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兩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出嫁那天,沐清柔借陽哥兒之手弄髒她的嫁衣,清韻對她的怒氣就忍無可忍了。△,x.

加上那天,綠兒無意中發現大夫人從後門溜進侯府,還說讓她淪為整個京都的笑柄,顯然這事她們母子三人都知道。

侯府顧忌沐清柔是將來的二皇子妃,她做什麼,侯府都忍讓三分。

清韻不想讓侯府太難堪,但是這口氣不報,她做不到,只能暫時拿大夫人開刀了。

她都已經被休了,還不知道長進點,連她都奈何不了她,她以為她女兒就可以?

看來忠義伯府對她太好了,好的她還有閑工夫來算計她。

清韻就找了暗衛,她就說了一句話,讓大夫人在忠義伯府待不下去。

這事說著簡單,但是做起來不容易呢,畢竟沐清柔是將來的二皇子妃,忠義伯府被貶了,還指望恢復侯爵呢,大夫人過的那麼滋潤,明顯是忠義伯府巴著她。

卻沒想到,昨兒吩咐的,今兒就看到效果了。

這辦事效率杠杠的埃

不過,這事說來也是湊巧。

暗衛得了吩咐后,就去了忠義伯府,就非禮勿視了。

忠義伯府大少爺和一個模樣嫵媚的女子勾勾搭搭,眉來眼去。

暗衛當時就不忍直視了,覺得王大少爺腦子有病,和自己的通房小妾不在房間里你儂我儂,卻在炎炎烈日,跑外面來勾搭。都不嫌熱嗎?

暗衛是帶著任務來的,當下沒有理會,就走了。

結果在忠義伯府轉了一圈。然後暗衛震驚了。

那女子不是忠義伯府大少爺的妾,而是他爹兩個月前納的小妾,忠義伯對那小妾是寵溺有加,要什麼給什麼,忠義伯府大太太對她極其厭惡,恨不得弄死她。

暗衛知道后,當時就計上心來。

第二天。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嬌妾又在耳鬢廝磨。

大夫人正好和丫鬟逛花園,賞花,無意中。大夫人瞧見花盆處有二兩銀子。

她被休了,當初她陪嫁進侯府的東西,沒有用完的,侯府都還給她了。可是抬進忠義伯府之後。就被忠義伯府大太太安置了,並沒有給她,而且不給的理由很充分。

大夫人現在把東西抬回了忠義伯府,將來肯定是要回安定侯府做回大夫人的,她回娘家,不愁吃不愁喝,這些東西還是伯府保管比較好,萬一將來再抬回去。少了什麼,不好跟安定侯府交代。

忠義伯府老夫人知道忠義伯府大太太打的小算盤。現在忠義伯府為了恢復侯爵,花了不少銀子,要是將來大夫人能坐回侯夫人,東西還給她,還落個保管周全的好名聲,如果回不了,那東西自然就歸忠義伯府了。

所以,大夫人手頭並不寬裕,小小的二兩銀子就讓她喜上眉梢。

何況,還有好多個二兩銀子。

她身邊是跟了丫鬟的,大夫人眼尖瞧見了銀子,她也看見了,不過是五錢碎銀子。

丫鬟也機靈,借口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後撿了五錢銀子,就朝另一條路走了。

沒錯,那條路有好多個五錢碎銀子,還有銅板。

丫鬟懷疑是忠義伯府哪個少爺的錢袋子被劃破了,便宜了她。

就這樣,大夫人主僕就走散了。

大夫人一路往前走,因為只有她一個人,所以沒有說話,這不就被一兩二兩的碎銀子帶到了忠義伯府大少爺和小妾通姦的假山裡。

因為偷情,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小妾都很刺激,怕惹人注意,所以粗喘聲都壓抑著。

大夫人到了假山處,並沒有察覺。

只是假山口,光線最亮,大夫人走到假山口,就把光線給擋住了。

當時就嚇得忠義伯府大少爺手足無措了。

一受驚,忠義伯府大少爺就踩到了地上的木棍,發出了響動。

大夫人瞥頭,就和他還有光著身子的小妾迎面對上……

起初,大夫人只是有些臉紅,她沒有瞧見小妾的臉,只當是他喜歡在外面弄丫鬟,她還以長輩的身份,教訓了忠義伯府大少爺兩句,便打算走了。

只是轉身時,她無意中瞥見地上的衣裳,她眼睛當時一凝。

那衣裳,她認得!

