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四十三章 節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 節制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寧太妃苦心相勸,太后聽在耳里,眼神晦暗難測。

她說的口乾舌燥,但是太后一個字卻一個字也沒有說。

寧太妃有些摸不透太后的想法了,她總覺得自打京都流言說大皇子出事的消息后,皇上將江老太爺官府原職,並扶持二皇子后,太后扶持安郡王的心就沒有以前那般堅定不移了。

寧太妃覺得太后的鬆動,和雲貴妃脫不了干係。

太后厭惡皇后,可以用深惡痛絕來形容,這麼多年絲毫沒有動搖過,她很確定,連帶著皇后所出大皇子,太后也是諸多不滿。

但是對二皇子,太后雖然不像疼愛安郡王那樣,卻也是寵溺有加。

大錦朝交到二皇子手裡,太後會睜一隻閉一眼的。

更何況,母子之情,是怎麼也斬不斷的!

太后根本捨不得讓皇上禪位!

寧太妃坐在那裡,她頭微微低著,沒人看見她眸光有多麼的陰狠毒辣。

這時候,太后擺手道,「你先回去吧。」

在太後面前,寧太妃從來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她從不違逆太后,這是她能數十年如一日得太后寵信的原因。

太后讓她走,她沒有絲毫猶豫,便站了起來,福身告退。

寧太妃走後,太后保持一個坐姿許久。

季嬤嬤端了茶水過來,道,「太后,您先喝杯茶吧。」

太后擺手,季嬤嬤就講茶盞放下了。

季嬤嬤望著太后道,「太后,老奴有兩句心裡話想說。」

太后輕抬了下眼皮,看了季嬤嬤一眼。道,「說吧。」

季嬤嬤這才道,「太后,奴婢跟在你身邊幾十年,皇上是奴婢看著長大的,他給過您兩回聖旨了,可見他對皇位並不在意。您就是讓他現在禪位給郡王爺。皇上保准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就給郡王爺騰位置了,可皇上不當皇上了。這江山的重任郡王爺和國公爺真的扛的起嗎?」

太后聽著,眼神黯淡了兩分,道,「繼續說。」

季嬤嬤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她道,「太后。其實不用奴婢說,您心底很清楚,這麼多年,如果不是皇上平衡朝局。國公爺手裡的兵權早就被鎮南侯和獻老王爺給吞併了,一旦皇上撒手不管了,以鎮南侯的性子。他豈會容忍興國公處處壓著他,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埃」

季嬤嬤知道。太后希望皇上把朝局平衡了,不留後患的交到安郡王手裡。

可世上之事,豈能盡如人願?

更何況興國公也不是那麼大度的人,一旦手握重兵,他一定會對鎮南侯府趕盡殺絕的。

鎮南侯為了保命,也絕對不允許安郡王登上帝王之位埃

皇上做到這份上,已經很不容易了,若不是皇上重情重義,對皇位並不看重,安郡王就是有一百條命也化成一杯黃土了。

這些話,季嬤嬤一直放在心底,沒有說出來,今兒實在是忍不住,不吐不快了。

她怕啊,萬一太后真的昏了頭,聽了寧太妃的勸告,將皇上禪位聖旨昭告天下,那可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現在大錦朝好歹也算得上是太平盛世,這一道聖旨,誰又知道大錦朝會亂多少年,便是亡國都有可能。

聽著季嬤嬤的話,太后苦澀一笑,「你說的,我何嘗不知道,要是禪位的聖旨那麼容易下,哀家何至於等到今日?」

她要的不多,她只是想給九泉之下的皇兒一個交代,讓他能死的瞑目。

是那個女人,迷惑的皇上不念手足之情,也不念母子之情!

讓她眼睜睜的看著大錦江山落到他們母子手中,她就是死了,也死不瞑目!

太后眼神駭人,季嬤嬤就知道她那一番話是白說了。

不過她確定太后不會意氣用事,也就放心了,至於生氣,這麼多年,季嬤嬤早習以為常了。

只是大皇子妃獻舞,獻出鳳凰異象來,鎮南侯他們肯定會乘機大做文章,奏請皇上立大皇子為太子……

萬一皇上真下旨了,季嬤嬤都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

想著,季嬤嬤也犯愁了,忍不住在心底一嘆。

這一夜,不少人都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慧凈大師預言,再加上鳳凰異象,大皇子妃將來是皇后無疑,那大皇子必定是將來的皇上埃

他們這些扶持安郡王的人,是大皇子的敵人埃

一朝天子一朝臣,將來大皇子做了皇上,他們還能有好下場?

只怕被貶官都是輕的,就怕滿門抄斬,屍骨無存埃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好幾位大臣都夢到大皇子登基,然後派人來抄家滅門的慘狀,嚇的在夢裡驚叫連連,渾身冷汗直冒。

這些大臣夜不能寐,是嚇的。

清韻也差不多一宿沒睡,不是她是累的。

她很後悔嫁人,尤其嫁一個不知節制的習武之人,體力好的她都牙痒痒,要了一回又一回,就跟八百年沒有吃過肉一般……

她能說幾回之後,她實在扛不住了,偷偷的乘某人不注意,一根銀針紮下去直接把人扎暈了,拖著疲憊的身子,打掃了戰場,然後才睡下嗎?

