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章 正名(二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 正名(二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大夫人落髮慈雲庵,長伴青燈古佛的事,很快傳遍京都。

得知此消息的當天,雲貴妃就找了皇上,求他收回二皇子和沐清柔的賜婚聖旨。

有清韻和楚北的先例在,雲貴妃知道讓皇上收回聖旨很難,但不是沒有可能。

她嚶嚶泣泣,哭的是梨花帶雨,說她識人不清,當初宣王妃說安定侯府五姑娘德才兼備,是二皇子妃的不錯人選,她信任宣王妃,才會求皇上賜婚,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求皇上收回賜婚聖旨。

皇上聽著,但是沒有理會。

他很清楚當初雲貴妃火急火燎的找他賜婚是為了什麼,那時候他就提醒過她,要小心謹慎,那會兒她一心認定沐五姑娘,說她是二皇子的親娘,給二皇子挑的皇子妃定然不會差,總不會害他,他無話可說,就准了。

現在聖旨已下,她又說識人不清,她以為聖旨賜婚是兒戲嗎?

就是尋常人家定親,想退親也得有充足的理由,何況是皇家。

總之一句話,皇上不答應收回賜婚聖旨。

哪怕雲貴妃在御書房一跪半個時辰,皇上都不為所動。

最後,皇上煩了,索性丟了奏摺走了。

皇上都走了,雲貴妃還跪求什麼,她只能另外想辦法了。

她要起身,只是跪的太久,膝蓋都硬了,丫鬟又不在身邊,狠狠地撞了下,疼的雲貴妃直呲牙。

御書房負責清掃的小公公瞧見了,趕緊過來扶起她。

出了御書房,丫鬟扶著她,去了永寧宮。

她一瘸一拐的進殿。兩眼通紅,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似的,太后瞧的一怔,問道,「怎麼了?」

雲貴妃上前,撲通一聲,直接跪了下來。這一下。著實把太后給驚住了,她眉頭緊鎖,追問道。「到底怎麼了?」

雲貴妃跪在地上,望著太后,她眸底淚珠打轉,像是一眨眼。便會清河決堤。

她聲音沙啞,透著濃濃的悔意。「太后,臣妾知道錯了,當初不該一時衝動,就給二皇子定下安定侯府五姑娘這門親事。還求皇上賜婚,我怎麼也沒想到,沐五姑娘的親娘品性齷齪。她居然覬覦太后賞賜給大皇子妃的冰顏丸,偷梁換柱。闖下大禍,她被安定侯休了,我無話可說,可這些天,不少人在背後笑話二皇子,說有其母必有其女,二皇子怨我給他定親,我都一直在勸他,可是現在,沐五姑娘的親娘落髮慈雲庵了,二皇子怎麼能有這樣一個岳母?」

太后聽著,眉頭皺的緊緊的道,「安定侯府當家主母現在是秋桐,她才是二皇子將來的岳母,怎麼會是一個被休了的女人?」

雲貴妃聽著,巴巴的望著太后道,「可大家都知道沐五姑娘的親娘品性不端,這是不爭得事實,她的臉被刺客划傷,大皇子妃和她是一府姐妹,她連街上賣藝之人,甚至贈醫施藥十天,還給不少乞丐治過病,她卻不醫治沐五姑娘,這就能說明一切了埃」

「我進宮這麼多年,膝下就二皇子一人,哪裡忍心讓他娶這樣一個皇子妃,讓天下人笑話,我方才去求皇上收回賜婚的聖旨,皇上沒有答應,臣妾實在沒轍了,才來求太后您幫幫二皇子……。」

說到最後,雲貴妃連給太后磕了好幾個頭。

太后眉頭都快皺的沒邊了,二皇子是她看著長大的,她也不忍心他在娶妻一事上受委屈。

但是這個委屈不是皇上給的,賜婚的聖旨是雲貴妃求回來的,這事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現在不滿意這樁親事了,又想皇上收回聖旨,這怎麼行呢?

太后雖然寵溺雲貴妃,當她如親女,但是卻不會縱容她胡作非為。

尤其她和皇上的關係就很僵硬了,為了安郡王逼迫皇上,她有那個底氣,為了二皇子逼迫皇上,難道她想皇上再一次把玉璽和江山再丟給她一回嗎?

太后非但沒有答應,還數落了雲貴妃一通,「你進宮這麼多年,宮規戒律難道不清楚嗎,聖旨賜婚有幾個退婚的?更何況這樁親事還是你自己求回來的,你現在又要皇上收回賜婚聖旨,那是皇上,不是任由你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下人,沐五姑娘親娘有錯,與她名聲是有些損害,但她娘是她娘,她是她,只要她品性純良,必定能做到以德服人。」

雲貴妃聽著,恨不得回太后道,可沐五姑娘不是品性純良之人啊,她做不到以德服人。

可是這話她只能放在心裡,知道沐五姑娘品性不良,還選她做媳婦,她腦子有病埃

要說她當時不知道,既然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著急的求皇上賜婚?

