。

青鶯站在一旁,眨著眼睛問道,「是大皇子邀請姑娘游湖。還是逸郡王邀請姑娘游湖?」

「是大皇子。」

丫鬟聲音清脆,吐字格外的清晰,一字一頓的。

怕清韻不信,趕緊把請帖送上。

清韻還真有些不信,等看到請帖,她嘴角抽了,這廝沒吃錯藥吧,居然在這時候邀請她游湖。

清韻多看了請帖兩眼,隨即又笑了,恍如雨後初晴。一抹霞光,絢爛旖旎。

一夜安眠。?? `

第二天清韻醒來時,她掀開紗帳,嚇了一跳。

只見好幾個丫鬟一溜煙站成排,手裡端著錦衣華服,還有整套的頭飾,玉鐲玉佩,就連荷包都有八個備選的。

清韻嘴角微微抽,瞥了青鶯幾個,「你們這是要做什麼?」

青鶯捂嘴笑道。「大皇子邀請姑娘游花亭湖,姑娘自然要盛裝打扮一番了。」

清韻兩眼上翻,道出一個叫人心酸的事實來,「你們幾個不是覺得我沒大皇子長的美吧?」

幾個丫鬟連連搖頭。「才不是呢,大皇子俊逸絕倫,京都沒人比的過,可姑娘在大家閨秀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姑娘和大皇子走在一起,不知道要招多少人羨慕妒忌呢。」

清韻掀開被子下床。一邊笑道,「所以你們覺得我如果不盛裝打扮,人家會笑話大皇子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幾個丫鬟,「……。」

丫鬟有些跳腳了,漲紅了臉,恨不得舉手誓道,「奴婢們沒有這樣想過。」

清韻煙眉輕挑,道,「連玩笑都不能開了?」

姑娘是開玩笑的啊,幾個丫鬟大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她們昨晚密談被姑娘知道了呢,嚇死她們了。

見清韻要拿鞋,幾個丫鬟忙伺候清韻穿戴。

洗漱過後,清韻坐到梳妝台前,秋荷幫清韻梳髻。

秋荷的手極為靈巧,沒一會兒,就幫清韻綰了個驚鴻髻,將挑好的頭飾戴上。

很快,銅鏡中就映照出一張精緻的玉顏,薄施粉黛,額間點著清淡的梅花,清秀的臉龐上有一絲若有似無的嫵媚,勾魂攝魄。

「姑娘可真漂亮,」喜鵲驚艷道。

吃了早飯,清韻便帶著丫鬟出了門。

剛走到春暉院前,就見沐清芷、沐清雪兩個走出來。

瞧見清韻,兩人眸底均閃過一抹羨慕妒忌,要換做以往,她們會酸清韻兩句。

自打沐清柔傷了臉后,她不敢針對清韻了,這兩個以沐清柔馬是瞻的就更不敢在清韻跟前頤指氣使了。

尤其現在侯府要休了大夫人,未來侯府當家做主的是二夫人埃

二夫人被賞賜給侯爺時,皇上叮囑她教清韻規矩禮儀,可以說,二夫人就是清韻的人。

借她們幾個膽子,也不敢得罪清韻了。

這不,沐清芷迎上來,誇讚道,「三妹妹今兒打扮的真漂亮。」

從來在沐清芷的嘴裡只聽到損的,乍一見她笑臉相迎,還誇讚她,清韻覺得渾身不對勁,只覺得胳膊肘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c?om

她最厭惡的就是這種你失勢時,拼了命的踩你,得勢時,可勁的巴結討好你的人,她們是不是覺得她記性格外的差啊,還是她心大到,別人奉承她兩句,前塵往事就既往不咎了?