大夫人不想多事,她現在是寄人籬下,忠義伯府大少爺又年紀不小,忠義伯府大太太正為她的親事著急,方才還請了貴夫人來賞花,求她幫忙保媒。

要是這醜事鬧大了,忠義伯府顏面掃地不說,還會恨死她。

倒不如捏了這把柄,將來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小妾都得聽她的。

大夫人不動聲色的轉了身。

然後,一條青色小蛇游進洞口,正望著她吐著蛇信子。

大夫人背脊一涼,就驚叫出聲了。

假山不遠處,有三位姑娘走過來,她們也是被銀子帶過來的,其中兩位是伯府姑娘,餘下一位則是客人。

聽到有驚叫聲,還是大夫人的,她們怕大夫人出什麼意外,當時就跑了過來。

那時候,小蛇已經被大夫人的驚叫聲嚇得鑽著石頭縫逃了。

王大姑娘她們不知情,就進了假山。

正好瞧見光著身子的王大少爺和小妾,兩個姑娘當時也嚇得直尖叫。

王大少爺和小妾偷情的事就瞞不住了。

可憐忠義伯府大太太費盡唇舌,送了一套精美的頭飾出去,才求得安陽伯夫人幫著保媒。

結果就出了這樣的意外。

尤其是安陽伯府三姑娘不小心看到王大少爺的果體,羞的她恨不得撞牆死了算了。

安陽伯府三姑娘看了不該看的,當時臉一白。就轉身跑了。

她認得路,直接去找安定伯夫人,顧不得禮數。她道,「娘,我們回府吧。」

忠義伯府大太太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見安陽伯府三姑娘臉色不好,她問道,「是不是伯府慢待三姑娘了?」

安陽伯府三姑娘一句話沒說,轉身就走了。

安陽伯夫人還有些羞愧。覺得女兒太不懂禮數了,丫鬟湊上去,在她耳邊嘀咕了兩句。

安陽伯夫人還帶著笑意的臉。唰的一下,就沉得跟六月暴雨前的天空似地,烏壓壓的。

她當時就起了身,道。「告辭1

說完。邁步就走。

忠義伯府大太太都不知道她怎麼就忽然生氣了,連忙拉住她。

安陽伯夫人手一甩,就拂開了忠義伯府大太太,然後丟下幾個字,「府上真是好教養,大少爺的親事,我保不起1

安陽伯夫人就走了。

那邊,有丫鬟急急忙跑過來。氣喘吁吁道,「大太太。出事了。」

忠義伯府大太太正一肚子邪火呢,安陽伯夫人忽然要走,她能不知道是出了事嗎,她吼道,「出什麼事了?1

丫鬟就顫抖了聲音,把忠義伯府大少爺和小妾私通的事稟告忠義伯府大太太知道。

忠義伯府大太太當時眼睛一黑,要不是丫鬟眼疾手快,她都能摔到在地。

這事,驚動了整個伯府。

忠義伯上早朝回來,心情很好呢,忽然聽下人稟告這事,那臉色駭人的就跟要發瘋似的。

他三步並兩步到了正院。

正堂內,濟濟一堂。

王大少爺和小妾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忠義伯見了,當時怒氣就遏制不住了,他進屋,一腳踹過去,直接把王大少爺和小妾踹翻在地。

忠義伯府大太太到底捨不得兒子,就過去阻攔。

結果氣頭上的忠義伯府大老爺,一巴掌直接把她扇遠了。

「你教出來的好兒子1忠義伯府大老爺歇斯底里的吼著。

被自己的兒子戴綠帽子,忠義伯府大老爺都有滅子的衝動了。

尤其他那一腳踹的厲害,小妾踹翻不說,直接就叫肚子疼了。

然後,裙裳上就有了血。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小產了。

這一下,忠義伯府大老爺怒氣更大了,恨不得將兩人拖出去活颳了。

現在是姦情被知道了,要是不知道,這孩子若是生下來,是喊他爹,還是應該喊他祖父?!

之前,忠義伯府大老爺對小妾是恨不得捧在手心裡,現在,他是看都不想看一眼,直接讓丫鬟拖下去活活杖斃。

接下來,就是處置孽子了。

虎毒不食子,但是氣頭上的忠義伯府大老爺哪裡還念他是他兒子,有給父親戴綠帽子的孝順兒子嗎?!

