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二十七章 藥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藥方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江疏影眨眼時,青鶯還納悶,方才她不還幫她二哥找姑娘治病嗎,為什麼說不得,等看見逸郡王青黑的臉色,青鶯就暗叫一聲不好,嘴快闖禍了。

逸郡王將江疏影再一次拎起來,赫然冷笑,「你還真的是江家人1

江疏影的二哥名叫江牧楓,當初江疏影偷他東西時,逸郡王要給她點顏色瞧瞧,江牧楓站出來阻止,還幫她賠償了他丟失的一萬三千兩銀票,出手那叫一個豪爽闊綽。

一下子就把逸郡王給震住了,尤其他給了錢,就讓他把江疏影給放了。

江家是齊州首富,和朝廷往來密切,他維護齊州小民,他也得回了損失,這事便作罷了。

楚北趕時間,就和江牧楓告辭了。

騎上馬背,逸郡王還感慨了一聲,「傳聞江家有富可敵國之資,瞧這花錢的速度,說實話,我是拍馬不及,只有你那未來敗家娘們能與之一比了。」

楚北難得一笑,「想不到逸郡王也有天真的時候,他比不得清韻。」

被人說天真,逸郡王還是第一回,這是在貶低他啊,要不是他是楚北,於他有救命之恩,逸郡王估計早出手給他教訓了。

正巧,遠處有個人賊眉鼠眼,尤其他懷裡的包袱那叫一個顯眼。

那是他的包袱啊!

逸郡王火氣上涌,把楚北天真二字對他來帶的傷害,全部加在這倒霉小子身上。

給足了教訓,逸郡王打開包袱看了一眼,他買的兩身衣裳和錢被人給平分了,還有他的紅玉骨扇也沒了。

逸郡王想要找回紅玉骨扇。那是他最喜歡的玉扇了。

可是那小子說他們平分了東西之後,就各奔東西了,這會兒還不知道有沒有出城,他是想去賭坊好好的玩兩把,也打算離開齊州。

逸郡王把揍的鼻青臉腫的小子,隨手丟在了河裡,他是來幫楚北找大皇子的。不能因為幾千兩銀子就耽誤時間。再者,他丟失的錢,江牧楓幫著賠了。他非但沒有損失,還多了幾千兩,唯一捨不得的就是紅玉骨扇。

逸郡王咬咬牙,就跟著楚北離開了齊州。

再到今天。他的紅玉骨扇又失而復得了。

本該高興的他,臉黑是因為他想到楚北說他天真。他也覺得自己太過天真了。

江家再富有,江二少爺再豪爽,助人為樂,也不會幫個不相干的陌生人。一出手就掏一萬多兩銀子!

人家這是怕他揍他弟弟呢,怕他揪著江家不放,人家是顧忌他。才這麼闊綽!

現在,他都覺得自己很天真了!

這叫他如何不生氣?

氣大了!

然後。江疏影就倒霉了,逸郡王恨不得隨手丟了她,嚇的她趕緊抓著他的手。

她臉色蒼白,眼神有些懼怕,一路進京,他有意無意打聽了不少關於逸郡王的事,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就是殺了她,江家也不敢給她討公道,她想要拿回自己的東西,怕是沒那麼容易。

清韻站在一旁,有些撫額。

她看了眼江疏影求救的眼神,她於心不忍了,望著逸郡王,她幫著求情道,「有話好好說,先把她放下來。」

逸郡王斂了下眉頭,望著清韻道,「你早上吃撐了?」

清韻愕然,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搖了下頭。

逸郡王兩眼一翻,「沒吃撐,你管那麼多閑事做什麼?」

清韻,「……。」

一句話,直接把清韻給噎住了,半晌無語。

逸郡王抓著江疏影,笑的雙眼泛光,「上回,你落我手裡,江家花了幾個錢,就擺平了,這一回,我要你們江家脫兩層皮。」

說完,他就把江疏影丟在了馬背上,他翻身上馬,一溜煙離開了。

丫鬟打扮的小廝嚇壞了,趕緊去追。

可是她兩條腿,如何跑的過四條腿?

跑的急了,還摔了一跤,那叫一個慘埃

青鶯有些可憐她,尤其她哭的那叫一個凄慘啊,她趕緊過去扶起她。

清韻站著沒動,因為四下有議論聲,「齊州江家?是不是那個富甲一方的江家?」

「富甲一方?太小瞧江家了,江家的生意,尤其是糧食生意,據說做了兩朝,差不多有四百年了,十間糧食鋪,至少有五家是江家的,太祖皇帝能滅了前朝,建立大錦朝,據說就是得了江家的鼎力相助,兵馬未到,糧草先行,這糧食多重要,不用多說什麼,聽說當年先皇想娶江家姑娘為後,還被江家給婉拒了呢。」

聽人這麼說,不少人笑了,江家能把生意做兩朝,就不是什麼傻子,一旦江家姑娘成了皇后,江家就是外戚了,太祖皇帝在世,不會動江家,江家姑娘若是生下兒子,估計也能保住江家基業,再後面,估計就懸了,可沒幾個皇家人念舊情的。

朝廷口口聲聲說以孝治國,可偏偏殺父弒兄最多的就是皇家,兄弟相殘就如同菜市場賣菜討價還價一樣常見埃

清韻聽了兩耳朵,有些咋舌,十間糧食鋪就有五家是江家的,這也太嚇人了吧,萬一哪一天江家不賣糧食了,大錦朝豈不是要亂?

