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三十章 碎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 碎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綠兒跑的飛快,一溜煙的功夫,就跑到了清韻跟前,嘴裡還喊著,「姑娘救我1

清韻擰眉。

綠兒喊著,她轉身回頭,「她們要殺……。」

說著,她便沒聲了,眼睛睜的圓圓的。

喜鵲望著她道,「在侯府里亂吼亂叫,要還是大夫人當家做主,找抓你去打板子了。」

她說著,伸手去拿綠兒手裡的糖葫蘆。

毫不見外,因為這糖葫蘆有她一串。

本來,綠兒昨天就為打賭輸了出府買糖葫蘆,結果她空手而回,賣糖葫蘆的就剩下一串糖葫蘆,她打賭輸了,心情不好,所以自己啃了,表示今天再出府買給她們。

青鶯幾個一致認定她就是想趁機出府玩,才故意騙她們的,但是看在糖葫蘆的面子,忍了。

青鶯拿了一串遞給清韻,清韻接了,問綠兒道,「方才出什麼事了?」

綠兒跑的一頭大汗,臉紅撲撲的,有些喘息道,「大夫人和五姑娘要殺奴婢。」

清韻聽得皺眉,「大夫人?你看到她了?」

綠兒點頭如搗蒜,「奴婢看見她了,她穿著侯府丫鬟的衣裳,偷偷溜回了侯府,守門婆子不敢阻攔她,就准許她進來了,她和五姑娘在假山後面說話,五姑娘有些生氣,說話很大聲,奴婢當時路過,一時沒聽出來,就湊上去看了一眼……。」

忽然一雙眼睛透過假山孔往裡看,還一邊問,「誰在裡面說話?」

沒差點把沐清柔和大夫人活活嚇死。

沐清柔認得她,當時就氣不打一處來,讓丫鬟抓住綠兒,要好好給她一個教訓。

丫鬟就過來追綠兒了,綠兒嚇壞了,撒丫子便跑。

因為丫鬟說逮著她,活活杖斃她,所以綠兒跑沒力氣了。老遠瞧見清韻幾個,就扯著嗓子喊救命。

聽綠兒說大夫人回侯府了,清韻沒有很詫異,因為她都猜到了。大夫人有多疼沐清柔和陽哥兒,這麼多天沒有看他們,她怎麼能忍,肯定會想法看她們的。

沐清柔倒是可以去忠義伯府見她,但是陽哥兒年紀還校雖然他吵著鬧著要見大夫人,老夫人心疼他,但是沒有準許。

為此陽哥兒還病了兩天,還是周大夫幫著把脈開的葯。

青鶯望著綠兒,問道,「你偷聽到什麼了?」

綠兒搖頭,「沒聽到什麼,我以為是哪個丫鬟在哪裡生氣,我還打算去安慰她兩句呢。」

要知道是五姑娘和大夫人在說話,她就偷聽了。哪會那麼大膽的出現埃

青鶯有些恨鐵不成鋼。

再說丫鬟奉命追綠兒,結果被她給逃了,丫鬟有些膽怯的回去了。

沐清柔見了就道,「人呢?」

丫鬟搖頭道,「她跑太快了,奴婢追不上。」

沐清柔氣的抬手,就賞了丫鬟一巴掌,罵道,「沒用的東西1

丫鬟捂著臉,委屈的眼淚直掉。

大夫人看著沐清柔道。「好了,別生氣了。」

怎麼能不生氣,人家的丫鬟多機靈,她的丫鬟連追個丫鬟都追不到。氣死她了,她望著大夫人道,「娘,她知道你偷偷回府,肯定會跟祖母告狀的。」

大夫人冷笑一聲,「告狀又如何。我回府是看自己的兒女的1

沐清柔不是擔心這個,大夫人被休了,不是侯府的人,最多轟出府,不敢將她怎麼樣,她擔心的是,「丫鬟會不會偷聽到我們的談話了?」

大夫人看著沐清柔擔憂的眼神,她有些心疼,要是她沒有被休,她何至於這樣擔驚受怕,才幾天沒見,一直長不大的女兒就長大了許多,她摸著她臉上罩著的面紗道,「放心,丫鬟要是偷聽到什麼,就不會那麼莽撞了。」

沐清柔想想也是,怕大夫人被轟,她送她出府。

那邊,清韻吃著糖葫蘆,她朝遠處看了一眼,道,「把大夫人偷溜進府的事告訴二夫人。」

綠兒有些害怕,她怕去稟告二夫人的路上,會被丫鬟滅口,所以她望著青鶯了。

青鶯看著她手上的糖葫蘆,道,「多的一串給我。」

綠兒看著糖葫蘆,那一串不是多的,是她給自己買的,咽了咽口水,綠兒把糖葫蘆遞給青鶯。

就在青鶯伸手要接到糖葫蘆的時候,綠兒手猛地一縮,道,「還是我自己去吧。」

青鶯,「……。」

喜鵲快被她給打敗了,見清韻往前走,她趕緊跟了上去。

路過綠兒時,托盤上蓋著的紗巾掀開一角,綠兒驚嘆,「那是什麼?」

青鶯道,「姑娘的嫁衣埃」

說著她也往前走。

綠兒緊隨其後,巴拉巴拉問一堆。

青鶯就跟她說,尤其把冰鍛著重介紹了一番,綠兒扭眉了,「對,就是冰鍛,五姑娘就是因為這個生氣,她還說要讓姑娘淪為京都的笑柄。」

走在前面的清韻,腳步頓了一下,隨即又往前走。

讓她淪為京都的笑柄?