媳婦是她選的,她沒有後悔的餘地。

可是一想到鳳凰異象,還有沐清柔受傷的臉,還有落髮慈雲庵的大夫人,雲貴妃心就堵得厲害。

她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人做她兒媳婦!

太后讓她起來,但是雲貴妃依然跪著,也不說話,只那麼跪著。

她知道太后疼她,她總能跪到太后心軟的。

跪了一盞茶的功夫,外面有丫鬟來報,「太后,安郡王和興國公來了。」

太后輕點了下頭,「讓他們進來。」

丫鬟退出去,很快,安郡王和興國公就進來了。

見雲貴妃跪在地上,興國公有些詫異,但是沒有多問,給太后請安。

太後點頭,讓他起來,問道,「鳳凰異象的事有眉目了?」

興國公輕搖了下頭道,「沒有什麼進展,祭祀那天,大皇子妃穿的衣裳,確實是皇上兩年前就讓望州蒙家制的,一個月前就已經制好了,但是送進宮的日子,卻是皇上親自指定的。衣裳不是為大皇子妃做的,卻是皇上特地賞賜給她的。」

至於讓大皇子妃穿了祭祀,是因為御膳房送了兩大缸進貢的醋和醬油給大皇子妃,有辱皇上名聲,孫公公這才叮囑大皇子妃穿了那衣裳祭祀,讓大家知道那衣裳才是皇上送她的見面禮。

這樣說來,沒什麼可疑之處。

倒是另外一件事……

興國公望著太后道。「那件冰綢。原是淡黃色的,在進貢途中,不小心和一輛馬車相撞。正巧那履是紅色染料,淡黃色冰鍛染了紅色,進貢使臣沒輒,這才把整個冰鍛染成了紅色。」

興國公沒有明說。但是太后聽得出來,興國公這是在懷疑皇上打冰綢的主意。

她問道。「冰綢和鳳凰異象有關係?」

興國公連忙搖頭,「還不確定,但是大皇子妃祭祀時就穿著冰綢,臣不能放過任何一點可疑之處。」

太后擺手道。「冰綢是哀家賞賜給她的,與皇上無關。」

冰綢是給她的貢品,皇上還左右不了她把冰綢賞賜給誰。

興國公也覺得冰綢和鳳凰異象無關。但是安郡王覺得,冰綢應該是至關重要的一點。皇上雖然左右不了太后把冰綢賞賜給誰,可太后是皇上的親娘,他左右不了,卻能猜到。

只是沒有證據,這一切都只是猜測。

不過今天,他們並不是為了鳳凰異象的事來找太后的,而是另有其事。

只是有些事,並不方便當著雲貴妃的面說,因為她和二皇子也是安郡王潛在的敵人。

興國公他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信任雲貴妃了。

雲貴妃心裡清楚,但凡是講究個先來後到,她在這裡跪半天了,哪有給他們騰位置的道理?

安郡王望著雲貴妃,問道,「雲貴妃有事求太后?」

太后望著雲貴妃道,「起來吧。」

雲貴妃搖頭,「求太后幫臣妾和二皇子跟皇上說兩句好話,讓皇上收回賜婚聖旨。」

安郡王聽得一笑。

笑聲很大,聽得雲貴妃有些咬牙。

她覺得安郡王是在笑話她,當初大家都以為大皇子死了,皇上又有心扶持二皇子,她怕他求太后賜婚,所以等不及先請皇上下旨了,現在她這樣,全是作繭自縛。

心中氣悶,但是雲貴妃面上沒有表露分毫。

這世上,能左右皇上的人不多,太后是唯一的一個。

可安郡王卻是能左右太后的人,萬一他譏諷兩句,太后就是想幫她,心估計都硬了。

雲貴妃望著安郡王,裝傻道,「郡王爺,你笑什麼?」

安郡王笑聲收斂,道,「其實雲貴妃不想二皇子娶沐五姑娘,沒有那麼難。」

雲貴妃聽著,有些不信,「你有辦法讓皇上收回賜婚聖旨?」

安郡王笑了,「不用收回。」

雲貴妃眉頭斂緊,「郡王爺的話,我聽不明白。」

不用收回聖旨,二皇子不還是要娶沐五姑娘,難道他的意思是殺了沐五姑娘?

這個辦法,她倒是也想過。

只是這麼做,太容易惹禍上身了,萬一走漏了消息,她豈不是要處處受制於人?

