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三十五章 敬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敬茶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方才清韻把楚北轟出屋,他閑的無聊,就練了會兒劍,出了點汗。

要換做以往,他肯定要沐浴一番的。

可偏偏清韻嫌棄他身上有汗臭味,他下意識的聞了聞,他是習武之人,耳聰目明,但要論嗅覺,清韻甩他幾條街,見清韻偷笑,楚北就知道清韻是在耍她的。

他還偏就不沐浴了,要行使他做夫君的權利,要清韻伺候他洗漱更衣。

他當著一眾丫鬟的面提出來的,清韻也不好拒,在暗瞪了楚北好幾眼后,她拿衣服過來幫楚北穿了。

男子的衣裝和女子的大有不同,要簡單的多,很快就幫忙穿好了。

再就是刷牙,宮裡慣常用的都是竹鹽,楚北以前也一直用這個,清韻給他用的是則是牙膏,她總覺得竹鹽刷不幹凈,而且那鹹味她不喜歡。

對著牙膏和牙刷,楚北怔了幾秒,問清韻道,「這是什麼?」

清韻逮著機會了,昂著脖子道,「方才我長了回見識,我也讓你開闊下眼界。」

楚北,「……。」

看著清韻那一臉高傲模樣,楚北有些詞窮了,不過他總算明白為何清韻與他說話,總能聞到一股淡雅清新的薄荷香味,原來是這麼來的。

這味道,他喜歡。

他和用竹鹽刷牙一樣,用牙膏刷牙。

很快,就有了泡沫,楚北有些驚奇的望著清韻。

清韻就把牙膏解釋了一番,楚北刷牙過後。點頭道,「這個比竹鹽好。」

「那是當然了,不好我還不用呢。」清韻嗡了聲音道。

洗漱完,接下來就是束髮髻了。

好吧,清韻有些雀雀欲試,她對楚北那一頭順滑如綢緞的頭髮肖想已久了,只是平常不好意思碰,這回他要她伺候,是正中下懷埃

清韻雙眼泛光。青鶯和喜鵲兩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阻止好。

姑娘連自己的髮髻都搞不定,能幫大皇子束髮嗎?

以前在侯府的時候。姑娘閑的無聊時,要跟秋荷學梳髮髻,幾個丫鬟就成了試驗品,被折騰的有多慘。那斷了幾十根頭髮就是她們的眼淚埃

清韻迫不及待的拿起象牙梳。請楚北落座,正打算大顯身手呢,她打算把以前看的古裝劇里男主的驚艷造型在楚北身上試驗下,就憑楚北這張臉,就是乞丐裝,都能穿出別樣韻味來。

正想著挑誰的好,就被楚北一盆冰水從頭澆到腳了。

楚北不要她幫著梳髮髻,讓喜鵲來。

喜鵲屁顛屁顛的過去。要接清韻手裡的梳子,清韻捏的緊緊的。喜鵲又不敢搶。

望著楚北,清韻眯著眼睛道,「你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不要我來?」

「我怕你在我頭上搭鳥窩,」楚北聲音一如既往的醇厚。

清韻,「……。」

幾個丫鬟差點憋出內傷來,忍的辛苦。

清韻臉漲紅,她怒視著楚北道,「你這是在蔑視我1

「鳥窩也不是那麼好搭的,」楚北一本正經道。

這是在懷疑她連鳥窩都搭不好呢。

清韻一張臉漲的發紫了,正巧這時,一股食物清香飄來。

她呲了下牙,把象牙梳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然後就轉身走了。

也不等楚北束髮,餓極了的清韻,坐下來就用早膳了。

青鶯回頭看了一眼,然後默默的把象牙梳子拿起來,很快就幫楚北把頭髮束好了,然後帶上紫金冠,和他身上穿的著蟒的紫袍交相輝映,更添俊逸。

清韻又餓,對楚北還存了些蔑視她的氣,一頓早膳,她只吃飯,沒有吭半句話。

吃到一半的時候,就有嬤嬤過來催了,「大皇子、皇子妃,該去永寧宮給太后和皇上他們敬茶了。」

說著,她眸光落到楚北的額頭上,多看了兩眼。

知道清韻醫術高超,嬤嬤只是好奇大皇子怎麼撞青了額頭,卻沒有說要找太醫來看看的話,捨近求遠不說,問題是清韻的醫術甩太醫們幾條街呢。

可是嬤嬤看楚北額頭的時候,清韻就心底打鼓了,那額頭撞的不輕啊,長眼睛的都看的出來,一會兒有人問起來,誰知道楚北會怎麼回答,萬一他說是她踹的該怎麼辦?

