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還想多看兩眼,但是那少年見清韻過來,趕緊把手中玉扇放下,起身跟清韻見禮。

彬彬有禮的少年郎。

靠近了,清韻鼻尖一動,便嗅到一股子若有似無的清香。

她眉頭挑了下,再細看那少年,不由得一笑。

原來是女扮男裝。

就連跟著的小廝,也是丫鬟扮的。

清韻以為她是不好意思,一個大家閨秀混在人堆了,臉皮掛不住,男裝方便些。

她是大夫,把脈就能分辨男女,不妨礙她治玻

清韻坐下,一邊伸了手,一邊問道,「你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清韻語氣溫和,臉上還帶些笑意,加上容貌美極,讓她一時看待了眼。

她直勾勾的看著清韻,一旁站著的青鶯和喜鵲皺眉了,這是誰家少爺,竟然這般孟浪,盯著她家姑娘的臉猛瞧!

這要是讓她們未來的小心眼的姑爺知道了,小心你的眼珠子!

青鶯重重咳了一下,那姑娘臉一紅,把胳膊伸了出去。

清韻嘴角劃過一抹淺笑,幫著把脈,然後笑問道,「夜裡容易盜汗吧?」

那姑娘獃獃的看著清韻,小廝打扮的丫鬟連連點頭,「是啊,我家姑……少爺夜裡容易盜汗。」

清韻點頭,道,「不是什麼大病症,吃幾副葯就沒事了。」

清韻幫著寫藥方,可是才提筆呢,那姑娘連忙道,「不是,我不是來找你看病的。」

青鶯對她沒好感,不悅道,「我家姑娘贈醫施藥忙著呢,你不是來看病的,你取什麼號?」

那姑娘連忙道,「我是替我二哥來看病的。」

青鶯兩眼一翻。還只聽說過替主子排隊的,還沒聽說替人來看病的,他是不是在調戲她家姑娘啊?

清韻看著那姑娘,問道。「令兄怎麼沒來?」

那姑娘搖頭,低了聲音道,「我二哥遠在齊州,他趕不及進京,我也是昨兒才進京的。一路上,都在聽說三姑娘你醫術高超,救死扶傷的事,就萌生了想三姑娘替我二哥治病的念頭,只是三

姑娘身份尊貴,我不知道你下一回贈醫施藥是什麼時候,就先來幫我二哥問問……。」

這個理由,倒是合乎情理。

清韻問道,「你二哥什麼病症?」

那姑娘忙道,「我二哥六歲那年。有一回吃飯噎著了,然後就不會說話了。」

清韻聽著,點頭道,「然後呢?」

那姑娘睜大眼睛,道,「沒有然後了。」

清韻,「……。」

清韻有些凌亂了,雖然她醫術還算不錯,可就憑這樣一句話,沒有見過病人。也沒有脈象,她怎麼知道能不能醫治啊?

青鶯站在一旁,著臉,這人真是的。你說話就說話,你為什麼要盯著我家姑娘看,我家姑娘臉上又沒繡花!

我都瞪著你了,你還看,你信不信我告狀!

青鶯的敵意太明顯,清韻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小聲道,「不要對人家姑娘無禮。」

「姑,姑娘?」青鶯臉微微紅。

她多看了兩眼,還真像個姑娘呢,可姑娘又怎麼樣,你女扮男裝就該有男人樣子吧,對人家姑娘猛瞧什麼,這不是沒事找罵嗎?

