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嫁(二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嫁(二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皇上給她的碎玉佩,早就在楚北手裡了,沒聽說碎玉丟了,還有上回刺客要她的碎玉,看來碎玉不簡單。

清韻便多問了一句,若瑤郡主便道,「碎玉在一個長的極其魁梧的男子手裡,他手裡拎著一柄銅錘,有這麼粗,一隻胳膊露在外面,一隻耳朵上還掛著象牙耳墜,脖子上就掛著碎玉,我多看了一眼,就被他發現了,他眸光兇狠,叫人害怕。」

若瑤郡主一邊說一邊拿手比劃,她認定那碎玉是清韻的,很想叫人搶回來,可那人長得實在魁梧,她再看跟著她的幾個護衛,那叫一個「弱不禁風」,就默默把想法給打消了。

清韻想了想道,「那碎玉應該不止一塊。」

若瑤郡主臉騰的一紅,拔高了聲音問道,「那不是你丟的啊?」

那她豈不是差點就做了回土匪,去搶人東西了?

清韻笑著搖頭,「我的碎玉很早就交給楚大少爺保管了,應該沒人能從他手裡奪走碎玉。」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

清韻歇了會兒,繼續練舞。

若瑤郡主也擅長跳舞,她對照畫軸,幫清韻指正。

在泠雪苑玩了一個時辰,若瑤郡主方才離開。

接下來幾天,來泠雪苑的人是一撥接一撥,清韻出嫁在即,得來給她送添妝埃

而且送添妝的人,比上一回她嫁給楚北做鎮南侯府楚大少奶奶時要多一倍不止,送的添妝也精緻昂貴的多。

只是清韻忙著練舞,還有跟著宮裡來人,忙的是腳不沾地,見了十幾撥人之後。清韻就把招呼那些來送添妝的大家閨秀的事拜託周梓婷了。

周梓婷是樂意至極,這些大家閨秀都出自世家望族,平常她就是想接觸都沒機會呢,和她們結識,對她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而清韻,隨著婚期越來越近,她是越來越不想嫁人了。

原本二夫人已經教過她宮規了。可是皇后怕二夫人教的不好。有些遺漏,到時候在後妃面前出醜,在出嫁前一天。還特地安排了個嬤嬤來,又把二夫人教的重新教了一遍。

清韻有基礎,學起來很快,本來

這也就算了。有了基礎,學起來很快。本來打算教一天的,結果不到一個上午就過關了,嬤嬤對她很滿意。

就在清韻大鬆一口氣,覺得可以送嬤嬤走的時候。嬤嬤從懷裡掏出來一本小冊子……

臉不紅心不跳的遞到清韻跟前。

書上三個大字是那麼的顯眼。

沒錯,就是春宮圖。

清韻當時就驚呆了,滿臉羞暈。那書在她手裡,就跟燙手山芋似地。恨不得丟的遠遠的才好,因為嬤嬤催她道,「三姑娘翻開看看。」

清韻,「……。」

「……我晚間再看,」清韻嗡了聲音道。

讓她當著外人的面興緻勃勃的看春宮圖,嫌她臉皮不夠厚是不是啊?

嬤嬤笑道,「來之前,我問過老夫人了,因為楚大少爺身上的毒沒解,有些該教的也沒教,皇后既然派奴婢來教姑娘規矩禮儀,這周公之禮自然不能落下,奴婢知道三姑娘皮薄,但是明兒就要出嫁了……。」

清韻聽得面紅耳赤,耳根子都紅的發亮,她覺得她今兒要不看,嬤嬤還不知道會說什麼。

看就看,她又不是沒看過。

清韻翻開手中的書,掃了一眼,又打算看第二頁,嬤嬤攔下她,「姑娘且慢。」

清韻瞥頭看著她,暴脾氣有些忍不住了,她也聽話的看了,還想怎麼樣啊?

嬤嬤沒想怎麼樣,只是她要給清韻詳細的講解一下。

清韻,「……。」

好吧,人家是一番好意,但是好意她心領了,能不教嗎?