清韻看著沐清芷,她隨手將耳際一抹碎勾在耳朵上,笑道,「二姐姐今兒早上吃了不少蜜吧,以前的你,應該說山雞再怎麼打扮都變不成鳳凰才對。」

沐清芷的臉頓覺尷尬,知道清韻記著以前的事,她忙道,「以前是我嘴欠,得罪……。」

她話還沒說完,清韻抬手打斷她道,「以前的事,我改日在慢慢回想,今兒我還有事,就不耽誤拿妹檬奔淞恕!

說完,她邁步往前走。

身後。沐清雪和沐清芷望著她,兩人一個扭帕,一個咬唇瓣,臉上都帶了些熱臉貼人冷屁股的委屈。

喜鵲回頭看了一眼。將兩人神情一覽無餘,不由得在心底鄙夷,以前對她家姑娘冷嘲熱諷的時候,肯定沒想過會有今天,現在知道對她家姑娘示好了?晚了。

清韻邁步上台階。進了春暉院,走了沒幾步,就見孫媽媽扶著老夫人走出來。

老夫人走的腳步很快,臉色卻很難看,憤怒之色不加遮掩。

怕擋路耽誤老夫人的事,她退站到一旁。

老夫人匆匆忙往前走,周梓婷卻站到她跟前停下了。

「出什麼事了?」清韻問道。

周梓婷輕輕聳肩,笑道,「除了大夫人,還能有什麼事。大夫人死活不願意離開侯府,要和五表妹還有陽哥兒在一起,鬧了一夜,外祖母沒理會她,方才丫鬟來報,說外祖母和舅舅不答應,她就上吊自盡,把外祖母氣壞了。」

清韻無語了,大夫人是不是把自己看的過於重要了些,她以為以死相逼。侯府就會妥協了?

心中好奇大夫人是怎麼作死的,清韻也跟去了紫檀院。

還沒進院子,就見紅綢和紅袖兩個把沐清柔扶了出來,沐清柔一個勁的掙扎。紅綢和紅袖兩個吃了不少苦頭。

路過時,沐清柔一邊掙扎,一邊還對著清韻叫囂,「我要你不得好死1

喜鵲和青鶯兩個氣的臉都青了。

敢咒姑娘不得好死,你才不得好死呢!

清韻要進院子,那邊有丫鬟過來。道,「三姑娘,大皇子來了。」

清韻輕翻一眼,怎麼來這麼早,這不是耽誤她看熱鬧嗎?

「讓他等會兒,」清韻說著,邁步要往紫檀院走。

周梓婷見了,嘴角都在抽,三表妹也太任性了些吧,大皇子邀請她游湖,都到侯府門前了,她為了看熱鬧,就要大皇子等著,也太不妥了吧?

