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天漸破曉,雲霧朦朧,如同輕紗籠罩著金碧輝煌的皇宮。

本該熟睡的時辰,清韻卻早早的就醒了。

她睡的太久,實在睡不著了。

她被楚北抱在懷中,想掙扎著起來,卻又怕驚醒了他。

她微微抬頭,就見到楚北精緻的下顎,唇若朱丹,鼻樑高挺,雙眼闔緊,睫毛修長的叫人妒忌,還有眉毛……

無一處不精緻,她想雞蛋裡挑骨頭都找不到瑕疵。

真是得天獨厚,上天的寵兒埃

想到這樣風姿卓絕的男子是她的夫君,清韻心底就像是抹了蜜一般,甜的膩人。

她忍不住伸手,摸著楚北好看的眉毛。

摸了一遍又一遍。

還有耳垂,輕輕的揉捏著來打發時間。

想到楚北說她肉香,清韻眸光閃了閃,嘴角一抹笑,燦若朝霞。

她湊上去,狠狠的嗅著,只嗅到一股淡淡的葯香,像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一般。

因為中毒,楚北服用了六年的葯,受了多少折磨和痛苦,要不是他心性堅韌,換做常人,早忍不住了。

拋開這些想法,清韻輕喚了楚北一聲。

聲音很輕,就像是在楚北的耳畔呢喃,溫柔的像是湖畔扶柳清風。

見楚北沒有動靜,清韻膽子就大了,她伸手掀開楚北的衣襟,露出雪白而強健的胸膛。

挑了塊好位置,清韻又看了楚北一眼,確定他睡的熟,清韻狠狠的啃了上去。

起先,她沒敢用大力氣,怕把楚北給啃醒了,可是不用力,好不容易吸出來的草莓又消退了。

清韻那個火大,在心底罵了楚北兩句皮厚,然後就開始琢磨了。

楚北是習武之人。他對疼痛的承受力是她的百倍不止。

用一般的力道,肯定沒法留下印記,只能下狠口。

打定主意,清韻就用力吸了。

種完一顆草莓。接著挑地方趕緊種第二顆。

很快,就種了七八顆草莓了。

就在她準備種第九顆的時候,她嘴剛剛碰到楚北,就聽腦袋上有說話聲傳來,「背上要不要也種兩顆?」

清韻腦袋有一瞬間當機。

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被楚北欺身壓住了。

清韻一張臉,紅的跟天邊一縷朝霞一般,尤其楚北的眼神清明,沒有才睡醒的慵懶,顯然是醒了很久了,她問道,「你什麼時候醒的?」

楚北沒有回她,只是抬手摸著清韻的如煙柳眉。

很顯然,在清韻摸他眉毛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

他裝睡裝到現在!

「方才我喊你。你為什麼不應我?」清韻推攘著楚北,臉微微紅。

她不是很喜歡這個姿勢聊天,總覺得很危險,而且說話都沒什麼氣勢。

楚北摸著清韻的耳垂,低笑一聲。

他裝睡,就是想看看清韻睡不著時會做些什麼,他沒想到,她居然偷偷摸摸的種草莓,也太記仇了些吧?

她以為偷偷摸摸的,他就不會發現了?

習武之人。若是連這點警惕都沒有,還談什麼習武?

他俯身而下,噙住清韻的唇瓣,一通親吻。

清韻有些怕了。在楚北親她脖子的時候,清韻趕緊推開他,道,「別……。」

楚北望著她,摸著她嬌嫩唇瓣,道。「一大清早就撩撥我,現在說別,不晚嗎?」

清韻臉燥紅,眼神躲閃,有些心虛道,「誰撩撥你了,我只是以牙還牙罷了,一會兒就要起床了,今兒要祭天和祭祖呢,你別害我出醜。」

聽清韻這麼說,楚北狠狠的捏了下清韻的鼻子,道,「我看你就是晾准了我今兒不敢把你怎麼樣,才敢這樣胡作非為。」

被楚北猜中心思,清韻也不辯駁,確實如楚北猜的那樣,她就是晾准了今兒怎麼種草莓,楚北都不敢再碰她,她才敢這麼做,做人識時務很重要。

楚北奈何她不得,他狠狠的在清韻唇瓣上應下一吻,撂下狠話道,「等祭天、祭祖回來,我再好好收拾你。」

說完,楚北就起了身,徑直朝屏風走去。

很快,就聽見了嘩嘩水聲傳來。

清韻輕呲牙,說的好像她不胡作非為,他就會饒過她似地。

她稍稍起身,望向窗外,只見天際,霞光旖旎,燦若錦繡。

她有些驚訝,她還以為只是過了一會兒,沒想到過去這麼久了,至少有一刻鐘了。

好一會兒,楚北才用冷水把渾身的浴火熄滅。

他走出來,看見清韻一臉無辜的神情,還有微露的****,剛熄滅的浴火好像又有了騰起之勢。

他定了定神,沒有朝清韻走去,而是走向小榻,拿起小几上的書,看起來。

清韻看著,既無語,又慚愧,明明過目不忘就佔盡了優勢,再加上勤奮刻苦,還讓不讓旁人活了?