嬤嬤很認真負責的把一本春宮圖講解完了。

清韻結結實實的長了回姿勢。

嬤嬤走後,清韻洗了把臉,才把臉上的紅暈給散去,丫鬟還以為她連日辛苦,累病了呢。

因為明天出嫁,這一天,清韻歇的很早。

泡了葯浴后,她就歇下了。

睡的很熟,但醒的也早,她醒來時,還能透過微開的窗柩看見天上的繁星。

天色還早,清韻努力繼續睡覺。

可是怎麼睡,都睡不著了,等她有了困意時,好了,天麻麻亮了,丫鬟們來拖她起床了,真是造孽埃

蔣媽媽拿了棉線來,要給清韻開臉。

想起上回棉線扯汗毛的痛,清韻連連搖頭道,「上回已經開過臉了,臉上沒有汗毛了。」

蔣媽媽笑道,「總會有一些的,上次姑娘疼的厲害,我實在不忍心,這一回姑娘是重上花轎,又是嫁進宮,剩下的不多了,還是去了吧。」

清韻一臉苦色,道,「給我杯茶喝總行吧?」

蔣媽媽搖頭,「不能喝茶。」

「我渴,」清韻眸光閃動,帶看渴求。

嫁過一次的人,知道坐在花轎里,沒有吃的,沒有喝的那種痛苦,尤其她現在就有些口渴了。

蔣媽媽知道清韻口渴,可是她不能心軟,口渴總比喝了茶水,在花轎里憋尿強,萬一憋不篆…蔣媽媽不敢想象。

「就這一天,忍忍就過去了,」蔣媽媽無奈道。

清韻兩眼一翻,拆台道,「上回,你也是這麼說的1

蔣媽媽瞬間啞然,她尷尬道,「上回是意外。」

清韻巴巴的望著她,道,「現在天氣這麼熱,讓我一天不喝水,我會中暑的1

清韻一臉認真神情,蔣媽媽笑道,「姑娘忘記了,您的嫁衣是冰綢做的,不會中暑的,還有宮裡的花轎。裡面據說放了幾塊冰玉,皇上和皇后還等著大皇子迎娶姑娘進宮拜堂呢,怎麼會讓姑娘暈倒呢?」

「……可我還是想喝茶,」清韻艱難的咽著口水道。

蔣媽媽拿清韻沒輒,讓丫鬟端一盞茶來,蔣媽媽接過,嘩啦一下。一盞茶去了一半。她只許清韻喝半盞茶。

要不是知道蔣媽媽是為了她好,清韻真忍不住要發飆了。

喝了茶,清韻認命的任由蔣媽媽幫她開臉。

剛開臉玩呢。二夫人就領著全福娘娘來給清韻梳頭了。

還是上回那全福娘娘,只是上回清韻見到她,是她給她行禮,這一回。是她給清韻見禮。

一邊梳頭,一邊唱梳頭歌。然後幫清韻穿上嫁衣,戴上鳳冠。

清韻長的原就極美,這麼一打扮,更顯得她眉清目秀。清麗勝仙,尤其是嫁衣比之前的要開放一些,露出小巧白皙的鎖骨。誘人至極,修長的頸脖。金鑲紅玉的耳墜輕輕晃蕩,著牡丹鳳凰的抹胸,雙峰傲人,露出一絲溝壑,嫣然一笑,碧波流轉間,奪魂攝魄。

不少人看著,都忍不住低呼,這容貌足矣稱的上是傾國傾城了。

全福娘娘嘖嘖驚嘆道,「我上回還說怕是難見到有三姑娘這麼美的嫁娘了,誰想今兒三姑娘竟是把自己給比下去了。」

清韻被誇的臉頰羞紅,更添了三分嬌媚。

這會兒時辰還早,全福娘娘扶著清韻坐在床上,等楚北用八抬大轎來接她。

就這麼一會兒,清韻就覺得脖子快沉不住了。

全福娘娘說了一通吉利話后,就和二夫人去了紫檀院。

屋子裡,留下蔣媽媽和丫鬟陪著她。

清韻見人走了,把鳳冠摘了下來,道,「對了,你們四個誰跟我進宮?」

青鶯就道,「姑娘,我們四個都是大丫鬟,但奴婢和喜鵲跟您最久,我們兩和蔣媽媽跟你進宮。」

清韻點頭,對丫鬟這樣安排表示沒有異議。

泠雪苑的丫鬟一直覺得能跟清韻進宮見見宮裡的繁華。

誰想到昨天嬤嬤走之前說,皇后說宮裡人多,不需要帶很多人進去伺候,帶兩個慣常使喚的就行了,幾個丫鬟可急壞了,生怕清韻把她們丟在府里,不要她們了。

急的那些丫鬟都哭了,驚動了蔣媽媽。

蔣媽媽嚇一跳,等問清楚,不由得笑道,「一個個的哭什麼,一般皇子成親,過不多久就會封王,搬出皇宮住,除了太子,哪有成親了還一直住在宮裡頭的皇子?等大皇子在宮外設立府邸,你們在過去伺候姑娘也不遲。」