他應該很愛惜自己的名聲吧?

新婚第二天,就被枕邊人踹,說出去多丟臉啊?

清韻篤定楚北不會說實話,放心的吃粥了。

然而,她太低估楚北了。

等他們吃完早膳,去永寧宮給太后和皇上他們敬茶的時候,還不等他們請安,皇后就看見楚北額頭上的傷了,當即問道,「怎麼傷了額頭?」

楚北就望向清韻了,「她踹的。」

清韻,「……。」

她扭頭狠狠的看著楚北,他是故意把她往風口浪尖上推!

皇上眉頭皺了下,望著清韻道,「為何要踹宸兒?」

清韻羞紅了臉,低頭不語。

跟著來伺候的青鶯,一雙眼睛都瞪圓了,她沒想到大皇子額頭上的傷是清韻踹的。

清韻不說話,皇后就望向楚北了,「你惹清韻不高興了?」

楚北很無辜,「沒有。」

雲貴妃坐在一旁,看著楚北,又望著清韻,心底好奇著呢。

大皇子還是楚大少爺的時候,就當眾揚言,此生有沐三姑娘足矣,絕不納妾,還以這個理由,不願意迎娶周二姑娘,兩人又是新婚燕爾,大皇子居然不幫沐三姑娘遮掩,就讓她被皇上逼問,這也太奇怪了些吧?

見清韻遲遲不回答,她就忍不住催道。「大皇子妃,皇上在問你話呢,瞧你這滿臉羞紅。倒像是不好意思回答?」

清韻輕點了下頭,雲貴妃愕然,還叫她猜准了,真是不好意思回答呢?

皇上見了一笑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直說無妨。」

清韻輕抬了下頭,復又低下了。道,「清韻前幾日看過一本書,上面說過一句話。說打是親,罵是愛,愛到深處用腳踹,新婚第二天。要踹夫君一腳。以後夫君就會寵愛自己一輩子,因為有些緊張,所以踹的力道大了些,撞在了牆上……。」

清韻只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夫妻之間的事,只要跟恩愛有關,都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她還有些忐忑,怕這個理由不能矇混過去。

她抬眸。見到皇上凌亂的神情,皇后無奈搖頭。雲貴妃的無語,還有太后……

太后的神情就不一般了,她呢喃了一句,「打是親,罵是愛,愛到深處用腳踹?」

清韻連連點頭,道,「清韻覺得這句話還是有些道理的,就像棍棒之下出孝子,父親呵斥甚至杖責兒女,還不是存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思,別人家的孩子,哪怕知道他做錯了,也鮮少有說什麼的,自家夫君,踹一兩腳不妨事,別人家的夫君,離的一丈遠都嫌不夠。」

皇上聽得點頭,表示說的確有道理。

太后也笑了,道,「這話聽著倒是挺溜,想必在宮外流傳已久了。」

聽太后這麼說,清韻就知道,她過關了。

她扭頭,朝楚北投去一記你想我難堪是做夢的眼神。

楚北見了,眸底一抹笑濃郁的化不開,這一首信口拈來,還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本事,她都是跟誰學的?

沒事了,清韻就放心了。

然而,她沒有想到,這番話會被傳遍整個皇宮,傳到宮外,甚至傳遍整個大錦。

從她之後,新婚第二天,腳踹夫君會成為一種婚嫁習俗。

有些夫君不被踹,還不高興,覺得新娘不夠愛他……

這是清韻始料未及的。

這事告一段落,那邊嬤嬤端著托盤過來。

托盤上赫然一方元帕。

太后望著皇上道,「原本明兒是打算帶著大皇子和皇子妃祭祖的,祈求列祖列宗保佑我皇家子嗣綿延,最好是能一舉得男,為我們蕭家生下第二十七代子孫,如今他們兩個新婚之夜沒有圓房,祭祖一事還是延後吧。」

皇上眉頭皺了下,道,「祭祖一事已經定下,豈能貿然更改?」

說完,他望向楚北了,道,「怎麼沒有圓房?」

被皇上這麼直接了當的問,再厚的臉皮也架不住啊,清韻臉騰的一紅,紅似丹霞。

皇上都說了,明天祭祖。

可太后的意思是祭祖一定要在圓房之後。

說白了,明天之前,她和楚北要圓房啊!

