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四十六章 誤殺(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 誤殺(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很不湊巧,她手才碰到珠簾,馬車忽然一晃蕩。`

好么,又跌回楚北懷裡了。

還好巧不巧的一手摁在了楚北某處,疼的他倒抽了一口氣。

清韻滿臉通紅,心底恨衛風恨的是牙根痒痒。

衛風不知道,他正坐在車轅上,看著前面被圍的里三圈外三圈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馬車內,聽到楚北呲疼,清韻趕緊從他身上爬起來坐正了,掀開車簾,問道,「出什麼事了?」

衛風下了馬車,站在地上,聽清韻問話,忙回道,「前面有人在打架,把路給堵了。」

清韻往前望,她沒瞧見是誰打架,倒瞧見了周大夫。

周大夫見到清韻,趕緊過來,給清韻和楚北請安。

青鶯和喜鵲從馬車裡下來了,見到周大夫過來,好奇的青鶯問道,「周大夫,我記得你鋪子就在前面,你可知道前面出什麼事了,竟然有人當街打架?」

周大夫輕嘆一聲,道,「前面是孫家綢緞鋪婆媳三個在打架,孫家綢緞莊不大,做的也是尋常布料生意,往常都是孫家老大在打理,最近半年,鋪子虧損太多,孫老爺就覺得孫家老大不善經營,有意讓老二管鋪子,這不,前些時候,讓孫家老大進貨時,孫老爺讓他把老二也一併帶去,誰想孫家老大竟然死在了外面,孫家老二帶了副棺材回來,說是孫家老大在外做生意,流連青樓酒肆,碰到當地兩個權貴少爺打架,不小心受了牽連一頭撞在了柱子上,給撞死了。`」

「這些天,孫家老大的喪事辦完了,孫家就兩個兒子,老大死了,生意自然而然就交給老二管了。可是孫家老大媳婦不滿了,她說是孫家老二害死了老大,為的就是圖謀綢緞莊,偏生孫家老夫人又是個偏心的。最是寵溺老大家生的大孫子,那就是老夫人的命根子,誰要是讓她大孫子少一根汗毛,孫家老夫人都能去跟她拚命,現在綢緞莊歸老二媳婦管。老大媳婦再不能更以前那樣,隨便從鋪子上拿銀子買東西了,就帶著孫老夫人的寶貝疙瘩大孫子去孫家老夫人面前訴苦,孫老夫人也是昏了頭,覺得誰受委屈都行,就是她大孫子不行,這不就衝到鋪子,訓斥老二媳婦,前面雖說是婆媳三個在打架,其實就是孫家老夫人和孫家老大媳婦打老二媳婦一個人……。「

青鶯聽著。問道,「那孫家老二呢,孫家老大真的是他殺的?」

周大夫搖頭道,「孫家兩兄弟是我看著長大的,孫家老二為人實在,殺兄之事他決計做不出來,前兩日,他還要為他大哥之死討公道,知道我認得皇子妃,他還來求我幫忙。我給他出了個主意,昨兒他還來跟我道謝,說他大哥被誤殺的事有眉目了,殺兄之人除了殺了他大哥之外。`還殺了另外一個權貴子弟,好巧不巧是安懷侯府二太太的娘家侄兒,現在已經被判了死刑,如今這案子已經上交刑部,擇日再審,秋後問斬是跑不了的。」

青鶯聽著。連連點頭。

她最討厭流連青樓酒肆的男子了,還為了爭奪青樓女子大打出手,甚至鬧出人命來,這樣的敗家子,死不足惜。

前面道路被堵,巡城官過來通道,很快,看熱鬧的人群就散了。

知道清韻今兒回門,路通了之後,周大夫趕緊退到一旁,讓馬車離開。

坐回馬車裡,清韻失笑道,「孫家老夫人也是為了大孫子逼迫老二呢,為的也是家產。」

和太后逼迫皇上,簡直如出一轍。

只是一個小小綢緞鋪,如何跟大錦江山相提並論。

楚北聽得出清韻的弦外之音,他斜了清韻道,「有些事,不可妄自猜測。」

清韻輕撅了下嘴,「我知道。」

她怎麼敢跟孫家老夫人和孫家老大媳婦那樣,隨隨便便就懷疑孫家老大是孫家老二殺的呢。

況且皇上根本不想做皇帝,他殺太子有毛病埃

晃晃腦袋,清韻把這個想法給拋開。

馬車咕咕朝前,很快就看到侯府的城牆了。

又往前行了會兒,就到侯府門前了。

楚北下了馬車后,然後扶清韻下來。

兩人邁步上台階,正巧見到侯爺送趙院使出門。

見到楚北和清韻,趙院使趕緊福身見禮。

有外人在,侯爺也給楚北行君臣之禮。

楚北輕點了下頭,清韻則看在趙院使身側的中年男子,有些挑眉。

那男子不是昨兒她和楚北去看王府時,在寧王府跟前大著膽子將送出去的請帖搶了回來的中年男子嗎?

沒想到他家老爺竟然是趙院使。

趙院使請了安之後,便告退了。

清韻看著他們離開,然後給侯爺請安,喊了一聲父親,然後問道,「父親,趙院使怎麼來了,府上有誰病了嗎?」

侯爺笑道,「府上一切安好,趙院使來侯府,是有事托我幫忙,他侄孫兒不小心誤殺了人,被判了死刑,要送京再審,知道我在刑部那裡有幾分薄面,所以來求我幫忙。」

一般死刑案件,都會上交刑部再審,怕的就是有冤案錯案的生。

清韻一聽,就知道和方才街上聽到的案子是同一件,因為死刑案件,並不多,難有巧合。

她就把事情跟侯爺說了,她覺得沒必要為了一個酒色之徒和安懷侯府結怨。

侯爺還不知道趙院使的侄孫兒誤殺之人是安懷侯府二太太的娘家侄兒,他斂眉不語。

邁步進侯府,朝紫檀院走去。

侯爺走在前面,清韻和楚北落後兩步。

他們饒過屏風時,就聽老夫人道,「趙院使侄孫兒的事,你能幫的上忙就盡量幫吧,就當是幫你父親還一份救命之恩。」

清韻聽得腳步輕滯,她瞥頭看著楚北。

楚北失笑,她不想侯爺救一個酒色之徒,卻沒想到人家對侯府有恩。

清韻站著沒動,屋內,侯爺道,「事情沒那麼簡單,趙院使的侄孫兒誤殺的是安懷侯府二太太的娘家侄兒,我原想能免了他死刑,判個流放千里,只怕流放都沒那個容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