尤其是安郡王,她更是要防備著。

安郡王看著她,笑容自信,但是眸光黑暗,透著冷酷決絕,深不可測。

這一天,晴空萬里,一碧如洗。

早早的太陽就升起來,透過微開的窗柩,射到床榻前的銅爐上。

很快,銅爐里的冰就融化了。

屋子裡溫度升高,將床上安睡的人兒熱醒。

床上的人兒很困,卻偏偏熱的睡不著,她翻了幾下身子,然後呲疼一聲,疼的她額頭都揪成了麻花。

疼的她連忙起床,掀開薄被,就見到小腿肚子上扎著一根銀針。

她把銀針拔下來,牙齒上下撞擊,發出嘎吱響聲。

那邊,有腳步聲傳來。

楚北邁步進來,清韻瞪著他,舉手手裡的銀針道,「你不是說銀針扔了嗎,怎麼還在床上?1

前天,楚北說他不節制,是為了生兒子。

清韻給他出了個主意,保證能懷上身孕。

楚北照做了一晚。那一晚,他是翻來覆去沒睡著,清韻睡的很香。

昨天晚上,楚北忍了上半宿,下半夜怎麼也忍不住了,把清韻鬧醒,一陣顛鸞倒鳳。

清韻招架不祝只好故技重施。用銀針扎暈楚北。

可是這辦法她用過一回了,楚北要是再被她扎暈第二回,他真的可以去撞牆了。

他奪下清韻的銀針。然後說丟了。

誰想到還在床上,還扎了她自己。

聽清韻質問,楚北坐下來道,「我要真把你銀針丟了。還不知道會扎我多少回,我把銀針別在紗帳上。沒有扔。」

清韻,「……。」

看著頭頂上的紗帳,清韻欲哭無淚,「紗帳的孔那麼大。根本就別不住銀針,抖一抖就掉下床了,你是故意的讓銀針掉下來扎我的吧?」

楚北愕然。「你被銀針扎了?」

清韻沒好氣道,「你說呢1

楚北多看了清韻兩眼。確定清韻沒事,他道,「我都提醒你,不要在床上放銀針了,多不安全,以後要謹記。」

清韻拿眼睛剜著他。

外面,幾個丫鬟進來,伺候清韻起床。

清韻根本就沒有睡夠,可是現在她沒什麼困意,不好死賴在床上,就起床了。

只是身體不適,叫她有些牙痒痒,想咬人。

看著清韻臉紅帶著薄怒,楚北的心情卻是極好。

不過很快,他臉色就冷了。

外面有丫鬟進來道,「大皇子,李公公來了。」

這時候,清韻已經穿好衣裳了,楚北就道,「讓他進來。」

丫鬟退出去,很快,李公公就來了。

他上前道,「大皇子,孫公公讓奴才來稟告您一聲,今兒早朝,衛國公奏請皇上擇良日更改皇家玉蝶,將寄養在外的皇子,也就是鎮南侯府楚大少爺寫進玉蝶里,這事,滿朝文武都贊同。」

清韻聽著,有些替「楚大少爺」高興。

明明是皇子,卻因為雙生子,就被抱養在外,以鎮南侯府大老爺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活了十八年,對他來說太委屈。

她望向楚北,卻見他臉色陰沉,別說是喜悅了,可以說是憤怒了。

「楚大少爺」能被正名,是好事啊,他怎麼不高興?

心中不解,清韻就直接了當的問了。

楚北望著她,道,「他能被正名,是我一直期盼的事,但我不希望他被正名,是被人算計。」

清韻聽得腦袋上懸著一個大大的問號,不懂楚北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楚北就解釋道,「雲貴妃之所以會求娶沐五姑娘,是因為她認定慧凈大師口中未來皇后是沐五姑娘,你祭祀獻出鳳凰異象,大家認定是你,她沒有了利用價值,加上大夫人的事,雲貴妃想退親了,只是聖旨賜婚,父皇不會答應,她沒輒,就把主意打到皇弟身上了。」

清韻還不知道雲貴妃求皇上解除婚約的事,宮裡人生地不熟,青鶯和喜鵲怕給她惹事,根本不敢亂走動,是以她消息閉塞。

但是聽楚北一說,她就明白了。

「楚大少爺」一旦正名,就是正兒八經的二皇子了,而現在的二皇子就成了三皇子。

而和沐清柔有婚約的是二皇子……

雲貴妃這是不動聲色的給沐清柔換了個夫君埃

鎮南侯他們估計不知道雲貴妃打的是這個算盤,還只當是衛國公有心示好……

不然,不會有滿朝文武都贊同的局面。

二皇子現在生死未卜,還被人這麼算計,也難怪楚北生氣了,也虧得雲貴妃想的出來,她不想沐清柔禍害她兒子,就兩手一推,讓沐清柔去禍害別人?

望著楚北,見他眸光冷冽,就知道他真生氣了,她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楚北嘴角劃過一抹冷笑,「以前他娶不娶沐五姑娘,我不關心,但是現在他們把主意打到皇弟頭上,這門親事,他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1

說完,他起身道,「我先去欽天監一趟。」未完待續。