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你1右相夫人氣的胸口一疼。

她看清韻的眼神,就像是冰刀一般凌厲。

清韻只覺得好笑,「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既然選擇了讓我救你一命,就別一副我欠了你女兒的神情,沒人能逼我救你,也沒人能逼右相府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既然選擇了,就坦然接受,不要想好事佔全。」

右相夫人氣的嘴皮都哆嗦。

周二姑娘有些不悅了,她丫鬟綠屏就道,「我家夫人會這麼倒霉,還不是府上大夫人偷梁換柱造成的嗎?1

青鶯也忍不住了,她冷笑道,「大夫人是偷梁換柱了,她也自食惡果了,但她沒有給你家夫人送冰顏丸吧,要冰顏丸真是大夫人送的,你家姑娘會當街跪求我家姑娘給你家夫人治病嗎?只怕早尋上門來,要侯府賠償了吧,你家夫人要覺得委屈,可以去找成國公府大太太啊,把錯算在我家姑娘頭上,你怎麼不怪在冰顏丸里下毒之人呢,真是好賴不分。」

丫鬟氣的臉都紅了,右相夫人冷笑,「不當是主子,連丫鬟都嘴皮這麼麻溜。」

青鶯膽子很大,「我不是嘴皮麻溜,我是講道理。」

她昂著脖子,像是一隻鬥勝的孔雀,傲嬌的抖著羽毛。

這回,連清韻都忍不住笑了。

這丫鬟的嘴皮真不是一般的溜,不但謙虛了,還踩了右相夫人一腳。

青鶯站在清韻身邊,道,「姑娘,我看右相府,從咱們進來,就沒歡迎過,咱們還是走吧,皇上雖然讓姑娘給右相夫人治病,但是人家不願意,咱們也不能硬要給人看病不是。咱們腦子又沒玻」

清韻聽得一笑。

周二姑娘有些急了,連忙道,「沐三姑娘見諒,娘親只是覺得有些愧對我。所以才言語過激,並非是有心的,沐三姑娘醫術高超,應該知道病人情緒容易激動,望體諒一二。」

她已經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了。指不定現在重新賜婚的聖旨都寫好了,沐三姑娘這時候走了,相府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跟清韻賠不是之後,周二姑娘走到右相夫人身邊,道,「娘,我是甘願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的,強扭的瓜不甜,楚大少爺對沐三姑娘情深意重,甘願為了她。此生都不納妾,女兒不想插足在他們之間。」

青鶯聽著,用手掏了下耳朵,嘴撇了下。

嘴上說的再好聽都沒用,關鍵是得真心這麼想,方才丫鬟多嘴時,她怎麼不阻止,現在她勸姑娘走了,她就通情達理了,這不明顯是被逼出來。哪有半點真心?

這些話,清韻壓根就沒聽進心裡去,她知道大皇子妃的事,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這輩子都難以釋懷了。

她今天是來給右相夫人治病的。治好了她,從此和右相府井水不犯河水。

周二姑娘見清韻不動,忍不住拉清韻坐下了,賠笑道,「有勞沐三姑娘了。」

清韻看了右相夫人一眼,伸手道。「診脈。」

右相夫人還有些倔強,周二姑娘幫她把雲袖擄起來,抬起她的手搭在桌子上,讓清韻診脈。

清韻靜心凝神,纖弱無骨的手搭在右相夫人脈搏上。

周二姑娘看著,眸底流露出一抹妒忌來,她和清韻年紀相仿,為何她就學的一身讓人驚嘆的醫術,她是從何處學來的?

見清韻把脈,連把了兩回脈,而且臉色很難看,就跟太醫們的神情一樣,束手無策。

周二姑娘手就攢緊了,等清韻收回手,她就問道,「能不能醫治?」

清韻輕搖了下頭。

周二姑娘的臉唰的一下就沉了。

為了給右相夫人治病,她已經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了,她已經很不甘心了,要是救不活她娘,那她的放棄意義何在?

周二姑娘給丫鬟綠屏使了個眼色,綠屏咬了下唇瓣,連忙出去了。

很快,右相就來了。

他臉色也有些難看,他望著清韻,努力緩和臉色,道,「沐三姑娘,內子體內的毒,當真解不了?」

「解倒是能解,不過……。」

說著,清韻便停了。

右相連忙問道,「不過什麼?」

「就怕右相夫人挨不到我研製出解藥來,」清韻回道。

右相身子一晃,臉色有些蒼白。

右相夫人的臉更是難看的要命,從她臉上,看到了對死亡的恐懼和害怕。

周二姑娘眼眶通紅,她急道,「求沐三姑娘儘力醫治我娘1

右相也望著清韻了,求清韻儘力搭救。

清韻看著右相夫人的臉,她望著青鶯道,「讓衛馳找大皇子來。」

青鶯有些懵,下意識的問道,「找大皇子來做什麼?」

他又不會醫術,來了也沒用埃

「快去,」清韻催道。

青鶯點點頭,趕緊跑了出去。

右相也望著清韻,「三姑娘,你找大皇子來是?」

清韻笑道,「右相應該知道,現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爺,他身上還帶著毒,我需要他身體里的毒來以毒攻毒,好控制右相夫人的體內的毒,至少在我研製出解藥前,她別再抓臉了。」