只是不到一個時辰,天就亮了。

睡的正香呢,就被丫鬟給喊醒了,那叫一個不爽。

不過時辰也的確是不早了,今兒還要回門呢,不能回去晚了,況且還是清韻提醒丫鬟喊她早起的。

丫鬟是奉命行事,只是把清韻喊醒,那一瞬間帶著慵懶和憤怒的眸光,看的丫鬟背脊都發涼。

丫鬟想退縮的,不過還是忍了,她們就是拖也要把皇子妃拖起來啊,這會兒大皇子是還睡著。要是醒著,知道皇子妃把一雙腳搭在他胸口上,還不知道有多生氣呢。

丫鬟指了指清韻的腳,清韻後知後覺,臉紅了,麻溜的把腳給收了回來。

然後慶幸楚北還睡著,再然後。她猛然驚醒。嘴角就開始亂抽了。

她趕緊爬起來,把楚北肩膀上扎著的銀針給取下來。

青鶯和喜鵲兩個瞧著,眼睛都睜得有銅鈴那麼大。「皇子妃,你……。」

清韻輕咳一聲,道,「他晚上睡不著。我幫他治療失眠的,別大驚小怪。」

丫鬟互望一眼。哪裡是她們大驚小怪,分明就是皇子妃方才自己嚇著了,可千萬別把大皇子給扎出個好歹來才好埃

況且,她們跟在皇子妃身邊這麼久。她說話時假咳,不是心虛,就是撒謊埃

喜鵲同情的看了楚北一眼。然後道,「大皇子也該起床了。」

清韻趕緊道。「讓他多睡一會兒,等我起了,再喊他起來。」

說著,她麻溜的下床來。

她本來想站穩的,只是腳下一軟,要不是丫鬟扶著她,她都能摔了。

清韻又羞又惱,要不是丫鬟在,她絕對忍不住在給楚北扎兩針。

她昨晚睡覺前還抹了葯,要是不抹葯,她估計要歇到中午才能下床走路!

丫鬟只當清韻是太心急了,沒有多想,忙說時間還來得及,然後伺候她穿衣洗漱。

等收拾完了,清韻忙把丫鬟支開,然後才走到床邊,喊楚北起來。

喊了好幾聲,楚北都沒動靜,清韻就伸手捏他鼻子了。

呼吸不暢,楚北眉頭一皺,手一抬,就把清韻捏著他鼻子的手給抓緊了,他用力很大,疼的清韻只叫,「疼,疼……。」

睡的沉,楚北還以為有人要殺他,要不是聽到熟悉的聲音,他估計直接賞清韻一腳了。

他醒過來,趕緊鬆了手,道,「這麼早,你怎麼起了?」

「早?」清韻聽得兩眼一翻,伸手指了指窗外。

窗外,太陽都老高了,說曬屁股都可以了。

楚北眉頭一皺,他還沒有起來這麼晚過呢,不論他睡的多晚,差不多到那時候就會醒,今天怎麼睡的這麼沉?

他細細一思量,眼睛就凝了起來,他鳳眼眯緊,瞥了清韻道,「是你把我扎暈的?」

「沒,沒有1

清韻下意識的否認。

楚北指著自己的褻褲道,「褲子都穿反了,還說不是你。」

他不說,清韻還真沒發現呢,被楚北逮著了,清韻就不否認了,道,「是我扎暈的怎麼了,我那是自衛1

果然是她,楚北不悅道,「以後床上不許放銀針。」

他知道清韻習慣隨身帶銀針,就是睡覺,銀針也會塞在枕頭或者被子下,幾乎就是伸手就能拿到。

他就不明白她這樣的習慣,銀針在她手裡只是救命用的,又不能當做暗器用,有必要放在床上嗎?

楚北說他的,清韻根本就沒打算聽,非但不聽,她還給楚北來了一個不許,「以後不許沒有節制1

楚北眉頭皺隴,「已經很有節制了。」

清韻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他的有節制都要她半條命了,要是沒有節制,她的小命還在?

清韻騰起一股濃濃的無力感,簡直和他說不通了。

雖然屋子裡沒有外人,可和他說這些,還是有些難以啟齒。

楚北看著她,道,「有話就直說。」

清韻委婉道,「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楚北聽著,回道,「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窮極你妹啊!

「我的意思還是讓你節制點啊,不是跟你吟詩作對啊1清韻憋不住了,磨牙道。

她以為楚北沒懂她的意思,可是楚北怎麼會不懂呢,他斂眉道,「不努力,怎麼生兒子?」

清韻,「……。」

ps:有二更哈,比較晚,親們明早看。。。。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