兩丫鬟也拉住清韻道,「姑娘,咱們還是先去游湖吧,綠兒一大清早就不見了人影,她肯定在紫檀院看熱鬧,聽她說也是一樣的。」

清韻看了看紫檀院,頗有些不舍的把腳步收了回來,心裡積了事,游湖也難盡興埃

可丫鬟不放手,她也不好掙脫開去看熱鬧,到底楚北邀請她比看大夫人上吊重要些。

要是楚北知道她為了看大夫人上吊,就讓他等著,非得氣死不可。

清韻依依不捨的轉了身。

青鶯和喜鵲亦步亦趨的跟著。

清韻走的不快,她走到二門處時,就聽身後有動靜傳來。

正要回頭呢,就聽青鶯道,「姑娘,你看,是大夫人1

清韻回頭,就見大夫人被綁著,嘴裡塞著東西,兩個粗壯婆子拽著她往這邊走。

走近了些,清韻就現捆大夫人的正是白綢,估計是她要上吊自盡的那一根。

在一堆人中,有一抹淺綠色,正是綠兒。

瞧見清韻,綠兒拎著裙擺跑了過來,有些撒嬌道,「姑娘,奴婢也想跟去花亭湖玩。」

青鶯抬手戳她腦門,嗔罵道,「一大清早就不見人影,還想跟著姑娘出門玩1

綠兒輕吐了下舌頭。

喜鵲就問道,「大夫人怎麼被綁了?」

綠兒身子一凜,有些得意道,「昨兒青鶯姐姐說老夫人剽悍,我今兒見到的老夫人才叫剽悍呢。」

「快說啊,怎麼個剽悍法?」青鶯催道。

綠兒咯咯笑了兩聲,跟著清韻往前院走,一邊倒豆子,將大夫人上吊一事娓娓道來。

大夫人要上吊自盡,老夫人知道后,就趕去了紫檀院。

她進屋時,大夫人已經站在圓凳上了,白綢穿過懸樑,系了結。

沐清柔抱著她的腿,要她不要上吊,丫鬟們也拉著大夫人。

老夫人進屋之後,當即吩咐紅綢和紅袖把沐清柔拉開,送回芙柔苑。

然後便冷眼看著站在圓凳上的大夫人,「現在沒人阻攔你上吊了,怎麼還不蹬掉凳子,是要我幫你不成?1

大夫人說她把休書撕毀了,她還是侯府當家主母,她就算是死了,清韻她們也要給她守孝三年。

老夫人當時氣的嘴皮都哆嗦,朝大夫人走過去,一腳踹掉了圓凳,道,「我倒你死了,會不會有人給你守孝1

當時,大夫人脖子掛在白綢里,圓凳被踹掉,她就掙扎了。

不少丫鬟臉都嚇白了,雖然大夫人死有餘辜,不過看人上吊還是很可怕。

只是,沒一會兒,白綢就斷裂了,大夫人也摔在了地上,原來白綢緞被剪過,大夫人根本就沒想真死。

老夫人當時恨不得讓丫鬟活活勒死大夫人了。

最後一咬牙,讓人把大夫人綁了,直接送回忠義伯府去。

綠兒說完,青鶯就呲牙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本來被休就夠丟臉了,自己走出府好歹還有兩分顏面,非得要被人捆著出去才罷休呢,活該。」

綠兒看著清韻道,「大夫人本來是打算自己走的,但是有個條件。」

都被嫌棄的要休了,她還有臉提條件呢,喜鵲好奇道,「什麼條件?」

清韻笑了,「那條件是要我給五姑娘治臉吧。」

綠兒點頭如搗蒜,「就是這條件,侯爺沒答應,甩袖走了,然後大夫人就鬧上吊……。」

清韻抬頭看了眼天空,大夫人對沐清柔當真是寵溺至極,都被休了,還一心記掛著她臉上的傷疤,可是她不了解父親。

她偷梁換柱,換走她的冰顏丸,若她不會醫術,侯爺或許會感激她陰差陽錯救她一命,算是將功補過了,但她會醫術埃

她犯錯在前,沒有跟她賠禮道歉就算了,還要她醫治沐清柔的臉,她可沒有欠她們母女什麼,況且她當初都撂下狠話了,要她給沐清柔治臉,她會和侯府斷絕關係。

父親可能會為了一個讓侯府顏面丟盡的女人,為難她嗎?

她還以死相逼,一個連自己死活都能拿來威脅別人的人,她以為別人會在乎她的死活嗎?

真是可笑。

清韻邁步上台階,然後傻眼了。

只見侯府大門前,楚北騎在一匹油毛順華的駿馬上,正望著她,俊美絕倫的臉上,一雙鳳眸,溫柔而深情。

注意,侯府大門前,只有楚北一人一馬。

不說暗衛了,馬車也沒有。

清韻東張西望,然後看著楚北,「你邀請我游湖,馬車呢?」

話音剛落,清韻只覺得身子一輕,等她回過神來,已經坐在了馬背上,被楚北攬在懷裡了。

耳畔是他的醇厚笑聲,灼熱的呼吸扑打在她頸脖子出,有些痒痒的。

「共乘一騎,才夠招遙」

ps:不知道有沒有二更,這兩天搬家,很忙。。。。。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