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二十一章 荷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荷包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接了畫軸,朝著畫軸狠狠的翻了一白眼,然後就丟給青鶯了。)

兩人邊走邊聊。

楚北將清韻送上馬車,目送清韻離開。

馬車內,清韻在看畫軸,她用心的把舞姿牢記於心。

之前,楚北說他沒有見過這樣的舞蹈,清韻還存了渾水摸魚的心,或許大部分人都沒有見過,湊合著也行。

可方才在馬車上,她忽然想起來,楚北和皇上都過目不忘埃

她渾水摸魚,不是明擺著把皇上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

皇上那麼慎重叮囑,她必須全力以赴。

清韻看的認真,同坐一輛馬車的青鶯就無聊的掀開車簾看著,她覺得差不多快到侯府了。

看著窗外排的長長隊伍,青鶯眼睛眨了一下,然後望著清韻道,「姑娘,排隊等你看病的人好像比之前多了兩倍不止,都排到清遠街了。」

清韻眼角跳了下,她把畫軸捲起來,掀開車簾看了一眼,一溜煙長隊,井然有序。

只是這麼多病人,以她給人看病的速度,得看三天三夜埃

這還只是半天呢,估計後面人還會增多。

清韻頭大了,京都怎麼有這麼多病人埃

可是話已經放出去了,贈醫施藥十天,要是沒有祭祀獻舞,她贈醫施藥十天不礙事,可是她還得擠出時間練舞埃

往常閑的時候閑死,現在忙起來又要忙死。

從看到人排隊,到馬車在侯府跟前停下,掙扎過去一炷香時間,而且馬車跑的很快。

看到她回來。那些等候的人都兩眼放光。

周大夫正在給人看病,瞧見她,連忙站了起來,有些拘謹的向清韻請安。

清韻的醫術,別說甩他了,就是甩太醫院的太醫們都幾條街,他何德何能代替清韻給人治病埃

尤其這麼多病人。差不多抵得上他鋪子大半年的病人了。這麼多病人都從他鋪子里買葯,這是三姑娘送給他的一場富貴埃

周大夫給清韻見禮,清韻也跟他道謝。「有勞周大夫了。」

周大夫慚愧道,「我醫術淺薄,不及三姑娘萬一,承蒙三姑娘不嫌棄。才讓我代勞,現在三姑娘回來了。那我便告辭了。」

周大夫要走,清韻怎麼會放人呢,她攔下周大夫道,「原本我贈醫施藥十天。病人再多,我應該也看的過來,但是現在。皇上交給我一個重任,不能耽擱。所以每天,我最多只能給病人看四個時辰的病,這麼多病人,我怕照顧不過來,請周大夫再幫幫我。」

聽清韻說最多每天只能看四個時辰的病,周大夫怔了下,他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

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坐四個時辰怕都扛不住,何況是四個時辰集中精神給人看病了,三姑娘這也太善良了吧?

而且這還是皇上有事找她,不然估計還不止四個時辰呢。

周大夫欽佩清韻仁心仁術,周梓婷幾個則對皇上交給清韻什麼重任更好奇,還有太后找她去所為何事,還有丫鬟懷裡抱著的畫又是什麼?

一堆好奇堵在心口,真是不問不快埃

可偏偏當著一眾人的面,不能問。

清韻軟言相求,周大夫豈敢不應埃

就這樣,侯府門前又添了一張桌子。

一個接一個的病人坐在桌子前,讓清韻把脈,回答清韻的問話,拿著藥方離開。

喜鵲在一旁,幫清韻打扇子,她有些著急,不為別的,清韻午飯沒吃什麼東西啊,只喝了一碗白粥。

清韻忙起來很認真,喜鵲提了兩回,清韻都沒搭理她,她只好乘換病人的時候,給清韻嘴裡塞了幾塊綠豆糕。

日漸西山,天邊有晚霞絢爛。

有病人需要施針,清韻請他進侯府。

周總管過來道,「姑娘,老夫人讓你歇了,來找你看病的人太多了,這兩日怕是都看不完,雖然贈醫施藥是好事,但是你成親在即,要顧及自己的身子,還有那麼多人,在侯府外過夜,怕是不妥,老夫人的意思是讓他們回去,明兒再來。」

清韻輕點了下頭,青鶯就道,「他們排了一天的隊了,怎麼可能會走呢,那不是白排隊了嗎?」

周總管想想也是,要換做是他,他也不願意走。

周梓婷就出主意道,「給他們寫張紙條,字數在前的先看玻」

取號看病,清韻不是沒想過。

可這裡是古代,窮苦百姓識字的少之又少,根本沒法施行,到時候丫鬟喊三十六號,不是沒人答應,就是一堆人問,「我是不是三十六號?」

那時候,井然有序的隊伍只怕會亂成一鍋粥。

而且拿了序號,萬一有人心急想先看病,這不是逼他們去搶嗎?

