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一十章 湖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 湖心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聽清韻說明郡王和逸郡王食物中毒,楚北眉頭擰了下,「他們中了什麼毒?」

清韻輕輕聳肩,她能確定他們是中毒,但是引起嘔吐的食物中毒有很多種,她也不知道他們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才引起的中毒。

樓下,還在打鬥,但是情況又變了些。

逸郡王聲音暴戾,他道,「你再糾纏不休,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1

興國公府大少爺脾氣更大,「敢吐我一身,這事我不會善了1

他衝過來,逸郡王拳頭攢緊了,他避開興國公府大少爺的拳頭,朝他眼睛猛的一拳,把興國公府大少爺打退幾步。

逸郡王收回拳頭,捂著肚子吼道,「姥姥的,誰給我下了瀉藥,我要知道是誰,非得剝他幾層皮不可1

話音未落,人已經不見了,顯然是蹲茅坑去了。

明郡王也捂著肚子,他還是第一來湖心樓,不知道茅坑在哪,他吼道,「茅坑在哪兒?1

上吐下瀉,而且急成這樣,清韻眉頭皺緊了。

楚北瞥頭問湖心樓伺候的夥計,「他們今兒吃了什麼菜?」

夥計指著不遠處道,「他們是在大皇子您定的包間里吃的飯,大半個時辰前,他們來說今兒你請他們吃飯,您沒空來,他們先吃……。」

他們知道逸郡王和大皇子關係好,所以也沒有懷疑,就領著他們兩個去吃飯了。

清韻很無語,小夥計在前面領路,清韻和楚北進了包間。

包間收拾的很乾凈,擺設精緻,花梨木桌子上擺著七菜一湯,不過被兩位郡王吃過後,可以用杯盤狼藉來形容,都不知道是哪幾盤子菜了。

小夥計挨個介紹,「這是雙烤肉,這是醋雞。還有這個是紫桂燜大排,這個是落葉琵琶蝦,還有羅漢果八珍湯,和荷包豆腐。還有這個是……是大皇子派人送來的魚。」

最後一盤子菜,小夥計也叫不出來名字。

清韻看著那盤子魚,臉色大變。

她望著楚北道,「這是不是河豚魚?」

楚北搖頭,他不知道。

清韻想也知道他不知道。他堂堂大皇子,怎麼可能對吃的上心呢,她解釋道,「這魚很美味,但是有毒。」

楚北臉色一變,衛風就道,「這魚怎麼可能有毒啊,這是貢品,只進貢四條,皇上賞了爺一條……。」

清韻見他們不信。她堅定道,「這魚確實有毒,但是只要把筋肉、皮、卵巢去掉,就沒有毒了,可以放心的吃。」

說完,清韻趕緊道,「快去把逸郡王和明郡王帶來,這毒服用能致命1

衛風嚇住了,他不敢耽擱,趕緊去找明郡王和逸郡王。

清韻吩咐夥計道。「打兩大盆清水來。」

小夥計不敢耽擱,趕緊用銅盆裝了兩大盤清水來,清韻從荷包里拿出一小塊透明香皂來,就著清水磨出泡泡來。很快一小塊香皂就磨沒了。

逸郡王和明郡王捂著肚子進來,清韻看著兩人,指著銅盆道,「你們兩個把這兩盆水喝光。」

逸郡王和明郡王眼睛都直了,「你讓我喝你洗手水?」

他們進來時,清韻還在用手攪拌水。讓他們喝,他們鐵定不幹埃

清韻眼睛眯著道,「你們吃了有毒的河豚魚,必須要催吐,而且要快,你們要想活命就喝完,我不是跟你們開玩笑。」

逸郡王和明郡王兩個面面相覷,他們也知道他們這樣上吐下瀉不對勁,難不成真的是吃魚中毒了?

可是那水也忒髒了吧?