可是他氣頭上,忠義伯府大太太不會任由他滅子啊,他們夫妻就這麼一個兒子啊,殺了就等同於絕後了。

忠義伯府大老爺氣血上涌,直接給氣暈了。

丫鬟扶著他回去歇息。

忠義伯府大太太也不知道怎麼處置自己的兒子了,她原就厭惡那小妾,覺得她天生一副狐媚樣,是她勾引了她兒子。

兒子犯錯,還是這麼大的錯,不打不行。

忠義伯府大太太一狠心,就打了王大少爺三十大板。

再然後,矛頭就轉到大夫人身上了。

因為王大姑娘發現,那把她們引過去的銀子,是大夫人的,因為草叢旁有個破了洞的荷包,正是大夫人的。

是她故意用銀子把她們引到假山,讓王大少爺和小妾的醜聞人盡皆知的。

忠義伯府大太太當時就把大夫人恨得牙根痒痒。

大夫人知道闖了禍,躲在屋子裡,不知道怎麼辦好。

忠義伯府大太太就怒氣沖沖的找上門去,質問大夫人。

大夫人是矢口否認,可是忠義伯府大太太把荷包丟在她身上,大夫人認定忠義伯府大太太是污衊她,還說她教子無方,應該好好反省,而不是把錯怪在她頭上。

忠義伯府大太太才挨了忠義伯府大老爺一巴掌,火氣未消。就又被挑了起來。

正好丫鬟奉茶過來,忠義伯府大太太一個沒忍住,端起滾燙的茶盞。就朝大夫人丟了過去。

那茶水全潑在大夫人胸前,燙的大夫人歇斯底里的叫著,然後發了瘋似地和忠義伯府大太太扭打在一起。

她臉上的傷,就是忠義伯府大太太抓的。

當然了,忠義伯府大太太也沒討到什麼好處,頭髮被抓下來好大一把。

要不是忠義伯回府,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

大夫人被茶水燙傷。丫鬟趕緊稟告沐清柔。

沐清柔這才以死相逼出府,去忠義伯府看望大夫人。

只是忠義伯府大太太和大夫人鬧到這地步,忠義伯府哪裡還有大夫人容身之處。再待下去,肯定會被忠義伯府大太太給害死。

沐清柔沒輒,只好把大夫人帶回侯府了。

她以為她和大夫人跪求侯爺和老夫人,他們會心軟讓大夫人再回來。就算沒有侯夫人的位置。甚至沒有名分也行。

她們想的很好,可是侯爺怎麼可能會心軟呢?

被休了,就是被休了,哪有再回來的道理?

可是沐清柔和大夫人跪在侯府門前,她還拿著匕首抵著脖子,要是侯爺不答應她,她寧可和大夫人一塊兒死。

母女情深,叫人動容。更叫人動怒。

要不是忍耐力夠好,也被她們母女折騰出習慣來了。老夫人真恨不得叫她們去死了,也省的天天鬧騰,丟人現眼。

老夫人忍著怒氣,望著沐清柔道,「再回侯府,是斷然不可能的,念在她給我做了十幾年兒媳婦的份上,我可以保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不被人欺負。」

這是老夫人做的最後的讓步。

大夫人也知道,老夫人能說這話,已經不容易了,她要是再得寸進尺,老夫人一狠心不管她了,她可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老夫人讓丫鬟扶起大夫人,準備馬車,送她離開。

好么,所有人都覺得老夫人心地仁慈,對大夫人太過寬厚,還送一個莊子給大夫人住,保她衣食無憂。

得知這個消息時,清韻也是氣的不輕。

楚北怕她氣壞了身子,也沒勸她,直接吩咐衛風去殺了大夫人,免得她蹦躂,給清韻添堵。

衛風就領命出宮了。

一個時辰后,他就回來了。

一回來,就揪著一暗衛的衣領子,直接揪到楚北和清韻的跟前了。

看著他,楚北不解道,「怎麼了?」

衛風瞥了暗衛一眼,道,「他連事情都沒打探清楚,就稟告皇子妃,害的皇子妃受了一通白氣。」

暗衛望著衛風,被質疑辦事能力,他有些不滿了,「我什麼事沒打探清楚?」

衛風就道,「你說沐老夫人仁慈1

暗衛反問道,「難道不仁慈嗎?」

「仁慈你個姥姥啊1衛風忍不住爆粗口了,「你知道她保大夫人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不被人欺負的辦法是什麼嗎?」

暗衛望著他,難道不是送莊子上好吃好喝當豬養嗎?

衛風一把鬆開揪著他衣領子的手,望著清韻道,「老夫人沒把大夫人安置在莊子上,而是直接送慈雲庵去了,屬下親自去慈雲庵打探,確定大夫人已經被剃度了。」

那閃亮的光頭,差點亮瞎他雙眼。

他還想殺了大夫人一了百了,看在那光頭的份上,他小小的仁慈了一把,就回宮了。

聽衛風一番稟告,清韻默默的把之前埋怨老夫人的話給收了回來。

以後誰要再說老夫人仁慈,她就跟誰急!

清韻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好的她直哼哼。

但是沒人能想到,大夫人被剃度一事,會在朝中會引起軒然大波來。

而這個軒然大波是雲貴妃掀起的。

她之所以會選沐清柔做兒媳婦,是因為慧凈大師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

現在出了鳳凰異象,誰都認定清韻會是將來的皇后,那還有沐清柔什麼事?

有一個偷竊還被剃度的親娘,她如何配做她的兒媳婦?!

要是真讓二皇子娶了她,那他們母子豈不是要被人笑話死?!

無論如何,都要把這門親事退掉!

ps:~~o_o~~未完待續。/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