現在有侯府維持秩序,沒人敢在侯府門前撒野,可離了侯府,那可就說不準了。

但任由他們在侯府外過夜,肯定不行埃

思岑了片刻,清韻吩咐周總管道,「寫紙條給那些排隊的人,另外準備一冊子,依照號碼,摁下拇指印,告訴他們,明天拇指印對上了,我就給他們看病,序號別人拿了沒用,至於不識字,明天會有丫鬟和小廝告訴他們,他們排在哪裡。」

周總管聽著,連忙應下,然後去辦這事了。

那些來找清韻看病的人都很好說話,拿了周總管給的紙條,便回去了。

清韻在看了十個病人後,便揉著脖子進了府,朝春暉院走去。

看見她一臉疲憊,老夫人心疼的不行,她道,「不用一天診脈四個時辰,三個時辰足夠了。」

清韻點頭道,「也只累幾天而已。不礙事。」

侯爺坐在那裡,他望著清韻道,「聽下人說,皇上交給你任務了?」

清韻點了下頭,然後道,「其實也不算是任務,皇上讓我好好練習祭祀那天要跳的舞蹈。」

這事。大家都知道。

侯爺點點頭。「確實要好好練習。」

老夫人就斂眉了,望著清韻問,「祭祀那天。文武百官都看著呢,可不是小事,我記得你好像沒學過跳舞,偷偷學過嗎?」

「……沒有。」清韻搖頭,她有些想哭。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她會跳舞呢,她長的很像會跳舞的樣子嗎?

老夫人,「……。」

侯爺,「……。」

眾人。「……。」

不是吧,府里姑娘都會跳舞啊,三姑娘居然不會?!

可清韻就是不會埃

老夫人撫額了。她還以為清韻會呢,現在該怎麼辦?

時間原就緊迫了。還要贈醫施藥,皇上率大皇子和文武百官祭祀,大皇子妃獻舞,這要是跳不好,那可是極丟臉的事埃

侯爺哭笑不得,他吩咐道,「趕緊找人教清韻跳舞。」

老夫人瞥了侯爺一眼,「天都黑了,上哪裡找人去,時間緊迫,我看清韻今晚就得學,讓梓婷先教她吧。」

清韻,「……。」

她現在很累啊,雖然時間是很緊迫,可也不用這麼著急吧?

可是老夫人發話了,周梓婷也表示,一定用心教清韻。

清韻就和她一起回了泠雪苑。

丫鬟早泡好了葯浴,清韻鑽進去,一邊泡澡,一邊啃包子。

等她出來時,周梓婷看著畫軸,有些為難道,「三表妹,這支舞,我都沒見過呢,叫什麼名字?」

清韻聳肩,「誰知道啊,皇上給我的,我沒問。」

周梓婷看著畫軸,道,「我還以為教你跳的舞,是我會的呢,這舞我也不會,我只能幫你擺好姿勢了。」

清韻點頭道謝。

周梓婷學過跳舞,她對照畫軸,擺好姿勢,清韻再照做。

花了一個時辰,才把所有動作連貫上。

只是最後一個動作,畫軸上沒有,沒人知道是什麼,所以直接被忽略了。

但是每跳到最後的時候,清韻總覺得少了些什麼,有種渾贍感覺,很彆扭,就像打噴嚏,死活打不出來,憋的難受,很抓狂。

周梓婷很納悶呢,這曲舞難度很大,就是她學起來都有些難度,何況是沒有基礎的三表妹。

以三表妹的性子,她不會就會直接說,皇上還讓她跳這支舞,還是殘缺不全的,實在奇怪。

青鶯拿著畫軸,歪著腦袋盯著那團****,「最後一圖案到底是什麼呢?」

周梓婷笑道,「不會是要三表妹你自己琢磨吧?」

清韻汗顏,「我哪有那本事啊?」

周梓婷捂嘴笑,然後兩人一同練武。

很明顯,周梓婷學的比清韻快,她很熟練了,清韻有幾個姿勢擺的還不到位。

直到清韻哈欠連天了,周梓婷才離開。

清韻又洗了個澡,然後爬床上,倒頭便睡了。

睡的晚,起的還早。

匆匆吃了早飯,清韻便朝侯府大門走去。

在她看了五十六個病人後,侯府門前來了一頂軟轎。

從轎子里下來一個姑娘。

穿戴奢貴,容貌嬌美。

不是別人,正是東王府琳琅郡主。

看見她來,清韻只詫異了兩秒鐘,就心下瞭然了。

這也是來看病的,只不過看的是退親病,還是皇上幫忙掛的號呢。

這病,屬疑難雜症了,不好治埃

她邁步上台階,走到清韻跟前,笑道,「聽說你贈醫施藥十天,我也是來找你看病的。」

清韻輕眨了下眼睛。

喜鵲就上前道,「琳琅郡主,我家姑娘給人看病,不論身份高低,一律要先取號排隊,請隨我來。」

琳琅郡主有些詫異,指著自己問清韻,「我也要排隊?」

清韻點頭,笑道,「一律排隊,沒有例外。」

琳琅郡主臉騰的一紅。

喜鵲過來,請琳琅郡主隨她走。

琳琅郡主就跟喜鵲走了。

等取了號,喜鵲取下腰間荷包,把紙條裝進荷包里,遞給琳琅郡主,笑道,「請郡主收好荷包,估計六天後,郡主就能來找我家姑娘看病了。」

琳琅郡主很無語,她還以為找她看病的人很少呢,誰想到竟然排到六天後了。

她病的很重,很著急啊,食不安寢不穩,日漸消瘦,父王都讓她來找她了,父王還說她一定有辦法醫治她呢,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她好歹也是東王府郡主,就不能破例一回嗎?

琳琅郡主有些失望,她回去一定要告訴父王,他的面子沒那麼大!

可等她接過荷包,她雙眸有一瞬間明亮,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三分。

ps:~~o_o~~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