有些生意做大,不會招惹上皇家,最多只是惹幾個權貴眼紅,可是糧食,關乎江山社稷,江家生意越大,就代表著危險越大埃

這不是在做生意了,這是再給自己找了把刀啊,做什麼都要適可而止埃

青鶯扶著江家丫鬟過來。

江家丫鬟跪下,求清韻救她家姑娘。

清韻有些為難,她不過是幫江疏影說了兩句好話,就被逸郡王說吃飽了撐著了,她要是救江疏影,還不知道人家說她什麼呢。

不過,楚北和江家二少爺有往來,江姑娘是江家人,逸郡王就算胡鬧了些,也不會一點分寸都沒有。

再說了,他都揚言要江家脫兩層皮了,他不會殺了江姑娘的,她性命無憂。

清韻讓青鶯送江家丫鬟去獻王府找江姑娘。

她坐下,繼續幫人治玻

一忙,就是三個時辰。

連續贈醫施藥了十天,最後一天,病人少了許多。

最後一個時辰,只有兩三個病人了。

清韻大鬆了一口氣,很快,她就開好了藥方,喜鵲笑道,「總算是沒人了,這些天,姑娘和周大夫都累壞了。」

周大夫搖頭笑道,「能有幸跟三姑娘學習醫術,就是沒日沒夜的給人診脈,我也願意啊,倒是三姑娘,白日要贈醫施藥,夜裡還有學舞,實在疲乏。」

清韻揉著脖子,笑道,「今兒好好歇歇,明兒再學舞了。」

幾個丫鬟雙手贊同。

清韻起了身,丫鬟把銀針什麼的收好,小廝要過來抬桌子。

那邊,有騎馬聲過來。

只見一個年約二十一二的男子騎馬過來,在侯府門前勒緊韁繩,綿長的吁了一聲。

男子面容剛毅,一看就是個不苟言笑的人。

他翻身下馬,有些拘謹道,「三姑娘不給人看病了嗎?」

清韻挑眉,看了眼時辰。

這會兒離她診脈四個時辰,還有一會兒。

清韻又坐了下來。

幾個丫鬟不高興了,這都要收攤了,要治病,就不能早點來嗎?!

那男子搖頭道,「我沒有病,我是替家父來問診的。」

清韻兩眼一翻,自打江姑娘開了先例,越來越多的人替人問診了……

一個下午,清韻覺得自己的醫術經受了非一般的考驗。

男子不知道清韻的為難,他坐下來,道,「家父久病纏身,痛苦不已,我離鄉在外,一直記掛著,之前就聽聞三姑娘贈醫施藥的事,只是家父不在跟前,只覺得惋惜,卻沒想過來,聽聞有人找三姑娘,也是帶人看病,三姑娘能治的都開藥方,所以才快馬加鞭的趕來……。」

他語氣和眼神都帶著渴求。

清韻笑道,「治病多要診脈,要是能治,我就開藥方。」

男子連連點頭,然後把他父親的病症一一道來。

他說了一半,清韻就斷定他父親是坐骨神經痛。

這樣的病,最磨人埃

很難治癒,只能盡量緩解病情。

清韻提筆沾墨,很快就寫了一張藥方,遞給男子道,「抓一副葯,用藥酒浸泡,埋地下七天,然後每日服用兩回,一次一兩,對你父親的病情有所幫助。」

男子接了藥方,連連道謝。

清韻輕輕一笑。

男子再次作揖后,拿了藥方,轉身離開。

一刻鐘后,男子進了春風樓。

他是跳窗進的屋。

屋內,有水嘩嘩聲,有女子在沐裕

女子模樣嬌媚,風情萬種,顧盼間,碧波蕩漾。

她的聲音更軟嚅,「風哥哥就是會挑時候來。」

男子朝屏風看了一眼,只見朦朧中,女子抬起手腕,白皙如玉的胳膊上還帶了幾片嬌艷花瓣。

男子撇過頭去,從懷裡把藥方掏出來,放在桌子上,聲音帶著疏離和淡漠,道,「儘快傳給主子。」

說完,他縱身一躍,便出了屋子。

女子朝桌子看了一眼,有些不滿道,「溜的這麼快,我會吃了他不成?1

她話音剛落,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姑娘,安郡王來了。」

女子沒好氣道,「讓他等著1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