楚北催道,「快喝1

逸郡王硬著頭皮往前走,小夥計給他盛了一碗,逸郡王揭過,仰頭灌了下去。

小夥計像是斟酒一樣就給他盛了一碗。

明郡王也一臉趕赴刑場的表情,喝了兩碗。

然後,兩人就嘔吐不止了。

整個屋子裡,都是那種令人作嘔的氣息。

清韻拿帕子捂著嘴,催道,「這兩銅盆水,必須喝完,一滴也不能剩下1

兩郡王邊喝,邊在心底流淚。

以後他們再也不蹭吃的,吃的全吐了不說,還搭上半條命,大皇子的飯,他們蹭不起埃

衛風站在一旁,他看著都有些心疼了。

他望著楚北道,「爺,御膳房把魚送給您的時候,沒說魚有毒,皇上他……。」

楚北眼神凝滯,他道,「你快回宮看看。」

衛風連連點頭,他看了青鶯一眼,「把洗手的皂角給我一點。」

方才清韻磨肥皂時,青鶯問她夠不夠,她那裡還有。

現在衛風要,青鶯趕緊拿出來給衛風。

拿了皂角,衛風趕緊回宮。

如他猜測的那般,御膳房根本就不知道這魚有毒,只當是尋常的魚,精心烹飪,送到皇上跟前。

今兒皇上心情好,留了衛國公和左相一起用飯。

皇上每樣菜都吃,而且不超過三筷子,但是衛國公和左相吃的就多了,尤其是河豚魚,因為味道鮮美,所以多吃了些。

衛風趕到時,太醫正幫衛國公和左相把脈呢,兩人也是上吐下瀉,折騰的可憐。

皇上吃的少,沒什麼反應。

太醫只查出兩人是中毒,但是不知道是中了什麼毒。

孫公公詫異道,「每道菜我都用銀針試毒了,沒有毒埃」

太醫有些納悶,正好這時有公公進來道,「皇上,大皇子身邊的侍衛衛風求見。」

「宣。」

公公就退了出去,沒一會兒,衛風就進來了。

衛風給皇上請安,然後問道,「皇上是不是吃了肺魚?」

皇上不知道他吃了什麼,孫公公點頭道,「皇上吃了兩筷子。」

衛風看著衛國公和左相,趕緊道,「肺魚有毒,方才逸郡王和明郡王就吃了不少,和衛國公還有左相情況一樣。上吐下瀉,幸好沐三姑娘也在,她說這魚毒能致命。」

這一下,孫公公急了。「致命,那可怎麼辦啊?」

衛風趕緊讓公公端三盆清水來,照著清韻的辦法,把皂角化開,讓皇上和衛國公還有左相。一人喝一盆。

皇上喝了吐,殺人的心都有了。

孫公公慶幸,皇后這些日子食欲不振,只吃的下粥,不然她也要遭罪了。

一大銅盆香皂水喝了吐,逸郡王和明郡王只覺得苦膽都要吐出來了,兩個人倒在地上,像是一灘爛泥。

逸郡王躺在地上,望著清韻,欲哭無淚道。「毒解了沒有?」

清韻搖頭,「還不清楚,保險起見,得再吃些葯。」

她說完,喜鵲就端了兩碗葯上前。

逸郡王已經沒力氣爬起來了,喜鵲和夥計扶起他,把葯給他喂進去。

喂完了他,又趕緊喂明郡王。

剛吃完沒一會兒呢,兩人快瘋了,讓小廝抬著他們去茅廁。

楚北望著清韻。「怎麼又腹瀉了?」

清韻道,「那葯有導瀉的效用,他們兩個要服用兩天。」

說完,又吩咐小夥計道。「多端幾碗鹽糖水給兩位郡王喝。」

小夥計走後,清韻也出了屋子,她望著楚北道,「河豚魚,堪稱天下第一鮮,不食河豚魚。焉知魚味,食得河豚魚,百魚皆無味,但河豚魚處理起來很麻煩,弄不好就帶了毒素,這樣危險的東西,就算再美味,也不會作為貢品吧?」

萬一把皇上和后妃們吃出問題了,那可是殺頭大罪,御膳房第一個被殺,他們也逃不掉干係,明知道有危險,就不應該進貢。

明郡王和逸郡王虛脫了,湖心樓的夥計把他們送回府。

楚北看著被砸的亂七八糟的湖心樓,望著清韻道,「你看看湖心樓損失多少,回頭讓逸郡王和興國公府大少爺賠償你。」

清韻聽得有些懵,「湖心樓又不是我的,他們賠償我做什麼?」

皇上幾次算計她,她還記著仇呢,讓她主動幫皇上討債,她腦袋被門夾了也不會幹啊,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楚北望著清韻,道,「湖心樓從昨天起,就是你的了。」

本來他還想給清韻一個驚喜,誰想到會變成這樣,真是掃興至極。

清韻,「……。」

凌亂了有沒有,湖心樓怎麼可能是她的呢,「為什麼湖心樓是我的了?」

楚北解釋道,「我拿冰淇淋秘方換的。」

這些天,天氣炎熱,皇上和後宮嬪妃們都很喜歡冰淇淋,只是每次從宮外買,太過麻煩,那些后妃沒事就找皇上撒嬌,皇上煩了,就找楚北要秘方了,要是御膳房能調製,想吃多少都有。

楚北怎麼可能把秘方交給御膳房呢,給了御膳房,就跟把秘方公開了沒什麼區別,他就跟皇上討價還價,然後皇上就拿湖心亭跟他換了。

因為秘方是清韻的,所以換回來的湖心亭自然非清韻莫屬了。

清韻看著被砸的亂七八糟的湖心樓,當即道,「賠,一定要他們賠償,還有修葺湖心樓這兩天的損失,也一併算上。」

楚北失笑。

兩人出了湖心亭,上了畫舫。

沒有游湖,直接到了岸邊。

兩人騎馬往回走,快到安定侯府時,衛風就回來了。

楚北望著他,問道,「皇上沒事吧?」

衛風搖頭,「皇上雖然也吃了河豚魚,但是沒什麼大礙,衛國公和左相上吐下瀉,屬下讓他們喝了皂角水,還有河豚魚,據御膳房稟告,進貢來的是刺豚魚,不是河豚魚。」

清韻輕點頭道,「刺豚魚和河豚魚,長的很相似,據說還是近親,但是沒有毒。」

這樣就能解釋為什麼進貢河豚魚,但是不提醒有毒了,因為人家進貢的就是沒有毒的魚。

楚北握著韁繩,「進貢之物,怎麼會如此馬虎?」

衛風搖頭,回道,「皇上已經派人徹查此事了。」

要不是三姑娘認得河豚魚,明郡王和逸郡王,還有衛國公他們五條人命,這可不是小事埃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