她低頭不語。

楚北向皇上解釋道,「雖然太醫們說兒臣體內的毒已經清除的差不多了,並不妨事,但兒臣已經將清韻迎娶進門,並不急於這十天半個月,想等體內毒素全部清除了再……不過明天祭祖,今晚圓房也不遲。」

楚北說的坦然,但是心底的憋屈,誰又知道呢?

要不是清韻睡的熟,種草莓都沒反應,他怎麼可能不圓房?

楚北表態了,清韻不說話,此事也揭過去了。

接下來,總算忙正事了,敬茶。

先敬太后。

和尋常人家差不多,敬茶,然後送上小輩對長輩的一番心意。

看著清韻送上的一白玉瓶,太后多看了一眼,問道,「這是什麼?」

清韻便道,「這是清韻為太后調製的養身丸,除了能靜心凝神之外,還有美顏養容的效果,尤其是對頭髮,有奇效。」

咋聽養身丸三個字,雲貴妃還有些嗤之以鼻。

太后什麼養身丸沒有吃過,需要她送,可是聽說美顏養容,她就有些側目了,再聽對頭髮好,她就忍不住問道,「怎麼個奇效法?」

清韻就等人問了,她道,「有烏髮之效,服用幾個月,頭髮就會由白變黑,****服用,不僅能消除百病,到了百歲人瑞的年紀,頭髮都如同及笄少女。」

這藥丸,清韻是費盡了心思。

沒辦法,她答應江老太爺的事,得說到做到埃

要想解除太后和皇上的矛盾,首先,她就得博得太后的歡心。

女人,其實很好哄的,因為她們都注重容貌。

吃人家的嘴軟,太后要想白髮變青絲,就不能對她動殺念啊,殺了她,可就沒有第二個人能幫她保持頭髮烏黑濃郁了。

就連她說的話,都思量了許久。

貿然送上烏髮丸,萬一被人挑撥,說她覺得太后老了,白髮蒼蒼,沒得惹怒太后,說是養生丸就好多了。

因為沒病也要養身埃

果然,聽清韻說養生丸不僅有養生,還有烏髮之效,太后就笑了,「當真這麼神奇,不會是向像那些貢品一般,吹的天花亂墜,最終不過是空歡喜一場吧?」

清韻就道,「太后若是不信,就把這瓶藥丸服下,到時候如果頭髮沒有變黑,太后怎麼罰清韻,清韻都甘願認罰。」

太后笑一聲。

一旁伺候的季嬤嬤就結果清韻送的藥瓶子。

清韻多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季嬤嬤的走路姿勢有些不自然,清韻眸光動了下。

收了小輩的禮,就輪到太后賞賜清韻了。

她賞賜清韻的是一隻金簪。

簪子很漂亮,上面寶石璀璨生輝,不是凡品。

清韻雙手接過賞賜,然後丫鬟扶著她起身。

再就輪到她給皇上和皇后敬茶了。

清韻送的也是藥丸,送給皇上的是養神丸,送給皇后的則是養心丸。

皇后賞賜清韻一隻上等羊脂玉鐲,雕刻精緻,端莊大氣,看到那玉鐲,太后眸光動了下。

只聽皇后幫清韻戴上玉鐲,笑道,「這玉鐲是母后第一次進宮,先皇賞賜給母后的,母后今兒將它轉送給你,希望先皇能庇佑你和宸兒。」

皇后說完,玉鐲已經戴在她手上了,清韻有些惶恐,「母后,先皇賞賜的玉鐲,意義非凡,清韻不能收。」

皇后緊握了下清韻的手。

那玉鐲是先皇賞的,卻是太后的東西,太后和先皇打賭輸過,見到她時,就要太后給他一玉鐲,太后就把常戴在手腕的玉鐲給了先皇,這玉鐲據說太后戴了六年,是心愛之物。

那玉鐲象徵著先皇和太后初次見皇后時,對她的認可。

認可皇后做他們的兒媳婦。

皇后將它轉送給清韻,是希望太后見到玉鐲時,能對清韻好些,算是皇后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皇后賞賜了意義非凡的玉鐲,然而皇上什麼都沒有送。

他笑道,「今兒會有貢品送進宮來,不論送什麼來,朕都將它賞賜與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