以毒攻毒這四個字,大家都不陌生,右相則道,「切莫傷了大皇子。」

說完,右相就覺得他多言了,大皇子是她未來夫婿,她總不會為了救一個外人,傷自己夫君的性命。

正想著呢,就聽清韻笑道,「不會,只是要大皇子半碗血而已。」

清韻說的雲淡風輕,右相眼皮都跳了下。

要皇子半碗血,這不是小事埃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楚北就來了。

這期間,右相夫人毒發了一次,又忍不住要抓臉,清韻用銀針幫她控制毒素。

楚北來了后,問清韻道,「找我來是?」

清韻拉著他坐下,笑道,「要你點毒血。」

楚北聽得一愣。正要問為什麼,清韻已經把好幾根銀針扎他體內了。

過了一會兒,她就戳破他中指,拿茶盞接血。

接了小半盞。清韻就把銀針收了,拿葯幫楚北抹傷口,很快,血就止住了。

清韻端著茶盞,進了屋。

楚北從始至終都沒找到說話的機會。他只是納悶,清韻之前就找他拿冰顏丸,研究毒性,衛馳不是說她昨兒在藥房待了一天,應該是在研製解毒丸,怎麼又要他的血了?

清韻端著血,周二姑娘覺得噁心,尤其清韻還取了右相夫人一點血。

在血里添加藥粉,然後過濾,得到雪白的像是白糖一樣的東西。

半碗血。就得到了一點點的白色粉末。

她將粉末添加在茶水裡,讓右相夫人喝了下去。

等右相夫人喝完,清韻略鬆了口氣。

周二姑娘望著她,「這樣就行了?」

清韻點頭,「兩天之內,你娘體內的毒不會複發,我會在兩天之內研製出解毒藥來。」

說著,清韻從荷包里掏出一小玉瓶的祛傷疤的藥膏,放在桌子上道,「這是祛除傷疤的。這兩日記得給右相夫人抹上。」

青鶯站在一旁,撅嘴道,「一萬兩銀子一瓶呢。」

周二姑娘是聰明人,聽得出青鶯話里的意思。她是提醒她們給錢。

周二姑娘裝沒聽見,拿了葯,向清韻道謝。

清韻也沒說什麼,告辭一聲,便走了。

楚北一直在正堂守著清韻,清韻走。他自然要陪同。

清韻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沒見到侯爺,便問道,「我爹呢?」

楚北笑道,「岳父大人走了。」

清韻聽得臉一紅。

誰是你岳父啊!

還不是好么!

你之前秀恩愛就算了,你還秀翁婿就過分了。

楚北表示無辜,他只是覺得喊安定侯太生份了,喊岳父親切些。

「我要回去研製解藥,」清韻嗡了聲音道。

楚北就送她出府,右相要陪同,楚北也沒拒絕。

這一回,楚北還是和清韻共乘一騎。

等走遠了些,楚北便問道,「右相夫人中的毒,有那麼難解?」

清韻勾唇一笑,「必須要難埃」

「必須?」楚北笑了。

這兩個字,有些玩味。

清韻嘆息一聲道,「之前,父親送來我相府,半道上我掀開車簾,正好瞧見了同樣坐馬車的寧欣郡主,她看我的眼神帶了恨意,她恨我沒有救她娘沈側妃,我如果輕而易舉的就救了右相夫人,我可真要擔一個見死不救的罵名了,況且,周二姑娘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如果我這麼輕易就救了她娘,她會更不甘心。」

所以,右相夫人的毒必須要難解。

她這是讓右相府的付出更有價值一些。

楚北對於清韻顧忌寧欣郡主有些不贊同,沈側妃的死是寧太妃造成了,與清韻無關,她不必愧疚。

至於右相夫人,清韻那麼說,好像有兩分道理,太容易得到,不會珍惜。

「要我的毒,也是為了讓右相府覺得犧牲值得?」楚北笑問道。

清韻搖頭,「不是,我只是發現右相夫人體內的毒和你中的毒有些相似,要你的血,是為了驗證。」

楚北眼神一冷,「驗證的結果是?」

清韻笑了,「你和右相夫人中過相同的毒。」

楚北沒有說話,但周遭的氣息明顯冷了許多。

清韻摸著馬毛道,「本來右相夫人還不會這麼快毒發,是有人給她又下了毒,我之前配置的解藥沒用了,你最好派人看著右相夫人,別我還沒救她,她就被人給殺了,周二姑娘會恨死我的。」

楚北擰眉,「你是懷疑……?」

清韻聳肩,「之前是誰我不知道,但解除婚約之後,要是還有人殺右相夫人,絕對是挑撥離間之輩,而且可能性很大。」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