綠兒急了,她道,「大皇子搬出宮,是不是就不能做太子了?」

她是希望清韻將來能母儀天下的。

蔣媽媽嗔瞪了綠兒一眼,道,「不得妄議朝政。」

綠兒吐舌頭。

蔣媽媽笑道,「皇后不讓姑娘帶這麼多丫鬟進宮,應該是大皇子很快會被封王,到時候搬來搬去的麻煩,再加上你們這些個丫鬟,平時懶散慣了,宮裡可不比府里,能隨便大吼大叫,想偷懶便偷懶的,我還真怕到時候你們進宮,會給姑娘惹出禍事來,不進宮正好,我也省心了。」

幾個丫鬟被小瞧了,老大不高興了,集體抗議道,「誰懶散了?」

蔣媽媽挨個的瞪過去,「沒偷懶,一個個還待在這裡做什麼?姑娘明兒就要出嫁了,東西都收拾完了?」

幾個丫鬟被訓斥的無話可說,默默的轉身幹活去了。

清韻坐在床上,她很期待,楚北封王,然後搬出皇宮祝

只是一般皇子封王,都在成親后,最快的是當今寧王,成親七天就搬出宮了,最慢的有在宮裡待一年的,大多數都是兩到六個月,不知道楚北封王是什麼時候,清韻希望越快越好。

另設府邸多爽啊,除了楚北,就屬她老大了,不過在她沒有懷身孕前,每隔三天,要進宮給皇后和太后請一次安,要是住在宮裡,那是****要晨昏定省的。

懷揣著期盼,清韻雙手交疊,緊緊等候來迎親的花轎。

等了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周梓婷她們來了,看著穿著嫁衣的清韻,眸底流露出羨慕來,嘴上誇讚道,「三表妹可真美。」

清韻臉微紅,她還沒有說話,就聽到陰陽怪氣的說話聲傳來,「當然美了,也不看看那鳳冠是誰賞的。」

聞聲,周梓婷幾個稍稍側身,然後轉頭,就瞧見沐清柔進屋來。

不但她來了,還帶著陽哥兒一起來的。

小小的陽哥兒,還是第一次來泠雪苑,看哪兒都好奇。

一雙眼睛漆黑如點墨,小唇不點而紅,模樣可愛,但是比記憶中的樣子好像消瘦了幾分。

沐清柔牽著陽哥兒上前,福身給清韻見禮。

清韻起身回了半禮。

沐清柔看著她,眸光在她的嫁衣裳打了兩個轉,笑道,「三姐姐,你出嫁兩回,一回比一回叫人驚艷,同樣是一府姐妹,又同樣嫁做皇子妃,你不會真狠心讓我將來帶著一臉的傷疤出嫁吧?」

清韻聽得好笑,她有什麼狠不下心的,她怎麼出嫁,她不關心好么。

她抬眸,就見到沐清柔似笑非笑,還帶了些威脅的眼神。

成親之日,最忌諱聽些不吉利的話了,那樣子好像清韻不答應,她就會詛咒清韻一般。

清韻低笑一聲,道,「五妹妹放心,雲貴妃不會讓你帶著傷疤給她和二皇子丟臉的。」

沐清柔臉色一變,氣的滿臉漲紅。

生氣之下,她忘記她還握著陽哥兒的手,疼的陽哥兒直叫。

她趕緊鬆了手。

陽哥兒就朝清韻跑了過去,清韻是坐著的。

他撲倒在清韻懷裡,狠狠的抓著清韻的嫁衣,罵道,「你是壞人!你把娘還給我1

說著,他還用力踢了清韻兩腳。

他用了力,清韻被踢的呲疼。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沐清柔把他拉開后,清韻發現被陽哥兒拽過的地方,有一大塊泥巴印,在艷麗的嫁衣上,是那麼的顯眼。

蔣媽媽見了,有些跳腳道,「怎麼把嫁衣給弄髒了,這可怎麼辦啊,結親隊伍馬上就要來了1

沐清柔眸光一亮,她抓著陽哥兒的手,不輕不重的拍了兩下,責怪他不應該玩泥巴,結果兩下一拍,陽哥兒嘴一撇,就要哭出來,她又趕緊哄他。

然後一臉歉意的望著清韻,「三姐姐,你別生氣,陽哥兒年紀小不懂事,你別和他置氣。」

她說的雲淡風輕,周梓婷幾個都望著她。

五妹妹這一招當真是狠,居然借陽哥兒的手來弄髒三妹妹的嫁衣,他年紀小,用的又是泥巴,三兩句話就推脫了。

可三表妹就慘了,穿髒的嫁衣出嫁,被人瞧見了,會淪為笑柄的。

可不穿,換別的嫁衣,那是有辱皇家顏面,也配不上皇后賞賜的鳳冠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