她倒要瞧瞧她有什麼手段。

回到泠雪苑,清韻進了屋,坐下來。

丫鬟把鳳冠和嫁衣,還有鎧甲都放在桌子上,讓清韻好好欣賞。

清韻看著鳳冠,眼皮子就亂跳,摸著冰鍛,心情才好了一些。

怕清韻把嫁衣摸髒了,蔣媽媽讓秋荷把鳳冠霞帔收箱子里去,然後看著鎧甲,蔣媽媽不解了,「怎麼還有鎧甲呢?」

青鶯努著嘴道,「鎧甲也是宮裡送來的,讓姑娘穿著鎧甲練舞。」

蔣媽媽伸手抬了抬鎧甲,不由得黑線道,「這也太沉了些吧?這不是要把姑娘累壞嗎?」

「不是累壞,是累死,」清韻介面道。

她說著,一邊朝蔣媽媽伸了手,接過鎧甲。

這鎧甲很沉,兩隻手抬都有些抬不動,一會兒就酸了。

清韻恨不得把鎧甲丟了,最後還是認命道,「幫我換上鎧甲。」

喜鵲趕緊過來幫忙。

清韻去屏風后換上鎧甲,然後走到梳妝台前,對著鏡子,她碰了下髮髻。

大家閨秀的裝束配上鎧甲,實在不倫不類。

清韻讓秋荷給她重新束髮。

再看,就有了些颯爽英氣。

「再配一把劍,就像個女將軍了,」蔣媽媽笑道。

香蘭笑道,「現在就很像了。」

清韻就穿著鎧甲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鎧甲很沉,比嫁衣沉多了。

就這樣沉,還練舞,這是逗她玩嗎?

清韻兩眼上翻,認命的穿著鎧甲練舞。

以往,練習五六遍,才有些大喘氣,穿了鎧甲后,不過做了幾個動作,就有些吃不消了,但是清韻忍住了。

因為她知道,僅憑一個制衣坊嬤嬤還不敢擅自做主要她穿鎧甲練舞,肯定是有人吩咐的,這個人不是皇上,就是皇后。

她覺得皇上的可能性更大。

她甚至隱隱覺得穿鎧甲,和那幅殘缺的畫有關係。

平素在屋子裡練習足夠了,自打穿了鎧甲之後,清韻經常身子不穩,東倒西歪,再打碎了一個精緻花瓶后。

幾個丫鬟慫恿她去屋外大槐樹下練舞了。

若瑤郡主來時,正好見到清韻穿著鎧甲練舞,因為身子不穩,直接摔倒了,她穿著鎧甲,還戴著頭盔,若瑤一時間沒認出她來,但是她認得清韻身邊的幾個丫鬟啊,幾個丫鬟看著倒地的清韻,沒有要扶她起來的意思,若瑤郡主走過道,「清韻姐姐呢?」

幾個丫鬟回頭,見是若瑤郡主,連忙福身道,「見過郡主。」

若瑤郡主笑著,這是清韻說話了,她趴在地上道,「搭把手,我起不來了。」

若瑤郡主,「……。」

幾個丫鬟趕緊過去把清韻拉起來,清韻喘氣連連。

若瑤郡主睜大雙眼看著啊,「清韻姐姐,你這是做什麼?」

清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她苦笑道,「你怎麼來了?」

若瑤郡主有些不好意思道,「幾天前,我就和母妃回京了,知道你贈醫施藥,沒有空,母妃不許我來打擾你,所以我等到今天才來見你。」

說著,她有些自責道,「我是來為冰顏丸的事給你道歉的。」

要不是她幫寧太妃送冰顏丸來,也不會鬧出來那麼多的事。

清韻笑道,「這怎麼能怪你呢,只是,以後我怕是不能再去寧王府找你玩了。」

寧太妃以前可是怪她見死不救,知道沈側妃是死在她自己下的毒下,她就沒有了立場,可是寧欣郡主依然怪她沒有救她娘。

若瑤郡主不在意道,「寧王府又不是什麼好地方,冰霜冷劍,防不勝防,不去也罷,我來找你玩也一樣。」

若瑤郡主看的很開,也很擔心。

本來寧王妃可以在避暑山莊養胎,結果沈側妃死了,就算寧王妃身懷有孕,也得回來主持中饋,迎來送往。

若瑤郡主擔心那些人賊心不死,還會繼續害王妃。

清韻坐在椅子上歇息,她請若瑤郡主坐,若瑤郡主望著她,問道,「你有沒有丟東西?」

清韻眨眼,不解道,「丟東西?我沒有丟東西吧?」

她瞥頭望向丫鬟。

丫鬟一頭霧水,「沒有埃」

清韻望向若瑤了,「為何你這麼問?」

若瑤就道,「在回京的途中,我見到一人脖子上掛著一塊碎玉佩,和皇上經常把玩的那塊很像,皇上把碎玉給了你,我還以為是你丟的,被人撿到了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