要換做她也是皇子,有這樣的皇兄,她估計也特別的想弄死他。

清韻仰躺在床上,看著錦繡紗帳走神。

過了沒多久,就有丫鬟推門進來了。

除了青鶯和喜鵲外,還有丁香和百合。

看到楚北在看書,清韻躺在床上發獃,幾個丫鬟俱是一怔,她們還以為清韻和楚北都睡著呢,沒想到都起床了。

主子醒了,丫鬟還睡著,沒來伺候是罪埃

丁香和百合有些害怕被責罰,但是兩丫鬟聰慧,什麼都沒說。

青鶯和喜鵲朝床榻走去,道,「皇子妃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清韻掀開被子,就要下床道,「睡太久了,睡不著了。」

丫鬟趕緊把銅盆放下,過來幫清韻更衣。

因為今兒要祭天、祭祖,整個上午都暴晒在烈日下,所以喜鵲早早的把清韻的冰綢衣裳給洗了,穿在身上,好歹涼快些。

鑒於身上太多的紅草莓,清韻沒好意思讓丫鬟看。拿了衣裳去屏風后更換了。

出來時,見青鶯捧著托盤,上面擺著一件華貴到叫人咋舌的衣裳,她挑了下眉頭。道,「我什麼時候有這件衣裳的?」

青鶯忙道,「這是皇上昨兒賞賜給皇子妃的貢品,孫公公特地叮囑,因為御膳房會錯了皇上的意。給姑娘送了兩大缸子醋和醬油來,有辱皇上名聲,所以讓皇子妃今兒就穿皇上賞賜的衣裳去祭天。」

孫公公特地叮囑的話,有很大程度就是皇上的意思。

清韻不明白,皇上為什麼要她穿這麼一件招認羨慕妒忌恨的衣裳去祭祖,她不喜歡高調埃

可是又不好不穿,萬一皇上以為孫公公沒把話傳到,罰了孫公公怎麼辦?

喜鵲拿起衣裳要幫清韻穿上。

等離近了,清韻鼻尖一動,嗅到一股淡薄清香。

好像是衣裳發出來的?

清韻拿過衣裳。多嗅了幾下。

那邊,楚北瞧見了,問道,「怎麼了?」

清韻望著他道,「這衣裳上有一種特別的清香,若有似無,很是好聞。」

「有毒?」楚北問道。

清韻愕然,搖頭道,「這是皇上賞賜的貢品衣裳,怎麼可能有毒呢?」

況且大家都知道她醫術高超。給她下毒根本是白瞎,寧太妃就是前車之鑒,誰還敢給她下毒啊?

「沒毒,那你就穿吧。」楚北笑道。

清韻看著手中衣裳,眼角還是有些跳,太奢華了,不是她風格埃

很快,喜鵲就幫她把衣服穿上了。

等穿上后,青鶯就驚艷道。「這身衣裳穿在皇子妃身上,好像比嫁衣還要美上三分,又不大不小正合適,就像是給皇子妃量身定製的一般。」

楚北坐在小榻上,那雙深眸也流露出一抹驚艷之色,眼眸如黑曜石般褶褶生輝。

他就怔怔的看著清韻,半晌沒有挪開眼睛。

那是一身華貴到無與倫比的衣裳,穿在清韻身上,襛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似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華貴大氣中還帶了三分嫵媚,美到令人窒息。

清韻轉身欲看銅鏡,卻瞄到楚北驚艷的眼神,她就在這衣裳有多美了。

直覺告訴她,這身衣裳不簡單,只怕跟她今天要獻的舞有關。

她倒是想瞧瞧,皇上這麼煞費苦心的讓她獻舞,到底目的何在。

為了能配合的上這身華貴衣裳,清韻的髮髻和頭飾,也讓幾個丫鬟煞費了一番苦心。

平常清韻穿著偏於素雅,戴的頭飾也多是玉簪,今兒破天荒戴了一整套金頭飾。

戴完發簪,她望向楚北,問道,「頭飾和髮髻,配得上衣裳嗎?」

楚北搖頭,道,「不配。」

不配?

清韻兩眼一翻,要不是從銅鏡中看到他眸中驚艷,她估計真的就相信了。

她站起身來,看著銅鏡道,「我覺得很好了。」

幾個丫鬟在一旁連連點頭。

只是點了兩下,楚北眸光一掃,幾個丫鬟又改搖頭了。

等清韻望向她們的時候,幾個丫鬟乾脆把頭低下了。

楚北皺眉道,「我覺得戴玉簪更好。」

戴玉簪更好?

清韻轉身看著楚北,她第一次懷疑楚北審美有問題,衣裳華貴,玉簪清雅,明顯不配啊,他還說很美,這不是要她被人笑話不會梳妝打扮嗎?

很快,清韻就知道楚北要她重新換個髮髻的原因了。

這廝吃醋了。

要不是這衣裳是皇上賞賜她,孫公公又叮囑她一定要穿的,她敢打賭楚北恨不得把她衣裳給扒拉下來。

她忍不住笑道,「我再美,也不及夫君一半埃」

一句話,成功讓楚北的臉黑了。

PS:還有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