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零九章 吃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吃撐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花亭湖,是京都第一大湖。

湖面碧波**,氣勢磅,四周山巒起伏,怪石嶙峋,佳木蔥鬱。

湖岸迂迴曲折,湖畔楊柳依依,花果飄香。

騎在馬背上,眺目遠望,只覺得心曠神怡。

遠處有飄渺琴聲傳來,婉轉連綿,聞之,彷彿看見山泉從幽谷中蜿蜒而來,緩緩流淌。

往前又走了十幾步,便瞧見廣闊湖面上,有十幾艘畫舫,皆精巧創造,雕欄畫拱,行如平地。

那婉轉琴聲正是從畫舫中飄出來的。

琴聲中,還隱約夾雜著幾聲清脆靈動的笑聲。

馬兒悠哉朝前,笑聲也越加清晰,還能瞧見船上有人跳舞,舞姿曼妙,婀娜誘人。

很快,清韻就瞧見不遠處停泊著一艘畫舫,精巧絕倫。

更重要的是,青鶯和喜鵲,還有綠兒瞧見她,連忙跑過來道,「姑娘,你們怎麼這麼晚才來,奴婢們一個時辰前就到了。」

楚北騎馬把清韻帶走了,幾個丫鬟傻看著,是衛律騎馬過來,讓周總管準備馬車送她們來的。

她們到了,可是清韻遲遲沒來,幾個丫鬟是望穿秋水,擔心會出事,現在見到了清韻,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總算是落回肚子里。

楚北下了馬,然後扶著清韻下來。

她下來,說了一句,「船上有吃的嗎,我好餓。」

幾個丫鬟臉有些紅,往常在府里,這個時辰別說主子了,丫鬟都吃午飯了,她們餓埃

這不,船上只有兩小盤子糕點,被她們三個瓜分了。

丫鬟搖頭,清韻望著那艘雕樑畫棟的畫舫,又看著楚北,「你可別告訴。你邀請我游湖,只是游湖,都沒準備吃的。」

楚北還未說話,綠兒就道。「姑娘,花亭湖有酒樓。」

清韻舉目四望,她只看見蔥鬱大樹,哪裡有酒樓埃

正要說話呢,卻被楚北拉著朝畫舫走去。她掙扎道,「先吃午飯,再游湖啊,我快要餓暈了。」

楚北看著她,眉頭輕挑了下,看清韻的眼神帶了探究和審奪。

看的清韻心底發毛,她問道,「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楚北望著她,問道,「你對花亭湖了解多少?」

她對花亭湖了解多少?

她對花亭湖的了解。僅限於上回安郡王在花亭湖設宴,沐清柔在棲霞寺幫她祈福,還偷偷來花亭湖遊玩,最後不小心落水,被許姑娘所救,再多的,她就不知道了。

想著,清韻抬眸看了楚北一眼,「我怎麼覺得你在嘲笑我孤陋寡聞?」

楚北捏著她鼻尖,笑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安定侯府三姑娘,我真懷疑你是第一次來京都。」

清韻,「……。」

清韻扒拉下楚北的手,道。「我之前從未來過花亭湖,不知道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說著,清韻眼前一亮,看著遠處湖心一高聳的樓,她道,「那是什麼地方?」

「湖心亭。」楚北回道。

「一會兒吃了飯,我們去那裡玩,」清韻有些迫不及待了。

楚北撫額了,「湖心亭就是吃飯的地方。」

清韻,「……。」

清韻嘴角猛抽,再聽四下低低的笑聲,她臉大紅,有種恨不得把舌頭咬斷的感覺,她再不問話了。

清韻把眼睛從湖心亭挪開,望向遠處。

綠兒看著清韻,她偷偷捂嘴笑,然後問衛風道,「衛風大哥,那酒樓好氣派,是誰開的啊?」

「皇上,」衛風的回答,乾淨利落。

綠兒眼睛睜大,有些不敢置信,「皇上也開酒樓?」

衛風笑道,「確實是皇上開的,二十多年前,湖心亭是京都有名的銷金窟,當時的花亭湖被人稱作『不夜湖』,有一回,邊關起了戰亂,先皇召見兵部尚書共商戰事,可是遲遲不見兵部尚書人影,皇上親自來花亭湖找兵部尚書,當時兵部尚書醉的不省人事,皇上一氣之下,就把兵部尚書給殺了,然後把不夜樓給查封了,皇上擅自斬殺朝廷重臣,還蹲了三天刑部大牢,後來先皇把花亭湖賞賜給了皇上,皇上一把火將不夜樓給燒了,重新建了酒樓,就是現在的湖心樓。」

「京都除了皇宮御膳,就屬湖心倫詈茫而且沒人敢鬧事,」衛風咽口水道。

清韻聽得一笑,「皇上開的酒樓,怎麼可能會差呢?」

皇上可是坐擁御膳房的人,隨便派兩個御廚來,整個酒樓的檔次就高了好幾層了。

很快,畫舫就劃到湖心亭了。

幾人下了畫舫,朝前走去。

剛邁步進樓呢,就聽樓內傳來打鬥聲,而且很激烈,清韻望著楚北了,「不是說湖心樓是皇上開的,沒人敢鬧事嗎?」

楚北面露尷尬,湖心樓這麼多年,確實沒聽說有人鬧事,為什麼偏偏今天就有人鬧事了。

剛這樣想,他就知道鬧事的人是誰了。

逸郡王和興國公府大少爺。

兩人從樓上打到樓下,兩人武功都不錯,好好一個酒樓被砸的亂七八糟的,盤子碗到處飛。

有筷子朝清韻飛來,衛風腳一抬,就把筷子踢飛了,直接插入大紅漆柱子里。

踩著一地的碎茶盞片,楚北牽著清韻上樓。

明郡王站在迴廊上,見楚北過來,他趕緊行禮。

楚北望著樓下,問道,「怎麼打起來了?」

明郡王回道,「方才吃飯,吃的好好的,逸郡王忽然作嘔,他就打開包間,出去了,結果一個沒忍住,就在門口吐了,好巧不巧的濺到了興國公府大少爺的衣服上,興國公府大少爺生氣了,然後就打起來了。」

這事說起來是逸郡王不對在先,可是興國公府大少爺連給逸郡王賠禮道歉的機會都沒給,就直接出手了。

他是忍逸郡王忍太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機會想教訓逸郡王出出氣,都不顧湖心樓是皇上的地盤了。

楚北看著樓下,清韻則問道,「為什麼逸郡王會吐?」

明郡王搖頭,「我也不知道,逸郡王說可能是吃多了。」

清韻無語,更讓她無語的還在後面呢,明郡王說完,就開始作嘔了,然後一溜煙跑了。

綠兒忍不住道,「湖心樓的飯菜得多好吃啊,一個個都吃撐了。」

清韻兩眼輕翻,有些無力道,「什麼吃撐,分明是食物中毒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