聽清韻說她是姑娘,她沒有否認,但耳根明顯紅了些,她道,「我二哥除了不會說話,其他和平常人一樣,而且長的俊朗,走在街上,不知道迷倒多少姑娘呢。」

清韻囧了,你二哥長什麼模樣,和病情無關,就不用著重介紹了。

而且說的對她分析病情也沒什麼用,她還沒聽說過有人吃飯噎著,然後不會說話的病例。

清韻還欲在問,結果那丫鬟打扮的小廝就猛拽那姑娘的衣裳了,她低聲道,「姑娘,快走埃」

丫鬟說的莫名其妙,她主子有些不解,「走什麼?」

丫鬟擠眉弄眼。

那姑娘怔了一下,正要起身呢,那邊傳來一打嗝聲。

聲音很大,離的幾米遠,就聽見了。

清韻撇頭,就瞧見逸郡王走過來,幾乎是走一步,就打一個嗝。

那窩火樣子,清韻見了忍不住笑,問道,「郡王爺這是怎麼了?」

逸郡王一臉憋屈道,「別,嗝,別提了,一大,嗝,一大清早就,嗝……。」

嗝的逸郡王恨不得掐自己脖子了。

小廝跟在一旁道,「三姑娘,我家郡王爺打了半個多時辰的嗝了,吃飯喝水都不管用,所以來找你幫著醫治下。」

逸郡王點頭如搗蒜,要是能憋著,他怎麼也不會來找她治病的。

因為見到清韻,他就會想起他在湖心樓的倒霉事,不堪回首埃

小廝剛說完,那邊就傳來一笑聲,「三姐姐,上回琳琅郡主來找你治病,你都讓她先取號,這一回逸郡王來,你不會破例吧?」

清韻回頭,就見到罩著面紗的沐清柔走出來。

她語氣輕柔,但是卻充滿戾氣。

當日,清韻拿規矩約束了琳琅郡主,今兒就得約束逸郡王,做到一視同仁。

清韻眉頭微挑,上回她沒有醫治琳琅郡主,是因為不必要,現在逸郡王打嗝成這樣,再不治,估計要瘋了。

清韻正要說話,卻見坐著的姑娘偷偷站起來,打算偷偷的溜走。

清韻多看了她一眼,見她要走,她笑道,「先別走,你玉扇落了。」

那姑娘腳步一頓。

青鶯就要拿玉扇,逸郡王眼尖,手更快,一把將玉扇抓在了手裡。

他瞥頭看了那姑娘一眼,連忙道,「抓住,嗝1

小廝看著那玉扇,眼睛眨了下,不敢耽擱,趕緊跑過去,攔下那對主僕。

逸郡王繼續打嗝,但是眸底明顯有怒氣,他坐下來。把胳膊伸手了,顯然是要清韻幫他治打嗝。

清韻也沒理會沐清柔,她坐下,捏著逸郡王的手指。捏了一會兒,然後取了一根銀針,在逸郡王還沒回過神來之際,扎了下去。

十指連心,疼的逸郡王驚叫了起來。

他望著清韻。道,「你這女人,就不能用溫柔點的辦法治……咦,不打嗝了?」

說完,他就起了身,的下了台階,把那姑娘拎了起來,就跟拎小雞似地,怒道,「你這小賊。膽子真不小啊,在齊州偷了我東西,還敢到京都來,你不知道京都是爺我的地盤嗎?」

清韻愕然,望著那掙扎,但是一點用都沒有的姑娘,道,「她偷你東西?」

逸郡王點頭,「豈止是偷我東西,他還害的我吃了頓霸王餐1

那姑娘面紅耳赤。「我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再說了,你那些錢,最後不都還你了嗎?1

逸郡王重重哼了一下鼻子,「還?是你還的嗎?況且爺我吃霸王餐的破名聲。都傳遍齊州了,你怎麼還?1

那姑娘也不甘示弱,她道,「我打聽過了,在京都,你沒少吃霸王餐1

逸郡王。「……。」

一堆人憋笑,憋的腮幫子都疼。

然後被逸郡王吼了,「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爺我是吃霸王餐了,那是我樂意,被人逼著吃霸王餐,爺我就不高興了1

雖然都是吃霸王餐,但是他不但挑時候,他還挑地方!

清韻忍俊不禁,她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逸郡王不打嗝了,他一把將那姑娘拎丟到椅子上,一腳踩在椅子邊,將她偷竊的事娓娓道來。

雖然清韻還忙著治病,可是大家對八怪似乎更感興趣些。

事情是這樣的。

逸郡王和楚北途經齊州,進城時,不小心被一老者給劃破了衣裳。

逸郡王很注重穿戴,衣裳破了,斷然不能穿的,這不,進城第一件事,就是買衣裳。

那鋪子,不但賣衣裳,還賣玉飾,他就順帶挑了兩塊玉佩。

其中一塊正是那姑娘定製,準備送給她二哥的生辰禮物,結果被逸郡王看中了。

其實看中那塊玉佩的人不少,店鋪掌柜的放在那裡,是給人欣賞手藝的,解釋一番,就沒人買了。

可偏巧,那掌柜的認得逸郡王,他經常送貨進出京都,知道他的霸道不講理。

問了一番,知道逸郡王只是路過京都,為了不惹事,就把玉佩賣給他了,打算再重新打造一塊。

誰想逸郡王前腳剛走,人家定製的主人就來取貨了。

掌柜的誰都惹不起,就如實相告了,把江姑娘氣的不行。

她親手畫的玉佩,是送給二哥的,管他什麼逸郡王不逸郡王,就是不許!

只是掌柜的把逸郡王描述的很可怕,江疏影也有些害怕,但是玉佩更重要,最重要的是明兒就是她二哥生辰了。

她就帶著丫鬟打扮的小廝尾隨逸郡王走了。

碰巧那玉佩就放在包袱了,他在一間酒樓前,把馬丟給了夥計照看。

她就上前道,「郡王爺的馬,我牽去喂草吧。」

小夥計不疑有他,就把馬給了他,因為她就是跟著逸郡王走過來的。

就這樣,她把逸郡王的馬牽走了。

然後拿了包袱,打算拿到玉佩就走,神不知鬼不覺,結果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碰到了兩個地痞,把包袱給搶了。

地痞跑的快,她和丫鬟死活追不上,氣的夠嗆。

那邊逸郡王點了一桌子吃的,飽餐一頓,然後找夥計結賬。

夥計算了賬,過來道,「郡王爺,一共二十五兩。」

逸郡王笑了一聲,摸著自己的臉道,「眼力不錯啊,居然看出來我是郡王爺。」

小夥計笑道,「小的眼力一般,是您的跟班說的。」

逸郡王斂眉了,「我跟班?」

他跟班沒帶跟班出來,他自己就是個大跟班,只是楚北有事忙去了,他餓了先吃一頓再說。

再然後,逸郡王就知道他被人算計了,包袱什麼的都沒了,他不喜歡身上帶銀子,錢都在包袱里。

小夥計描述了下,逸郡王就知道小夥計長什麼模樣了,這不抓賊去了。

然後就把江疏影給逮到了。

本來逸郡王是要她好看的,把她吊起來示眾,結果楚北來了,與他一起的還有一男子,不會說話,是個啞巴,但是人特別熱心腸。

不會說話,還一定要替江疏影賠錢。

看在楚北的面子上,逸郡王這才算了。

聽到這裡,青鶯眨眼了,望著江疏影道,「不會說話的俊俏公子,那不是你二哥嗎?」

江疏影給她眨眼,示意她別亂說。

逸郡王臉黑了,黑如鍋底。

PS:~~o_o~~下大雨,電閃雷鳴啊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