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一十八章 以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 以為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清韻的回答,沒有給雲貴妃留半點顏面,而且她那眼神像是在質問雲貴妃處事是不是都是以自己人為先,不分青紅皂白,只要是自己人,就一味偏袒。

雲貴妃氣的臉青,嘴角都有些哆嗦了,她笑了一聲,眼神帶了些冰涼,「這麼說來,你不給五姑娘治臉上的傷,都是她的不是了?」

不是沐清柔的不是,難不成還是她的不是了,看來她要不倒出事情原委,雲貴妃會咄咄逼人,打破砂鍋問到底埃

清韻望著雲貴妃笑道,「冰顏丸的事,牽連甚廣,還牽扯出一樁案中案,導致大夫人被休,一個覬覦我東西的當家主母,不顧當家主母的尊嚴偷梁換柱,雲貴妃覺得我對她和她親生所出的五妹妹有多少感情?人家欺我辱我,我還要對她們掏心掏肺,就因為她們是嫡母,是我的姐妹嗎,試問人家何曾當我是姐妹過?」

「尊重是相互的,讓我為了些不相干的外人,顧忌他們的看法,就委屈自己,恕我做不到,」清韻的聲音清脆,在大殿里回蕩。

雲貴妃一張臉青紅紫輪換了變,清韻沒有直接指責沐清柔的不是,但俗話說的好,上樑不正下樑歪,有其母必有其女,有個覬覦女兒的嫡母,做女兒的品性又高尚到哪裡去?

可是沐清柔和二皇子的親事是她求回來的,當時皇上還不願意,她只因一句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生怕被安郡王捷足先登,所以匆匆忙就找皇上賜婚了,現在親事已定,又是她求回來的,皇上不會收回賜婚聖旨的,除非安定侯府主動找皇上解除婚約,可是安定侯府會這麼做嗎?

根本不會好嗎!

現在沐清柔臉上別說有傷疤了,就算缺胳膊斷腿了,聖旨賜婚。二皇子還是要娶她。

堂堂的二皇子妃,臉上有傷疤,還怎麼出來見人啊,她和二皇子的臉面都給丟盡了。

她臉上的傷疤。無論如何都得去掉。

可是清韻那話也算是說到底了,她不會給沐清柔治病,她不會顧忌外人的看法,就委屈自己。

雲貴妃有些心急了,她望著皇上。眼神帶了些哀求,「皇上,沐五姑娘是您賜婚給皇兒的,她臉上帶著傷疤,有損咱們皇家顏面。」

皇上聽得皺眉,二皇子和沐五姑娘的確是他賜婚的,可卻是她苦苦相求的啊,怎麼現在出了問題,又要他擔著了?

不過二皇子妃臉上帶著傷疤,總是個問題。要是祛不掉倒也罷了,問題是有藥膏可以治埃

皇上望著清韻了,清韻就開始撇嘴了。

皇上一句話沒說,但是囊饉跡清韻看的明白,那是讓她給他個薄面,賣幾瓶子藥膏給雲貴妃埃

偏偏他九五之尊,讓小輩行方便的事說不出來,萬一清韻拒絕了,他還有面子嗎?所以讓她主動提。

行。她主動提行了吧!

清韻望著皇上,就在皇上覺得她要賣他面子的時候,清韻的眼睛挪到太後身上,帶了些忐忑問道。「太后,清韻來半天了,想您找清韻來,不應該是為了五妹妹臉傷的事,侯府門前還有一堆人等著清韻給他們治病,清韻承諾很快回去的。清韻不想失信於他們。」

言外之意,就是太后你找我來,有事咱們直接說事啊,別為了一些破事東拉西扯的,除了惹她一肚子火氣之外,還耽誤她時間,她很忙埃

清韻問的突然,太后愣了一下,她和皇上一樣,以為清韻要賣皇上面子的。

皇后嘴角帶了些笑,看清韻的眼神越發和藹可親。

皇上臉色就有些窘紅,端茶輕啜,掩飾尷尬。

清韻主動問太后,太后便道,「哀家聽說右相夫人體內的毒已經解了?」

清韻點頭,「已經解了。」

太后對清韻的醫術頗讚賞,畢竟太醫院那麼多太醫都解不了,她不過兩天時間就給解了,著實不錯,她點點頭,「皇上讓你醫治右相夫人,她的性命無憂,但對女子來說,容貌也很重要,若是臉上帶著傷疤,恐怕會生不如死。」

清韻點頭,她不反對太后的話,反而認同道,「太后說的對,容貌對一個人來說,確實很重要。」

說了這一句,然後就沒了。

寧太妃坐在那裡,眉頭皺的緊緊的,她望著清韻道,「你既然知道容貌很重要,為何不幫右相夫人去掉臉上的傷疤?」

清韻望著寧太妃,眸底帶了些敵意道,「右相夫人要恢復如初,除去我送給她的一瓶子藥膏外,至少還要三瓶藥膏,寧太妃應該知道,那藥膏很昂貴吧,一小瓶子一萬兩,我和右相夫人非親非故,沒道理要我給她掏葯錢吧?」

清韻說話很直接,直接的叫雲貴妃臉青紫完了,寧太妃臉也紫了。

她眉頭擰緊,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清韻還以為她要以大欺小呢,誰想寧太妃望著太后了,「太后,之前大皇子要退掉右相府周二姑娘的婚約,迎娶沐三姑娘,這事您和興國公都不贊同,因為我有愧右相夫人,希望沐三姑娘能治好右相夫人,才選擇了妥協,大家互讓一步,這事大家心底都有數,現在皇上下了聖旨了,沐三姑娘卻出爾反爾,只救治右相夫人的命,卻不醫治她的臉,我可以幫右相夫人掏錢買藥膏,但沐三姑娘這樣做,是在欺騙太后和皇上啊1

這事,確實大家都默認了。

但是清韻不承認,因為她什麼都不知道。

她望著皇上道,「我聽父親說,興國公一力贊同大皇子同時迎娶我和周二姑娘,而且周二姑娘是嫡妻,我是平妻,我不知道這樣的讓步讓在了哪裡,好像不需要讓步,大皇子依然能娶我為平妻吧?我只知道最後幫我的是獻老王爺和外祖父,興國公幫的是右相,是周二姑娘,需要承情的不是我1

說著,清韻瞥了寧太妃道,「方才我進來,瞧見寧太妃,我還以為她是為了在太后賞賜給我的冰顏丸里下毒害我一事,要跟我賠禮道歉,沒想到卻是責怪我,我不知道,我哪裡招惹了寧太妃,一定要我的命。」

寧太妃眼神冷冽,臉上絲毫沒有愧疚,她望著太后的眼神,還帶了些委屈。

太後有些不虞,但是寧太妃是她的人,她道,「她以為哀家要你的命。」

「以為?」清韻笑了,「這樣的殺人理由,清韻著實長了回見識了。」

太后臉有些掛不住了,她也覺得清韻委屈,只是寧太妃是為了她才動的殺心,她總不能讓寧太妃給清韻賠不是吧?

只是清韻性子倔強,藥膏又只有她有,她要是不醫治右相夫人,誰還能強逼她?

太后還在權衡,那邊寧太妃端茶輕啜。

只是手才端起茶盞,就當一聲,把茶盞給摔了。

眾人都望向她,只見寧太妃面容扭曲,雙手抽搐,嘴唇泛青。

她抬起手,顫巍巍的指著清韻,「你1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