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二十章 畫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 畫軸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皇上說完,轉身便走。

清韻看了眼皇上,轉身跟太后她們告退,然後屁顛屁顛的跟著皇上走了。

只是心底有些打鼓,不知道皇上有什麼事找她呢,希望別是什麼壞事才好。

出了永寧宮,皇上坐上車駕,朝御書房去。

清韻就可憐了,跟在後面靠雙腿走,天氣炎熱,很快額頭上就有了細密汗珠。

青鶯帶了扇子,一個勁的猛煽,可是煽出來的都是熱風。

清韻忍不住撅嘴了,有什麼話不能現在說,非得去御書房,那是皇上和朝臣商議軍國大事的地方,她去不合適好么!

永寧宮距離御書房有些遠,走了許久才到。

跟著皇上進了御書房,迎面而來的清爽涼氣,讓人身子一震,說不出的舒暢。

清韻忍不住往冰爐旁靠。

皇上坐下,見清韻恨不得趴在冰爐上,他嘴角勾起一抹笑,然後輕咳了下嗓子。

清韻立馬站起身來,小碎步上前,福身道,「不知道皇上找清韻來,有什麼事交給清韻辦?」

孫公公站在皇上身邊,有小公公端茶過來,孫公公雙手捧過,遞到皇上跟前。

皇上端起茶盞,掀開茶盞蓋,輕輕的撥弄了一下,道,「朕聽說你和琳琅郡主有過一面之緣?」

皇上日理萬機,巴巴的找她來,還有事要她辦,卻提及琳琅郡主,顯然要她辦的事和琳琅郡主有關,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

清韻輕點了下頭,道,「我和琳琅郡主在棲霞寺見過一面。」

皇上端起手中茶盞,啜了一口,放下道,「東王府和興國公府聯姻,是太后賜的婚,當初宸兒一腳將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里。琳琅郡主就鬧著要退婚,這事你聽說了吧?」

清韻依然點頭。

這麼大的事,整個京都都知道,她又怎麼會沒有耳聞呢。只是皇上,您能直接說重點嗎?

清韻心中腹誹,只聽皇上繼續道,「朕希望你能幫琳琅郡主退掉親事。」

清韻聽得一怔,清秀精緻的臉龐上。寫著一個大大的懵字。

她是不是聽岔了,皇上居然把琳琅郡主退親的事交給她,她有那麼大的權力嗎?

皇上,你這樣高看我,我壓力很大埃

清韻連忙搖頭,有些惶恐道,「皇上,這事太難了,清韻辦不到啊,再說了。您是皇上,琳琅郡主想退親,你准許了便是。」

清韻拒絕,皇上並不詫異,臉上也沒有表露不悅和失望的神情,他笑道,「朕也不想為難你,但這事交給你辦,是你外祖父江老太傅舉薦你的。」

清韻,「……。」

不是吧。這巨坑是外祖父給她挖的?

雖然這麼多天,她是沒去江家給外祖父請安,但也不能給她添這麼大的麻煩埃

不過,就算這事是外祖父幫她攬的。清韻也不打算接下,她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啊,她搖頭,正要說話呢,結果皇上抬手道。「這事就這麼定了,親事越早退越好。」

清韻到嘴邊的話,就這樣卡在喉嚨里,上不來下不去,臉都憋紅了。

皇上搖頭一笑。

他打開龍案抽屜,從裡面掏出一幅畫軸。

孫公公連忙接過,送到清韻跟前。

清韻眼睛再次睜大,怕有坑,她沒敢接,只弱弱的問,「這是什麼?」

那謹慎小心的模樣,看的皇上額頭有黑線了,「大錦朝規矩,皇長子成親之後,要攜帶皇子妃隨朕去祭祖,你要獻舞,這段時間,你要把這隻舞練熟了,不可有絲毫懈擔」

聽說是舞曲,清韻臉頰微微紅,趕緊伸手接了,只是心底有些忐忑。

她並不擅長跳舞啊,尤其成親在即,還有一堆人等著她治箔…

本著小心謹慎,清韻問了一句,「萬一我跳不好怎麼辦?」

皇上眉頭一皺,四個帶著嚴肅的字脫口而出,「沒有萬一。」

清韻,「……。」

「退下吧,」皇上拿起奏摺,隨手翻閱著。

清韻覺得手裡的畫軸,有千斤重。

她默默的退出御書房,看著天上的太陽,都覺得灰暗了些。

有公公帶著她們出宮。

半道上,和楚北迎面碰上,或者說是楚北知道清韻進宮了,特地來找她的。

但是,碰了一鼻子灰,清韻帶了些惱意望著他,「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祭祖時,我要獻舞?」

然後,楚北驚訝道,「你不知道?」

清韻,「……。」

知道你妹啊,我不知道好嗎!

清韻惱火,偏偏還說不出來,誰讓她沒常識了。

「二夫人沒教你?」楚北問道。

清韻撇嘴,二夫人什麼都教了,唯獨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沒教。

清韻不吭聲,她把手中畫軸丟給楚北,道,「我長這麼大,還沒跳過舞呢。」

楚北,「……。」

在他眼裡,清韻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跳舞女紅樣樣接會的,所以就算沒說跳舞,臨時叫她上場,也不是難事,結果清韻卻說她從沒跳過舞。

楚北看著懷裡的畫軸,眉頭微挑了下,「父皇給你挑的舞?」

清韻重重嗯了一聲,「還好皇上不跟你一樣不靠譜,不然祭祀那天,我會把你們皇家的臉給丟盡的。」

楚北有些納悶,他從未聽說,祭祀時獻舞還有指定的舞曲,不都是看人心意的嗎?

心中好奇,楚北就把畫軸打開了。

從上到下,楚北看的仔細。

他看過不少書,所有常見的舞曲,他都了解一二。

但是畫軸上這幅,他很陌生。

緩緩展開,到最後的時候。

他眉頭皺的緊緊的。

青鶯湊在一旁,瞄了一眼,然後眼睛睜圓了,指著畫軸,驚訝道,「怎麼弄髒了?」

清韻正拿帕子擦拭額頭上的汗珠呢,聽青鶯這麼說,她也湊到楚北身側了。

看著畫軸最末端,本來應該畫著舞姿的地方,結果卻被墨跡給圖成了一團黑,根本看不清畫的是什麼。

清韻很無語,「皇上是不是拿錯畫軸給我了?」

一首舞曲,少一個舞姿,都不全埃

祭祀用的舞蹈,怎麼能是殘缺的呢,太不敬重列祖列宗了吧?

楚北把畫軸卷好,遞給清韻道,「一般父皇不會管這些小事,他既然提醒了,必定這支舞曲有什麼奇特的地方。」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